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154.我说我在玩蛇,你信吗?
    第二天早上,嬴思瞳很早就起来了。

    因为苏沁说要带她和夏源去看车。

    看车的目的是为了让夏源更好地体验和揣摩人物,因为在神探这部电影里面,夏源有不少的飞车戏,其中大部分都是豪车的镜头,这次去试车,就是为了让夏源能更真实地了解一下这些车的感受是怎么样的。

    夏源只能摇头感叹,有钱人的生活我们真的不懂。

    换了是他的话,肯定回去继承亿万家产了,何必要当什么破侦探,整天累死累活,刀里进枪里出的,做这种事情真的是吃饱了撑的。

    苏沁在电话里说,“你不懂,这就是马斯洛说的需求模型,当你在物质上得到满足了之后,就会追求精神上的需求。”

    “那你追求了吗?”

    “我……”

    苏沁噎了一下,清了清嗓子,“你不懂,我这要养活几十号人,我有社会责任感,没有办法随心所欲满足个人层面的需求。”

    夏源冷冰冰地挂断电话,“再见。”

    他把手机搁到旁边,没有看见苏沁给他发送的【我已经快到你们小区了】这个信息。

    夏源穿着长袖家居服,懒懒地躺在床上,一边翻阅着手上东野圭吾写的《嫌疑人X的献身》找找灵感,一边用眼角余光打量着远处在挑选衣服的嬴思瞳。

    小眼睛的腰很细,露出完美的一字型曲线,默默地将小裙子在身上比划着。

    注意到夏源偷看的眼神,嬴思瞳回过头来娇嗔地瞪了他一眼。

    “怎么样,好看吗,我是穿这条碎花的蓝色裙子好看,还是白色的这条好看?或者是不是应该尝试一下淑女风?”

    夏源用手指轻轻翻了翻页,刚才看的什么鬼他一个字也没记住。

    他只是淡淡地说,“你穿什么都好看。”

    “才不信。”

    嬴思瞳嘟起嘴,转过身的时候,夏源还能看到她嘴角上扬的笑容。

    “不穿最好看。”

    夏源又补充了一句。

    “流氓。”

    嬴思瞳默默呸了一口,然后转过身来静静地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

    “哎,有时候成绩太好也很令人苦恼啊。”

    “嗯?”

    夏源表示没有听懂她的话。

    成绩好你还考了个专科?

    连护士都没怎么做好你还好意思说成绩好?

    嬴思瞳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真笨,接着说,“门门课都是A,有时候真想拿一次B。”

    “哦。”

    这次夏源听懂了。

    嬴思瞳啧啧嘴唇,“好羡慕灵姐的身材。”

    “这有什么好羡慕的?”

    夏源话说到一半,突然想起来什么,于是抬头问她,“你都能变成其他动物了,就不能进行一些局部改造什么的吗?”

    按照正常理论来说,让一个人的骨骼外形还有皮肤甚至于内部结构都发生变化,变成另外一个物种,明显比局部器官变化更加困难。

    你都能高考拿750分了,居然连个小学题都不会做,这也太过分了吧?

    谁知道夏源话刚说完,嬴思瞳立马转过头来,目露凶光,一脸不满地看着他。

    “啊哈,你果然是在嫌弃我!”

    “我?”

    夏源堵了一下,心想这不都是你说的吗,我只是顺着你的话往下说而已。

    怎么最后怪起我来了?

    女人怎么这么不可理喻?

    不,女血族怎么这么不可理喻?

    “说,你是不是已经嫌弃我很久了,实际上我经常看到你在偷瞄灵姐。”

    “我……哪有?!”

    夏源叫苦不迭。

    “就有。”

    嬴思瞳怒气冲冲地冲过来,手脚并用地爬到他的身上。

    “就有就有就有!”

    “嗯……”

    行吧,你厉害,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但是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偷瞄姜小灵,我对她没有任何感觉。”

    “那你对谁有感觉?”

