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四十章 火凤凰(三更,新年快乐)
    “你们以为,我的烟是好抽的?我的至尊白沙大雪茄,可是加了料的。”

    沈炎摸着下巴说道。

    “什么料?”有人问道。

    “迷蝶香……抽上一口,就能让他二十天之内,无法调动真元,形同废人。”沈炎摸着下巴说道。

    “真的假的?”

    “哇塞,牛啊!”

    “炎哥,刚才是我们莽撞,错怪你了。”

    侯三一个寝室的外门弟子,纷纷说道。

    “我早就跟你们说了,炎哥的坏点子是最多,也是最阴险的……这回你们信了吧。”侯三道。

    “信了信了!”

    “服了!!!”

    沈炎:“……三儿,你夸人可真有一套,就跟骂人似的。”

    旋即,他看向众少年,说道:“信炎哥,得永生……跟着哥混,保证以后只有你们欺负别人,不会被别人欺负。”

    “炎哥,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赵恒问道。

    “很简单……先睡觉!三更时分,我们守在宫盛的寝室外面,等他出来上茅房,他一出来,袋子一罩,棍棒伺候!”沈炎道。

    “他晚上要是不出来上茅房怎么办?”晨风问道。

    “放心吧,除了迷蝶香,我还在眼里加了点别的东西,而且算好了剂量,在今晚三更才会发作!所以,大伙儿早点休息,晚上一起嗨皮。”沈炎说道。

    “炎哥,你真阴啊!”

    “炎哥,你真是一个老阴比。”

    “炎哥,你真是阴险狡诈狠毒下流……”

    “停停停!别夸了!你们再夸,我快承受不起了。”沈炎捂着脸,差点被他们‘夸’到吐血。

    “炎哥,我也一起去。”侯三道。

    “你就别去了,好好休息养伤。”沈炎道。

    “三哥,你就放心吧,晚上我会替你敲上几十棍的。”赵恒说道。

    ……

    ……

    ‘咕噜咕噜……’

    凌晨,正睡的迷迷糊糊的宫盛,被一阵剧烈的肚痛给疼醒了。

    他口中骂骂咧咧,从被窝里爬了起来,穿上鞋子就出了木屋寝室。

    “没吃什么东西啊,怎么就闹肚子了?难道是什么至尊白沙烟的副作用?不行,明天要去找那个叫沈炎的小子问个清楚,要真是那小子阴我……哼!老子把他皮扒下来!”宫盛一边往草丛里走,嘴里还骂骂咧咧。

    突然……

    只觉眼前一黑,脑袋被一个黑色的袋子罩住。

    旋即,他的后脑勺上,挨了狠狠一棍。

    “哪个小子敢打我黑棍,找死!!!”宫盛怒吼。

    宫盛一提真元……咘……

    丹田一沉,放出了一个响屁,却未能感觉到一丝一毫的真元。

    不仅如此,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不好!中了那个沈炎小子的诡计。”

    宫盛不是傻子,知道这一切,都跟那根‘烟’有关系。

    ——大意了!大意了啊!!!

    可是,一切都晚了。

    宫盛的身上,脑袋上,一下子又挨了不下五十棍。

    “我知道你们是谁!”宫盛吼叫:“一定是沈炎和侯三寝室的几个小子……给我等着,我一定整死你们。”

    没有人说话,只有棍子破空发出的呼啸声。

    “砰砰砰……”

    宫盛已经记不清挨了多少棍,被揍了多久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打晕过去的。

    他只记得,自己喊出的最后一句话是:“别打了……我爷爷是碧霄宫的内门长老……”

    话刚出口,后脑勺挨了重重一棍,彻底人事不知了。

    醒来时,宫盛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周围有无双眼睛,正看着自己。

    身体传了的疼痛是次要的,最令宫盛恐惧的,还是自己身为‘聚气境’实力的修士,此刻灵力尽失,连转化为灵力的真元,都在丹田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已经暗中被人废了?

    想到此处,宫盛大惊失色,忙从枕头下掏出一块碧玉雕刻成一座宫殿形状的令牌,令牌中间有一个大大的‘霄’字。

    这正是碧霄宫高层才能拥有的令牌。

    “范樊,拿着这方令牌,去内门找到我爷爷……宫典长老,让他速速来此一趟。”

    宫盛将令牌丢给一名外门弟子,旋即吩咐道。

    ……

    ……

    “哥几个,爽不爽?”沈炎问。

    “爽!!!”

    “哈哈,简直太爽了!”

    “三哥,你的那份我已经替你打了……我本来只打了他两百多棍,为了你,我打了五百棍,现在手臂酸疼的都快抬不起来了。”

    “我也是……就打了三百多棍而已,手臂好酸,没想到打人也这么累。”

    这些话,若是传进宫盛耳朵里,怕是要气吐血。

    “炎哥,宫盛最后说,他爷爷是内门长老,不知是真是假?”马小俊迟疑着问道。

    “应该不假。”沈炎道:“否则,宫盛又怎么能成为修行者,将你们踩在脚下?”

