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158.千万别跟家人一起玩剧本杀
    实际上夏源也不是一定要讹商洪的钱,只不过这种素质低下的人,不给点教训,让他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不正确性的话,他以后是不知道悔改的。

    这次以牙还牙之后,商洪至少能学乖一点,毕竟他下次再碰瓷的时候就会考量一下对方是不是有报复的能力。

    从他的行为来看,这种耍小聪明,故意碰瓷的行为应该没少干。

    只不过这次算他倒霉,遇到一个像夏源这种中午开比亚迪,下午开路虎的隐形土豪,实在是出人意料。

    后来夏源把这件事情告诉嬴思瞳和张诗婷之后,她们都表示干得漂亮,简直大快人心。

    小姨连上班的心情都舒畅了,不然直到夏源给她打电话之前,这个家伙还活在自责当中,认为是自己倒车太不小心才导致了被人蹭车的这件事情。

    ……

    晚上夏源请大家在家里吃饭,为了庆祝他人生中的第一辆车,同时也顺便庆祝一下他新装修好的房子。

    苏沁晚上还带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过来——

    楚明医生,算是意料之中的惊喜。

    夏源不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走到哪一步了,至少看到楚明愿意出席聚会,从他非常正式的衬衫戏服打扮,并且衬衫还是扎进裤子里的那种,整个人显得非常的正式而严肃。

    多数情况是对苏沁有些好感的。

    不然也不会这种重视苏沁的邀约。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苏沁对夏源说,“你今天还把别人的车给弄坏了。”

    “哈?”

    夏源微微一愣,真没想到这辆路虎居然是楚医生的。

    “你怎么不早说?”

    夏源赶紧给楚医生道歉,“我当时真的是不小心踩了急刹车,谁知道就被人追尾了,这得有多倒霉。”

    苏沁侧过脸去,压抑着脸上的笑容,心想这个小子真的是越来越有演戏的天赋了,现在撒谎都脸不红心不跳的。

    “没事没事。”楚医生握住夏源的手,“苏沁把过程都告诉我了,都怪那个人事先恶意碰瓷,我虽然不反对你的做法,可也不太赞成,以暴制暴是不可取的哈。

    不过我的车还好,只要最后能修好我就没啥意见。”

    夏源翻起两个白眼,侧头瞪着苏沁。

    搞了半天自家老板早就把秘密泄露出去了,害得他还在这里演了半天。

    “不过楚医生的薪水能买得起路虎吗?”

    夏源对此深表怀疑,把苏沁拉到一边小声问她,“该不会是你个富婆追人家给买的吧?”

    “要真是我买的就好了。”

    苏沁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上个月生日,家里给他买的,因为在本地有房子,就缺辆车。”

    “楚明的父母?”

    夏源心里一紧,“该不会是个奔四的妈宝男吧?”

    “哈哈哈哈……”

    苏沁笑得非常开心,用小拳头捶了一下夏源的肩膀。

    “你不懂,他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在外面好像还有三四个公司的样子,从小就对他的教育很严厉。”

    “哦,我懂了。”夏源认真地点点头,“怪不得你对他这么好。”

    搞了半天原来楚明是个富二代和学二代,如果当医生过得太凄惨了就得回家继承家业的那种。

    家教森严的楚医生,跟人交流都这么腼腆,遇到苏沁简直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吧?

    “你懂个毛线啊你懂?”

    苏沁抱着双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是那种贪图别人名利的人吗?搞搞清楚好不啦,老娘自己就是豪门。”

    “okok,你喜欢就好。”

    夏源摆摆手,刚要从阳台回屋,走到门边又回过头来,“你得感谢我啊,沁姐,你欠我一顿饭。”

    “什么鬼?”苏沁有些好笑地看着他。

    这人熟起来以后真是没脸没皮的。

    “我帮你创造了机会啊,蹭了楚医生的车,到时候后续的修理和取车工作,你不就可以去进行了吗?”

    夏源对着她眨了眨眼睛。

    苏沁无奈地耷拉着肩膀,心想这个家伙非得把自己的锅丢到她的身上,还把它说得这么高大上。

    “夏源,你知道我是你的老板兼经纪人兼导演吗?要是我的心情不好,到时候一个分镜拍个二三十条也是有可能的哈。”

    “哎,别,”夏源赶紧赔着笑脸,“沁姐,你晚饭想吃什么,或者有什么忌口吗?”

