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 > 第二十九章 老神仙
    长老和堂主们,纷纷叫骂着,对沈炎好一番唾弃,可还是加入到了战局之中。

    沈炎嗑完瓜子,又从裤裆里掏出一个鸡腿,闻了闻……嗯,果然是卤过的,有一股臭咸鱼的味道,赞啊!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战况呈现一边倒的趋势。

    那些陆家强者,流夏的大内高手,居然没人能在鱼龙帮这些长老和堂主手上,走过三招的。

    不到十个弹指的功夫,陆家和流夏国的高手,一共二十多人,全都躺倒在了地上,或缺胳膊少腿,或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

    唯有陆东升,在侯三与海堂主的围攻之下,还未露败迹。

    此刻,陆东升和李必,早已经吓的肝胆欲裂。

    只有他们两个清楚,自己带来的这十多名高手,有多么厉害。

    每一个,都是能在江湖上扬名立万的狠角色。

    可现在,却被鱼龙帮一群老不死的,一招制敌,能接住三招不败的,居然一个都没有。

    ……小小的鱼龙帮?

    二人的目光,几乎在同时,扫向了洪霸。

    洪霸老脸一粉,又被这二位大人物用眼神打了脸。

    “老夫明白了!”

    陆东升突然开悟了。

    “你们一定是得到了早已经失传的武功秘籍,才会突然变的这么厉害!

    天星也许得到了这册秘籍,被你们知道了,这才杀人夺宝!”

    陆东升冷冷说道。

    “秘籍是有,不过却是我鱼龙帮之物,是你儿子起了歹心,设下歹毒之局,为此物甚至不惜灭我鱼龙帮满门!”冷锋道。

    “如此厉害,难道是……无相神功?!”

    陆东升道。

    老江湖毕竟是老江湖,仅凭些许线索,就能抽丝剥茧,寻找到真相。

    见冷锋等人没有否认,他一下挡开了侯三和海堂主,对李必道:“是无相神功……速速下令将这一干人等拿下,逼问出神功秘籍的下落!”

    李必自然也听过‘无相神功’,他和普通江湖中人不同,听说过一些关于‘修行宗门’的传闻,他早就有过猜测,这无相神功,就是从宗门内流传出的修行功法!

    李必已经忘却了对于死亡的恐惧!

    他虽贵为一国亲王,却也没机会修炼宗门功法,就是修行者,李必从小到大,也才见过三个,其中就包括刚才的那名变态老道。

    “硕亲王,还不速速下令?得了这无相神功,你我共同修练!”陆东升道。

    他虽然有个了不起的儿子,是个修行天才,在宗门内深得师长器重,可平日里也顶多让人带些去病延寿的丹药给自己。

    修行功法,乃是立宗之根本,未经宗门同意,是绝不可私相授受的。

    一旦发现,无论身法如何尊贵,修行天赋如何之高,都将被废除一身修为,变成废人后,逐出修行宗门。

    就因为这个原因,世俗之中才很少出现修行功法。

    所以,陆东升和李必,才会像饿了十天的野狗,突然看到了茅房,如此的兴奋,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陆东升更是如同脱缰的野狗,连连犬吠……不,狂吼,冲向了远处的冷锋。

    擒贼先擒王,陆东升果然是个厉害角色。

    “洪霸听令!”李必按捺不住心头狂喜,声音沙哑的说道:“杀!鱼龙帮普通帮众,一个不留,杀无赦!鱼龙帮长老和堂主等高层,活捉一个赏银一万两!”

    “是!硕亲王大人!”洪霸得令,又对身后数千士兵说道:“都听到了吗?抓住堂主或者长老,赏白银一万两!这是硕亲王亲口承诺,本城主再加三千两的彩头,军阶升三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一百两银子,就足以在樊城购一处房产,再过上几年吃穿不愁的好日子了。

    一万两千两银子,还能升官……值得用自己一条命,搏一个富贵将来!

    杀!!

    拼了!!!

    鱼龙帮的帮众,与城主府的官兵,短兵相接,缠杀在了一起。

    从人数而言,鱼龙帮绝对处于劣势,可由于那些长老、堂主,以及冷锋父女和侯三,奋勇冲杀在前,每一个,都犹如杀神一般,所到之处,将一列列骑兵,冲杀的人仰马翻。

    经过一炷香的对拼之后,鱼龙帮不但没有被团灭,甚至在气势上,还压过了城主府士兵一头!

    尤其是冷锋,犹如行走在人间的死神,不停的冲杀,将一队队骑兵方阵和步兵方阵,冲的四分五裂!

    重赏之下的匹夫之勇,真正面对死亡时,终究会怂的!

    ——一万两千两银子?

    就是一百七十万两,那也要有命花才行。

    命没了,留下一大堆银子,给老婆找的野男人花?自己的儿子叫人家爹,自己的媳妇给人家睡……这样的蠢事,谁都不会愿意做,这笔账傻子都算的清楚。

    所以,无论洪霸在后方怎么鼓舞士气,到最后喝骂,用鞭子抽,这些士兵也没一个再上前半步的。

    小小的鱼龙帮?

    洪霸恨不得用鞭子把自己的老脸抽个皮开肉绽。

    完了!

    这下全完了!

