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三十四章 师父,我脑子没毛病
    这时,沈炎身旁,一名平日里与沈炎较为亲近的年轻帮众,低声问沈炎道:“炎哥……你是不是有个失散多年的兄弟啊?”

    沈炎一怔……

    失散多年的兄弟?没有啊!

    难道是那一夜父亲喝醉,在街边或某个粉红色灯光的小房间里,花了一百五犯下的错?

    就算有,那也不在这个世界,而是在另一个次元世界的地球上啊!

    “没有啊,为何这么问?”沈炎很不解。

    “炎哥,你不是说过,但凡比你帅比你好看的男子,你都要将他们毁容吗?这位仙人的故友,居然与你有相同的癖好,感觉就像你的亲兄弟一样。”年轻帮众说道。

    沈炎:“……”

    “去也!”

    武通道了一声去也,也不多说,飞剑法宝自行从后背的剑鞘中飞出,瞬间大了好几十倍。

    武通坐在飞剑上,飞剑缓缓升空,武通朝身后看了一眼,那目光,就像是一个做好了大人交代的事,渴望被夸奖的孩子。

    沈炎偷偷竖起大拇指,给武通手动点了个赞。

    武通这才满足的驾驭着飞剑,如一道光影,飞驰向天空,几个眨眼的工夫,已然消失在了远方的天空。

    冷锋朝着早已经看不到一丝踪迹的远方天空,深深一拜,再拜……

    若非这位横空出世的仙师,挽救鱼龙帮于危难之际,现在鱼龙帮恐怕早已经成为历史,不复存在了。

    而他这位鱼龙帮帮主,肯定是没有活路的,还要牵连自己的女儿受苦……

    恩人!

    这才是真正的恩人呐!

    冷锋哪里知道,这位天龙宗戒律堂的首座,正好在流夏国附近历红尘,沈炎用千里传音之法,将他从千里之外套路过来的。

    这武通,是沈炎五师兄的八名亲传弟子之一,是沈炎的师侄,他一直喊沈炎九师叔。

    “九师叔,这事我办的可还行?”

    千里传音,武通的声音,清晰进入了沈炎的耳朵。

    沈炎淡然一笑。

    这么多师兄师姐,除了沈炎外,其余人都有收徒,而且有些收了很多个,沈炎的师侄一大堆。

    不过这些师侄之中,他最喜欢,也是与他跳脱不羁的性格最相近的,就是二师兄的三徒弟铁通了。

    这小子纯粹是个无脑的逗比,还整天喜欢在他这位九师叔面前耍宝弄贱,极度渴望得到九师叔的认可,也将九师叔沈炎当做了自己的偶像。

    沈炎做了件十分恶搞,极度恶趣味的事。

    ——推荐了最不适合做戒律堂首座的武通,做了戒律堂的大佬。

    于是,之前宗门规矩森严的天龙宗,一改画风,变的极为和谐。

    不准私斗?

    谁说的!

    只要双方签下生死状,怎么打都可以。

    甚至还有在宗门内开赌局,赌灵石和法宝的,沈炎还是最大的庄家,一把牌九,把那几个核心弟子的本命法宝都赢了过来,最后输的只剩下一条本命年的红内裤,光着身子回去的。

    为此,前一任的戒律堂首座,沈炎的师叔,在公开场合辱骂了沈炎和武通好几回,有一次刚走出自己修行洞府,就被人头上罩了麻袋,敲了黑棍,牙都打掉了好几颗。

    自那以后,便躲进天龙宗的小洞天之中,潜心修炼去了。

    那次闷棍,沈炎只敲了一棍。武通用麒麟棍足足敲了老头儿二十分钟,沈炎根本插不上手......这货真是个狠人。

    “不错!基本都按照我提前吩咐的做了,只有一点……让你把那硕亲王李必变成太监,你怎么没实施呢?”沈炎暗中传音道。

    “哎呀!把这茬给忘了,我现在就去办!”武通传音道。

    “不用了,把人家丹田都废了,武功不能练,身体比普通人还虚弱,就给他留点生活乐趣,让这位王爷没事在家造孩子玩儿吧。”沈炎道。

    “便宜这小子了。”武通说道。

    “怎么,你羡慕嫉妒?听说你前些日子,借着整顿宗规的名义,可是祸害了好几个水性杨花,不守宗规的外门和内门女弟子……你这行为属于利用职务之便,搞潜规则啊!

    这要放在我‘老家’,就是知名教授,研究生导师,利用毕业论文作为要挟,和多名女学生发生不正当的关系啊!”

    沈炎啧啧说道。

    武通传入沈炎耳中的笑声,有些尴尬。

    “师叔,没问题的……那几个女弟子,现在对我是服服帖帖的,已经认我为干爹了呢。”武通道。

    “无耻啊无耻!”沈炎笑了:“……知道我为什么在这么多师侄之中,最喜欢你,与你最为亲近吗?因为我欣赏你的无耻啊!”

    “哈哈……多谢九师叔夸奖!知道武通为何在那么多师伯师叔之中,最崇拜您吗,因为您真的很无耻。”

    “哈哈哈……师侄!”

    “哈哈哈……师叔!”