    晚上的菜饭是姜小灵和嬴思瞳一起做的,满满一桌子的菜,三国时期没有那么丰富的食材,所以烹饪得非常简单,经过十几年的后现代生活,姜小灵已经能熟练掌握不少新的菜式,但是因为之前出土的地方在蜀川,多半还是以咸辣为主。

    像苏沁这种自小在帝都长大的就不太吃得惯辣,所以夏源特地叮嘱他们少放辣,少放盐。

    到了晚上8点多的样子,菜全部都弄好了,只能张诗婷到家就能上桌,可小姨却迟迟没有回来。

    于是夏源给她打了个电话。

    张诗婷说,“你们不用等我了,我临时来需求了,领导要叫我加班弄完再走。”

    “天呐,你们领导简直不是个人。”

    “可不是吗?”

    张诗婷看着窗边的那颗发亮的脑袋,压低了声音说,“他这个人就是个暴君,先这样了,你们先吃别等我,我弄完了再联系你们。”

    ……

    张诗婷挂掉电话,整个人异常的沮丧。

    嘴里念叨着,万恶的资本家,剥削人不吐骨头。

    该死的资本主义走狗丁志强,垃圾监工,只会压迫更凄惨的底层劳工,先辈们流血牺牲,换来的居然是后辈们被资本家奴役,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看到张诗婷在碎碎念的丁志强走了过来。

    “你是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吗?”

    丁志强端着咖啡杯,半靠着她的办公桌,一脸奇怪地问到。

    张诗婷皮笑肉不笑,“你才有精神病,你们全家都有精神病。”

    “那你干嘛自言自语?”丁志强问她。

    这个家伙穿着一条黑色的T恤,还是公司的发的周年庆衫,发际线有点高,但是身体还没完全发福,丁志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就是一个标准的程序猿。

    张诗婷看都懒得看他。

    丁志强穿的衣服翻来覆去就这么几件,如果公司不发纪念衫的话他估计都不会想要买新衣服的那种,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奇怪的加班味道。

    又或者是她很讨厌的监工的感觉。

    “拜托,自言自语又不是什么坏习惯,马首富自己都还经常照镜子鼓励自己,自言自语是很好的舒压方式和自我暗示,别总把别人想得那么龌龊,好像别人自言自语就是在说你坏话似的。”

    “咦,这我倒是没有想到。”

    丁志强笑了笑,两只眼睛亮了起来。

    “你比我想象中要有趣得多,没想到你居然懂这么多东西。”

    “呵呵。”

    张诗婷不想理会他,只是快速地敲打着键盘,老娘知道的而你不知道的多得是。

    当小姨满脸嘚瑟,一副得意洋洋的时候,丁志强突然来了一句——

    “你这里函数调用错了哦,你应该用的是载具的window,而不是用建筑的window……”

    草!

    要你管?!

    张诗婷咬牙切齿,把刚才一段代码给回退了一遍。

    这个人真的是可恶,资本家的走狗,人民的持鞭人。

    看到张诗婷眼底的愠怒,丁志强刚才还显得有些高兴的笑脸突然一僵,他皱着眉头,默默发出一声叹息,神色复杂,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正在这时,张诗婷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夏源打来的。

    张诗婷刚接起电话,就听到夏源在电话里叫她,“快下来,我开车到你们楼下了。”

    “哈?”

    小姨皱起眉头,抬头瞥了一眼丁志强,然后将手罩在嘴边,压低了声音说,“我不是说我要加班吗,我们领导不走我走不了的。”

    丁志强听到这句话,就像是被一根刺从后面戳中一样,嘴角抽动了两下。

    夏源笑了起来,“你们领导是不是在你的旁边?你把电话给他,我跟他说。”

    “你要干嘛?”

