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三十三章 谈何冒犯?
    “倒是没想到,你一个区区凡俗蝼蚁,连修行者都不是,身上居然有护命法宝……

    不过,这等货色,能保得住你的命吗?筑元境初期修士炼制的法宝,还被一个小小的炼气境炼化了,灵威大打折扣!

    不过,即便不打折扣又如何?别说是筑元境修士炼制的法宝,就是此人亲来,凭他筑元境初期的修为,在本尊手上,也顶不过半炷香工夫,必定要他魂飞魄散!”剑修傲然说道。

    手指轻轻往前一顶。

    “当啷……”

    悬浮半空的玉佩,瞬间爆炸,成了无数的玉石碎片。

    原本光华夺目的宝玉,变成碎片落在地上,失去了原有的光彩,变得暗淡无光,极为粗糙……

    “死!”

    剑修大喝一声,陆东升一声惨叫,眉心被透明剑光洞穿,身体瞬间化作了万千荧光,飘散在空中。

    距离樊城数万里之遥的一处深山仙门之中,正端坐在一处灵脉上方,盘膝打坐修练的英俊少年,突然睁开眼,光润如美玉的脸,变得煞白如纸。

    “噗……”

    一口鲜血喷出,鲜红色之中,竟出现了一丝丝金色,犹如雏龙幼蛇……

    “谁?是谁毁我本命法宝,残害吾父,该死!该死啊!!!”少年仰天狂吼。

    此人,正是在昊天门修行的陆家天才,陆鸿叶!

    可是,陆鸿叶还未彻底爆发怒火,却遭当头棒喝,犹如熊熊燃烧的火炭,突然被人浇了一盆凉水!

    冰冰冷,透心凉。

    那感觉,就像大冬天,一口气喝掉一整瓶冰镇大雪碧。

    一股强大的神识,居然顺着陆鸿叶的本命法宝,传来一枚念头。

    这个念头,等同于分身,虽不足本尊的千分之一实力。却依然给个陆鸿叶无尽威压!

    “昊天门弟子,你父亲得罪了不该得罪之人,逐赐他一死,但念在汝之情面,未灭其魂魄,任其转世投胎!今日之事,皆因汝父兄二人而起,今二人已死,恩怨勾消。

    汝若要替父兄报仇,待汝修行至辟海境,自可来寻吾一战!老夫天龙宗戒律堂首座,武通,随时候教!”

    这声音,仿佛惊雷一般,在陆鸿叶的耳边炸开,然后消散……

    什么?辟海境?!

    现在的陆鸿叶,区区聚气境修士,虽是聚气境后期,可辟海境,那是遥不可及的境界,后者一个眼神,就能把他瞪死!

    而且,天龙宗乃北州最强大的修行门派之一,而昊天宗即便不是三流,也顶多是二流末尾,和强大的天龙宗,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该死!

    真真该死啊!

    陆天星!

    肯定是陆天星这个惹祸精,莫名其妙惹上了天龙宗的大人物,连父亲和陆家都被牵连!

    陆天星,你该死,死不足惜啊!!!

    陆鸿叶不念丝毫手足之情,他与陆天星本就不是一母所生,只是同父异母罢了。

    像陆家这等豪门,家族内斗之残酷,不是外人能想象的!

    陆天星和陆鸿叶,在年幼时,便多次暗算对方,想置对方于死地了。

    他之所以这几年,成为高高在上的修行者以后,没有立即回到陆家,将陆天星母子打死,不是因为顾全大局。

    更不是念在父亲的情分上,而是想等到成为核心弟子后,在宗门内站稳了脚跟,再回到晋国,回到陆家,这才是真正的衣锦还乡!

    到那时,他要将陆天星彻底踩在脚下!

    要陆天星给自己牵马,做自己的马夫,以此来羞辱他,再将陆天星那个贱人母亲,贬为女仆,让她再不敢和自己母亲作对,只有这样,才能泄陆鸿叶心头之恨!

    可是……

    陆天星居然死了!

    还因此害死了父亲陆东升,连自己的本命法宝都毁了,这是陆鸿叶无法承受之痛!

    天龙宗!

    戒律堂首座,辟海境强者武通!

    好!好的很!!!

    我陆鸿叶记住了,总有一日,我要杀上天龙宗,将你踩在脚下,给你拴上铁链,让你做猪做狗!!!

    陆鸿叶拭去嘴角的血迹,目光中尽是疯狂暴虐之色!

    虽然他现在只是聚气境修士,虽然对方号称是辟海境,是他这个聚气境需要仰望的存在……可那又怎么样?

    我是修行天才!

    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

    修行者寿命悠长,总有一天,他定可以超越你,打败你!

    ……

    ……

    话分两头!

    几乎在陆鸿叶吐血的同时,樊城鱼龙帮……

    “仙师!多谢仙师出手相助……我鱼龙帮上下,不胜感激!”

