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195.爱说梦话的血族不要惹
    从夏源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节目总算也告一段落。

    节目中的郭小华人生轨迹没有改变,但是也没有什么遗憾。

    节目外一群人录完节目之后约定去外面吃宵夜,等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2点多了。

    进到房间,嬴思瞳用脚把房门一带,贼兮兮地笑着看着夏源。

    夏源心头一紧,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别闹,这么晚了。”

    嬴思瞳娇嗔地嘟着嘴,“人家什么都没说呢。你怎么知道我要做什么?”

    “我还不了解你吗?”

    夏源脱下衣服,进了洗手间,里面传来他的声音说,“你肯定是又饿了。”

    “哼。”

    没想到居然这么轻易就被看穿,小眼睛脸上飘起一片绯红,有些挂不住,今天在飞机上奔波,下飞机又直奔节目录制现场,说起来也有些劳累,现在不免有点饥肠辘辘,想蹭蹭宵夜也是情有可原的事情。

    嬴思瞳皱了皱鼻子,嘟囔了一句,“人家很久没见你了,想跟你腻歪一下都不行啊?”

    “嬴思瞳,我已经看穿你了。你那是腻歪吗?你那是馋我的身子。”

    “哼!”

    后面传来了小眼睛的一声愤懑不平的冷哼。

    还在刷牙的夏源从镜子里面看着那张带着小生气的脸,觉得又好笑又可爱。

    接着后背上突然一暖,嬴思瞳从后面抱住了他。

    “别,花啊呢(刷牙呢)”

    夏源含糊不清地说。

    “哼,你都不可爱了。”

    嬴思瞳鼓着脸,扔下他,默默走向了旁边的莲蓬头。

    夏源目光一震。

    “你要干嘛?”

    “洗澡睡觉啊,”小眼睛一脸不屑地开始把衣服挂到架子上,然后微侧过脸,目光一转,“不过是你自己说的不想腻歪哦,等会儿你也别来馋我的身子。”

    “咳咳……”夏源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你就这么记仇?”

    嬴思瞳嘿嘿一笑,有点奸计得逞的小快乐。

    正是这时,夏源又悠悠然地用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令她有些小脸红。

    嬴思瞳赶紧从旁边拿起毛巾来挡住他的目光。

    夏源默默补上一句,“不过你能不能想些别的路数,一副平板有什么好看的啊?”

    嬴思瞳气得一条毛巾直接砸到他的脸上,“夏源!你是不是觉得命太长?”

    ……

    说起来有时候女人真的是一种心胸狭窄的生物,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夏源也没说晚上不给嬴思瞳吸,她却把那句【不想腻歪】当真了。

    关了灯以后,夏源想给她暖暖身子,刚想搂住她,嬴思瞳就甩肩膀躲开,完了还补上一句,“是谁说的不想腻歪来着?”

    夏源觉得又好气又好笑,默默地看着嬴思瞳的背影,她的漆黑的长头发垂在旁边,上面还散发着好闻的洗发水味道。

    夏源好歹是身经百战的少年,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应付了,说起来嬴思瞳还算好哄的类型,只要你肯费点心血。

    于是他又再次伸出手去,谁知道刚摸到嬴思瞳的手指就被她反手拍了一下。

    “咝……”

    夏源发出一声冷咝,要知道血族拍人可是要命的。

    仔细揣摩了一下刚才的力度和痛感级别,他觉得还有回旋的余地。

    “好了啦,我补偿你总可以了吧?这次补偿你一个20cc的。”

    说完话,夏源尝试着用脚去勾她,既然上半身进攻失败,不然换个套路。

    遗憾的是勾了两下,死活没有摸到她的脚在哪儿。

    “哼,小气鬼,才20cc你糊弄鬼呢?”

    这一次嬴思瞳的小肩膀动了动,虽然语气还是不善,但是能沟通就是一个好的开始。

    夏源也没给她来虚的,“你就说要不要吧?”

    “哼!咬屎你。”

    嬴思瞳立刻翻了个身,皱着小鼻子,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哼哧一下把他的手放到嘴里。

    夏源得意地笑了笑,一股酥麻的感觉顺着手腕传了过来。

    与此同时,一条小短腿搭到了他的身上。

    呵,这小短腿,是不是太自觉了点?