    张诗婷压低了声音问,“他不会听你的,你可别害我丢了工作。”

    “放心好了,不会的。电话给他,大不了我养你。”

    张诗婷微微一愣,有点被【我养你】这三个字击中心脏。

    她抬起头来,把手机递给丁志强。

    丁志强整个人都傻掉了,他放下手上的咖啡,疑惑地用手指着自己。

    “我?”

    “对,我侄儿子夏源,他说要跟你谈谈。”

    “呃……”

    丁志强面色凝重地接过电话。

    “不会因为加班这种事情就过来砍死我吧?”

    “你觉得呢?”张诗婷挑了挑眉,“反正砍死了一个监工还会来一个新的监工,没有意义啊。”

    丁志强这才舒了口气,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嗯,你好你好,对,我是张诗婷的领导。”

    “对,夏源你好,我叫丁志强。”

    “其实我们是很平等的,大家工作都是以朋友相处,很少用上下级来要求别人。”

    听到这句话,张诗婷抱着双手坐在椅子上,一脸不满地看着他。

    “没事没事,她家里有事情就回去好了,事情可以明天早上过来做。”

    “啊?什么?不好意思,刚才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emmm……这样不好吧?”

    “嗯,我倒是挺乐意的,不过不知道你小姨怎么想。”

    “嗯,好,好啊……”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说到后面的时候,张诗婷居然发现丁志强脸红了,一直红到脖子根,也不知道夏源是对他说了什么话导致他变成这个样子。

    人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就会变成这样,有可能是因为愤怒,也有可能是因为害羞,或者尴尬……

    张诗婷不太确定是哪一种。

    “所以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强哥?”

    “嗯,好,好啊。”

    丁志强吞吞吐吐的,开始收拾东西。

    张诗婷满脸欢欣,看来夏源的电话还是有用的,希望这个家伙日后能好好反省自己的行为,不要再给资本家当走狗压迫同胞了。

    等她和丁志强一起走进电梯,再一起到B2走出来,同时一起坐进夏源的车里时,张诗婷才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太对劲。

    “强哥,你是不是坐错车了?”

    “没错。”

    夏源给两个人关好门,绕过来坐到驾驶座上。

    “我邀请你们领导一起来家里吃饭。”

    “哈?!”

    张诗婷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夏源不在意地笑了笑,一边给自己系上安全带,一边轻描淡写地说,“你难道没看我给你发的短信吗?”

    张诗婷有些不满地掏出手机,只见上面写着:

    【我邀请你们领导来家里做客。

    我觉得这是让你们关系改善的开始,不让他来看看,他怎么会理解你?

    就一顿饭的时间,也许能转变两个人的态度,何乐而不为呢?

    而且,我邀请他以后,他就不好意思再让你加班了,哈哈。】

    ……

    实际上,在吃饭的过程中,张诗婷确实对丁志强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他最开始去到夏源家里的时候,似乎没想到居然苏沁也在那里,见识到苏大明星之后,有些感慨张诗婷的人脉。

    不过也仅此而已。

    丁志强除了最开始有点紧张,后面就放松下来,表现得自然多了。

    他的谈吐比张诗婷想象中的要文艺深沉得多。

    是的,文艺。

    这个词几乎跟丁志强这种发际线有些过分天天加班穿着公司文化衫的程序猿形象沾不上边,但是他偶尔也会冒出一两句:

    【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

    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仿佛永远分离,

    却又终身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爱情,

    坚贞就在这里:

    爱——

    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坚持的位置,

    足下的土地。】

    这是【致橡树】的诗句,丁志强说他自己的爱情观就是这样的,希望另外一半独立坚强,和他一样互相欣赏,谁也不依靠谁,谁都仿佛牵绊着谁,在爱情里大家都是平等的。

    总之,不知道是怎么聊到这个话题的,丁志强和楚明两个人表现得非常兴奋。

    哪怕是吃过晚饭之后,这两个人还坐在沙发上促膝长谈,就好像遇到了人生知己一样。

    不了解的人,恐怕会认为这两个男人是【相互为男】的关系。

    “妈耶,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张诗婷从厨房里面探出半个脑袋,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

    “如果丁志强是个……的话,我突然又相信爱情了。”

    “你看,这就是你的偏见了。”

    夏源将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吸了吸鼻子,“如果今天他没有来家里做客,你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不知道变通的大猩猩那里。”

    “事实就是这样嘛。”张诗婷撇了撇嘴,“现在我认为他是一只不知道变通而且内心骚包,有炼同倾向的大猩猩。”

    “拜托,这不是一种铜好不好?”