    嬴思瞳眨眨眼睛,笑吟吟地看着他。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吧唧。

    血族美少妇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夏源从旁边抓起东野圭吾的书,掩盖着眼底的笑意。

    “行吧,我喜欢成绩好的姑娘。”

    “真的?”嬴思瞳侧着头,压根儿就不相信他的话。

    “真的。”

    夏源淡淡地说。

    “你就不想看看局部变大的样子吗?”血族美少妇继续进行诱导。

    夏源心头咯噔一下。

    说不想看变化那肯定是假的,倒不是说变化就一定好,不过人总是喜欢新鲜事物,特别是看着嬴思瞳这张完美无缺的脸,就更想看看搭配上不一样的身体是什么感觉。

    但是,当他看到嬴思瞳眼底的笑意时,夏源果断拒绝了这个提议。

    “不想,你现在是最完美的。”

    夏源这次学乖了,同样的招数对圣斗士是无效的。

    “哎,好遗憾,”嬴思瞳发出一声叹息,“我本来是想给你看看的,但是既然你这么笃定,如此残忍而坚定地拒绝……”

    “嗯,咳咳,其实如果你硬要给我看,虽然没有现在这么完美,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

    “哈哈哈哈……”

    屋子里回荡着嬴思瞳尖锐而诡异的笑声,“怎么样,好不好看?”

    夏源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右手肱二头肌上高高隆起的一大块,跟左手形成明显的对比,就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搞了半天,嬴思瞳说的局部变大,就是变成一只小仓鼠爬到他的手臂上,让他穿着衣服的时候显得更大一些。

    “我塞两双袜子不就好了吗,”夏源没好气地说,“我需要你来做这件事情吗?”

    “呵呵,袜子它会动吗?”

    小仓鼠在他的袖管里面扭了扭屁股,看起来就像是他的肌肉振动一样。

    夏源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

    “真是个沙雕……”

    正是这时,他突然感觉袖管里的嬴思瞳发生了变化,一股冰冷光滑的触感从袖子里面传来,逐渐延伸到他的腹部。

    “在搞什么鬼?”

    夏源掀起衣服一看,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

    在他的衣服里面,藏着一条金黄色的小蛇。

    血族美小蛇呲溜一下滑到地上,看到夏源被吓得苍白惨淡的脸时,小蛇的口中发出了一连串非人的狂笑。

    “哈哈哈哈……夏源,原来你这么怕蛇啊?”

    “我特么……”

    夏源咬牙切齿地从地上站起来,“等我抓到你要把你就地正法了!”

    嬴思瞳吐了吐蛇信子,转身开溜,顺着房门缝隙就往外钻。

    夏源拉开门,在后面追赶着。

    刚跑出两步,夏源突然愣在了原地——

    不知道苏沁什么时候来的,刚好姜小灵给她开门,两个美女站在门边,一脸疑惑地看着行为乖张的夏源。

    他默默地站起来,挤出一丝微笑。

    正是这时,血族小金蛇溜了一小段,然后回过头来看向夏源。

    嘿嘿,你还想就地正法我,看我的狂蟒出洞!

    小金蛇展开反击,顺着夏源的裤管溜了进去。

    “卧槽!”

    夏源感觉裤腿一凉,赶紧用手捂住。

    苏沁放下雨伞,背着皮包,绕开客厅的桌子走了过来。

    “你在干嘛……”

    刚才几个人之间有桌子挡着,没太看清楚,走近了一瞧苏沁被吓得满脸通红。

    她赶紧将目光转移开去,不敢去看那一大包东西。

    夏源放开手,一脸惊慌地,手指在空中绕动了几圈,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我说我在玩蛇,你信吗?”

    ……

    ——————————————————————————————

    时间有限,这一章确实有点短,明天争取多写一点。

    起点首发,支持正版从我做起,求月票、推荐票、投资、角色比心。

    对了最近这段时间,我们的运营官做了月票活动,给本书投月票前50的能每人获得400点起点币,希望大家积极参与。

    今天就到此为止了,感谢观看。

    晚安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