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三十二章 昊天门修士
    突然……

    天边轰隆隆……

    一人脚踏飞剑,飞也似的来了。

    “哇塞,又来个会飞的!师父,别抹脖子了,快和师姐过来,坐我边上看神仙了。”沈炎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这又来一神仙。”

    近万人虽跪在地上,还是好奇的仰头看,屁股撅的老高,姿势……如果是女的,那就极其性感,男的就极为不雅了。

    具体姿势,请闭眼三秒钟,自行脑补。

    “今天这是怎么了,神仙扎堆来我樊城!看这架势,这是一剑仙呐。”

    一个平时喜欢听神仙故事的帮众,得意的说道。

    剑仙落地,巨大的仙剑,瞬间变回了普通长剑的大小,自动飞回了这位剑仙的背后剑鞘之中。

    硕亲王虽心惊,但他毕竟是流夏国的亲王,这里是流夏国境内,他只能硬着头皮,像一个奴仆般卑躬屈膝的弯腰走到这位剑仙身前。

    “这位仙师,在下流夏国硕亲王,乃当今国主的胞弟,不知仙师大驾……”

    还不等硕亲王说完,这位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仙风道骨的剑仙,突然冷哼了一声:“呱燥!”

    “噗……”

    硕亲王李必只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被重锤,狠狠砸了一下,一口血喷出,软软躺倒在了地上。

    “废你丹田,留你一条贱命。若再敢多嘴半句,送你归西!”

    剑仙话不多,可每一句话,都仿佛圣旨,不可忤逆。

    李必又惊又怕,他的丹田已废,一身武艺全废,以后只能做个普通人了。

    他心存怨恨,脸上却不敢表露丝毫,反而像是挨了主人鞭打的狗,一副楚楚可怜的祈求模样。

    贱!

    那是相当的贱!!!

    “这位道友,老道乃昊天门内门弟子,胡觉,不知这位道友是何宗何派,怎么称呼。”邋遢老道拱手道。

    他已经看出对方的修为强过自己,能御剑而来,至少比他高了一个境界以上,绝不是他可以抗衡的,这才先自报宗门,扯虎皮,以免被人当成无根飘萍,没有靠山没有宗门庇护的散修,顺手就给抹杀了。

    然而,对方剑仙却根本没给他和他的宗门……昊天门面子。

    “区区内门弟子,不过是聚气境的修为,蝼蚁一般的存在,根本不配知道我的来历与身份!速速跪下磕头,自废修为,我还可以留你一条贱命!”剑仙说道。

    什么?

    自废修为?!

    胡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修行界的确很残酷,为了一件宝贝,可以打生打死,不死不休。

    可这多半发生在散修的身上,或者宗门弟子外出试炼。

    双方无冤无仇,又都是宗门弟子,修行者,互相报一下宗门和名字,打个哈哈就过去了,没想到这个剑修这般狂妄嚣张,根本不给他和昊天门面子。

    “道友,你的境界虽比我高些,也没必要如此咄咄逼人!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我都是修行宗门之人,何必为了这凡间蝼蚁的生死,结下梁子。”胡觉道。

    剑修冷冷一笑,都不用正眼看他。

    “结下梁子?哈哈,你也配!境界比你高些?你一个内门弟子,根本不配和我说话!

    给你三息时间考虑,若不跪下磕头,自爆修为,便让你身死道消,灰飞烟灭。”

    剑修目光一凝,身上突然爆发出如利剑出鞘的锋芒。

    “啊……你……你是筑元境的强者!!!”胡觉眼睛都直了。

    修行境界,共分为:聚气境、凝真境、筑元境、玄丹境、辟海境、塑神境、返虚境……

    这就是修行七境,返虚之后,那就是边说中的归真境,已经是神仙境界,不在修行的境界划分之内了。

    整个天元大陆的修行界,也没听说过哪个宗门的老怪物,已经修炼到了归真的玄妙境界,就算返虚境,也是寥寥无几,都是站在修行界最顶端的恐怖存在。

    而胡觉,只是修行者刚入门的境界,最低级的聚气境!

    而筑元境,在宗门之中,则是稳稳的核心弟子了。

    “筑元境?果然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本尊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突破到了玄丹境,如今已经是半步辟海了!”剑修说道。

    “玄丹境?半步……辟海?!!”

    胡觉再也坚持不住,双膝一软,跪在了剑修的面前。

    要知道,昊天门的长老,大多都是玄丹境,昊天门的门主,也才刚入辟海境不久。

    这些人物,在胡觉眼中,那可是高高在上,深不可测的大能,根本不是他可以正视的,连仰望都要小心翼翼。

    看来,眼前这位的宗门,比昊天门强大的多啊!

    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

    老神仙……居然给新来的神仙跪下了?

