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176.你自由了
    11月初,《神探夏洛》顺利杀青。

    夏源和姜小灵再度进入事业期。

    好在10月份上映的三部影片票房成绩不错,苏沁作为老板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给员工们都发了一笔丰厚的奖金。

    夏源拿到的这笔钱多到什么程度呢?

    200万!

    如果不是生活在云泽这样一个三线建设一线消费的城市里面的话,这笔钱足够他花个几十年的了。

    姜小灵也变成了一个小富婆,只不过她暂时不知道该把钱用在什么地方。

    原本想要攒笔钱带着嬴思瞳出逃,但是现在看起来女公子跟夏源好像已经假戏真做了,出逃并没有什么意义。

    姜小灵自己也特别迷茫。

    这种迷茫来源于人生目标的缺失感。

    在她活着的无数时光里面,照顾嬴思瞳,保证血族的血脉安全和延续就是她的唯一使命。

    但是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夏源,又遇到这样的和平盛世,姜小灵空有一身武力,自己反而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

    特别是当这一部戏拍完,姜小灵就仿佛从浪尖一下子跌入了谷底,生活变得异常枯燥而乏味。

    那种失落感,令人异常难受。

    晚上夏源起来倒水的时候,看到姜小灵一个人怔怔地站在阳台上,背影落寞而寂寥。

    “姜小灵?”

    夏源喊了她一声。

    姜小灵全身一怔,没有回过头来。

    从夏源的角度,大概能看到她在抬手擦脸上的眼泪。

    “你在干嘛?”

    夏源端着水杯,拉开阳台门。

    姜小灵的眼底闪过一丝慌乱,“我,今天月光不错,我出来赏月的。”

    夏源抬起头来看看天。

    月黑风高杀人夜。

    除了街道上的灯光之外,云层深厚,天雷滚滚的,有一种不祥的征兆。

    大概是暴雨要来了。

    “最近这几天台风要来了,别站在阳台上,这些年的台风风级年年都是历史最高。”

    “……”

    姜小灵握了握拳头,夏源有点恐惧地往后退了一步。

    “那个,我先回去了,嗯……早点休息。”

    ……

    看着夏源离开的背影,姜小灵的眉头微微皱起。

    有的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奇妙。

    如果没有夏源的话,她就是嬴思瞳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如果不是过了1800多年,她就能保护嬴思瞳。

    也许漫长的岁月淹没了血族,也令那些靠猎捕血族为生的猎魔人失去了价值,现在世界上不知道还有没有猎魔人的存在。

    而她——

    一个血族的守墓人,也被岁月无情地淘汰。

    没有了猎魔人,守墓人的意义也已经不复存在。

    她现在对于嬴思瞳来说,不知道还剩下什么价值。

    姜小灵想想也觉得有些悲哀——

    她唯一能为血族做的,只不过是在拍戏空闲之时,给他们做做饭,打扫打扫卫生,做做家务什么的。

    而最近连做家务这个权力,嬴思瞳也要剥夺她。

    当她拍戏回家的时候,女公子就已经把家里打扫整理干净了。

    尽管她对此很生气,也给嬴思瞳说了很多次,留着她来做,可嬴思瞳只是笑笑,第二天还是把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的。

    至于烧菜这件事情,夏源也在隔三差五地为嬴思瞳做饭,或者就是一家人出去吃点好的。

    姜小灵非常生气,又悲伤。

    特别是当她看到嬴思瞳吃着夏源做的饭菜,深情款款一脸赞许和仰慕地看着夏源时,姜小灵就恨不得把夏源打一顿。

    姜小灵在阳台吹着风,头发凌乱地拍到脸上。

    远处天雷滚滚,外面的风越来越大。

    就像夏源说的,台风天要来了。

    能预测台风什么时候来这件事情,放在1800多年前简直不可思议。

    诸葛丞相虽然被后代夸张说能借东风,可真实的历史却不是这样的。

    这个世界发展得太快,一切都是如此的匪夷所思,令人感到无比恐惧。

    特别是当你看着外面灯火阑珊的钢铁森林,还有立交桥上闪烁的车灯,以及天空中飞驰而过的飞机时——

    那种对伟力的敬畏感,就会不由自主地从胸中涌动出来。

    或许像夏源这样的现代人,从出生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一点都没觉得,但是只有姜小灵这样经历过时代变迁的人才会知道:

