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四十三章 爷孙被打脸
    内门长老宫典,嘴角露出残忍笑意,看向侯三,眼中没有一丝欣赏。

    瞎子都能看得出来,他收侯三为徒,目的绝对不纯!!!

    沈炎歪着脑袋,冷冷看着内门长老宫典,眼神之中,已有了杀意!

    ——老东西,看来你也想唱《征服》啊!

    宫典如此逼迫侯三,沈炎已忍无可忍,随时准备出手。

    就在此时……

    一阵仙乐从远处飘来,两排犹如仙子的美人,在前面撒花,仿佛天女散花一般。

    “宫主大人驾到!!!”

    伴随着一声清亮的唱喝,那些长老纷纷行礼,这三十七名刚晋升为内门弟子的少年男女,则全部跪倒,匍匐在地。

    沈炎缩在不起眼的角落里,欣赏着一部分女弟子的臀。

    “嗯……师姐的屁屁又翘了。”

    “烈媛的就是大,将来绝对是生儿子的料!”

    “哇塞!传说中的蜜桃臀……这妞儿是谁,必须打听清楚!”

    沈炎的钛合金狗眼,扫描过一遍后,还一一作出了评判。

    又奏乐又撒花的,这些小宗门的老家伙,就是喜欢摆排场,却又不伦不类,土到掉渣。

    ——揍乐撒花,在沈炎的记忆中,那是出殡时的标配。

    “宫主,听说您在闭关……今日怎破关而出,来查看内门考核呢。”宫典目光闪烁,躬身行礼说道。

    内门弟子晋升为核心弟子的考核,宫主也是偶尔参加,只有核心弟子成为亲传弟子时,宫主和太上长老等高层,才会悉数到场。

    亲传弟子,那才是真正的修行天才!

    每一个宗门的亲传弟子,都是这个宗门的中流砥柱,更是宗门的未来!

    一个温和中年男子的声音道:“昨夜闭关时,突然心血来潮,想必与内门考核有所关联,便提前出关了。”

    沈炎看了看这名白面微须,实力应该在辟海境初期的中年男子,又看了看烈媛,发现自己之前的猜测是错的。

    ——沈炎一直以为,烈媛她亲娘是这碧霄宫的宫主,烈媛到外门,纯属体验生活,就像偶像剧里,到老爹上市公司去当小文员的女主角。

    没想到,碧霄宫宫主居然是个男的……

    碧霄宫宫主,目光扫过一众内门弟子,在冷凝雪和烈媛身上,停留片刻,目光中有些欣慰。

    当他目光扫过那名隐藏实力的‘蜜桃臀’神秘女子时,有了一丝疑惑,却并未当场询问,似乎有着别的打算。

    他的神识,侯三身上并未做太多停留,就一扫而过,正要离去,突然又咦了一声。

    当他再次将目光聚焦到侯三身上,神识再次释放,查探侯三体内真元精力后,终于露出了震惊之色。

    “好!好好好!”

    宫主一连说出几个好,一步跨出,下一瞬间,就已经出现在侯三的面前。

    ——瞬移,缩地成寸!

    “你叫什么名字?”宫主亲手将侯三扶了起来。

    “侯三……流夏国来的。”侯三咽了口唾沫,不免有些紧张的说道。

    “好!好小子!”宫主夸赞道。

    内门长老宫典有些急了,忙道:“回禀宫主,此子容貌猥琐,正所谓相由心生,想必内心狡诈!骨骼并不算清奇,顶多是中等偏下的资质,灵力也只是勉强刚达到了内门弟子的标准……”

    “嗯?你是在质疑本宫主的眼光吗?”宫主突然说道。

    原本和煦的脸上,突然有了杀伐果决之色。

    宫典吓的忙低下头去,不敢再多说半句。

    “宫典,你若不看好此子,之前又为何要收此子为徒?”宫主说道。

    “这……”宫典无言以对。

    总不能说,我是因为想整死这个打我孙子闷棍的兔崽子,才故意要将其收为弟子吧!

