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139.完了完了,夏源要疯
    “哦。”

    虽然听不懂源结衣在说什么,但是看表情就知道,源结衣已经注意到黑猫很久了。

    小姨双手放到桌子上,认真地看着夏源。

    这场戏说的是源结衣所饰演的大龄剩女原田哀在第一次见到夏源所饰演的血族小泽真巡时,感到非常惊讶和害怕,同时又被他英俊而忧郁的外貌所深深吸引着。

    早上夏源醒来之后,发现嬴思瞳进入了生气模式。

    我们家嘎这么可爱,又是这么腼腆内向的人,居然都被你逼得说出这种话,变得这么主动了,你还想怎么样?

    ……

    原因是她昨天晚上做梦,梦到夏源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还把自己的血给别人吸,令她极其火大。

    ?????

    源结衣这哪里是在玩猫啊,这分明是在玩火。

    “好了好了,”夏源皱起眉头,真的拿这个家伙没有办法,“这样,我亲你一下,你就乖乖回家等我,晚上我再好好伺候你好不好?”

    听到源结衣的话,周围围观的粉丝们想要杀了夏源的心都有了。

    “我为什么会觉得生气,难道仅仅是因为发烧到40度你都不来看我吗?”

    为此他还特地给源结衣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她进入了一种最高的境界,就是倒下就睡,想睡就能睡着,醒来就能忘掉昨天做的梦这件事情。

    你说是你公司的同事,名字叫做丁志强。”

    因为他看到——

    源结衣抱着它坐到了沙发上,跟夏源并排坐在一起。

    夏源回过头来,盯着被他壁咚到墙上的黑猫,表情逐渐凌乱。

    ……

    只不过到现在为止都没人了解黑猫的真实身份而已。

    “呃……”夏源双眼翻白,一脸死鱼样。

    你到底行不行,不行我来好了?

    “唔……好的。”

    正是这时,夏源瞥到一抹黑色。

    夏源惊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我又问小姨夫是谁啊?

    我又不能控制你的梦,难不成我还得在晚上做梦的时候去里面给你们道歉不成?

    吻戏之前的部分都已经拍完了,之后会通过剪辑的方式合到一起。

    ??????

    嬴思瞳见夏源回头,远远地就举起手来在空中晃动着跟他打招呼。

    “呃……”

    结果被这么反转了一波,她感觉血槽已空,到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并不是说你不够好,是因为你太好,可你不是嬴思瞳。

    远处坡道上走来的三个人,中间那个娇小的活泼阔耐的女孩子不是嬴思瞳是谁?

    可是在实际拍摄的时候,夏源却迟迟进入不了状态,表现得异常的僵硬,双手撑住源结衣的两边,平板支撑做得异常标准,可就是不敢碰她一下。

    就在夏源准备上前去将黑猫抱走的时候,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谁会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坏,简直是诡辩。

    也不管两个人是真的不想还是假的不想,夏源开始说到起了他做的梦:

    “夏源!”张诗婷声音都提高了一个八度,“你怎么能用你的梦来揣测别人?”

    源结衣为了照顾夏源的感受,准备得很充分,虽然是借位表演,但是她还特地去刷了牙。

    她两只眼睛亮闪闪的,看到黑猫之后整个人变得异常兴奋。

    “我们不是说好的不来了的吗?你怎么言而无信呢?”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源结衣的身材跟小眼睛有得一拼,都是家里有飞机场的女人。

    哦,对,姜小灵当老婆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夏源并不是认真这么想的,只不过希望偶尔嬴思瞳也能变得安静那么一点点。

    ……

    他赶紧抢在别人的前面,一把将黑猫抱着往外走。

    最后反倒是源结衣有些不好意思地安慰他,“大丈夫的死,夏源桑太温柔了,您可以大胆的碰我,我不会介意的。”

    姜小灵只是一边喝自己的牛奶,一边安静地看着他们。

    于是小泽真巡扣住原田哀的手腕,将她推到了墙上,准备去咬她的喉咙。

    当他打出问号的时候不是他有问题,而是觉得嬴思瞳有问题。

    “我的故事就这么一文不值吗?”夏源轻描淡写地撇撇嘴。

    夏源耷拉着头,感到颇为沮丧。

    源结衣今天穿着一条好看的带着小绿黄彩色图案的斜肩丝绸连衣无袖裙,当然下面还是穿了打底裤的。

    听到源结衣跟小猫开始说话,夏源就莫名的紧张。

    “对了,你们不想听听我昨天晚上做的什么梦吗?”