    人类是多么的伟大。

    那是你躺在河流中仰望星空浩渺,迷失自我的强大赞叹,让人瞥上一眼,就会止不住浑身战栗的伟大。

    但是,当你越深想,就越会觉得,自己并不属于这个时代。

    姜小灵平时面无表情,高傲冷酷得像个女王,可是内心却是充满了恐惧的。

    她害怕没法融入这个世界,她熟悉的东西都被割裂了。

    “噢,我也有这种时候。”

    嬴思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姜小灵突然全身一颤。

    小眼睛裹着一条毯子,站到她的旁边,眼神闪烁着看着下面的车水马龙。

    “女公子……”

    姜小灵有些动容地看着她。

    嬴思瞳嘴唇微张,一动不动地看着下面的灯景,然后把毯子裹得更紧了一点。

    “看看这些车,还有电灯,钢铁大厦……我们那个时候怎么可能会想到以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嬴思瞳赞叹着说,“每当你看着现代发展出来的强大科技,你就会害怕得全身颤抖。”

    “女公子……”

    姜小灵怔怔地看着嬴思瞳,眼底闪烁着光。

    嬴思瞳倒吸起一口冷气,然后将毯子掀开,将一头批到姜小灵的肩上。

    “嗯?”

    姜小灵肩膀微微一颤。

    嬴思瞳微微一笑,然后突然想起什么解释道,“我真的不是不聪明才学不好物理化学什么的,真的,我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姜小灵眼睛一亮,有一句话她一直哽在喉咙没有说出来。

    其时她想对嬴思瞳说:

    不然我们走吧?

    去我们的蜀山,过我们自己的生活。

    但是,当她捕捉到嬴思瞳脸上幸福的笑容时,却犹豫了。

    嬴思瞳笑着说,“幸好,我们还有夏源,他把我们跟这个时代拉近到了一起,就像是树的根,从一千八百多年一直扎根到了21世纪。”

    姜小灵眼神黯淡,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灵姐。”

    就是这时,嬴思瞳转过身来轻轻握了握她的手。

    姜小灵感到身上一重,小眼睛扑进了她的怀中,双手抱着她的腰。

    “I realease you!”

    嬴思瞳轻声说。

    “呜呜呜……”

    姜小灵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起来,眼泪流得很快,整个世界都被泪水朦胧了起来。

    她从成长为一名战士,到现在过去1800多年,从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可是,今天就像是江河决堤一般,积攒了1800多年的液体奔涌而出,怎么也止不住。

    人类是一种容易受人影响的生物,受到共情作用,嬴思瞳也哭了起来。

    两个活了上千年的老妖怪互相抱着泪如雨下,不由得令在黑暗中默默观察这一切的夏源有些动容。

    姜小灵不知道,嬴思瞳出来跟她说的【i realease you】,其实都是夏源的主意。

    虽然外面没有月。

    也仿佛有一束月光打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过了大概半分钟左右,姜小灵一边啜泣着,一边抱着嬴思瞳问:

    “女公子,你说中文可以吗?你刚才说的那句话我完全不懂。”

    呃……

    嬴思瞳擦掉眼泪,默默推开她,握着姜小灵的肩膀,然后嫣然一笑。

    这是她作为血族主人,成长到现在,所下达的第一条,也是最后一条指令——

    “你自由了。”

    ……

    —————————————

    求一波月票、推荐票、订阅、打赏、角色比心。

    感谢各位的阅读,你们的订阅支持就是作者的最大动力。

    晚安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