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四十五章 此人不祥(求收藏)
    近几个月,沈炎彻底沦为了笑柄。

    一名老者,带着几名气度不凡的少年男女,驾驭着法宝,低空飞过某处房屋时,只要是风和日丽,阳光明媚,大多时候,都能看到一个惫懒少年,四仰八叉的躺在屋顶上晒太阳,睡大觉。

    “看到那小子没有?你们可别学他,修行的路上,不可以有丝毫懈怠!

    此子名叫沈炎,是最近新晋升的内门弟子,冷凝雪的书童!说是书童,实则家奴罢了!

    你们可别以为他天生就是个奴仆的命!在世俗之中,他可不是冷凝雪的书童,而是她的师弟!

    更离奇的是,那位天才无比,被宫主收为亲传弟子的侯三,在世俗中,居然是此人的书童奴仆,整天跟在沈炎的屁股后面跑,现如今,冷凝雪已是内门弟子中天赋颇高的几人之一,侯三就更不用说了……

    可你们再看看这沈炎,当年的师姐变成了主子,自己成了奴仆书童不说,曾经的书童奴仆,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宫主的亲传弟子,地位超然,可这沈炎依旧每天混吃等死,白天在屋顶晒太阳睡觉,晚上去后山抓野兔烤肉吃!

    这种不求上进之人,别说没有修行天赋,就算是修行的天才,不刻苦努力的修行,也只能是混吃等死罢了!休想有任何作为!”

    这名修士,带着自己的徒儿飞过沈炎的头顶,给弟子们上了一堂课生动的思想教育课。

    反面教材!

    绝对的反面教材,沈炎本人就躺在那里,要多真实就有多真实,所以有着极好的教学意义。

    起初还只是偶尔路过的修行者和徒弟们。

    渐渐的,沈炎就成了被参观的对象,被碧霄宫的师尊,强行人设,树立了反面典型。

    沈炎每次想趁着太阳暖和的午后,打个小盹儿,头顶上一会儿飞剑,一会儿紫金葫芦,还有各种奇奇怪怪的飞行法宝,扰的他根本没法睡觉。

    更气人的是,飞行法宝上,通常都会有一位碧霄宫修士驾驭,法宝上载着少则两三人,多则十多人,清一色的年轻男女,眼神就像看动物园的大猩猩,还指指点点的。

    卧槽?这是几个意思啊?!

    莫不是看我长得帅,都来欣赏我沉鱼落雁的美男姿色?

    不对啊,那几个漂亮妹妹也就算了,还有那几个色老头是怎么回事?还有那个胖大妈……不是碧霄宫养七彩药猪的吗?养猪大妈不好好养猪,大老远跑来看我,难道我是猪吗?

    “看到没?那就是前些时候刚入内门的冷凝雪师妹的书童……其实就是个奴仆而已。据说,这家伙世俗中还是冷师妹的亲师弟呢,啧啧……好惨啊!”

    一名内门‘二年级生’的年轻男子,对身旁的同门说道。

    碧霄宫每隔六年才开启一次山门,进行外门弟子培养,内门考核,所以这些‘二年级生’在碧霄宫至少已经修行了六七年的时光。

    “王师兄,你是刚闭关出来的吧,你这消息都已经过时啦!这个沈炎,不仅仅是冷凝雪师妹现在的书童,曾经的师弟,更是最近风头最盛,碧霄宫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宫主在内门弟子考核结束后,新收亲传弟子侯三的……大哥!”

    家里刚通网,还不知‘朕的大清亡了?’的王师兄,身旁的一名外门弟子说道。

    他二人虽在同一个师父门下,却谁都不服谁,为了几位师妹,二人明争暗斗,争风吃醋,互相拆台,趁师父不在,都动过好几回手了。

    “你的消息才过时!你怎么跟师兄说话的?”王师兄显然怒了。

    在师父和几位师妹面前,他自然要抖一抖师兄的威严,摆一摆师兄的派头。

    “哼!修行界的规矩,不是谁年纪大,入门早,谁就是师兄,一切都要实力说话,谁实力强,谁才是师兄!我的修为不比你弱,境界不比你低,凭什么你是师兄!”

    “实力说话是吧?行,那我们就来比划比划,我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这师兄弟二人,在飞行法宝上就要动手。

    ——在几位漂亮又勾人的师妹面前,谁愿意服软?

    男人,在这种关键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要硬起来!

    “混账东西!当为师不存在吗???”头发雪白的老者,冷声呵斥道。

    正是这二人的师父,碧霄宫的内门长老!

    这师兄弟二人,这才住了口,可依然谁都不服谁,正互瞪着玩斗鸡眼呢。

    二人听到身后几位师妹咯咯咯的笑声,一回头……

    挖槽!

    这几个浪蹄子,在自己面前装清高,每次连碰一下手都不给,现在却一个个躺在白胡子老头……师父的怀里,又撒娇又蹭的,几个意思?!!!

    师兄弟二人,在瞬间化干戈为玉帛,互看了一眼,在对方的眸子里,看到了同样的苦涩。

    “王师兄!”

    “申师弟……不,申师兄!”

    “王哥!”

    “申哥!”

    二人在飞行法宝上抱头痛哭。

    “嗯……同门师兄弟,就该如此!尔等这样,不枉为师教授尔等一场,为师心中甚慰!”白发白胡子老头,欣慰的说道。

    他一手搂着女徒弟的腰,一手扶着另一名女弟子的臀,嗅着怀里其余两个女弟子的体香,笑着说道。

    “哇……王哥,我错了啊!”

    “呜呜……申哥,你是我亲哥,以后别叫我王哥了,我受不起,你还是叫我小王吧!”