    “祝你把妹多多!”沈炎道。

    “祝您多找几个道侣!”武通道。

    二人结束了传音,沈炎的目光,看向了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侯三和海堂主,分出一缕神识,查探二人伤情。

    侯三断了几根肋骨,有些内出血,具体是脾脏,问题不大,靠自己的免疫功能,可以自行修复。

    海堂主骨头断的有点多,但都是普通骨折,没有粉碎性骨折,还有点内出血,具体是……牙龈出血。

    这家伙到底是练金钟罩童子功的,皮糙肉厚!

    “你们两个,再装死,我让旺财在你们脑袋上拉稀了!”沈炎笑骂道。

    “额……打完了吗?”

    海堂主先爬了起来,用力过猛,牵扯到断骨,疼的龇牙咧嘴。

    演技浮夸,张飞穿绣花针……拜托表情能不能迷茫一点,装出刚醒来的样子啊!瞪着你那双铜铃大的牛眼,瞎子都知道刚才你是趴在地上装死嘛!

    沈炎导师摇了摇头,对一号演员的演技,给予了否定。

    “炎哥……你就不能让我多躺会儿嘛!我这可是为鱼龙帮受的重伤,我还等着大小姐来扶我,将我抱起呢。”侯三脸色惨白,嘴角淌血。

    他的伤不轻,却死要面子,硬撑着还跟沈炎逗趣。

    “滚你个蛋!还敢吃师姐的豆腐,是不是还要她给你来个人工呼吸啊?尼玛!”

    沈炎一脚踹在了侯三的屁股上。

    “哎呦……轻点啊炎哥,我这可是受了重伤,都吐血了你看到没?对了炎哥,人工呼吸是什么?”侯三擦去嘴角不停吐出的血,说道。

    “少啰嗦,赶紧下去治伤,否则影响智商。”

    沈炎赶紧让人搀扶着侯三和海堂主,下去治伤去了。

    “师父,师姐,你们没事吧。”沈炎看着冷锋父女,关切的问道。

    “你说呢?!都什么局面了,你还在那里晒太阳睡觉!平时就属你嘴上功夫厉害,真到了关键时候,一点用都没有,还得看海堂主侯三他们,哼!”冷凝雪极为鄙夷的嘲讽道。

    “师姐你怎么知道我嘴上功夫厉害,嘿嘿……”沈炎笑道:“你看我是在晒太阳打盹儿,其实我……我确实是在晒太阳打盹儿,但我晒太阳打盹儿是有目的滴,这是心理战!

    听说过空城计吗?你们肯定是没听说过!这空城计,就是十分厉害的心理战术,是我的老乡诸葛孔明的绝招,敌人占尽了优势,可我却在这边若无其事的睡觉,他们心里肯定会犯嘀咕,会疑惑!你猜他们会怎么想?他们……”

    “他们一定觉得你是个没心没肺的白痴低能儿!”

    冷凝雪哼了一声说道。

    “你侮辱我可以,不能侮辱我老乡诸葛小可爱!”沈炎提出了抗议。

    显然,抗议无效,冷凝雪走的时候,还附带送了他一个白眼儿。

    “师父,你这家教有问题啊,师姐小时候就是被你宠坏了,一点礼貌都不懂。”沈炎气鼓鼓说道。

    冷锋十分同情的看了眼沈炎,安慰的拍了拍沈炎的肩膀,然后……

    然后掏出了五两银子。

    “炎儿啊,这是十两银子,你拿着,去找马神医看看脑袋……可怜的孩儿,受此惊吓,神智都不清了。”冷锋道。

    “师父,我脑子没毛病……还有,你哪里给我十两了,这明明是五两银子好不好!”沈炎很无语。

    “嗯……还能认出这是五两的,病的还不太重,还有的治。”冷锋道。

    沈炎:“……”

    冷锋也走了,只剩下旁边几名年纪和沈炎差不多,平时和沈炎厮闹惯了的年轻帮众。

    “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我告诉你们吧,其实我也是仙师,比刚才那个把剑骑在屁股槽里的家伙更厉害的仙师……

    我这是微服私访,啊呸,我这是来世俗中历练红尘的,好吧,我不装了,我是仙师,我摊牌了!”沈炎气鼓鼓说道。

    “哈哈哈哈哈……你是仙师?哈哈哈哈……”

    “沈炎你个傻叉,哈哈哈……”

    这些平时和沈炎闹惯了的小子们,对他这位‘帮主亲传弟子’可没什么敬畏。

    沈炎是个什么德行,有多大能耐,他们可是清楚的很,以前去酒楼吃白食,问商铺收保护费,遇到硬茬,沈炎和侯三被人像过街老鼠追着打的时候,好几次都是他们出面搞定了对方。

    仙师?

    你是仙师会被人打的鼻青脸肿?!

    沈炎很无力,他很想掐个雷诀,把这几个小子都给突突了。

    当然,他也仅仅只是想想而已,最后还是拖着很像一条狗的背影,默默离去。

    离去前,他站在几人中间,悄悄下了毒……气。

    “卧槽!谁放的闷屁,这么臭!”

    “天啊,这是多少天没拉屎了,熏死我了!!!”

    身后,几个年轻帮众被臭的哭爹喊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