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三十章 胜天半子(求推荐票)
    震撼!

    这场面绝对震撼!

    在每一个人的心中,都留下了极度的震撼!

    操控风云雷电,这是绝对的神仙手段,身为凡人,即便再勇敢,可谁敢与神仙斗?

    看着上万人,乌压压跪倒一片,还一个个噤若寒蝉,两股战战,沈炎嘴角这才有了一抹轻视。

    凡夫俗子之所以是凡夫俗子,除了根骨悟性差,其实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心性!

    遇强则怂,如何修行?

    要知道,修行本来就是一条没有退路,更没有回头路的逆天之路。

    要是没有与天争个长短的勇气,那还修行个什么劲儿?

    沈炎突然想到了另一个空间中,一个虚构的人物。

    ——祁同伟!

    胜天半子的祁同伟!

    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如果这个人也和自己一样,意外穿越了,那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修行界大佬啊!

    什么雷劫天罚!

    狗屁!

    连天道意志,我祁同伟都要胜它半子!

    ......

    跪吧,都跪吧!

    汝等终究只是凡人。

    不过,看着眼前的所谓‘神仙’……这个装模作样,境界低微的修行者,沈炎倒是有些犯难了。

    自己出手,轻轻松松就能将对方搞死搞残,可偏偏自己还要继续在师姐面前装下去,不能暴露身份,这就难办了。

    双马尾少女,那名一口一个‘小哥哥’喊的亲热的白灵不在,不然沈炎还能借她的刀,杀了这个老年垃圾。

    “你们……服不服?!”

    陆东升一脸残忍的看着冷锋父女,还有海堂主。

    “难道你们还敢与仙师作对不成?地上这个挨雷劈的,就是尔等的前车之鉴!”硕亲王李必,一扫之前的惊恐与狼狈,又开始抖起来了。

    冷锋和冷凝雪父女,脸色极为难看!

    海堂主一身铜皮铁骨,用自己的意志,死死支撑着,不让自己屈服。

    “呦呵,这小海可以啊!以后让三儿做个书童,小海做个随身马夫……嗯,就这么定了。”

    沈炎一个人在角落里小声嘀咕。

    “就是三儿这长相有点对不起观众,以后背着师姐偷溜出去泡修行界美眉,带着三儿,还不把人家小仙女都给吓跑啦?不行,得想办法尽快给三儿弄一本改变容貌的功法,不然影响小爷我把妹啊。”

    …………

    突然,老道的目光,凝聚在了海堂主的身上。

    海堂主全身的骨骼都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咔咔’声,似乎已经紧绷到了极限,有一股无形之力,强压着海堂主,要将他的脊背压弯,膝盖骨压碎,要他弯腰跪下,像狗一样匍匐在地,摇尾乞怜!

    海堂主的脚下,厚厚的石板,居然在瞬间龟裂,碎片犹如蜘蛛网一般。

    这是要多强大的压迫之力?

    可这还不算完!

    海堂主的双脚,已经和碎石一起,缓缓陷进了泥土里……

    咔咔咔……

    又是一阵骨骼的恐怖挤压之声。

    “啊啊啊……”

    海堂主仰天大吼,他的肩胛骨和左侧肋骨,居然断了好几根,一口鲜血喷出,人直挺挺倒了下去。

    哪怕断了骨,吐血昏迷,海堂主宁愿直挺挺倒下去,也绝不向对方下跪!!!

    “海啊,你好样的!在深坑里坚强活下来的那二十天,真正的让你磨炼了筋骨,空乏你身后,行不能乱你所为……所以说,人还是要经历苦难,才能顿悟,才能升华,所以,人还是要吐过血,喝过尿,吃过那啥,才能真正……呕……”

    沈炎脑补了一下海堂主吃自己......的画面,有些恶心反胃。

    “不知死活的东西。”

    陆东升冷冷看着仰头倒下的海堂主,嘴角的冷笑,越发残忍了起来。

    “你父女二人,还要顽抗到什么时候?再不跪下磕头,必定比这二人更为凄惨!”

