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四十七章 不,你没有
    “蝼蚁!你找死!!!”

    璋良怒吼着,他要杀沈炎,真的比捏死一只蚂蚁更容易。

    “哎……这个世界的家伙,无论男女老少,怎么动不动就将别人称之为蝼蚁……网文看多了吧!

    将我称之为‘蝼蚁’的,好像没一个有好下场的,不是被天雷劈死,就是被剑戳个透心凉,心飞扬。

    你叫什么来着?哦,核心弟子璋良是吧?你想怎么死?被雷劈死还是被剑刺死?你可别提太过分的要求,说什么想死在漂亮师姐的肚皮上……这么无礼的嗨皮要求,我自己都还在祷告上苍呢,你就别做美梦了!”沈炎说道。

    其实,沈炎就是想激怒璋良,这货要是真敢出手,那绝对是要遭到‘五雷轰顶’的。

    沈炎也不怕暴露,反正他已经被按上了‘扫把星’的头衔,用五雷天心诀将璋良劈死,只是沈炎的霉蛋体质作祟而已。

    “核心弟子?哼!好霸道的威仪啊!”

    一声冷哼,突兀响起。

    “谁?哪个不要命的在那里强出头,想给这个扫把星陪葬吗?”

    璋良颐指气使,怒视着一众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吓的噤若寒蝉,一个个低头不敢说话,有几个胆小的,两腿打颤,随时都有可能吓瘫在地上。

    “谁?是哪个失心疯的在这里胡言乱语,惹璋师兄不高兴?!”

    “就是!你自己活腻了就去厨房拿块豆腐撞死,别拖累我们!”

    “对对!别拖累我们,自己站出来!”

    这些内门弟子,一个个大声喊道。

    找出‘元凶’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先让自己摆脱嫌疑,别做被殃及的池鱼,承受璋良是师兄的无尽怒火!

    一名核心弟子的怒火,可不是区区内门弟子可以承受的!

    内门弟子,是宗门内最底层的,有些内门弟子都七八十岁了,在宗门内呆了几十年,因为天赋原因,始终无法突破修为,就一直是个内门弟子。

    所以,碧霄宫的内门弟子,差不多有上万人。

    这上万人中,而脱颖而出,成为核心弟子的,却只有区区七十人左右。

    每一个核心弟子,都是宗门的一比财富!

    碧霄宫有内门弟子上万人,核心弟子七十人,亲传弟子八人,算上最近刚成为亲传弟子的侯三,也才九人而已。

    核心弟子,在内门弟子眼里,那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了。

    “核心弟子璋良?呵呵……”

    一声讥讽的冷笑,一个声音在内门弟子的身后响起。

    “谁?给我出来!”

    璋良盯着发声之处,眼神冰冷。

    他目光聚焦之处,自动分开了一条路。

    人群分开,一名容貌猥琐的少年,缓缓走了出来。

    ——最佳男主角闪亮登场!

    “拿来的丑小子?不在内门好好修行,跑来这里作甚?!像你这样,一辈子都休想晋升为核心弟子!”璋良呵斥道。

    他是将这名猥琐少年,当成了之前几届的内门弟子,厉声斥责道。

    “我确实没机会晋升核心弟子了……可惜,可惜啊!”猥琐少年说道,还偷偷朝沈炎挤眉弄眼。

    “知道还不努力修行!!!”璋良如同师长一般教训道。

    “我没有机会晋升核心弟子,是因为……我跳过了核心弟子考核,直接成为了宫主的亲传弟子!”猥琐少年道。

    “你……”

    璋良刚要骂对方失心疯,看着少年猥琐丑陋的容貌,突然想到那个传闻,心中大骇。

    旋即,这些新晋内门弟子纷纷喊出的‘侯师兄’、‘侯三师兄’应证了他的猜想。

    “你……您是侯三,侯师兄?!”璋良桀骜不驯的脸上,终于变了颜色。

    “不,我就是一个丑小子而已!”侯三冷冷盯着璋良,一双老鼠眼,寒芒闪烁。

    怼!

    直接就怼了回去!

    璋良涨红了脸,诚惶诚恐:“侯师兄,不知是您驾到,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没事!我虽丑,不过你这张小白脸,马上要变得比我更丑了!”侯三道。

    “什么?”璋良似乎没明白侯三话中之意。

    不过,下一秒他就明白了,而且走了切身的体会与深切的感受。

    一拳!

    侯三蕴含灵力的一拳,直接砸在了璋良的英俊脸庞之上。

    “啊啊啊……”

    璋良一声惨叫,直接飞出三颗牙,脸肿成了大猪头。

    然后,侯三邀功似的看向沈炎,就像吓跑了坏人,向主人讨赏的中华田园犬。

    “七成熟……完美!”沈炎竖起了大拇指。

    侯三得了夸奖,越发兴奋,冲上前去,左一拳右一拳,左一拳右一拳……

    “天马流星拳,钻石星辰拳,还我漂漂拳……”

    侯三一边打还一边喊,这些名词,都是从沈炎这里学来的。

    那名内门长老都傻眼了,修行者的较量,都是灵力驾驭法宝,即便是生死之斗,都极为飘逸潇洒。

    可侯三这位‘亲传弟子’,一拳又一拳,全都是‘王八拳’,活脱脱就是市井泼皮打架的架势,哪里有半分修行者的气度?