    ……

    吃完夜宵之后,嬴思瞳心满意足地从后面贴住夏源的后背,心满意足地靠着他,又回到了小鸟依人的样子。

    不得不说血族的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夏源白天录节目本身就很疲惫了,刚才又贡献了不少番茄汁,现在心神疲惫,立刻处于一种困倦状态,两只眼皮直打架。

    偏偏嬴思瞳的精力还挺旺盛,缠着夏源说一些有的没的。

    “你知道吗,最近游戏主播直播间里面开始流行播棋牌游戏了。”

    “棋牌游戏不也是游戏吗?”

    夏源闭着眼睛,懒懒地回答,大脑里面开始出现少许的幻觉,梦境的半扇大门为他打开,在不停地召唤着他。

    “所以我昨天还跟风直播了血战到底呢。”

    “啥?麻将啊?”夏源眼睛微睁,“你什么时候学的这玩意儿?”

    麻将不愧是中国的国粹,虽然记不起是什么时候发明的了,可是源远流长,而且中国人居家必会。

    之前夏源都不知道嬴思瞳会这一手,平时看起来这家伙蠢萌蠢萌的,居然还能会这么高端考验智商的娱乐产品?

    不过换个角度想想,搞不好作为主播智商低一些反而更容易吸粉呢?

    “你看看,这就是你不关心老婆的表现,连你老婆什么时候学会打麻将的都不知道。”

    “……”夏源无话可说,鬼才知道您什么时候学会的。

    再说了,蜀川出土的人,会打麻将不是挺正常的吗?

    嬴思瞳嘿嘿一笑,“其实是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我跟小姨学的。”

    夏源在心里默默翻起两个白眼,把张诗婷家族八辈诅咒了个遍,张诗婷啊张诗婷,你说你教什么不好,居然教人赌博?

    我挣几个钱容易吗我?

    别把血族引导上了一条不归路啊。

    “放心吧,我就是在网上玩,我的粉丝们还挺喜欢看我直播的。”

    “行,千万别乱花钱啊。”夏源嘱咐了一句,“我们家可不富裕。”

    “知道了,你老婆是那种败家娘们儿吗?”

    夏源张了张嘴,一时半儿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过了没几分钟,就在他逐渐清醒的时候,反而嬴思瞳却睡着了。

    身后响起了轻微的鼾声,嬴思瞳的头发散乱在一旁,嘴角挂着甜美的笑容,一边睡觉一边还不时地砸吧两下。

    夏源有些郁闷地皱起眉头,伸手在嬴思瞳的脸上拍了拍。

    “哎不是,这种人,把人家弄兴奋了自己却倒头睡觉是几个意思?”

    “哎,别闹,正打牌呢。”

    嬴思瞳把身体翻回正脸儿,闭着眼睛打开夏源的手。

    夏源静静地看着她,心里面一阵嘀咕。

    这人睡着了居然还会说梦话?

    什么时候养成的这毛病?

    正在他疑惑之时,又听见嬴思瞳闭着眼睛大喊了一声,“别动!八万!胡了,清一色对对碰!”

    夏源差点儿没笑出声儿来。

    这大概就叫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看来嬴思瞳这两天确实没少直播棋牌游戏,连做梦都能梦见它。

    夏源将手枕到脸下,默默地看着她,然后心思一动,鬼使神差地接了一句——

    “你看错了,我打的不是八万,是一万。”

    “哦。”

    夜里响起嬴思瞳幽幽的带着遗憾的声音,“对不起,我看错了,那我胡不了,继续。”

    夏源用手捂住嘴,压抑着笑,憋得异常辛苦。

    之前知道有人会说梦话,却没有想到还能把梦话给接上的,血族果然不一般。

    但就在这时,夏源还没笑完,嬴思瞳突然伸出手来把他抱紧。

    夏源脸色一变。

    下一刻,随着嬴思瞳的双手在他的后背扣紧,他发出了一声闷哼。

    “噗,要断……”

    嬴思瞳仍然闭着眼睛,松开手邪魅一笑,“你说,你今天玩游戏,最后选老婆的时候,是不是还想选别人来着?”

    卧槽!

    夏源大惊失色,整个魂儿都吓掉了。

    你这是做梦呢还是在装睡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