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三十九章 至尊大白沙(二更)
    “吸烟有害健康,让你肺烂肾虚哮喘,早死早超生!”

    宫盛冷冷看着沈炎,不言不语。

    沈炎叹息道:“宫哥,这可是好东西啊,你要是怀疑它有毒,我先抽一口,给你来个示范。”

    说完,沈炎掏出了火石,点燃了桌上的油灯,再用油灯点燃了自制的雪茄烟。

    然后,沈炎这杆从初中就偷偷躲在厕所里抽烟的老烟枪,美美的吸了一口。

    “嘶……呼……”

    沈炎来了口猛的,吸入后,过来许久才吐出一道烟柱,然后瞬间又来了个大回龙,最后才以烟圈的形式,吐出了这口烟。

    “宫哥,尝尝?咳……您不会是怕了吧?”沈炎道。

    “怕?老子长这么大,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拿来!”

    宫盛从沈炎手中夺过点燃的烟卷,狠狠吸了一口,吸入肺叶之中……

    “咳咳咳咳咳咳咳……”

    宫盛瞬间咳的脸都紫了。

    “宫哥,别这么猛,慢慢来……”沈炎善意提醒。

    “再来!”

    宫盛不服气的瞪了沈炎一眼,然后又猛的抽了一大口。

    “咳咳咳……”

    又是一阵咳嗽。

    “再来!!!”

    宫盛还挺倔,又猛抽了一口。

    这次,他咳嗽不那么厉害了,似乎渐渐适应了……

    接着,他又抽了两口,脸上出现了醉酒后的红晕,眼神也有些迷离。

    沈炎嘿嘿一笑——这货是醉烟,也就是俗称的‘烟醉’了。

    刚学抽烟的新烟民,几乎都有过烟醉的体验。

    “宫哥,感觉怎么样?是不是飘飘忽忽的?爽不爽?”沈炎嬉笑着问道。

    “这……这玩意儿,有……有点意思。”宫盛道。

    沈炎见时机差不多了,笑嘻嘻的说道:“宫哥,侯三年轻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这回就饶过他吧,我一定好好劝他,以后绝对让他对您恭恭敬敬的……宫哥,给兄弟个面子,行不?”

    “额……还是你小子会说话!行,看在你的面子上,今天就暂且放过这侯三一回,如果明天他还不肯低头,别怪我翻脸无情,打断他的狗腿!”宫盛道。

    “好嘞,宫哥慢走,宫哥小心门槛……”

    “那啥,这玩意还有不?”

    宫盛都抽到烟屁股,快烫手指了,还不舍得丢掉。

    沈炎心头冷笑……这货上瘾还挺快啊。

    旋即,沈炎又掏出三根自制的雪茄烟,递给了宫盛:“宫哥,留着慢慢抽,你要喜欢的话,以后我长期给你供应,免费的,不要银钱,只要你以后罩着我们就行。”

    宫盛得意的哈哈一笑,拍了拍沈炎的肩膀,觉得沈炎这小子挺有趣,有培养成自己狗腿子小跟班的潜质。

    “对了,如此神奇的东西……它叫啥名字来着?”宫盛道。

    “额……烟,香烟。”沈炎道:“你也可以叫它九五至尊之古巴雪茄大白沙。”

    “好古怪的名字……雪茄?大白沙?行,我记住了!好好劝劝你这位旧相识,下次见了我若还不肯低头,那就等着给他收尸!”

    宫盛说完,带着几名同寝的外门弟子小跟班,耀武扬威的走了。

    沈炎转过身去,却发现一众少年,全都用鄙夷的目光看着自己,再没了之前的亲热劲儿。

    他们本就是眼高于顶的少年,无论是显赫尊贵的身世,还是绝佳的修行天赋,都是他们骄傲的资本,也养成了他们桀骜的个性。

    他们之所以对沈炎这个连外门弟子都不是,只不过是外门弟子冷凝雪书童仆役的他,另眼相看,完全是看在侯三的面子上。

    寝室大佬叫沈炎‘炎哥’,他们也跟着喊炎哥,可刚才沈炎表现出的种种,实在令众人羞于与他为伍。

    这么没骨气的家伙,阿谀奉承,讨好宫盛的样子,实在令人恶心。

    还一口一个宫哥,就差跪舔了!

    这种软骨头,墙头草,根本不配和他们交朋友!

    “你,出去!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这种软骨头!”赵恒冷哼一声说道。

    “都给我闭嘴!!!”

    侯三喝道。

    “对炎哥不敬,就等于对我不敬!谁又想半夜里跪在自己床上唱征服了吗?”

    “可是……”

    “闭嘴!炎哥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人,他这么做,自有他的道理,都给我蹲在地上,听到了!”侯三道。

    然后……

    这几人真的就蹲在了地上。

    沈炎哑然失笑:“三儿,你小子调教人还挺有一手嘛!这几个小子都还不错,至少不像咱鱼龙帮里那几个贪生怕死的老家伙,见到比自己厉害的就怂了。”

    “我们没怂,刚才是你怂了吧……炎哥!!!”徐少钦故意在‘炎哥’二字上加重了声音,嘲讽的冷笑道。

    “蓬!”

