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王殿 > 第44章 发病的时候你在哪?
    疯了?

    帝风皱眉,跟着黄月荣一起进了别墅。

    砰。

    哐当。

    刚进到别墅,帝风就听到有人疯狂砸东西的声音。

    抬眸一看,一个头发凌乱的中年男子正发疯似的打砸客厅里的一切。

    旁边的三四个佣人吓得身子发抖,有个佣人想冲上去困住中年,但直接被中年扔过来的玻璃杯砸破脑袋。

    中年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吼声,瞳孔猩红,手指在身上疯狂抓挠。

    一道道深深的血痕触目惊心。

    “建新,建新你冷静点。”

    黄月荣面色大变,看向帝风,“神医,求求你你快出手救救我弟弟。”

    “黄署你别急,有我在。”

    帝风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旋即脚下一点,来到黄建新的身边,欲要控制他。

    然而黄建新此刻反应极为迅速,双手像利爪一般抓向帝风。

    嘴巴大张,也朝帝风咬来。

    “又是降头邪术!”

    帝风眸子一惊,脚下一挪,身子一侧躲过黄建新的攻击。

    旋即手中出现一根金针,电光火石间刺进了黄建新脖子后面的天谭穴。

    天谭穴震神去煞,黄建新的狂躁瞬间如潮水一般褪去,倒在地上。

    “建新!”

    黄月荣冲了上来,以为出了什么事。

    帝风看了看三个佣人,“黄先生只是昏迷,你们把他抬到沙发上。”

    三个佣人赶忙照做。

    帝风蹲下给黄建新做全面检查。

    起身,帝风若有所思,没有说话。

    “神医,我弟弟,怎么样了?”

    黄月荣关心道。

    帝风看向黄月荣,“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黄先生也是被煞气入体。”

    黄月荣脸色一变,“你是说和老林一样,被人算计了?

    可是,症状为什么不一样?”

    林兆华是精神衰竭,而黄建新则是发疯发狂。

    这看起来完全是两个极端。

    帝风意味深长开口,“黄署,你是聪明人,你要是同时害两个人,会让他们以同一种方式死去吗?”

    黄月荣眼皮狂跳,瞬间明白了其中利害。

    这背后之人,用心未免太过歹毒!不过她完全想不出来,是谁会同时对黄家和林家动手。

    “小神医,你还是先救救我弟弟吧。”

    至于背后之人,她和林兆华一定会揪出来。

    帝风点头,“黄先生的病情比你丈夫还要严重一点,我要先驱除煞气,再找到邪术之源,才能根治。”

    “麻烦神医了,我们全力配合。”

    然而,就在帝风准备下针的时候,一道尖吼从身后传来。

    “给我住手!不要碰我丈夫!”

    帝风和黄月荣同时皱眉,回头一看,帝风面色微微惊讶。

    出声的,竟然是刚刚在路上遇到的那个中年女人。

    而在她的身后,则是一脸阴郁的中年男子。

    “是你!”

    见居然是帝风,二人目光毒辣异常,像是要把帝风生吞活剥一样。

    “臭小子你居然还敢来我们家,吃了熊心豹子胆吗?”

    帝风还未说话,黄月荣脸色讶异,“美凤,神医,你们认识?”

    “何止是认识啊,这小子还对我和梁先生动手呢。”

    肖美凤三角眼盯着帝风,“是谁允许你进我家的,滚!”

    “美凤,你别这样,这位是我找来给建新治病的神医。”

    黄月荣赶忙解释道。

    “他?

    神医?”

    肖美凤气笑了,“这就是个刚大学毕业的毛小子,姐,你肯定是被骗了。”

    黄月荣一听,登时脸色就不好看了,“美凤,你怎么说话呢?

    就是这个神医治好了你姐夫的病。”

    此言一出,肖美凤和阴郁男子的脸色皆是一变。

    二人对视一眼,肖美凤开口,“姐,不是我说你,姐夫就是有些焦虑而已,又不是什么大病,肯定是自己好的,跟这小子有什么关系?”

    “但我们家建新可是真的病得很重,你怎么能找这么一个骗子来给他看病呢,他好歹也是你弟弟啊。”

    “你怎么说话呢?

    刚刚建新发病的时候你在哪?”

    黄月荣好心好意,没想到换来肖美凤这么一句,登时气得胃疼。

    “姐,你这话说的,建新生病我也很担心啊,刚刚我这不是去找神医了吗?”

    说罢,指了指身后的阴郁男子,郑重介绍,“这是省医院的梁峰主任,他可是这方面的专家。”

    说罢,还抬眸刺了一眼帝风,“而且,梁医生还是国医云老的亲传弟子,医术人品超绝,比这小子强一万倍。”

    “云老的弟子?”

    黄月荣和帝风对视一眼,这就很有意思了。

    “不才,承蒙云老谆谆教导,才有今天的成绩。”

    这时,梁峰笑着上前,语气儒雅随和。

    帝风打量着梁峰和肖美凤,虽然此时两人保持着相当的距离,但刚刚在路口,那可不是一般的亲密啊。

    想了想,帝风沉吟出声,“黄夫人,我觉得你被骗了。”

    “你什么意思?

    你给我说清楚。”

    肖美凤眸子一瞪,很不客气。

    帝风戏谑出声,“既然是省院精英,云老高徒,为什么连你得了胃癌都看不出来啊?”

    胃癌?

    此言一出,在场三人同时色变。

    肖美凤率先尖叫,“小子你嘴也太臭了吧!医术不如人就咒我胃癌,今天黄家的门,你出不去了!”

    梁峰亦是冷目,“这位同侪,不,这位庸医,你说出这句话简直是给我们医生丢脸!”

    黄月荣也是微微一怔,“小神医,这可是大事,你别意气用事。”

    医术再强,那也不能肉眼看出别人得了胃癌吧?

    帝风微微一笑,“我说的都是真的,没猜错的话,黄夫人你最近晚上应该有剧烈的胃疼,喝粥都难受,而且卸妆之后面色蜡黄,伴随黄斑?”

    “胡说!哪里有黄斑?”

    这次,肖美凤还没开口,梁峰就率先开口否认。

    “嗯?”

    帝风冷笑,“梁医生,我说的是夫人卸妆之后,难道你见过?”

    梁峰和肖美凤的脸色骤然一变,才反应过来帝风这小子在下套。

    黄月荣脸色一拉,“你们有必要给我一个解释。”

    梁峰想了想,沉吟开口,“黄夫人前几天到省院体检,我顺便帮她检查了皮肤。”

    “你不是精神科的专家吗?”

    帝风笑问道。

    “你有完没完?”

    肖美凤再也忍不住了,“梁医生医术高超,会的项目多,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