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四十四章 大秘密(点一下收藏,谢谢)
    沈炎刚想走,突然感觉自己的气机,被身后一道冷冽目光锁定。

    沈炎不动声色的继续往前走,仿佛根本没有丝毫觉察。

    然后,沈炎的面前,突然凭空出现了一道人影。

    ——移形换影!

    小把戏,沈炎根本不放在眼里。

    不过,为了剧情需要,沈炎还是装出了一副震惊又害怕的模样。

    眼前又多了一名女子,正是那位隐藏实力的神秘少女……

    “蜜桃臀姑娘……不,这位姑娘,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好神奇啊,你会仙术吗?”沈炎的演技,又精进了。

    她上下打量着沈炎,神识散开,一下冲入沈炎的体内,仔细查探,没有一丝的疏漏。

    可惜,以沈炎的境界和隐藏手段,又岂是区区一个凝真境女修士能够看破的?

    不过,她能明锐的察觉到沈炎身上似乎有些不对劲,散出神识探查,已属不易。

    刚才,就连境界高她许多许多的宫主大人,都没察觉到沈炎有丝毫异样之处。

    “奇怪……明明就是个普通人而已,为何有种异样的感觉?真的好奇怪。”女子喃喃自语。

    “你看见我就会有异样的感觉?”

    沈炎老司机瞬间上线。

    “姑娘,你也太敏感了吧……虽说全世界的女人都是颜控,可姑娘这也太露骨了吧?

    看见帅哥就上前搭讪,你这习惯……嗯,是的好习惯,就是搭讪的理由太老土了。接下来你是不是还想加个qq或者微信,顺便再微博互粉一下啊?”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女子是真的听不懂……什么微信微博的,当真不知所云。

    “我叫沐轻眉,你叫什么名字?”

    蜜桃……漂亮姑娘问道。

    “你问我,我就告诉你,那我多没面子?你觉得,我会将自己的名字,随随便便告诉一个陌生人吗?我……叫沈炎。”

    沈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脖子上,架着一把灵力幻化的长剑,比世俗中任何一把神兵利器都要锋利无数倍。

    “沈炎?我记住了!”

    沐轻眉收了灵力,幻化的透明长剑,刹那间在沈炎的脖颈上消失。

    她已转过身,准备离去。

    “喂……问你个事儿。”沈炎在身后喊住了她。

    “何事?”她的语气,眼神,脸上的表情,都很平和清冷,听不出也看不出有丝毫的不耐烦,偏偏给人的感觉,是她已经很不耐烦。

    “沐轻眉?你是不是喜欢我?”沈炎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

    “什么?”沐轻眉皱了皱眉。

    “你是不是暗恋我?看到我貌比潘安,李现与肖战结合版的盛世美颜,倾心不已,不仅仅贪图我的美色,还馋我的身子……

    承认吧,这没什么可丢人的,更不是你的错,只怪我太过优秀,让你无法自拔,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沈炎甩了一下空气刘海,臭屁的说道。

    沐轻眉认真的看向沈炎,看的很认真,很仔细……

    “是不是越看越帅,越看越好看?”沈炎道。

    “先切胳膊还是直接割下脑袋……容我再想一想。”

    沐轻眉说道,她的语气很平和,说的却很认真,任谁都不会觉得她是在开玩笑或者纯粹吓唬人。

    沈炎笑了……

    笑的春光灿烂,笑的花枝乱颤,笑的翘起了兰花指。

    这么好笑的笑话,他已经好久没听到,这么有趣的威胁,配上沐轻眉认真的表情,让沈炎身心愉悦。

    “你有病?”沐轻眉皱眉。

    她并没有讲笑话,也从不觉得,切胳膊割脑袋是笑话……这么血腥的笑话,这世上并不多。

    所以,她怀疑沈炎有病。

    ——有句话,这少年倒是没说错,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他英俊的容颜,就剥夺了他的智力……

    “我有病……相思病,自你出现在我眼前的那一刻起,我就得病了,你就是我的病因,也是我的药。”沈炎又使出了自己的绝活,泡妞神功。

    拿肉麻当有趣,一向是沈炎的特殊技能。

    沐轻眉不说话,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安静。

    安静之中,带着肃杀之气,就像看似平静的湖面,底下却是暗流涌动,一旦爆发,将是毁天灭地,摧毁一切。

    “今天,我不想杀人……所以,别逼我动手杀你。”沐轻眉说道。

    “今天秋高气爽,风和日丽,是个下阴曹地府的好日子,如果可以的话,请赐我一死。”沈炎争锋相对,完全不给沐轻眉和他自己丝毫退路。

    肃杀!