    张诗婷回过头来,视线落在洗碗的嬴思瞳身上,“你也是一样的,只不过你是恋【瞳】而已。”

    ……

    等一切收拾干净之后,夏源提议大家来玩剧本杀。

    反正明天是周日,就当稍微放松一下。

    周日对在座的大部分都没什么意义,因为演员和主播的时间是非常自由的,不会按照正常的朝九晚五,每周固定工作日来计算。

    而医生是三班倒的排班制度,跟周日不日没多大关系。

    周日只对上班族才有作用,比如张诗婷,比如丁志强。

    丁志强看了看时间,有些犹豫,不过在看到张诗婷之后还是答应下来。

    ……

    剧本杀是这几年比较流行的一个多人线下社交游戏,有些人认为用【桌游】来形容它有点太降低剧本杀的逼格。

    而又不愿意用角色扮演游戏来形容它。

    剧本杀,顾名思义,就是在一个设定好的剧本中,每个人扮演其中的一个角色,然后根据自己人物本子上的要求完成任务。

    一般情况下,都是会发生一起凶杀案,然后犯人就在扮演者当中,大家需要互相询问交流,推理得出最后的凶手是谁。

    所以剧本杀又被称为【逻辑推理社交游戏】,因为大家在其中都会扮演一个角色,甚至在一些专业的店里面还需要你更换相应的衣服,获得非同一般的沉浸式体验,所以它很快就得到了现在年轻人们的喜爱。

    说起这个游戏,就不得不提马桶台的明星大侦探这个节目,正是因为它把剧本杀推广给了全国数以亿计的观众,也造成了后来风靡的局面。

    今天夏源准备的剧本杀,名字叫做【落梅香】

    剧本他没有看过,是在网上下的,算了算人数,刚好是3男4女。

    每个人按照自己的性别挑选人物剧本,然后剧本上会有关于这个人物的信息,需要阅读完之后,开始扮演你拿到的这个人物角色。

    也就等于是一场没有观众的推理剧上演,每个人都是戏精。

    当你拿到人物本子的时候,你其实就不再是你自己,而变成了这个人物。

    夏源拿到的角色名字叫做【柳沉生】,在剧本中,是一个虚构的名字为【梦】的国家的丞相。

    嬴思瞳饰演的角色名字叫做【沈香寒】,是丞相的大夫人。

    小姨的角色叫做【南宫晴】,是丞相的二夫人

    苏沁饰演丞相的大女儿,为二夫人和丞相所生,名字叫做【柳梦瑶】

    姜小灵是相府的管家,叫做【李织锦】

    楚明饰演的是丞相的大儿子,是南宫晴和丞相所生,叫做【柳风清】

    还有一个人物,是来相府作客,同时是丞相的死对头,大将军【韩闯】,由丁志强来扮演。

    除了有演戏经验的这些演员之外,张诗婷、楚明和丁志强都是第一次玩这种考验演技的游戏,感觉还挺兴奋的。

    花了大概20分钟的时间看完剧本,大家各自进入人物状态,剧本杀就此开始。

    大家最先按照剧本的要求做自我介绍。

    听到人物关系的时候,小姨无声地笑了起来。

    “这辈分也太乱了吧?我怎么就成夏源的二老婆了?”

    “这位夫人,”夏源义正言辞地纠正她,“请你注意一下身份好吗,这里没有一个叫做夏源的人,我现在是你的夫君,丞相大人柳沉生。”

    “哦哦,抱歉抱歉,我注意一下。”

    玩剧本杀的首要要求就是每个人都得抛弃掉现实中的身份,专心地代入人物,包括言行举止都要符合角色身份,这样才有意思。

    然后案件发生了:

    丞相【柳沉生】和大夫人【沈香寒】生的唯一一个女儿被杀,死在了她的闺房里面。

    于是大家挨个盘问和搜索线索,想要解开死亡之谜,找出凶手究竟是他们中的哪一个。

    随着案情的进展,大家陆续被曝出一些惊悚的猛料。

    “天呐,丞相大人!你居然跟管家有一腿?!”

