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三十七章 歌都唱了吗(新年快乐)
    ……

    一夜无话。

    次日,樊城的城门外,鱼龙帮的长老,堂主,还有与沈炎等人关系比较好的鱼龙帮年轻帮众,都来到城外送行。

    “各位老少爷们,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别送了,都回去吧,待我学成之日,衣锦还乡,一定回来探望诸位老少爷们,请大伙儿喝酒!”沈炎拱手说道。

    冷凝雪翻了个白眼,柳凤忍俊不禁……

    今天的主角应该是冷凝雪和侯三,沈炎就是个拖油瓶的小小书童而已。

    可沈炎的架势,这派头,这排面,就像今天他是主角,大伙儿都是来送他的一样。

    修行界还真没出现过这么厚颜无耻之人呢。

    “师父爹,我会想你的!你可一定好好练无相神功,可别被人给搞死搞残了,我还等着给你养老送终呢。”沈炎难得一见的认真说道。

    其实,沈炎对冷锋是存着一丝愧疚的。

    很多事,沈炎都瞒着他,可冷锋是真心诚意的对沈炎好,真将沈炎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般,对他的溺爱,绝不比冷凝雪少。

    “师父就师父,什么师父爹……你再乱喊,我……”冷凝雪握着长剑,很生气。

    沈炎伸出了自己的舌头:“师姐,别说了,你要割就割吧,割割更健康。”

    冷凝雪气到要吐血,自己摊上这么个便宜师弟,这辈子怕是很难看见希望的曙光了。

    “时辰不早了,走吧!”

    柳凤将头上的发簪,往天上一抛,瞬间化作一只金属质感的飞鸟,翱翔于天空,又落到柳凤的脚边。

    “这是我的飞行法宝,你们三个上去吧。”柳凤对三人说道。

    冷凝雪和侯三,看着金属飞鸟楞楞出神,他们毕竟是人生头一遭坐飞行法宝,心中不免有些忐忑。

    等二人回过神来,却见沈炎不知何时已经爬上了‘金鸟’的背上,又往上爬了爬,一屁股坐下,正骑在了‘金鸟’的脖子上。

    “师姐,三儿……赶紧上来,我带你们飞!”沈炎挥着手说道。

    冷凝雪:“……”

    柳凤:“……”

    侯三:“……炎哥,你真厉害!”

    “一般一般,天元大陆第三。”沈炎还挺谦虚。

    侯三和冷凝雪也相继跃上了飞行法宝,在柳凤的摧动之下,飞上九霄。

    一声凤鸣,化作金鸟的飞行法宝,就像是真的生命,真的金色凤凰一般,发出尖锐而威严的鸣叫。

    沈炎不以为然的撇撇嘴:花里胡哨的,女修士就是贪慕虚荣,跟地球世界喜欢买LV等名牌包包的小姐姐一样,都喜欢炫耀。

    “爹,您一定要保重,女儿一有空就回来看您。”冷凝雪看着地面上,已经成了一个个小点的人影,哽咽的喊道,泪眼朦胧。

    父女短暂离别,本该是很煽情又伤感的时刻,可偏偏有些人就能让它变成喜剧。

    “师姐,你就放心吧!我昨天又往城主府送了几个年轻貌美的丫鬟,老头儿绝不会孤单的,说不定过几年回来,你就多了一群弟弟妹妹,我就怕他肾吃不消,身体被掏空。”沈炎道。

    冷凝雪羞红了脸,瞪着沈炎,毅然拔出了长剑。

    “又来!你不烦,我都烦了!”沈炎道:“你这么喜欢割舌头,下次我去弄个十条八条猪舌头,让你割个过瘾……师姐,坐下吧,飞行法宝上可别乱来,万一失控坠……鸟,可不是闹着玩的。”

    冷凝雪那个气啊!