    沐轻眉已动了杀心。

    “你是个奇怪的家伙……不过,这并不重要,没了脑袋,每一个人看上去都差不多。”沐轻眉说道。

    “你说的这些,对我也不重要,我好奇的是……我的脑袋要是被人砍了下来,还会不会有知觉,还能不能继续想你。”沈炎说道。

    “果然是个奇怪的家伙……”

    沐轻眉没有生气,也没有发笑,她始终是云淡风轻的样子,就像一碗清水,不浓郁不激烈,清澈而纯粹。

    “你知道吗,你的样子蠢萌蠢萌的,不冷也不热,不冷艳也不炙烈,我的‘家乡’,将你这种女生,称之为‘蛋白质女孩’,你的样子……真的好傻。”沈炎说道。

    沐轻眉界于冷凝雪和烈媛之间,是那种看似很恬静的女子,可在沈炎这里,却变成了傻,变成了‘蠢萌蠢萌’。

    “你真想死?”沐轻眉如一柄即将出鞘的利剑。

    “我真不想活了。”沈炎硬刚回怼,始终不肯说半句服软的话。

    “真以为在宗门内,我就不敢动手杀你?”

    沐轻眉的目光,十分睿智。

    “或者,你是觉得可以用这种办法,可以成功吸引到我的关注,让我对你产生一丝兴趣?世俗中的权谋把戏,劝你不要玩火自焚!”

    世俗之中,一些玩弄感情的纨绔子弟,泡妞高手,很多都会使这等手段,故弄玄虚,吸引对方的注意。

    沐轻眉把沈炎也当成了这类人。

    “那我们就来打个赌,怎么样?”

    沈炎淡然一笑。

    “我赌你会在一年之内爱上我,不过……事先申明,我有自己宿命中追寻之人,我是不可能喜欢你,更不可能爱上你的,劝你到时候能把持住自己,不要为了我不顾一切,犹如飞蛾扑火。”

    沐轻眉居然也笑了……

    她并不是冷凝雪那种冰山美人,属于清汤寡水的淡雅性子,平时最多的表情,就是没有表情。

    可她的笑容,却似深秋时,突然出现的一股暖流,一米阳光。

    “我听说过你……我们外门女弟子寝室中,唯一的男子,连外门弟子都不是,乃是冷凝雪世俗中的家奴而已,你哪里来的自信,竟妄想能让我对你动情?”沐轻眉已经被沈炎的无耻,彻底刷新了三观。

    “什么家奴,我可是凝雪的正牌师弟,还是她爹……我师父的救命恩人呢,什么时候成家奴了?”沈炎很是无语。

    “毫无修行潜质的废物,成为外门弟子都绝无可能……能做一名修行者的家奴,已经很幸运了。”沐轻眉淡然说道。

    “家奴?我是你爸爸!”

    沈炎心底里暗骂了一句,做家奴还幸运,修行者就这么牛逼?小爷我上辈子二十七岁突破返虚境的时候,都没有这样的傲娇,你一个小小的凝真境,哪里来的优越感?

    “那是你以为的小确幸,而不是我以为的。若非雪儿,就算这碧霄宫的宫主和太上长老,亲自抬着八抬大轿来请我,我也不屑踏进碧霄宫山门半步。”

    沈炎又开始说真话——被人认为是疯话的真话。

    真话,疯话!

    在任何人耳中,都是大话,假话。

    沐轻眉已经彻底失去了和沈炎交谈的兴趣。

    她有些懊恼,浪费这么多修练的时间,和一个别人家的‘家奴’说了这么多废话。

    看来,自己的第六感也不是全都准确,偶尔也会有出错的时候。

    沈炎……

    沐轻眉转身的刹那,已经忘却了这个人,这个名字……

    这世上,不是任何人都有资格让她沐轻眉记住的,她是天之骄女,是必定要在天才满地走,老怪多如狗的修行界,留下浓墨重彩一笔的女修士!

    转身,离去……

    扭头时,看向沈炎的最后一瞥,那种陌生的目光,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她已经在一刹那,彻底将沈炎忘却。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沈炎轻轻点了点头——能在瞬间拴住心猿,将不必要的、影响修行的东西摈弃,是个修行的好苗子。

    沐轻眉……不错!

    莫说是在碧霄宫,就是在天龙宗这等修行大派,沐轻眉这样的天资和心性,也绝对是宗门重点培养的人才。

    只是不知道,此女为何要用某种很特殊的手段,将自己的真实修为境界隐藏起来,就连碧霄宫宫主都无法看破。

    就凭外门弟子能修练的那几册破烂功法,加上那几个半吊子的外门传功长老讲解,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即便是再天才的人物,也绝对不肯能从一个没有灵力的普通人,一举修练到凝真境!

    她也许和宫盛或者烈媛一样,都是‘修二代’,也许……

    总之,这个沐轻眉,身上绝对有大秘密!

    沈炎看着她离去的背影,眼眸之中,仿佛有星辰流转。

    此女……是如何拥有蜜桃臀的?

    为了碧霄宫的安危,这个大秘密,我沈炎必须要查探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