    嬴思瞳眼睛都要气绿了,恨不得把夏源打一顿。

    “夫人请息怒。”管家姜小灵辩解到,“我对丞相大人不是真心的,只是他一直垂涎我的美色,我迫于丞相大人的淫威才不得不屈服……”

    pia!

    屋子里面响起一记响亮的耳光。

    在夏源的脸上贴着一个鲜红的五爪印。

    妈耶,这又不是真的!

    该说是嬴思瞳演技好呢,还是入戏太深,夏源捂着脸颊,觉得火辣辣的疼痛。

    “亏我这么信任你,你居然做出如此对不起我的事情。”

    “夫人,这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本朝是允许三妻四妾的啊,你看看二夫人,不也被我娶回家了吗?”

    说到二夫人张诗婷,嬴思瞳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在夏源的另外一边脸上打了一记耳光。

    那个响亮,让在座的各位都感觉到疼。

    楚明在旁边皱起眉头,小声地问苏沁,“你们当演员的,平时都是这么疯的吗?”

    “这个……”苏沁皱了皱眉,“这不叫疯,这叫敬业。”

    但是,多少也掺杂了一些个人因素吧?

    戏里戏外,谁说得清楚?

    嬴思瞳歇斯底里地喊到,“丞相大人,你简直是个禽兽,连自己的小姨都不放过。”

    夏源一脸无奈,安抚着她的情绪,生怕这个家伙一时失手就把新装修好的房子给拆了,“夫人,请你尊重一下二夫人好吧,她跟我可没有血缘关系。”

    事实上,剧本中的二夫人跟丞相被挖出来是有血缘关系的,二夫人是丞相的爷爷在外面惹下风流债之后生下来的孤儿,只不过两个人在结婚的时候没有发现对方真正的身份而已。

    “天呐!你居然是我的姑姑!”

    夏源觉得写这个剧本的人真是有才,这么大逆不道的本子都能写出来。

    他双眼含泪,紧紧握住张诗婷的手,现场上演一场激动人心感人肺腑的认亲大戏。

    过了一会儿,当其他的猛料被挖出来的时候,夏源才发现自己错了——

    跟自己的姑姑结婚,这还不算毁三观的。

    这个本子的作者明显是个狗血剧狂魔,毫无底线的那种。

    “夫人,你居然背着我跟大将军有一腿?你对得起我吗你?!”

    二夫人张诗婷被爆出来,跟饰演大将军的丁志强有情况,夏源觉得如同晴天霹雳一般。

    “这个……”

    张诗婷羞答答的,一时语塞。

    “哎呀呀,人家也是不小心的嘛。”

    “少来!我今天要休了你。”

    “你说什么?”张诗婷把眼睛一横,“你要休了谁?”

    “我今天要休息了,你等我休息好了再找你算账!哼!”夏源补上一句,弱弱地表达自己的愤怒。

    真是奇怪,夏源摸着自己的脸想,不对啊,老夫一个堂堂的丞相大人,居然会怕老婆?

    还两个老婆都怕?

    还有没有天理了?

    还有没有王法了?

    更可怕的是,丞相发现他跟二夫人生的两个孩子都不是自己的。

    居然都是大将军的孩子。

    “天呐!苍天!”

    夏源跪在地上,一脸的痛不欲生。

    “绿帽子也就算了,没想到还是接盘侠,帮别人养大了两个孩子,居然都不是我的。”

    张诗婷坐在沙发上,抱着双手,一言不发。

    “只能怪爱情是盲目的,我居然会瞎了眼看上大将军……”

    大将军丁志强皱起眉头,一脸无辜地看着张诗婷,“别这么说,老夫年轻的时候还是有几分英俊的,当年我的头发还很浓密,腹部还有六块腹肌……”

    “别,别说了,再说我要吐了。”张诗婷赶紧打住。

    接下来又是一轮大型认亲现场:

    苏沁和楚明扑进丁志强的怀里,声泪俱下。

    “爹,你居然是我的亲生父亲,为什么这么多年不来找我?”