    硕亲王李必,看着冷锋和冷凝雪,又指着生死不知的侯三和海堂主,嚣张的说道。

    冷锋死死咬着牙,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冷凝雪,眼中虽有不甘心,却毅然做出了一个举动。

    冷锋长剑回撤,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此时皆因我而起,与鱼龙帮其它人无关!冷锋愿自刎谢罪,还请这位老神仙和陆家主,莫要再开罪于他人。”冷锋洒然说道。

    “爹!不要!”冷凝雪已流下两行清泪。

    她自幼丧母,是父亲冷锋一手将她带大,冷锋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硕亲王,我愿做你的奴婢,求你说句话,放过了我爹和鱼龙帮众人!”冷凝雪道。

    陆东升口中发出桀桀怪笑:“你们的生死,早就在仙师的一念之间,无需你二人多言!现在,先跪下回话,若再不跪,便是对仙师无礼,鱼龙帮上下,将鸡犬不留!”

    狠毒!

    陆东升当真狠毒之极。

    他是看出了冷锋父女的倔强,绝不会轻易下跪,这等于是在借刀杀人,要借老道之手,灭了整个鱼龙帮!

    “师父师姐,你们别傻了!真以为抹了脖子,再陪人家睡上几晚,就能拯救鱼龙帮?这几个货是什么人,你们还没看清?他们必定会出尔反尔,又何必多此一举,多受屈辱!”沈炎突然说道。

    冷凝雪狠狠瞪了沈炎一眼。

    她何尝不懂这个道理,可事已至此,鱼龙帮已成了他人砧板上的鱼肉,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也只能争取了。

    本来,谁都没在意远处角落里,正背靠石狮晒太阳打盹儿的沈炎,此刻他一说话,便聚拢了所有人的目光。

    “嗯?”

    修行者老道,目光一凝,看向了沈炎。

    这两道目光,犹如实质一般,直刺向沈炎。

    这目光,就和之前将海堂主压迫吐血的目光一样厉害,可沈炎却像没事人一样,居然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伸了个懒腰。

    这是什么情况?

    老道揉了揉自己酸涩的眼睛。

    难道是前几天夜里,偷看几个外门女弟子洗澡,得了沙眼?

    不会啊!

    刚才用这招‘眼神杀死你’,不就把那个大块头给瞪断了骨头,瞪吐血昏死过去了吗?

    这小子,难道身上有古怪?

    老道释放出神识,如同无形的触须,将沈炎探查了一个遍。

    然而,无论他怎么探查,沈炎彻头彻尾,就是一个普通人,毫无特殊之处。

    “怎么回事?明明就是个体弱的废柴而已,怎么会这样???”

    老道困惑的看着又是伸懒腰,又是打哈欠的惫懒少年,有些丈二道士摸不着头脑。

    会不会是距离太远了?好,那就近一些。

    老道往前走了一丈,又开始‘眼神杀人’,他瞪大了眼睛,眼珠子里的血丝,根根可见。

    “嗝……噗……”

    沈炎打了个饱嗝,又放了个响屁,只觉上下通畅,进入了另一种境界。

    “咳咳咳……”

    老道出离愤怒了,他的眼神一向是用来杀人的,什么时候变成了给人通气的手段?

    这个屁,是对他数十年修行,最大的侮辱!

    他已经没有耐心再和这个少年磨蹭下去了。

    “天雷决!”

    老道一手掐诀,就想用对付侯三的办法,将沈炎电个外焦里嫩,让他来世做头烤乳猪。

    狂风……没有大作。

    雷电……

    轰隆隆……

    天空一阵闷响,然而只听到隆隆之声,却不见雷蛇从九天之上落下。

    众人皆抬头看天,可脖子都快仰抽筋了,却什么也没看到。

    俗话说,雷声大雨点小,可这连一滴雨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硕亲王李必有些懵圈。

    陆东升看似面无表情,心中却对这位仙师,少了一丝敬意。

    “什么仙师,这一把年纪了,和我儿还是师兄弟,想必是天赋有限,学艺不精,半吊子的能耐,这下可就当众出丑了。”

    陆东升看了一眼老道,心中一阵腹诽。

    老道老脸一粉,很是娇羞。

    ——丢人了丢人了,必须使个更有气势的功法,才能找回排面,扳回这一程了。

    (PS:求一下收藏和推荐票,大虾在此谢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