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167.我就叫马桶盖
    一次完美的求婚,要做到如下几件事情:

    浪漫的晚餐,不但环境要怡人,充满了甜蜜的气氛,食物的味道要好,吃完以后口腔里不会有异味,而且餐厅的位置也很重要,对于不太喜欢高调的女生来说,最好是选择一个既有格调人又不多的地方。

    晚餐过后,可以带着她去你静心布置好的地方,在那里会有鲜花、蜡烛、气球,充满了一切浪漫的元素。

    它们会摆放成一个花型,中间放着一个蛋糕,上面写着LOVE YOU。

    然后气球摆成心型,蜡烛中间摆成merry me。

    如果女方看不懂英文的话,就可以换成中文的【我爱你】和【嫁给我】

    在这样浪漫的氛围当中,她一定会感动得热泪盈眶,哭得一塌糊涂,整颗心都融化掉。

    于是此时,你需要趁热打铁。

    你可以穿着漂亮的西服,从裤兜里掏出精心准备好的戒指,单膝跪地,捧起她的手,然后深情地问上一句,“嫁给我吧。”

    这个仪式走到这里,你的部分就已经完成了。

    接下来只需要耐心而深情地看着对方的眼睛,等待着那一句【我愿意】

    你将为她戴上戒指,然后她扑进你的怀里,你把她整个人拦腰抱起,走向幸福的天堂……

    ……

    夏源在三天前就订了一个海边的餐厅。

    云泽市本来就是沿海城市,东边靠海,有几家小资情调的网红私餐厅,平时没什么人,主要是地方偏远,消费高。

    但是作为一生只有一次的求婚晚宴来说,这个地方再合适不过了。

    餐厅靠海一侧,全是透明的落地窗,晚上可以从窗户眺望外面的落日余晖和被染得金黄的大海,海景也是增添浪漫分的重要选项。

    除此之外,餐厅还有专人提供乐器演奏,钢琴和小提琴两种,服务费用另算。

    在餐厅外面的海滩上,晚上会举行篝火晚宴,露天烧烤等活动,即使人少,可只要钱到位的话一样可以进行。

    夏源为了营造浪漫的气氛,还特地支付了另外一笔费用,要求服务生在晚上他们用餐结束之前,先帮忙在海滩上把蜡烛和花都摆好,当然还有气球阵也是必不可少的。

    前前后后加起来差不多花了有一万块钱左右。

    这几乎能抵得上一次小城市的婚宴布置了。

    不过,在爱情面前,人都是盲目的,为了嬴思瞳,夏源觉得这笔钱花得还是值得的。

    ……

    为了晚上的求婚,夏源没有开车,因为有可能会喝一点红酒,所以两个人是打车过去的。

    嬴思瞳对他的故作神秘还起了疑心,觉得这个家伙今天怎么这么反常。

    “我们平时都在家吃饭的,为什么今天要在外面吃?中午的剩菜好像都没吃完的样子。”

    夏源心里咯噔一下,面上不动声色地说,“偶尔换个花样嘛,就不能单纯地庆祝今天是九月的第一天吗?”

    “那为什么不把灵姐和苏沁姐她们都叫上?”嬴思瞳抬起手指勾了勾,脸上的狐疑之色更加加重了。

    “她们不是还要拍戏吗?苏沁第一次当导演,还得筹备明天的工作,搞不好晚上还要给姜小灵讲戏。”

    “好吧。”

    嬴思瞳欣然接受了夏源的说法。

    没有了顾虑之后,她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把头转向车窗外,看着沿途的风景,吹着海风。

    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刘海盖住了眼睛,只有饱满立体的唇线在夏源的眼中变得清晰。

    看着她的笑容,夏源的心突然平静下来。

    ……

    可是,当他们赶到那家海边私人餐厅的时候,夏源完全傻了眼。

    法式砖墙中间那两扇玻璃门上挂着一块牌子写着【暂停营业】

    我可去你妹的吧!

    他中午打电话联系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就暂停营业,这不是欺骗消费者吗?

    夏源感到非常愤怒,于是走到一边压低了声音给餐厅老板打了个电话。

    “卧槽,你们搞毛呢?我都订好了时间,这会儿居然暂停营业?”

    “我们也没有办法啊,”那边传来老板苦闷的声音,“今天中午遇到一桌客人,在我们家吃饭之后食物中毒被送进医院了,但是我怀疑有可能是过敏,我们家食材一向都是新鲜的。

    结果他家人就告了我们,只能暂时停止营业几天,不出意外的话,过几天就会重新开放的。

    钱我可以转还给你,还请谅解。”

    “谅解?谅解你个鬼?”夏源警惕地看着远处迎风而立的嬴思瞳,张了张嘴,却没有把后面的话说下去——

    我特么今天的求婚计划完全被你们打乱了!

    “哦,对了,”老板赶紧补上一句,“你之前要求我们做的现场,我们都已经布置好了,你们去往餐厅后面的海滩应该可以看到。”

    “我……”

    夏源简直要被气个半死。

    你妹的,被暂停营业我就取消计划好了,布置好现场是什么鬼?