    城主是做不成了,自己这条小命能不能保住,也是个未知数。

    当洪霸接触到冷锋那犹如魔鬼杀神的眼神,心中一个激灵,突然对硕亲王道:“王爷,快跑!再不走,怕是性命难保!”

    他很清楚,今日这局面,自己这一方恐怕很难赢下了,他手下的士兵,早已被冷锋等人的凶狠吓破了胆,一支没有斗志,没有取胜信念的军队,人数再多也没用,就是一条条晒干的咸鱼罢了。

    想要保住自己这条命,就必须保住硕亲王的命!

    洪霸很清楚,硕亲王李必是国主唯一的同母兄弟,二人自幼感情深厚,只有李必活着,他洪霸才有一线生机,李必要是死了,他洪霸难辞其咎,十死无生,他的妻妾和儿女,恐怕也难逃死罪,绝对满门抄斩!

    洪霸勒转了马头,就想一把抄起李必往外围跑。

    可他刚将马儿调转过去……

    一道犹如丝线的蓝光,轻柔的划过洪霸的脖子。

    洪霸瞪大了双眼,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一颗硕大的头颅,落到了地上,脖子上是一条齐整无比的疤,鲜血犹如喷泉一般,喷涌而出,仿佛下起了一场血雨。

    近万人厮杀的战场,此刻竟一点声音都没有,落针可闻。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血腥一幕,震慑住了心神。

    沈炎猛然睁开眼,放出自己的神识。

    这是修行者的手段,没想到对方阵中,居然还有修行者存在!

    修行者多在宗门内潜修,即便是入世历红尘的,也会隐藏自己的身份,所以在世俗之中,修行者可是比国宝还稀有的存在。

    不过,当沈炎感知到对方修行者的境界后,便收回了神识,又变的懒散起来。

    ——废物!这么低的境界,沈炎放个屁都能嘣死十七八个。

    就在这时,一个老道突然从人群中,缓步走出。

    此老道极为消瘦,手持拂尘,却没有什么仙风道骨,一脸阴鹫之气。

    “近万人团战,怕是要死伤无数,生灵涂炭。贫道不愿过多杀生……鱼龙帮是吧?都降了吧!刚才贫道的手段,你们想必都已看到了,不要无谓送死。”老道说。

    “仙师!”

    陆东升喊道。

    “仙师……杀得好!这等贪生怕死之辈,不配做我流夏国一城之主!他的家眷小妾,就交由仙师处置了!”硕亲王李必说道。

    这家伙当真无耻到了极点!

    人家刚才可以要救他的命,不管出于何种目的,总是希望李必能活下去。

    可这家伙倒好,洪霸的血还没喷完呢,尸骨未寒,就把人家老婆小妾老妈女儿,一股脑送了人,这顺水人情分量很足,可他自己却什么都没付出。

    这李必,绝对的阴险狡诈之徒!

    “哪里来的妖道,会些妖法,就在这里妖言惑众!你割掉别人脑袋,我就割了你的脑袋!”

    侯三是真的无知者无畏,初生猥琐不怕丑!

    一剑,已刺向了老道的眉心之间。

    好快的一剑!

    这是侯三最出色的一剑!

    “无知小儿,让你知晓何为仙术道法!”

    老道说完,一甩拂尘,突然狂风大作,天空中,突然劈下一道雷电。

    沈炎右手掐诀,看了一眼这道雷诀的威力,默默又松开了掐诀的手指。

    这道雷电,犹如雷蛇,正打在了侯三身上。

    侯三一身惨叫,早已经腾空的身体,被这一下劈到了地上,手上长剑飞出好几丈远,剑身遭到雷击后,竟变的通红如血,仿佛刚在练剑炉里抽出来的一般。

    侯三惨叫落地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被雷劈死了。

    “还有谁吗?”老道得意洋洋的说道。

    “神仙!这是老神仙!”

    “天啊!我居然见到神仙了!”

    “阿牛,快喊你老婆背着你残疾老娘来看老神仙了!”

    无论是鱼龙帮帮众还是樊城的士兵,看到这一幕,全都惊为天人。

    “老神仙……”

    这一下,数千人,居然全部跪倒在地。

    没有跪的,只有区区几人。

    包括冷锋父女,硕亲王李必,陆家家主陆东升,以及……海堂主和晒太阳的沈炎。

    其余人,包括鱼龙帮的长老和堂主在内,竟全都跪下磕头,山呼老神仙。

    老道露出极为受用的表情。

    这些凡夫俗子,虽庸俗不堪,老道心中极为鄙夷,可这些蝼蚁也绝非一无是处,他们能很好的满足老道的虚荣心。

    沈炎冷笑了两声……

    这可是近万人的因果,近万人的信仰之力,瞧你这卑劣又渣渣的手段,境界颇低,也就是某个宗的内门弟子而已。

    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是内门弟子,想必是晋级无望,来这世俗中安享荣华富贵的,这上万人心中自然生成的信仰,因果纠缠,足以令其难以承受,濒临灭亡了。

    别说是宗门的内门弟子,就是随便一个被淘汰的外门弟子,只要愿意,去到任何一个国度,绝对是会被国主奉为上宾,像菩萨一样供奉起来的。

    然而,这在普通人眼中,却是神仙一般的存在。

    狂风大作,天降雷霆,犹如雷罚一般,直接将侯三劈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