    即便是刚才被昊天门的胡觉威胁,冷锋哪怕自尽当场,也绝不屈服下跪!

    可是,他现在却极为恭敬的跪在了这位剑修强者的面前,且心甘情愿,心存感激。

    “快快请起!”

    极为傲慢的仙师,对冷锋居然极为客气,还不等冷锋跪实,就伸手将他搀扶而起。

    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眯着眼晒太阳的沈炎,心想,要是挨了您未来岳父这一跪,以后还不得被您老人家活活整成三等残废!

    “路见不平,行侠仗义,乃我辈修行者分内之事!”剑修强者武通说道。

    武通心中很无语:这都什么说辞啊!您非千里传音要我这般回答,我辈修行者什么时候成了世俗江湖中的侠客了?

    修行者向来不过问世俗之事,一心修行的!

    “我还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这就告辞了!”武通道。

    “仙师且慢……这是小女冷凝雪,还有那个晒太阳抓虱子的小子,是我徒儿!你看他二人……”冷锋自然不愿放过这等天赐良机。

    武通看出了冷锋的心思,淡然一笑:“我与他们并无师徒之缘,他们的机缘在别处……耐心等待便是!”

    收徒?

    收你女儿倒也罢了,收那位做徒弟……我有这个资格吗?

    就算不被那位整残了,也要被我师父活活打死啊!

    冷锋怅然若失,但他知道,人不能太贪心了,既然仙师说有别处机缘,那就一定有别处机缘……仙人怎会打诳语呢!

    “你!”

    仙师武通,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最好整个世界都将他暂时遗忘的硕亲王李必。

    “莫要装死!我只废了你丹田,没爆你的狗头!”仙师武通说道。

    这么粗鄙的一句话,本不该从他这等神仙人物口中说出,可他偏偏说的这么顺口这么溜,让人难以置信。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

    两个甲子之前,就天天听那位说什么‘爆头’、‘亮瞎钛合金狗眼’之类的,不知不觉就学会了。

    恶习!当真是恶习啊!

    武通用眼角扫了一眼继续晒太阳的沈炎,心中无限感慨——时间都去哪了?

    当然,这一句也是那位的口头禅!

    “给你三息……再装死,我让你变成真正的死人!”武通冷然说道。

    “仙师且莫动手,小人这就起来。”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硕亲王李必,强撑着身子爬了起来!

    “小人有眼无珠,冒犯了仙师……”李必道歉。

    武通一句话就给他怼了回去。

    “你哪里冒犯了我?素不相识,谈何冒犯?”武通道。

    “这……”

    李必宝宝心里苦啊。

    是啊,素不相识,也没冒犯您老人家,您骑个飞剑,过来就竖起三根手指,三息,然后这个唰唰唰,那个咔咔咔,就差啪啪啪了。

    总之,全被您整死整残了,您这是干嘛呀,仙师也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呜呜呜……

    李必眼泪哗哗的,别提多委屈了。

    “我废你丹田,你还说什么冒犯,你还有没有一点骨气?有没有哪怕一丁点做人的尊严?”武通一本正经的责问道。

    咦?不对劲啊,这话风,咋这么耳熟呢?

    鱼龙帮的众人,都有种熟悉的感觉。

    然后,目光全都不约而同看向了沈炎……这不就是沈炎的说话风格嘛!

    骨气?尊严?

    李必都快疯了!

    没尊严没骨气都废了丹田了,有骨气有尊严,还不得灰飞烟灭,连埋到地下做肥料的机会都没有?!

    李必心里恨啊,脸上却还不得不陪着笑脸。

    沈炎看着李必。

    脸上笑嘻嘻,心里mmp……

    如此生动的表情,沈炎也是服了。

    “我不杀你,并不是你那什么亲王的头衔,更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某位师尊曾吩咐过,但凡见到比他好看,或者和他一样好看,哪怕只有他十分之一好看,总之只要长得好看的男子,通通都要毁去其容貌,再行杀伐之事!

    不过,今日我不毁你容貌,更不杀你……只要你回去给你那个做国主的哥哥带句话。

    告诉他,今后鱼龙帮有我天龙宗罩着,鱼龙帮只要出事,无论是不是国主所为……这流夏国恐怕要换个宗姓做国主了。”

    武通冷然说道。

    李必一凛,口中连连称是,狼狈的逃离了此地。

    他口中反复念叨。

    “天龙宗,鱼龙帮。天龙宗,鱼龙帮……天龙,鱼龙!”

    李必一拍额头!

    自己真是该死,鱼龙帮应该就是天龙宗的一处分支吧?不然名字为何这么相似,中间都有一个龙字?

    这么明显的暗示,自己居然根本没想明白,真真该死啊!

    想必,就连沈炎都没想到,这位亲王的脑洞居然能开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