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三十八章 还是没能吐习惯(一更)
    前些日子,在他们‘挨打’过好几次,彻底屈服于侯三的淫威之下后,就被逼着学会了那一首叫《征服》的奇怪歌谣。

    然后,侯三每天晚上都要逼着他们跪在床上,每个人轮流清唱,直到唱到他满意为止。

    原来,始作俑者,居然是这位‘炎哥’,这几位世俗中不可一世的年轻纨绔,全都用幽怨的目光看向沈炎,宛若怨妇。

    “阿瑞拜迪……让我们唱起来!啊呦瑞迪?来次狗……”

    沈炎右手握着拳头,凑到了嘴边,酝酿了一下伤感情绪,深情款款的开唱……

    “终于你找到一个方式,分出了胜负……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我的心情是坚固,我的决定是糊涂……就这样被你征服,喝下你藏好的毒……”

    沈炎一个人唱了起来,却见众人没有呼应一起唱。

    “兄弟们,嗨起来嗨起来……”沈炎兴致还挺高,仿佛是他的个人演唱会。

    “呕……”

    “……沈炎,不,炎哥……你别唱了,求你了。”

    “炎哥,我让父王割十座城池给你,让你当一方诸侯……求求你不要再唱了。”

    ……

    沈炎愣住了。

    这又尼玛什么情况?

    为什么这几个小子,会露出想呕吐的表情,分明在说,别人唱歌要钱你唱歌要命?我唱歌难道真的这么难听吗?传说中的k歌终结者?

    不可能啊!

    沈炎这点自信还是有的,他可是当年学校‘校园十佳歌手歌唱比赛’第三名,而第一名是校长的儿子,唱的歌是自己创作的《我的校长爸爸》,第二名是教导主任的女儿,一个胖妞,唱歌像杀猪似的。

    所以,沈炎虽然是第三名,可实际上是第一名。

    当年,沈炎已经被唱片公司发现,并和经纪公司签约,要不是那该死的雷直接把他和她劈穿越了,沈炎说不定现在都是著名歌星了。

    “炎哥……抱歉,你唱的很优美,我们只是一听到这个旋律就心里害怕,紧张到反胃。”一名少年说道。

    ——尼玛,侯三下手看来挺狠啊,都把这几位弄的对《征服》有心理阴影了。

    “炎哥,你不是在大小姐那边,给她当书童吗,怎么跑我们这里来了。”侯三说道。

    原来,外门弟子,也分‘男女宿舍’,冷凝雪是在女生宿舍那边。

    “别提了,她们几个同寝室的女弟子,在那里叽叽喳喳聊天,还把我赶了出来,让我暂时先搬来你这边住。

    说是男女有别,等她通过考核,成为内门弟子,有了自己的修行之所,给我留一间小屋子,现在我住那里不方便……真是岂有此理!”沈炎抱怨道。

    “没事炎哥,你就睡我床铺吧!”侯三很义气的说道。

    “那你岂不是没地方睡了?”沈炎道。

    “没事……我可以谁徐少钦的床铺。”侯三说道。

    那名富贵人家的少年说道:“你睡我床铺,那我睡哪里啊?”

    “你睡地上!自己去弄些干草芦苇,睡在上面,别提有多暖和了。”侯三道。

    “那你给自己怎么不睡。”

    那名叫徐少钦的富家少年,轻声抱怨道。

    “你说什么?”侯三瞪了他一眼,吓的对方一哆嗦。

    “为……为什么是我,他们怎么不让出床铺!”徐少钦道。

    “因为你唱歌最难听!”侯三道。

    徐少钦:“……”

    就这样,沈炎睡了侯三的床,侯三睡了徐少钦的床,而徐少钦……睡在了屋角的柴草芦苇上,好不凄凉。

    ……

    “炎哥,你睡着,我们去听传功长老授课了。”

    一大早,侯三和另外几名外门弟子,要去听课,沈炎只是个小小书童,根本没资格去旁听,只能留在木屋里睡觉。

    “去吧,我再睡会儿!”沈炎睡眼惺忪的说道。

    他这个书童,不需要伺候主子,还能整天睡大觉,恐怕是全天下最舒服的书童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沈炎伸了个懒腰,一边起床,一边哼歌。

    “小人本住在苏州的城边

    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

    谁知那唐伯虎,他蛮横不留情

    勾结官府目无天,占我大屋夺我田

    我爷爷跟他来翻脸,惨被他一棍来打扁

    我奶奶骂他欺善民,反被他抓进唐府XX一百遍~一百遍!”

    沈炎一边哼哼,洗完脸,还切了几十片黄瓜,将自己的脸铺满,敷个黄瓜面膜,美美容。

    “蓬……”

    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撞开。

    “哥几个,能不能斯文一点,我这正敷面膜呢!一惊一乍的,想害我长抬头纹啊!”沈炎拍着脸上的黄瓜片说道。

    “炎哥,不好了,三哥被人打了。”赵恒喊道。

    他就是那名大将军之子,身材孔武有力。

    沈炎扭过头一看,这几个小子,脸上都挂了彩,一个个鼻青脸肿。

    不过,他们都只是皮外伤,侯三却是他们搀扶着进屋的,脸色煞白如纸,嘴角还有擦干后留下的血迹……明显是重伤吐血了。

    侯三感受到沈炎的目光,咧了咧嘴,虚弱的说道:“炎哥,对不起。我吐啊吐的……还是没能吐习惯。”

    “还能说笑,看来死不了!”沈炎道。

    他已经悄悄用神识查探过侯三的伤情,受了些许内伤,不过调养几日就能康复,不会有性命之忧。

    “到底怎么回事?”沈炎问众人。

    “是宫盛他们打的……就是隔壁再隔壁木屋的外门弟子,为首的一个叫宫盛,是外门弟子中最嚣张的一个,几乎所有外门弟子都轮番被他欺负过!