    “那可怎么办?”

    “我调配出来的迷蝶香,可不是那种容易解的!半个月之内,宫盛绝对无法恢复真元灵气。半个月后,就是内门考核了,尔等若无法通过,便会有外门长老护送离去。

    若尔等侥幸通过考核,成为内门弟子,地位自然也就不同了,正式拜师,有了师尊的庇护,还怕个鸟?”

    沈炎侃侃而谈。

    “哇塞!炎哥,你懂的好多啊!”

    “炎哥厉害,以后三哥是我们的大哥,炎哥就是我们的大佬了!”

    沈炎摆手说道:“别这样,我就是冷凝雪师姐的小小伴读书童而已,哪有资格和诸位称兄道弟,更别说做你们的大佬了……若不嫌弃,就喊我一声爸爸吧。”

    “爸爸?好古怪的称呼,之前从未听说过。”

    “是啊是啊!”

    沈炎道:“爸爸是我家乡的一种称呼,就是‘好朋友’的意思。”

    “原来如此!”

    马小俊一脸真诚的看着沈炎,表情很认真。

    马小俊:“爸爸……”

    赵恒:“好爸爸……”

    其余几人,也都喊了沈炎‘爸爸’,其中一个还很腼腆的喊了句‘粑粑’。

    侯三将自己的脑袋罩在被子里,死死咬住自己的拳头,都快咬出血了,这才勉强没笑出声来。

    恐怕在这方世界,除了沈炎和尚未觉醒的冷凝雪,侯三是唯一一个知道‘爸爸’就是‘爹爹’的人。

    “爸爸!炎哥,你是我们的爸爸!”赵恒拍了拍沈炎的肩膀,认真说道。

    “好好好!都很乖很孝顺,过年的时候给你们包压岁钱。”

    沈炎说道,还露出了‘老父亲’的慈爱笑容。

    “内门考核极严,在外门弟子之中,百里选一……诸位,努力吧!”

    说完,沈炎挥了挥手,让侯三注意休息,就离开了侯三所在的外门弟子寝室。

    沈炎没有给侯三丹药,也没有暗中给他治伤……好歹有了他千分之一的灵力,这点小伤根本不算个事儿。

    外门弟子分男女寝室,沈炎是唯一的一名外门女弟子寝室的男子。

    若非冷凝雪天赋超群,柳凤极力争取,为了留住人才,碧霄宫才破例让一个男子入住外门女弟子的寝室。

    沈炎虽名义上是书童,其实谁都看得出来,他就是一名仆役罢了。

    外门女弟子之中,也是藏龙卧虎,不乏豪门贵女和江湖侠女,比如弱水阁阁主的千金,自幼习武,根骨极佳,还有几名公主和郡主等。

    外门弟子,无论男女,多是有身份地位的,当真是:王子少侠多如狗,公主女侠满地走。

    不过,沈炎在外门女弟子之中,混的是如鱼得水,他的风趣幽默,厚颜无耻……主要是他俊美的容颜,俘获了许多豪门贵女的芳心。

    颜控,无论是在哪一方次元世界,都是存在的,尤其是豆蔻年华的少女。

    她们并不因沈炎是冷凝雪的小小奴仆,就轻视他,相反的,大多都十分同情沈炎。

    “沈炎,你一表人才,又这么风趣,就算没有修行的潜质,也没必要给人当奴仆吧?如果你签了奴仆契约,姐姐替你赎身,如何?”

    “沈炎,我乃金禅国的公主,父王最疼我了,我可以推荐你,去我金禅国为官,做个大理寺少卿,绰绰有余。”

    “大理寺少卿?金云公主,你是想让你父王将沈炎招为驸马吧?咯咯……”

    “就算是又如何?做我金禅国驸马,难道还能亏了沈炎不成?你这位弱水阁阁主之女,又何尝对沈炎没有心思?”

    “都住嘴!你们几个小浪蹄子,五十步笑百步……一个个叽叽喳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就是馋沈炎的身子!”

    一名身穿锦绣红袍,上面绣着百鸟朝凤图案的女子,缓缓走了出来,她十八九岁的样子,精致的容颜,身材是S型的,一双眸子,充斥着狂野的美,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火辣奔放,如一团野火,可以焚烧一切。

    她和冷凝雪,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如果冷凝雪是寒冰,她就是烈火!

    沈炎偶尔会邪字一闪念,如果能将她和冷凝雪都收了,就像玩冰火一样……好刺激的说!

    她一出场,就将这些公主和女侠等,全都震慑住了!

    这些天之骄女,平时谁都不服谁……除了眼前这位。

    名如其人。

    烈媛!

    大家都喜欢叫她火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