    这不就让人骑虎难下了么?

    还没等夏源跟老板进行申诉,只听远处嬴思瞳发出一声惊喜的叫声。

    “夏源,夏源快来看,外面海滩上有一排蜡烛,好漂亮!”

    得。

    夏源发出一声叹息,这下子不硬着头皮上也不行了。

    “行吧,你把钱转我,算我倒了霉。”

    他气愤地挂断电话,然后挤出一丝笑容,向着远处的少妇走去。

    远处的海面泛着波光。

    红色的砖墙。

    嬴思瞳穿着黑色的吊带长裙,露出漂亮的背,风灌满她的裙子,裹在膝盖上向后吹拂着,迎着太阳的余晖,美丽得就像是一副画。

    让夏源情不自禁被她所吸引,也忘却了刚才的不愉快。

    虽然没了一顿浪漫的晚餐,至少他还有美好的求婚现……

    卧槽!

    这是什么鬼?!

    夏源难以置信地看着远方的海滩,只有几个孤零零的气球被拴在地面的铁桩上,大部分的气球都被海风吹走了。

    蜡烛也散乱一地,只有最中心的那一排还亮着,可你已经看不出【嫁给我】三个字的形状。

    剩下的只有——

    “好余找,这是什么鬼?”

    嬴思瞳一脸疑惑地看着蜡烛阵走去。

    “布置这堆蜡烛的人好奇怪,写这么奇怪的字,好余找,是说【我好难找】的意思吗?”

    “哈哈哈哈……”

    夏源一顿尬笑,用手撩了撩额前被吹乱的头发,“谁知道呢,是那个傻叉做的,搞不好是小孩子瞎胡闹而已。”

    “唔……”

    嬴思瞳脱下鞋子,拎在手上,踩着细软的泥沙走向那堆蜡烛。

    “看起来不太像哎,这些蜡烛应该都挺贵的吧?”

    她蹲下来,捧起其中一根蜡烛闻了闻,“好香。做这个的人可能是想追回失去的女孩子,他的内心应该是敏感而浪漫的。”

    夏源突然停了下来,侧头看着嬴思瞳的背影,眼眶中微微泛着泪光。

    不知道为什么,当嬴思瞳说那个男人内心敏感而浪漫的时候,夏源的内心突然就湿润了。

    有一种过了这么多年,被人看得透透的错觉。

    他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一丝不挂地站在嬴思瞳的面前。

    落日的余晖撒在海面上,微红的光芒拉得长长的,将两个人笼罩其中。

    长长的海岸线上铺陈着细软的泥沙,远处的海水深沉而温柔地拍打在上面。

    夏源没有再犹豫将右手伸进裤兜里面,紧紧地攥着那枚钻戒,然后快步向嬴思瞳走去。

    黑色的小人在沙滩上留了一串鞋印,然后靠近了另外一个黑色的小人。

    嬴思瞳蹲在地上,手中捧着蜡烛,露出开心的笑容,丝毫没有在意身后站着的夏源。

    “老婆。”

    “嗯?”

    血族美少妇捧着蜡烛转过身来,烛光照亮了她的脸,给她白皙而美丽的脸庞上增加了一抹诡异的色彩。

    夏源努力压制住内心吐槽的情绪,单膝跪了下来。

    与此同时,嬴思瞳的整个瞳孔突然放大。

    “夏源?你干嘛?”

    夏源微微一笑,掏出他早就准备好的戒指,向上捧起,但是因为嬴思瞳就蹲在地上,实际上两个人的头部高度也差不了多少。

    “嬴思瞳,我爱你。”

    一颗眼泪瞬间从小眼睛的大眼睛中滑落下来。

    她想笑又不知道该不该笑,只是惊恐地看着他。

    还有他手上捧着的那枚钻戒。

    戒指的形状充满了艺术感,就像是延伸出来的两只手臂合拢到一起,然后在交汇的地方延伸出来,互相交缠着向上捧起一朵美丽的花瓣。

    在花瓣的中央,镶嵌着一颗小小的钻石。

    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女人,就知道夏源现在在干嘛——

    他在向自己求婚。

    这是嬴思瞳曾经做了无数次的公主梦,却从来没有奢望过会有实现的一天。

    她还许诺说只要夏源给他买钻戒,那么她就倒立啃马桶盖,因为她压根儿就不相信,抠门儿如夏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嫁给我吧。嬴思瞳。”

    夏源微微一笑,深情地凝视着她。

    嬴思瞳呆呆地用手捂着嘴,眼眶通红,整个人却像石化了一样。

    “太过分了夏源!”

    她一边流着泪,一边控诉着,“太过分了,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知道,我知道……”

    夏源笑着流泪,“这一天我做得太晚了。我早就该做这件事情的。”

    是啊,我早该做这件事情的。

    当他第一次遇到嬴思瞳的时候。

    当他第一次在血泊中凝视着这双美丽的边缘泛着微红光亮的琥珀色瞳仁的时候。

    当他第一次跟她说结婚的时候。

    当他第一次让嬴思瞳做自己女朋友的时候。

    当他第一次牵她的手的时候。

    当他第一次品尝她的嘴唇的时候。

    当他……

    无数次的第一次,都被他错过。

    确实太过分了。

    嬴思瞳用手指轻轻捏住戒指的一边,将它握到手上。

    “不不,不是这样的。”

    夏源赶紧纠正,按照正确的仪式,应该由他把戒指戴到嬴思瞳的手上。

    奈何这个家伙的手劲太大,他一下子没抢过她。

    “哼!真是过分!”

