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王殿 > 第86章 老子认识你吗?
    帝风的声音不大,语调也不高,但语气却是无比的冰冷。

    这两人面对自己有点优越感,他并不反感,但刚才的话就有点过分了。

    不发火,这俩货还以为自己能随便欺负的小猫咪呢。

    咕噜。

    严东咽了一口口水,看着手里仅剩的杯脚和入墙三分的筷子,微微一愣。

    旋即,他表情瞬间变得冷沉,“小子,你在找死吗?”

    “你知道这里是谁家地盘吗?

    这里是黄家的产业!清海四大豪族之一,老子是这里的经理!”

    意思很明了,老子是豪族黄家的人,你居然敢挑衅我?

    “哦?

    那又怎样?”

    帝风冷笑回应。

    “我看你是对豪族的能量一无所知,信不信我一个响指就能碾死你?”

    严东眉头倒竖,帝风无所谓的态度真的激怒他了。

    张贤冷冷一笑,站起身说道。

    “小子,惹到黄家,你现在的处境极度危险,看在婷婷的份上,我劝你一句,现在跪下来跟我和先生道歉,自己掌嘴,你还有活命的机会,不然,我可不护你!”

    护我?

    帝风笑了,看向严东,“你知道吗?

    黄建新见了我都不敢这么说话,我也给你们一个机会,跪下掌嘴,嘴烂为止。”

    “放肆!”

    严东暴怒,“好你个狗东西,居然敢直呼黄先生的名讳,我看你是真的不想活了。”

    语落,他立马拨通了一个电话,语气冷沉,“强子,有活干了,666包厢,有多少人带多少人!”

    挂掉电话,严冬表情戏谑,“你就等死吧,明煌酒店的安保,随便一个出手都能把你打成死狗。”

    不是开玩笑,上次有个八大家的纨绔在这里闹事,严东二话不说直接叫人把他打成重伤昏迷,现在还是植物人呢。

    就这,八大家的家主不仅连屁都不敢放,还得乖乖上门赔礼道歉。

    帝风这种底层贱民,就是直接打死,又有谁敢找黄家麻烦?

    “贤哥,你,你们不能这样,厉风是我朋友,上次还帮过我呢,你就放过他吧?”

    这时,刘婷吓坏了,赶忙站出来找张贤求救。

    张贤冷笑不止,“婷婷,你刚才也看到了,是他自己作死,我可不是见死不救,让他赔礼道歉他也不听啊?”

    “是你们先看不起厉先生的,而且你们怎么能让他给你们下跪呢?”

    “闭嘴!”

    张贤脸色一沉,“婷婷,你今天话有点多了,这件事你最好别管,不然明天你爸的医药费,我可管不着。”

    刘婷还想说什么,但张贤一句话就把她呛了回去。

    明天她父亲的手术很关键,没有张贤的这笔钱,父亲的腿就废了。

    包厢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十分焦灼,所有人都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帝风索性点燃一根烟卷,脸上风轻云淡,拿起另外一壶竹叶青酒,就在他准备倒酒的时候,鼻子突然动了动。

    他抬眸看向张贤,果然,张贤的脸色随之微微一变,眼神紧紧看着帝风手里的清酒。

    帝风将清酒放到鼻尖闻了闻,旋即一笑,又将清酒放了下来。

    “砰!”

    就在这时,包厢大门被暴力踢开。

    一个身材健壮,肌肉爆炸的男人带着十几个穿着制服的手下,围了上来。

    强子脸色凶悍,一看就是武力值爆棚的好手。

    他扫了一眼桌面,看向严东,“东哥,搞谁?”

    非常直接。

    严东冷笑着看向帝风,“怕不怕?

    信不信我这兄弟一拳能抡死你?”

    帝风看了一眼强子,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吃猪饲料长大的吗,一身腱子肉。”

    “你说什么?”

    强子虎目一瞪,差点没被帝风给气死。

    都这个时候了,还敢这么挑衅自己,这个狗东西是哪来的勇气啊?

    “强子别废话,干他!”

    严东当即下令。

    强子点头,冷喝一声,没有什么花里胡哨,铁拳挥向帝风。

    包厢不大,刘婷当即就被吓到捂住眼睛了。

    不过秦小鸢却是面色平淡,她见识过帝风的身手,一点都不担心。

    “住手!”

    就在这时,门口一声冷喝传来,强子的拳头停在了半空中。

    所有人朝门口一看,全部愣住。

    “黄,黄先生?”

    严东吓了一跳,“您,您怎么亲自来了?”

    强子见到严东也是心里一跳,赶忙收回了拳头,微微弯腰。

    张贤更是一身冷汗,这尼玛,本尊怎么来了,大事不好。

    黄建新脸色阴沉无比,豪族家主的威严毕露无疑。

    包厢里除了帝风,所有人吓得气都不敢喘。

    他看向严东,“我叫你好好招待我朋友。

    你就是这么招待的吗?”

    严东一愣,看向张贤,“黄先生,您的朋友在这边啊,我,我没冒犯他。”

    “对啊,黄先生,我是做新媒体的张贤啊。”

    张贤嘿嘿笑道。

    “谁?”

    黄建新楞了一下,看向张贤,“你特么谁啊?

    老子认识你吗?”

    啥?

    不是张贤?

    严东虎躯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张贤,“你特么不是说自己是黄先生的朋友吗?”

    张贤眼皮直跳,干笑两声,“我,我也不知道啊,不是你,你先找的我吗?”

    “我找你妈!臭傻比!”

    严东直接跳了起来,拳头巴掌对着张贤不要命地招呼上去。

    “你特么害死老子了!”

    张贤瞬间被打成了猪头,旁边的强子拦都拦不住。

    “住手!”

    黄建新喝止严东,“你现在做两件事,第一,给我把这个什么张贤的背景调查清楚,第二,马上给小神医跪下道歉!”

    严东身体一哆嗦,来到帝风面前,毫不犹豫跪了下来。

    “对不起厉先生。”

    帝风抽着烟,脸色戏谑,“别,我受不起,你不是一个响指就能碾死我吗?”

    “不是要我跪下来自己掌嘴道歉吗?”

    “还要给我介绍五十岁的富婆,让我吃软饭吗?”

    帝风每说一句,黄建新的脸色就阴沉一分,严东额头上的冷汗也变得越密。

    啪,啪,啪。

    严东巴掌狠狠抽在自己脸上,“对不起厉先生,是我狗眼看人低,是我猪油蒙了心.......”十几巴掌下来,严东的嘴很快被自己抽烂,但帝风不喊停,他不敢停。

    “够了。”

    帝风懒得看他,而是将目光移到张贤身上。

    “你呢?”

    咕噜,张贤咽了咽口水,吓到肝颤。

    黄建新瞪了一眼旁边的强子,“愣着干嘛?

    动手啊。”

    “是,黄先生。

    ‘强子脸色一狠,提着拳头走向张贤。

    “不要,你们不要打他。”

    就在这时,一旁的刘婷突然冲了出来,挡在张贤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