    “沈炎,你记住,从这一刻开始,你不是爹的徒弟,更不是我的师弟,而是我的书童,我的仆人!”冷凝雪说道。

    “好的师姐。”沈炎甜甜的叫了一声。

    “说了你不是我师弟了,别叫师姐!”冷凝雪道。

    “好嘞……凝雪,或者喊你雪儿吧。”沈炎没皮没脸的说道。

    “喊我主人或者大小姐!仆人就要有个仆人的样子!”冷凝雪说道。

    “师姐,你这是在调教我吗,我就喜欢被调教,嘿嘿。

    不过,主人就算了,咱不玩角色扮演,太刺激了我心脏受不了,我还是喊你大小姐好了。”

    沈炎又开始说别人听不懂的,奇奇怪怪的话了。

    “师……小姐姐,我坐你边上好吗?哎呀,你拔剑干什么?啊,你真捅啊,这都出血了。”

    冷凝雪长剑指着沈炎。

    “再不住口,让你血溅五步!”冷凝雪道。

    柳凤饶有兴趣的看着嬉闹的沈炎和冷凝雪,还有在一旁,用手捧着自己的脸傻笑的侯三,若有所思。

    她看了看沈炎。

    ……好一个俊美少年。

    她又看了眼侯三。

    ……丑倒是其次,这相貌是真心猥琐。

    飞行法宝划过天际,留下一条白色的尾迹。

    它速度极快,不到一炷香就离开樊城,不到半天就出了流夏国‘领空’,朝着遥远的西南方,疾飞而去。

    ……

    “炎哥,你怎么来了?!”

    七日后,碧霄宫专为外门弟子所准备,用来修行睡觉的木屋,沈炎缓步走近,推开了侯三所在的那间木屋。

    正在练功的侯三,看到沈炎,高兴的蹦了起来。

    “没什么,多日不见,甚是想念,所以来看看你……三儿,没被人欺负吧?”

    建筑在山腰间的一排排小木屋,就是外门弟子修炼居住之所在,每个小木屋里睡六名外门弟子,就跟沈炎记忆中,学校的宿舍差不多,只不多沈炎他以前的宿舍睡八个人,更拥挤些。

    “欺负?炎哥,你放心吧,除了你,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的!你不是说过吗,只有咱们欺负别人,绝不能让别人欺负咱!”侯三说道。

    沈炎:“……”

    “来来来,都过来!”

    侯三一挥手,几名‘室友’全都聚拢了过来。

    “这位是我炎哥……都愣着干啥,叫人啊!”侯三不耐烦的瞪了一眼。

    “炎哥!”

    “炎哥!”

    “炎哥好!”

    “……”

    几名与侯三年龄相差无力的少年,一个个听话的喊道。

    沈炎顿时就乐了。

    “三儿,混的不错嘛,这才几天啊,就成了宿舍大佬了?”沈炎笑着说道。

    “炎哥,再怎么样,我也绝不能给你丢脸嘛。”侯三猥琐的脸,加上一个奉承的笑容,更显猥琐。

    “炎哥,这是咱流夏国大将军马冲之子马小明。这是飞云国长公主之子,还有这个……你猜猜他是谁?哈哈,你一定猜不到!

    这是一位王太子,本来是要继承国主之位的,被宗门的传功长老看上后,毅然将太子让给了弟弟,屁颠屁颠跑来做了个苦逼的外门弟子。

    我说你是不是傻啊!当着国主不当,三宫六院的美人不要,跑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跟我这种乡下来的邋遢小子挤在一间破木屋。”

    说完,还在这位曾经的国主继承人脑袋上狠狠拍了一巴掌。

    侯三将他的室友,都给介绍了一遍。

    “再次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沈炎,我炎哥!你们都是我的小弟,我是炎哥的小子,所以论资排辈,你们都要喊他大哥大……”侯三道。

    “噗……”

    沈炎正喝茶呢,听到‘大哥大’这三个字,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

    “别别,喊炎哥挺好。”沈炎摆了摆手。

    沈炎看到,这几个出生高贵的少年,有好几个脸上都有淤青……看来,侯三这个宿舍大佬的地位,并不是以德服人换来的,而是用拳头征服的。

    沈炎看了一眼侯三,突然问道:“这几个……歌都唱了吗?”

    “炎哥放心,这是基本操作,必要流程!”侯三已经能领悟并运用沈炎‘奇奇怪怪’的话了。

    什么‘基本操作,必要流程’,都是从沈炎口中听来的。

    几名室友闻言,老脸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