    嬴思瞳皱起眉头,“夏源,我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为了让我吃马桶盖无所不用其极,居然拿拍戏的道具来骗我!”

    嬴思瞳举起手,然后用力将手中的戒指投出。

    只听扑通一声,戒指掉进了海里,消失在浪花当中。

    “我了个去!这是真的!!”

    夏源发足狂奔,边跑边把西服脱下来扔到地上,然后跑进了浪花里面。

    只留下身后一脸懵逼的嬴思瞳。

    “哈?!”

    ……

    在大浪之中,两个人弯着腰翻找着,可是大家都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不然就不会有一句成语叫做【大海捞针】了。

    无数的女孩子,无数双鞋都是这样被大海吞掉,然后经过一番辗转又被冲到大洋的彼岸。

    至于钻戒,搞不好会在海底泥沙掩埋的大蚌壳中找到它。

    找了一会儿,天色也黑了。

    嬴思瞳怕夏源的西装也弄丢了,于是走回岸上,把他的衣服捧在手里。

    她有些心疼地看着夏源,心里面满是悔恨。

    过了一会儿,她大喊到:

    “别找了!”

    “什么?!”

    夏源大声问到。

    海浪声轰隆作响,淹没了两个人的声音。

    “我说别找了!”嬴思瞳大声喊,“找不到的!”

    “那怎么能行?!”

    夏源大声回答她,“我辛辛苦苦赚的血汗钱买的,而且这是我第一次求婚,不能没有它啊!”

    “我已经!收!到!啦!!!”

    小眼睛用双手圈在嘴边,大声地喊。

    “啊?”

    夏源直起身子,回过头来一脸懵逼地看着她。

    海水汹涌澎湃,他的裤子鞋子衬衫完全湿透了。

    “真正的钻戒,不就是你的心吗?”

    嬴思瞳笑了起来,“我感受到了。”

    她用手按压在心脏上,“它就在这里。”

    ……

    天色尽黑,两个人影肩并肩走在路上。

    夏源光着脚,手上拎着已经湿透的皮鞋。

    嬴思瞳披着他的西服,头发凌乱,眼神妩媚动人。

    在路过一片公路上的绿化带时,嬴思瞳停下脚步,撩拨着耳边的头发,看着草丛里的一株狗尾草。

    “夏源,你能用狗尾草给我编一个戒指吗?”

    夏源大概猜到她的意思,没有说话,只是光着脚走进了草坪里。

    他坐在地上,拔起一根狗尾草,仔细地编着。

    嬴思瞳紧了紧身上的西服,轻轻站在他的身后。

    过了一会儿,草戒指编好了。

    夏源单膝跪地,将它举到空中。

    还没等他开口,嬴思瞳浅笑着说到,“我愿意。”

    她伸出手,把手指递到夏源的面前。

    夏源微微一愣,低头将草戒指给她戴上,不大不小,正好契合她的无名指。

    微风轻轻吹拂着。

    路灯投射的光亮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斜长。

    嬴思瞳把手举到空中,迎着光仔细地看了看,感叹着,“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求婚戒指。”

    是的。

    不用多大的钻石。

    不需要多么浪漫奢华的求婚场面。

    只是这么简单的感动,哪怕是一只草戒指,却已经足够。

    夏源露出无奈的笑容,还是按照原计划的最后一步,走上前去,将她拦腰抱了起来。

    血族美少妇发出一声轻呼,被他公主抱在怀里,双脚踢打了两下就没再动。

    她低头靠在夏源的胸口,听着轰隆作响的心跳声,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夏源像一个骑士抱着他的公主,光着脚,拎着鞋往前走去。

    就像是奔赴圣地一样。

    或许——

    是血族的圣地。

    “夏源,我真的真的很感动。”

    “我知道。”

    “对不起,我没有想到是真的。”

    “我知道。”

    “如果我知道那枚戒指是真的,我肯定不会扔它。”

    “我知道。”

    “唔……但是,吃马桶盖的事情怎么办?”嬴思瞳嘟着嘴巴,楚楚可怜地看着夏源,“你该不会真的要你老婆倒立吃马桶盖吧?”

    “怎么会呢?”

    夏源停下脚步,低下头凑近了她的耳朵。

    “我可以为了你叫一个晚上的【马桶盖】”

    ……

    ——————————————————————

    4月28号到5月1号之前是双倍月票活动,跪求一波月票!

    现在月票数量是856,如果明天月票数能涨到1000以上,明天就更新万字

    目前均订数是2900,如果明天均订数过3000,作者就能拿到精品,然后庆祝精品继续爆更万字。(之前的欠章另算)

    今天到此为止了。

    晚安各位,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