    “此子虽容貌猥琐,但目光坚毅。根骨虽差些,但并非不可弥补,至于灵力……宫典,你境界终究还是太低,看不真切那是自然!

    此子虽灵力不强,可他隐藏在丹田之中的真元,却广阔如湖泊,甚至是大海!只需稍作引导,将真元转化为灵力,他的境界,一年之内就能踏入凝真境!十年内,有望突破凝真境,踏入筑元境。

    ……宫典,你如今的修为,也才筑元境初期吧?”

    碧霄宫宫主,冷声说道,对内门长老宫典,生出些许不满。

    宫典瞪大了眼睛,看着獐头鼠目,小眼睛龅牙的猥琐少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十年内有望到达筑元境?这可是那些一等一的大宗门亲传弟子,才能达到的水准啊!

    “本宫将收此子……侯三,为本宫主弟十七位亲传弟子!!!”碧霄宫宫主说道。

    什么?

    亲传弟子???

    一个刚从外门弟子,晋升内门弟子的猥琐少年,不到一炷香工夫,就一跃成为了亲传弟子,这……

    要知道,只有核心弟子中最顶尖的天才,才有机会通过考核,成为亲传弟子!

    只有宫主和为数不多的几位太上长老,才有资格收亲传弟子!

    侯三这是刚跃过龙门,立马又跃过了天门……

    这运气,简直爆棚!

    就连冷凝雪,都在内心犯嘀咕,怀疑侯三以前不是踩了旺财的便便,而是将旺财的便便当晚餐了,才能有这样的狗x运。

    哗然!

    不仅仅是这三十多名内门弟子,一众内门长老也全部傻眼。

    刚通过内门考核就立马成为宫主的亲传弟子……碧霄宫上千年的历史中,恐怕这还是头一次!

    “宫主三思啊!”宫典眼眶欲裂,咬牙说道。

    “宫典,你这是在教我如何做事吗?”

    宫主目光一凛,宫典瞬间感受到一股无形威压。

    “噗……”

    宫典一口鲜血喷出。

    “宫……宫主赎罪,是宫典胡言乱语,以后绝不再犯!”宫典求饶道,像一条吐血的狼狈老狗。

    碧霄宫宫主这才收了神识威压,对侯三道:“随本宫走吧……”

    侯三的目光,看向远处角落里的沈炎,想要说话,却见沈炎微笑着,轻轻摇头。

    他二人,早已经有了默契,一个眼神便知对方心思。

    侯三想让宫主将沈炎也带走,无论如何,让沈炎也能有一次大机缘,而沈炎摇头拒绝了。

    侯三不敢忤逆沈炎的意思,跟着碧霄宫宫主……这位看似和煦实则霸道的中年人走了,一步三回头,对沈炎很是不舍。

    一切尘埃落定,侯三已经离去,另外几名内门长老,看向宫典的目光,有些是同情,还有几个,则是幸灾乐祸。

    宫盛跑到了老头儿的身旁。

    “爷爷,难道就这么放过侯三?爷爷,我不甘心,就是这个侯三打的我闷棍,爷爷……”

    “啪……”

    宫典狠狠一巴掌打在了孙儿的脸上,后者的脸,很快就肿成了大猪头。

    宫盛都被这一巴掌给抽懵圈了……爷爷一向对他疼爱有加,从不曾骂过,更别说打了。

    “滚回去修练!再敢给老夫生事,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宫典擦去嘴角的血迹,铁青着脸呵斥道。

    惹祸精!

    要不是孙儿宫盛,他怎么会被宫主这般对待?

    他本事内门长老中,资格最老的,稳稳压着几个中年内门长老一头,经过今天这件事之后,恐怕自己的威信,要大打折扣了!

    宫盛捂着肿成馒头的脸,吓的不敢出声,乖乖跟在爷爷身后,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冷凝雪走到沈炎所在的角落,沉声问道。

    惊讶?