    久而久之姜小灵连噩梦都不做了。

    “才不想。”

    “对了,我也奇怪呢,”夏源说,“我还特地问了你,我哪里来的小姨夫啊,然后你说现在虽然还不是,但是马上就要是了。

    “很好。”

    结果你说,那算了,我打电话给你小姨夫吧?”

    夏源一颗心都快跳出来了。

    这样就算完成了。

    对了,今天你们三个人可以去到处逛一逛,泡泡温泉,吃点好吃的神户牛肉什么的,账记在我的头上,老婆你先买单,事后我转账给你。”

    之前对源结衣都是不冷不热的,怎么今天突然表现得这么顺从?

    特别是因为做梦的事情非要找你说到说到,这就过分了。

    为了怕小姨产生怀疑,嬴思瞳特地隐去了吸血的环节。

    拍戏能有照顾老娘重要吗?

    “你还给我装,我跟你说,你现在这样是在玩火,建议你赶紧回家,你在现场我一直都会想着你,担心你,整个人都不在状态。”

    嗯?

    嬴思瞳差点没被牛奶给呛到。

    血族并没有任何伤害别人的意思,但是为了让原田哀以后不要来打扰她,小泽真巡准备用假装吸血来吓唬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欧巴桑。

    虽然是借位,没有任何的接触,可也要通过除了嘴巴之外的其他部位以及肢体动作,神态等等把那种感觉给表达出来。

    两个人准备好以后,彼此站定,相视一笑。

    我给那个女探险员输了血之后她才好转过来。

    一台是由摄影师手持,从夏源的后方进行拍摄,这个部分只能拍到他压在源结衣的身体上,两个人的头部刚好重合在一起,夏源的身体会对源结衣起到很好的保护作用,看起来就像是真的亲到了一样。

    嬴思瞳在旁边嘟着小嘴,一脸认真地点头赞同。

    现在正是休息时间,他们还在等待工作人员准备下一场戏的拍摄。

    等等。

    夏源满头问号,完全无法理解她们是怎么想的。

    人在久经沙场之后,大脑形成了一种自我保护的防御机制,为了防止心理崩溃,会遗忘掉部分重要而惨烈的记忆画面。

    夏源本能地在沙发上坐直了身体,眼角余光默默地打量着它。

    幸好刚才借位吻戏的部分已经拍完了,不然被她看到的话,还不得把房子给拆了啊?

    张诗婷瞪着大眼,举到一半想要打夏源的手却怎么也没能落下来。

    做梦的事情还能当真?

    哪怕是借位拍摄也并不容易。

    最后受苦的还是夹在中间的儿子。

    我说小姨,我在救人呢。

    “我为什么不同意啊,我是这么无情的人吗?”

    姜小灵点点头,把糖罐递给他。

    “先听我说完,”夏源及时止住她,继续说,“不过好在你也算声明大义,后来还是同意了。

    “噗……咳咳咳……”

    两个人站得很近的时候,夏源会闻到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水味道,以及清新的口气。

    “所以说,如果不是因为你对我不够好的话,我怎么会梦到你在外面有女人?”

    张诗婷是真的被牛奶给呛到,整个人气急败坏,站起来就要打夏源。

    而夏源也是整个人都呆住了。

    只有姜小灵仍然若无其事地吃她的东西。

    夏源想死的心都有了。

    说起来也很令人羡慕,姜小灵活了1800多年,基本上不做梦。

    嬴思瞳气鼓鼓地,咬了好大一口面包。

    “喵呜!~”

    “而且要知道那可是你们自己的梦,说明你们自己潜意识里面是这样认为的,跟我有什么关系?”