    不等徐少钦说完,侯三一脚踹在了徐的屁股上。

    ——让你闭嘴,你还说!

    侯三冷哼的说道,沈炎以前驯服他的手段,居然被侯三悉数用在了这帮室友的身上。

    “炎哥,你说吧,这几个小子绝不敢再插嘴了。”侯三道。

    “哦?他们之前还有这等癖好?挺嗨皮啊!”沈炎说了个谁都听不懂的荤段子。

    疑车无据!

    “不这样做,还能怎么做?和宫盛硬拼?你有有这个实力吗?!脑子一热就不管不顾,那叫匹夫之勇!

    被人暴揍一顿,打的连自己亲妈都不认识,最后还要被逼着跪下唱歌,难道这就不屈辱了?你们都是受虐狂不成?喜欢被人按在地上摩擦?”

    沈炎站着,居高临下扫了一圈蹲在地上,很有中华田园犬风范的众少年,沉声问道。

    “这……”

    “话是没错,可……”

    “可也太窝囊,太憋屈了一点,对不对?”沈炎问道。

    众少年点头如捣蒜。

    “没听过先抑后扬,先苦后甜,先扮猪再吃老虎吗?这一刻的隐忍,就是为了下一刻的爽歪歪,懂不懂啊?”沈炎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道。

    “额……炎哥,爽歪歪是什么?”蹲在地上的一名少年,乖乖举手问道。

    “爽歪歪都不懂吗?爽歪歪就是乳娃娃的小哥哥,有了乳娃娃,才能爽歪歪……靠,我这是说的什么啊!总之,就是先给宫盛一点甜头,先示弱,让他掉以轻心,然后嘛……”沈炎露出了招牌式的坏笑。

    “然后怎样?”

    “炎哥,你是不是有好的计策?”

    “炎哥……”

    沈炎却装模作样的往外走。

    “不是不欢迎我在这里吗,那我还是离开好了。”沈炎还挺委屈的样子。

    “误会,刚才都是误会。”

    “对对对,都是误会!”

    少年们纷纷出声,表示刚才的一切都是误会。

    “炎哥,你渴了吧?我给你倒杯茶去……这可是极品云雾茶,千年老树,一年也产不出二斤,一两云雾千两金,十分珍贵,我这也就带了不到二两茶叶,我这就给您泡茶去。”

    “炎哥,这方玉佩乃父王所赐,极为灵性,您务必手下。”

    “炎哥,这是我妹妹的红肚兜,香着呢……送您嘞!”

    “咳咳……”沈炎狂咳。

    妹妹的红肚兜?这尼玛什么鬼?这小子这是有恋妹情结吗?

    卧槽!

    岛国电影的情节,要在这方世界重现了吗?!

    “肚兜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既然你们想知道,那行吧,都附耳过来……”

    沈炎招了招手,示意众人靠近些,然后又看了一眼从床上移动过来的侯三,二人相视一笑。

    几个脑袋凑到了一起,侯三正好赶了过来,背转过身,屁股正巧对准了正蹲在地上,又凑到一起的几个脑袋。

    “咘……咘咘……咘……”

    侯三瞬间通常了。

    “呕……”

    “三哥,你……”

    “我可是王子!!!”

    吸入了侯三浊气甲烷的少年,一边干呕一边怒吼。

    “王子?你顶多就是只白马……驼着王子的那匹白马。”沈炎玩笑道。

    旋即,沈炎抽了抽鼻子:“我去,三儿,昨晚上又吃干豆和萝卜条了?早上还吃烤地瓜了吧?这味儿……真特么够劲!”

    沈炎一步跑去窗边,推开了窗户,猛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他也被侯三的连环屁熏的够呛。

    “炎哥,你有什么计划?说呗!”侯三舒爽的伸了个懒腰。

    “三儿啊,你想放空自己的心情可以理解,可你也不能把自己的爽歪歪,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嘛。”沈炎用手在鼻子前扇风。

    侯三委屈的说道:“炎哥,不是你用眼神暗示我……”

    “没有的事儿!”沈炎怕引发众怒,忙制止了侯三继续说下去。

    “我的计划其实很简单……晚上给丫上个蛇皮袋,给他来一顿闷棍!”沈炎道。

    赵恒转身就走。

    “那谁,你干嘛去?”沈炎一头雾水。

    “我去抓蛇,把皮剥下来,缝个袋子。”马俊说道。

    沈炎:“……嗯,抓条大王蛇。”

    “炎哥,这宫盛强的恐怖,这闷棍恐怕很难打成吧?”赵恒道。

    “那也要看是谁打。”沈炎不无得意的说道。

    一个内门弟子实力的聚气境修士,怎么会被还没修练出真元的普通人暗算?

    不过,有沈炎在,一切皆有可能。

    聚灵境?

    沈炎心中冷笑,当年几个返虚境的老家伙,还不是一样被沈炎打的满地找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