    “爹,虽然我早就怀疑,但是到现在仍然不敢相信……”

    丁志强摸着两个人的后脑,感叹着说到,“哎,都怪丞相,不,都怪柳沉生这个老匹夫,一直压着我,让我没有出头之日,爹也是担心你们的安危才没有告诉你们真相。”

    他抬起头来,深情地看着张诗婷,“其实,我跟你们的母亲是青梅竹马,我很久很久以前就喜欢她,一直到二十年前,在她和丞相的婚宴上,我们才重逢。

    只不过那一晚,大家都喝多了……”

    丁志强演得声情并茂,如果不是发际线有些出戏,其他人都有点感动,觉得丞相横刀夺爱,生生拆散了一对恋人。

    张诗婷不想看丁志强,别过头去。

    “哎,陈年往事,提它干嘛。”

    只有夏源一脸无辜地摊着手,“啊喂,有没有搞错啊?我才是最大的受害人好不好?!二夫人出轨,两个孩子都不是我的,跟大夫人生的女儿还被杀了,我还要不要活了我?”

    到此为止,夏源已经被这个剧本的编写者把三观毁得体无完肤。

    到最后,他们又挖出一个重磅炸弹——

    大将军在不知道他的孩子是自己的孩子的情况下,居然跟苏沁扮演的柳梦瑶有一腿。

    这还不算完,大将军居然还设计陷害自己的儿子,为了更好地控制他,在楚明饰演的【柳风清】和苏沁饰演的【柳梦瑶】的酒杯里面下了药,让两个人发生了一些关系。

    至此,所有人的三观已经被毁得连渣都不剩。

    在挖出所有人埋藏的秘密之后,大家投票选出凶手。

    最后,他们才发现杀害丞相女儿的,正是丞相本人。

    因为他怀疑这个女儿不是自己亲生的,想要嫁祸给大将军,从而消除朝堂上的竞争对手。

    “天呐,丞相大人,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人!”嬴思瞳含泪控诉,“你怎么能下得了手?那是我和你的亲骨肉啊,而且我完全没有背叛你,她是你和我的孩子!”

    夏源生无可恋,面如死灰,痛苦地捂住脸。

    “我也不知道……哎,权力令人迷失,我只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老头子而已。”

    另外一边,大将军丁志强搂着他的孩子们,深情地看着张诗婷,“真相大白,我们终于可以一家团聚了。”

    经过一晚上的剧本杀,回过头来看看时间居然已经是凌晨1点了。

    苏沁表示她开了车,正好可以把丁志强和张诗婷送回家。

    一行人对夏源和嬴思瞳表示了感谢。

    “剧本杀真的挺有意思的,谢谢你的邀请。”丁志强握着夏源的手,“希望以后有机会……”

    在触碰到张诗婷传来的冰冷目光时,丁志强不明所以死地打了个寒颤。

    “再说吧。”

    “演戏确实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楚明笑了笑,温柔地看着苏沁,“我有点迷恋上这种角色扮演的感觉了。”

    “如果你想体验的话,”苏沁笑到,“不如以后我找机会让你客串一下真的角色?”

    楚明咳嗽两声,尴尬笑到,“咳咳,这倒不用,我可不想被其他人在电视上看到。”

    苏沁接着说,“可以有不露脸的那种。”

    楚明明显脸皮比较薄,不好意思当面拒绝,只好说,“我考虑考虑吧……”

    苏沁狡黠笑了笑,没有说话。

    ……

    送走了客人之后,夏源终于得出一个结论——

    千万别跟家人一起玩剧本杀。

    因为很有可能她们会把现实中的情感代入进来。

    晚上睡觉的时候,嬴思瞳非常生气。

    “枉我一心一意对你好,你居然搞了自己的姑姑,还搞了自己的管家,还替别的男人养孩子,最后还弄死了我们的女儿,你这个人渣!!”

    “我……”

    夏源感觉非常郁闷,“老婆,你清醒一点,这不是真的,这是剧本杀!”

    ……

    ——————————————————————————————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从我做起,求月票、推荐票、投资、角色比心。

    本章说很好看,感谢诸位书友精彩的评论。

    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感谢观看。

    晚安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