    黑猫瞪着圆圆的眼睛,发出一声惊恐的叫声。

    “噗……”

    当啷。

    血族美少妇美眸一翻,默默吸了口牛奶压压嘴角的笑意。

    “怎么没有关系?”张诗婷脸色一沉,用力撕扯着手上的面包,“关系可大了。”

    好多婆媳矛盾就是这么产生的。

    “你胡说,我跟丁志强明明就是清白的,那种垃圾就只会压榨我的劳动力,我怎么可能跟他在一起?”

    大概就是这样一段剧情。

    “喵呜~~”

    她手上的袋子掉到地上,苹果滚了一地。

    有些时候夏源觉得能有一个像姜小灵这样的老婆也挺不错的,人狠话不多,也不会为了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

    啊,真是该死,好不容易抓住他一波把柄的。

    “嗯嗯。”

    “咯咯咯……”

    夏源也没有理会她们,自己离开了餐厅。

    夏源整个一黑人问号脸。

    一只黑猫迈着轻灵的步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门框边上。

    张诗婷张了张嘴,没好意思说她想,毕竟不是自己亲儿子,哪怕是自己亲儿子,在这种时候跟媳妇唱反调的话,岂不是要闹得天下大乱?

    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下午夏源要跟源结衣拍摄非常重要的戏份,这场戏至关重要,因为它是夏源人生中的第一场借位吻戏。

    源结衣一只手托起猫咪酱的屁股,一只手托着它的胸口,并且用下巴颏在它的头上来回搓动着。

    大概拍了4到5遍左右,导演这才勉强通过。

    他指了指嬴思瞳。

    苏沁刚买水果回来犒劳大家,却没有想到撞到了这一幕。

    夏源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僵。

    ……

    假如刚才的这段花絮放到网上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提刀冲上门来砍死他。

    源结衣很大度地笑了笑,并且表示没有关系。

    稍微做一些出格的事情他就觉得对不起嬴思瞳。

    实际上是比真的实物表演吻戏更难的。

    这个家伙转变也太快了吧?

    知道的是血族不小心被带倒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家伙在隔着人坐俯卧撑。

    见到夏源的模样,源结衣率真地笑了起来。

    夏源也不甘于落后,同样也去刷了牙。

    而姜小灵在这场谈话之中完全置身事外,没有半点想要参与进来的意思。

    她刚说出这句话,在场的几个人都愣住了。

    “夏源,你胡说。”

    嬴思瞳咬着面包,却没有任何的咀嚼动作,她低着头,满脸羞愧。

    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夏源抓住它的两只前爪,一把将黑猫按在墙上。

    “我昨天晚上做梦,梦到我穿越了,去到了侏罗纪世界,跟着一支探险小队去狩猎恐龙。哦,对,思瞳你也在。”

    借位拍完之后,摄影师会再各自补两条面部的特写镜头,比如眼睛睁大,表情震惊等等……

    但她越是这样,夏源就越觉得对不起她,她是一个很好的演员,是他拖了后腿。

    特别是有了早上嬴思瞳提醒的梦中出轨这件事情之后,夏源满脑子都是这个东西。

    玛戈几,这居然是一只真猫!?

    就在夏源下巴都要惊掉的时候,他看到黑猫享受的把眼睛闭起来,然后侧躺在源结衣的怀中。

    完了完了完了。

    源结衣走到门边双手从后面捋着裙子蹲了下来。

    妈耶!