    这家伙很厉害的,没有人知道他的生世来历,甚至没人知道他是哪国人,总之,他是外门弟子之中,最跋扈的一个!

    之前好几次,他想欺负我们几个,都是三哥罩着我们,所以这宫盛一直怀恨在心,刚才传功长老授课结束,前脚刚离开,宫盛就找上了三哥,说是要讨教切磋一下,三哥答应了。

    二人在空地上动起手来,三哥用剑,宫盛用拳……只用了三招,三哥就挨了对方一拳,落败吐血了。”

    徐少钦说道,他虽然被侯三赶去睡了芦苇堆,不过看得出来,对侯三并无怨恨之意。

    “只有我能欺负他们,别人谁敢欺负,我就跟他拼命!”侯三说道。

    “那个宫盛说了,一会儿还要到我们这里来呢,我们……我们要不要准备一下?或者向传功长老禀报一下?”一名看起来很文弱的书生少年马俊说道。

    把一个寝室的六个人全都揍了,还将带头的侯三打成重伤,居然还要上门来找茬,这就过分了。

    “他赤手空拳,只用了三招,就打败了你的独孤九剑?”沈炎问道。

    侯三点了点头:“这家伙的拳法,诡异的很……出拳就让人眩晕,还有灼烧感,仿佛有一团看不见的炽烈热焰,那种感觉,真的很古怪,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眩晕?灼烧感?

    沈炎皱了皱眉。

    沈炎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震魂烈炎拳’,功法虽普通,但必须是聚灵境的修士,依靠灵力才能摧动。

    所以,这个叫宫盛的小子,必定已经是修行者了。

    只要拥有了‘聚灵境’的修为,就是稳稳的内门弟子,现在呆在外门,纯粹是走个流程。

    这小子是什么背景?

    难道是哪位修行大能的子侄,送到修行宗门来‘镀金’混文凭的?

    “蓬……”

    就在此时,房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

    只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带着另外几名外门弟子,闯了进来。

    “宫盛!你不要欺人太甚!大家都是外门弟子,而且刚才你已经动过手了……你还要怎样?”赵恒道。

    嚣张少年宫盛道:“你们几个放心,我不会再为难你们。不仅如此,我还要替你们出头!”

    宫盛看了一眼赵恒、徐少钦等人。

    “听说,你们之前都被侯三欺负过,你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才让他做了你们的大佬,对吧?

    听说,侯三还逼迫你们跪下唱歌,歌名叫做《征服》,你们可都是世俗中的权贵,大家族的天才,大将军之子,甚至还有一国之王子。

    而这侯三,尖嘴猴腮,面目可憎,据说只是世俗江湖帮派中,一个外围小喽啰,被如此宵小欺负,此等屈辱,尔等就这么生受了?

    你们可曾听过侯三唱征服?嘿嘿,既然你们乙字三号寝室有这样的传统,那还等什么?侯三……给你宫爷唱一个呗!”

    宫盛看着重伤躺在床上的侯三,残忍的说道。

    离间计!

    这宫盛,果然是个狠角色。

    “宫盛,别在这里挑拨离间,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确受过侯三的欺压,可我们现在已经是兄弟了,他对我们也很照顾,不管你说什么,休想挑拨我等与侯三的感情。”赵恒说道。

    其它几名少年,也纷纷表示赞同,无一人倒戈。

    “你们这帮软骨头,是被侯三欺负怕了吧?居然连反抗的心思都不敢有,当真是一群废物!”宫盛骂道。

    旋即,宫盛的目光看向了侯三。

    “侯三,给我跪下唱歌,否则,我废了你气海丹田!”宫盛无比嚣张。

    “做梦!就算是死,我也绝不给你下跪!宫盛,你欺人太甚,我跟你拼了!”侯三强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瞪着宫盛。

    “对!跟他拼了!”

    “来啊!有种就弄死老子!”

    赵恒等人大声喝道,眼珠子都是红的,就像准备拼命的困兽。

    “拼拼拼,拼什么拼!”

    沈炎突然冒了出来,拦在了双方之间。

    “你是何人?”宫盛皱眉。

    “在下沈炎,与侯三是世俗中的旧相识。”沈炎道。

    “是他好友?”宫盛皱眉问道。

    “谈不上谈不上,旧相识而已……并非老相好。”沈炎打着哈哈说道。

    “很有趣吗?很好笑吗?你以为自己很幽默是吗?”宫盛面无表情的冷笑。

    沈炎嬉皮笑脸,从衣服里掏出一个树叶卷成的纸卷儿。

    “宫哥,消消气,别和侯三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一般见识,来,抽支烟。”

    沈炎将干枯树叶的叶片,卷成的长条物,往宫盛的嘴里塞。

    “这是什么东西?!”宫盛喝道。

    “宫哥,别紧张,这是烟草,我好不容易在山谷里寻到的,这是我自制的雪茄烟,点燃后,将烟雾吸入肺中,有提神醒脑,美容养颜之神奇功效。

    饭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事后一根烟,回味嗨与甜,宫哥,来一支吧……?”

    沈炎又含糊的嘀咕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