    “好的……小王八。”

    这边闹剧刚结束,飞行法宝载着伤透了心的一对师兄弟刚走,又来了一个大折扇法宝,一只玉瓶飞行法宝……

    “我去,还有完没完啊!”

    沈炎用手挡了一下刺眼阳光,头顶上方,硕大的飞行法宝,静静悬浮在上空,一双双‘色眯眯’的眼睛,正从飞行法宝上,俯视着沈炎,就像看着一只退了毛的母猴子。

    要不要吹口气,把这些飞行法宝全都吹散架?

    沈炎心里思索着,他感觉到自己的耐心正在被一点一点的消耗干净……

    “这就是侯三师兄在世俗中认的大哥?怎么像只晒太阳的傻狍子?”一名年轻女弟子说道。

    “傻狍子?他可没有鹿含师兄帅,不配称之为傻狍子!”另一名可爱女弟子抗议道。

    然后,师尊便指着飞行法宝下方,正四仰八叉呈‘太’……大字形晒太阳睡觉的沈炎,开始教诲自己门下弟子。

    “看到没有?此子曾经在世俗中,和新晋内门杰出弟子冷凝雪是同门师姐弟,甚至还是亲传弟子侯三的‘大哥’,侯三唯他马首是瞻,可现在又如何?

    别说是天才侯三,哪怕随便一个外门弟子,都能用一根手指头,将其镇压,戳死!”师尊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些话,自然逃不过沈炎的耳朵。

    外门弟子一根手指将我戳死?我戳死你的亲娘啊我!!!

    “什么叫差距?这就是差距!除了天赋以外,勤奋也是绝对不可少的,修行之路,不可以有一丝懈怠!

    当那些比你有天赋的,还比你努力,正刻苦修行,你却在浪费光阴晒太阳,那就注定将一事无成,被人唾弃,被人踩在脚下,为奴为仆!

    世俗中,有句话,叫做‘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句话同样适用于修行界!

    看看,好好看看这个沈炎,他就是活生生的例子,不努力就会落后于他人,千帆相争,不进则退!稍有懈怠,曾经的弱者就会逆袭……记住他,沈炎……记住这个人的名字,记住这张脸!

    每当你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想一下这个废柴!想想他的悲惨遭遇,用不了多久,恐怕连留在碧霄宫做书童,做奴仆的资格都将被剥夺,被赶出山门,回到世俗中混吃等死!

    回去之后,一人写一篇‘废柴观后感’,三天后交给我,不少于五千字……写的最好,最触及灵魂的,奖励一枚中品丹药!”

    一名碧霄宫长老,口沫横飞,对一众弟子说教道。

    嗡嗡嗡,嗡嗡嗡……

    就像有无数的苍蝇,一波又一波的分批来骚扰自己,沈炎已经快忍无可忍了。

    啵……

    沈炎晒着太阳在屋顶睡着了,呼吸均匀,鼻孔里一个大大的鼻涕泡,瞬间破了,发出啵的一声,很是喜感。

    “看看!看看这个死废物!活在世上,就是浪费食物!”

    “废柴!侯三师兄那么惊才绝艳的修行天才,在世俗中怎么会和这种人混在一起,还给这样的废柴当跟班小弟,简直不可思议!”

    “别说了,这将是亲传弟子侯三师兄,最不愿提及的羞耻之事,人生污点,以后谁都不要再提及,免的被侯师兄听到,惹他老人家不高兴。”

    “对对对,别惹他老人家不高兴!”

    侯三恐怕自己都没想到,在同门口中,他成了‘老人家’。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阿嚏……”

    沈炎睡梦中打了个喷嚏。

    头顶高处的飞行法宝,突然一阵摇曳,控制法宝的‘师尊’,感觉自己的灵力突然与法宝‘失联’了,竟无法操控飞行法宝。

    然后,飞行法宝……坠毁了。

    法宝上的师尊与年轻修行者们,都受了些轻伤。

    一,二,三,四……

    接下来的几天,又坠了好几件飞行法宝,修士们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邪门!

    当真是邪门的很!

    可怎么也查不到缘由,只要是滞留在‘反面教材’沈炎头顶上的飞行法宝,超过一盏茶工夫的,就会莫名其妙的坠……法宝。

    最后,所有人将之归结为……沈炎!

    沈炎不仅是个不求上进的废柴,更是个会让人倒霉的扫把星!

    飞行法宝一靠近他头顶,就会被他的霉运影响到!

    这已经不是人品有问题了,而是三星归位……命犯孤星,天煞孤星的扫把星!

    经过多次坠法宝事件之后,沈炎终于是清净了,脑袋上这群会飞还嗡嗡乱叫的苍蝇,终于被吓跑了。

    沈炎从此也多了个绰号——沈扫把!

    沈炎对此很有些不满,叫个沈孤星,多好听,哪怕沈灾星也好啊,沈扫把……尼玛,几个意思啊?扫把星就扫把星,沈扫把也太难听了吧!

    “看,那个沈扫把又在晒太阳了!”

    一名年轻修士,驾驭着法宝飞过,看到下方屋顶上睡觉的沈炎,直着说道。

    “师兄,快些离开吧,此人不祥!十天后就是内门弟子外出试练的日子,不要节外生枝!”

    飞行法宝上,一名年轻女修士说道。

    距离虽远,却没能逃过沈炎的耳朵。

    不祥?小爷我哪里不祥了?你才不祥,你全家都不祥!

    沈炎气愤的碎碎念。

    旋即,他心中一动。

    内门弟子试练?

    沈炎摸了摸下巴,在屋顶伸了个懒腰,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