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三十一章 师父,爱老虎油(求推荐票,收藏)
    “五雷阴阳火龙诀!”

    老道一声低吼,左右两只手掌,左手有一团被压制成圆形的雷电,圆球之中,似有无数雷电小蛇在游走。

    右手之中,却是一团幽蓝的火焰,忽闪忽暗,隐约有一条蓝色火龙在咆哮,似要脱离老道的手掌,吞噬一切!

    “仙人发怒了!”

    “完了完了,大难临头了!”

    “跪下!沈炎你快跪下啊!!!”

    “帮主,还有大小姐和沈炎小子,你们快跪下吧……看在我为鱼龙帮出生入死几十年的份上!”

    “帮主,我跟了你二十一年,还没创建鱼龙帮时,我就跟你游历江湖,甘心情愿做你的马夫,这么多年对你一向忠心耿耿,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

    我现在上有老下有小,你弟妹上个月刚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我还想看着他长大成才!

    帮主……不,大哥,这次你就别犟了,这是和仙人作对,没有胜算的!”

    一名跟随冷锋多年的老兄弟,风雷堂堂主,痛哭流涕的哀求道。

    他并非贪生怕死的胆小鼠辈,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走过来,好几次都是九死一生,一只脚都跨进棺材了,最后还是挺了过来,他始终和冷锋并肩作战,从不曾背叛。

    可现在,他老了,有需要他照顾的人,等着他回去照顾。

    更重要的是……他不希望冷锋父女,就这么平白无故死去。

    和仙人斗,怎么可能赢?!

    你见过一只蚂蚁,咬死猛虎的吗?!

    ——别犟了,我的冷帮主,我的老哥哥啊!我们从年轻的时候开始,为了活着,为了更好的活着,像个人而不是像条狗一样活着,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也失去了太多太多。

    现在,到了我们享受生活,甚至安享晚年的时候了。

    跪下吧,跪下认个错,也许‘老神仙’慈悲,存好生之德,能放你一马呢!

    跪吧,跪吧……尊严是人与人之间才讲究的,给神仙跪拜磕头,不丢人!

    不仅仅是这位堂主,几乎所有的鱼龙帮众兄弟,都是这个心思。

    冷锋从他们的眼神中,读懂了他们心中之意。

    他苦笑!

    你们跪着,仰头看我……你们既然跪了,为何还仰头看我?

    为何要动摇我不屈之心?!

    “吾去矣!众兄弟,多多珍重!若有来世,我还要与你们一起,喝酒吃肉,快意江湖,用自己的剑与血,搏一个未来前程!”

    冷锋看了一眼沈炎,又十分不舍的看着冷凝雪,有慈爱,也有不甘……

    “爹!不要!!!”

    “师父,先别抹脖子,我有句话,一直想对你说,可又不敢说……你能听完了再死吗?”沈炎道。

    冷锋真是被这个徒弟,搞的哭笑不得。

    这么悲壮又悲情的场面,全被这小子给搅黄喽!

    “有屁快放,别耽误为师自尽!”冷锋脱口而出。

    说完,冷锋一怔,自己都笑了。

    别耽误为师自尽……

    这叫什么话!

    不仅冷锋自己,所有人都乐了,包括城主府的将士官兵和鱼龙帮的近千帮众。

    原本十分庄严肃穆的气氛,对‘老神仙’的敬畏,在一瞬间,被冲淡了许多……

    “死!本座要将你挫骨扬灰!!!”老道怒发冲冠,他原本装X装的好好的,一下全被沈炎给破坏了。

    “什么本座他座的,你顶多就是个团座,局座都轮不上,更别说委座了!

    没听人家这里正交代遗言呢嘛!还老神仙呢,让人说完遗言再嗝屁都不行吗?”

    沈炎撇了撇嘴说道。

    “你……!!!”

    老道堂堂修行者,差点被沈炎气吐血。

    “让他说,让他说……”

    鱼龙帮这边,突然有几个不要命的愤青帮众嚷嚷道。

    有人带头,自然就有人跟随。

    鱼龙帮近千帮众,虽跪倒在地,却还是大声喊道。

    就连老道身后,那些群龙无首的将士官兵,也纷纷振臂高呼。

    “让他说,让他说……让他生,让他生……”

    上万的呼声,就连修行者老道都被震慑住了。

    “生你个大头鬼啊,是谁第一个喊让他生的?给我站出来!你丫是不是还看到常威打来福啊!”

    不知道谁先喊了句‘让他生’,节奏又一次被带偏了,整齐划一的‘让他生’,沈炎哭笑不得——小爷我是生个香蕉呢,还是生个芭拉啊!

    “你到底想对为师说什么?说吧!”冷锋道:“若是要为师答应你和雪儿之事……这还要看雪儿,这是她的终生大事,我这个做父亲的,不能随便做主。”

    冷凝雪的眼中,泪光闪烁。

    在这个世界,都是父母之命大过天,让嫁谁就要嫁谁,没有商量余地。

    可冷锋竟让冷凝雪自己做主,可见对其有多么宠爱了。

    “爹!求你……求你把剑放心!女儿答应,无论你让我嫁给谁,我都同意,哪怕……哪怕是嫁给他!”冷凝雪一指沈炎,悲戚的说道。

    卧槽!

    这尼玛是什么意思?

    这个‘哪怕’是几个意思?还有这委屈幽怨的小眼神,又是啥意思?

    嫁给我,有这么委屈吗?

    师姐……雪儿,你这一脸慷慨赴义的表情,我真的很难办啊!

    沈炎大声道:“不是因为师姐……而是……”

    沈炎想拖延时间,可那一句‘为了你,师父其实我是个基佬,我暗恋你许久’这句话,却怎么样说不出口。

    羞耻!

    实在太过于羞耻了!

    怎么办?

    不说师父可要自杀了,说了……尼玛,丢脸倒是其次,万一冷锋骨子里也是个老玻璃,雪儿她娘死了这么多年都不续弦,说不定真的喜欢男人,说不定还是个帝王攻……

    沈炎突然菊花一紧……我去,可老子不是傲娇受啊!

    “炎儿,你无话对师父说吗?那……师父去了。”冷锋道。

    “等等!”

    沈炎看到冷锋咽喉处,已被剑锋划出了伤口,鲜血已染红了衣襟。

    “师父……I Love you!”

    沈炎那个苦啊!

    他可是绝对的直男,从没有弯过啊。

    “什么?”冷锋不解。

    “爱老虎油!”沈炎破罐子破摔了。

    “什么油?推什么……?”

    人群里,有个声音说道。

    “卧槽!我说推了吗?尼玛谁啊,就是刚才喊‘让他生’那哥们,麻烦站出来走两步,大家都是穿越者,给点面子行不行?!”

    沈炎欲哭无泪。

    哪里冒出来的鱼龙帮帮众,怎么这么逗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