    “侯师兄,我是看在你亲传弟子的份上,才没有动手,你再不住手,我可要动手了!”已经被打的猪头一般的璋良,抱着脑袋喊道。

    回答他的,是一记上勾拳,直直打在璋良的下巴上,下巴都脱臼了!

    “庐山升龙霸!”

    这一记上勾拳极狠,打的璋良一个趔趄,倒退两步,但坚持着并未倒下。

    “居然敢不倒,居然敢站着!”

    侯三怒了,刚才是左手上勾拳,现在冲上上两步,灵力凝聚于拳头之上,右手在下巴相同的位置,又是一记上勾拳。

    “哈由更……”

    侯三一记超升龙,将璋良打翻在地。

    核心弟子何其骄傲,尤其还有这么多内门师弟师妹看着,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被人胖揍还不敢还手,颜面何存?

    以后,还怎么在碧霄宫混?还怎么在内门弟子面前装逼?毁了俊美的容颜,还怎么泡那些女修士?那些丫头可都是颜控!

    亲传弟子,也不能随便打人吧!就算打到宫主面前,想必宫主也护不了自己亲传弟子的短!

    身为宫主,首先要做到的是服众!

    “侯师兄,是你逼我还手的!”

    璋良一声怒吼,灵气疯狂在体内运转,正准备疯狂输出,突然发现自己不行了!!!

    这种尴尬,茫然,羞耻,丢人,生不如死,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感觉,很多身体被掏空的男人,都有切身体会。

    此刻,璋良就有这种体会!

    灵力正疯狂运转,尚未来得及输出,突然……被死死压制了!

    这种空虚的感觉……嗯,你懂的。

    总之,璋良一丝的灵力都无法调动,彻底被侯三压制住了。

    “你……你是筑元境后期?!!这……这怎么可能!!!”

    璋良彻底癫狂了,更是惊恐绝望!

    璋良的境界是凝真境后期,只有比他高出整整一个大境界的‘筑元境后期’,才能彻底碾压他,将他的灵力彻底压制。

    内门考核距今才短短一年时间,侯三成为宫主亲传弟子也才短短一年时间而已,修为竟突破到了筑元境,而且还是筑元境后期!

    这已经不是‘突飞猛进’可以概括!

    这是蜕变,更是质变!

    碾压,无论是从实力还是天赋,都将璋良这位核心弟子中的佼佼者,完全彻底的碾压!

    这,就是亲传弟子与核心弟子之间的差距吗?比外门弟子与核心弟子的差距都大,简直是一条不可逾越的天堑鸿沟!

    “还手啊!怎么不还手?怂了?刚才不是很牛吗,比我家隔壁王叔还拽,现在怎么不横了?来,再嚣张一个给我瞅瞅!”

    侯三一边挥拳,口中还骂骂咧咧。

    璋良已经倒在地上了,侯三还是不肯停手,骑坐在璋良的肚子上,王八拳不停挥舞,不打别的地方,只打璋良的脸!

    “这姿势……不雅!”

    几名内门女弟子羞红了脸,低下头去。

    她们并不知道,有处叫‘地球’的异次元世界,有一种叫MMA的八角笼综合格斗,双方参赛选手之间,经常出现这种邪恶画面。

    “这王八拳打的,太渣了!这时候,对方可以直接‘十字固’或者‘断头台’绞杀了……啧啧,这璋良童鞋,就是吃了没练过自由搏击,巴西柔术的亏!”沈炎在一旁点评道。

    “还说我丑,你现在比‘二师兄’还丑……看你以后还嘚不嘚瑟!”侯三打累了,才气喘吁吁停了手,站起身来。

    二师兄是谁?是了,宫主连同侯三在内,一共有三名亲传弟子,想必是那位宫主的二徒弟了。

    可传闻那位二师兄英俊不凡,是碧霄宫所有女弟子女长老和长老夫人们的梦中情人,他怎么会丑呢?

    “小子,你服不服?不服……我打死你!”侯三猥琐的脸上,眼睛爆凸,显得越发狰狞。

    “我次奥……服!”

    璋良不管心里有多不服,嘴上只能服软。

    ——庐山升龙霸,还我漂漂拳的滋味,真的不好受……更不好攻。

    很疼,撕裂的疼。

    “服?那就给我唱征服!”侯三道。

    “我不会。”璋良道。

    侯三不由分说,又是两记王八拳,打在璋良的眼睛上,熊猫眼变成了狗熊眼,一片乌黑。

    “我……我真不会!”璋良都快哭了。

    “不会?没事,我唱一句,你跟着唱一句,唱错一个字,就是一拳!”侯三道。

    接着,侯三转行成了音乐老师。

    侯三:“……就这样被你征服。”

    璋良:“……就这样被你征服。”

    侯三:“喝下你藏好的毒!”

    璋良:“喝下你藏好的毒!”

    侯三:“……”

    璋良:“……”

    侯三:“……”

    璋良:“……”

    侯三领唱一句,璋良跟唱一句,许久之后,璋良终于唱完了这首在外门男弟子中广为流传,被视为‘梦魇’的神曲。

    “我知道你心里不服,不过不要紧,从今天开始,每隔半个月我会去找你一次,一直打到你服为止!”侯三道。

    璋良一凛,浑身毫毛都竖了起来,像只受了惊的猫。

    璋良:“侯师兄,我……我服了。”

    侯三摇了摇头:“不,你没有!”

    “我真服了!”璋良哽咽着,眼泪汪汪,都快哭了。

    “不,你真的没有!”侯三道。

    璋良呆呆看着侯三,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