    刚才还高高在上,视凡俗为蝼蚁的老神仙,他居然……怂了?

    上万人看着这一幕,心中的震荡,可想而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原来神仙也有江湖,也分尊卑啊!

    “道友……不,尊者饶命!小人这就离去,再不参合这俗世的争斗!”胡觉已全无之前的傲娇,跪在对方面前,一边磕头一边求饶,活像一条老狗。

    “让你自废,可曾听见?!”剑修似有些不耐烦了。

    “尊者,求您念在小人修行不易,还请高抬贵手……”胡觉苦苦哀求。

    “你废话太多了!这么大年纪还是凝气境修为,废物一个,活着也是浪费修行资源,三息已过,你还未自废修为……死!”

    剑修手指朝着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老道遥遥一指,后者的前额眉心,突然被一道透明的剑光穿透。

    “啊……我不想死啊!!!饶命!!!!”

    胡觉还没喊完,整个身体,像一面被瞬间打碎的镜子,碎裂成百千万片,荧光点点,一阵风拂过,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魂飞魄散,灰飞烟灭!

    这……

    近万人,没有一个人口中发出哪怕一点声响,只能听到自己和附近跪着的伙伴或者敌人,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

    一位高高在上的仙人,居然和他们一样,要被人逼着下跪,甚至比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还惨,摇尾乞怜不成,还直接被人一指,身体化作万千流萤,连个指甲盖,连根头发都没能留下,更别说留个全尸了。

    旋即,剑修的目光,看向了陆东升。

    “剑仙大人……饶命!这都是他的主意,与我无关呐!”

    陆东升这无耻之徒,居然把脏水都泼到了已经灰飞烟灭的胡觉身上。

    “我儿乃昊天门陆鸿叶,真正的修行天才,早已经是昊天门内门弟子,即将晋阶为核心弟子了……还望大人能看在我儿的面上,饶我一命,也算结个善缘,今后小人定会让他报答尊驾!”陆东升道。

    一个年轻天才的分量,和一个油尽灯枯的老者,虽都是内门弟子,其地位可是截然不同,甚至有着天壤之别。

    宗门的修行资源,无论是丹药法宝还是功法,都会用来大力培养年轻天才,让他快速成长,成为宗门内的支柱。

    像胡觉这种废物,油尽灯枯,已经没有培养价值了,就算被人杀了都没人替他出头,宗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死了就死了,还省下不少丹药呢!

    陆东升本以为,对方会看在自己儿子的情面上,给他些许面子,至少不会赶尽杀绝!

    然而……

    “我也给你三息,跪下磕头,自废丹田,留你一条狗命。”剑修冷冷说道。

    陆东升连修行者都不是,不过是凡俗世界的一介武夫,什么天龙榜第九……人家修行者鼻孔挖出的鼻屎里,爬出的一条小虫子,都比他这个天龙榜第九强上十倍!

    “你……”

    陆东升心里苦啊。

    将他的死鬼儿子陆天星,咒骂了无数遍。

    他本来在陆家听‘演唱会’……无数美姬,歌声莺莺,舞姿曼妙,兴之所至,还能左拥右抱,跳个黑灯舞,来个一龙战十凤,别提有多嗨皮了。

    陆天星这是典型的坑爹啊!!!

    “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陆东升一咬牙……自废就自废,又不是自宫!

    只要活着,等叶儿从宗门归来,肯定有办法修补丹田的。

    “好!我自废丹田……”

    陆东升举起手掌,眼神虽怨毒,却还是拍向了自己的小腹……

    “迟了,三息已过……死!”

    剑修和刚才一样,朝着陆东升的额头眉心处就是一指。

    坏人死于话多啊!

    你自废丹田就自废丹田,说那么多废话作甚?又不是做那羞羞的事,还特么要铺垫,要前戏?

    脑残!

    一个个练武功把脑子都给练坏了。

    沈炎看着一脸懵圈的陆东升,心中再次升起了坏人死于话多的感慨。

    多么痛的领悟啊,这学费也确实贵了点,需要用命来换,学会了,悟到了也没用,已经没命学乖了。

    “咦?”

    剑修突然咦了一声。

    出乎他意料的,陆东升没有像之前的修行者胡觉一样,眉心透出透明剑光,碎成一片片……

    突然,从陆东升的衣服里,飞出一块玉佩,悬浮在空中,瞬间光芒大炽,白光耀的人睁不开眼。

    “哈哈哈……这是我儿赠我之物,是他师父赠他的法宝,被我家叶儿炼化后,成了叶儿的本命法宝,是他送我,让我保命之物!有了它,谁都休想杀我!哈哈哈哈哈哈……”

    直到此时,陆东升这才想起这方儿子陆鸿叶送他的玉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