    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

    我沈炎千分之一的灵力,化作真元藏于侯三的丹田之内,只需稍加炼化,就成化作修行者的灵力,如果这都不能被碧霄宫的高层察觉,那这帮狗才,就真该去死了。

    “有什么可惊的?老天爷向来是公平的,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就会为你开启一扇窗。

    漂亮的人,通常脑子都不好使,这就叫绣花枕头一包草!有些女子,胸大而无脑,有些长的虽母夜叉一般,却贤淑聪慧,这世间,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

    就像我,就因为长的太好看,所以修行天赋就很差!三儿长的这么难看,老天爷自然要弥补他,让他拥有不俗的天赋……”

    沈炎用‘你长得这么丑却有头发,我长得这么帅却没头发’的口吻说道。

    冷凝雪早就猜到沈炎会是这个态度,哼了一声,朝广场外走去。

    “先回外门弟子的寝室,简单收拾一下,再去师父那边……你要跟着,两个时辰内回到寝室,过时不候!”冷凝雪说道。

    冷凝雪被一名女性内门长老看中,已经收为弟子,即将搬去这名内门长老处修行。

    “好嘞!”沈炎答应道。

    冷凝雪刚走,烈媛已来到了沈炎的身旁。

    “你的跟班,成了宫主的亲传弟子……心情很复杂吧?”烈媛似笑非笑看着沈炎。

    这里人多眼杂,并不是在小树林,烈媛没有喊沈炎为小炎炎,还自称媛媛,她此刻是烈火凤凰的形象,炽烈却高高在上,让人难以接近。

    只有单独和沈炎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露出卡哇伊的一面,娃娃音让人酥的不要不要。

    “你在我脸上看到嫉妒失落和强颜欢笑了吗?”

    沈炎一脸坏笑的问道,目光在她的丰腴处,肆无忌惮的游移。

    “早说感慨嘛……我还真有些感慨!”沈炎很有感触的样子。

    “是什么?是恨天不公,还是笑看风云?”烈媛道。

    “都不是。”沈炎道:“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这碧霄宫,实在应该有一个女子掌舵的,一个容貌中年,实际也不知道有多少岁的男子,一口一个本宫、本宫主(公主)的,就像世俗中的皇后和公主的自称,实在别扭的很!

    等这位老兄飞升或嗝屁了,我强烈建议,找一位漂亮小姐姐当碧霄宫的宫主!”

    烈媛一怔,旋即咯咯的笑了起来。

    “整个碧霄宫,恐怕也只有你敢如此放肆,说出这等对宫主大不敬之言了。”烈媛道。

    “那可不,谁让咱是‘编外人员’呢,连个外门弟子都不是,小小伴读书童,能把我咋滴?我怕个逑!”沈炎一副无赖本赖的样子。

    “说道书童……上次在树林里跟你说的,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跟着我,好处多多,而且我也不会真的将你当成书童甚至奴仆的,怎么样?”烈媛道。

    “你这属于挖同门的墙角啊!嘿嘿……好意心领了,不过我还是喜欢跟着冷凝雪,被她呼来喝去,横眉冷对。没办法,我就是喜欢她的好冷,我天生贱骨头,一天不被她骂上十句八句的,浑身难受,晚上连觉都睡不好。”沈炎道。

    “你……!!!”烈媛当真是肺都快气炸了。

    “你和宫主认识吧?我刚才可看到你跟他暗地里眉来眼去,暗送秋波了。”沈炎道。

    “你胡说!我和宫主的确认识,他是我的……”

    烈媛解释到一半,突然停住了,娇媚一笑。

    “嘻嘻……你是不是吃醋了,小炎炎!”

    烈媛看了一眼周围,见左右无人,压低了声音说道。

    “吃醋?不,我只是有些兴奋。”

    沈炎极度无耻的说道。

    “大叔与少女……好刺激的剧情,你什么时候和宫主大人嗨皮,记得提前知会一声,我到你隔壁,在墙上戳个洞,好好欣赏一下你们是如何暧昧的,也让我涨涨姿势。”

    “你……你去死!”

    烈媛又羞又怒,在沈炎胸前拍了一巴掌,扭头就走,被沈炎这个‘老司机’突然‘开车’载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