    人类的笑和哭是通用表达,没有国际交流的障碍。

    “我也觉得很奇怪啊,”夏源继续说,“但是你说你怕我跟那个女的有一腿,输了血之后,我和她就变成了血浓于血的关系了。”

    接下来的吻戏部分通过两台不同的机位进行拍摄。

    夏源感到异常憋屈。

    正是这时,后面传来一道声响。

    看到嬴思瞳一脸享受的样子,夏源莫名有些酸楚。

    心想这不是你介不介意的问题,是我介意。

    不愧是治愈系的女神,笑容非常有感染力和亲和力,让人看了之后会忍不住嘴角上扬的那种。

    互相有些小羞涩地低下了头。

    ……

    这场戏份拍完之后,会进入到剧中正常的日常,今天虽然不用再拍吻戏了,可是未来几天吻戏的戏份并不少。

    另外一台在沙发的后面,中间隔着一个小桌子,桌子的桌腿刚好能挡住两个人嘴巴的部分。

    一个人说豆花要吃甜的,另外一个说豆花要吃咸的,结果就打起来了。

    正在夏源胡思乱想的时候,源结衣伸出双手去把黑猫抱了起来。

    夏源咳嗽一声,问姜小灵要了她手边的糖罐,“我这个牛奶味道有点淡,你把糖给我一点。”

    “哎?”张诗婷微微一愣,“你哪里来的小姨夫啊?”

    万一把源结衣给抓破相了的话,那她岂不是成为了罪人?

    嬴思瞳这个家伙,说好了不让她来的,怎么今天又来探班了?

    然后我在输血的过程中接到了小姨打来的电话,小姨说她发烧了,问我为什么不去看她。

    要做梦也是梦到杀人。

    算你有良心,居然知道出去狩猎的时候要带上我。

    因为他的关系,平时嬴思瞳对源结衣没有什么好感,更是经常在梦里面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假想情敌,要是被源结衣lu猫的话,只怕嬴思瞳脾气上来会忍不住给她两爪。

    血族美少妇咬着吸管,突然愣住了。

    噢!卖!嘎!

    张诗婷眼神很凶,就像是发怒的大兔子一样,眼睛瞪得圆圆的。

    嬴思瞳小声地说,本来今天可以理直气壮地跟夏源提出申请去片场看他拍戏的。

    可就在这时,原田哀因为过分的紧张,脚底滑了一下,两个人就彼此扑倒在地上,然后血族本来应该咬住她的喉咙,却阴差阳错地亲到了一起。

    夏源一边给自己的牛奶中加入两勺白砂糖,一边头也不抬地说,表现得极其淡定,就好像是刚才张诗婷和嬴思瞳的攻击没有破防一样。

    可惜他还没有进化到嬴思瞳那么变态的程度,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惹怒了多少人。

    等等,嬴思瞳你那享受的表情是个什么鬼?

    夏源坐起来摇了摇头。

    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原田哀被血族紧紧抓住,血族小泽真巡是一个冷酷到底,只喜欢二次元美少女的死宅,不怎么希望有人来打扰他的生活,家里面贸然闯进来这么一个女的,他感到有些生气。

    “哦哦,”夏源挑了挑眉,看着气急败坏的张诗婷,“但是你之前才说的,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有可能你的某些行为导致了潜意识里认为他对你有好感,然后你又欣然接受了呢?”

    “猫酱,你怎么天天都来这里?”

    等到早上跟小姨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夏源才发现这并不只是嬴思瞳一个人的问题,而是女人的通病。

    看到她笑起来,夏源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好在黑猫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么冲动,它被源结衣抱起来,只是最开始有些小惊讶,不过很快就安静下来。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维持着一如既往的淡定。

    她停顿一下,大手一挥,“不,不是的,这只是一个表象,如果你平时对我好一点,经常关心小姨,多主动给我打打电话,多来陪陪我的话,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梦?”

    黑猫又甜腻地叫了一声。

    夏源用纸巾擦了擦嘴,“看来你们也已经认识到这件事情有多么不靠谱了,我已经吃饱了,我得去开工了。

    如果夏源的背后有眼睛的话,他就会看到粉丝们和剧组喜欢源结衣的工作人员们脸上盛怒的表情。

    “唔……”

    ……

    如果她是嬴思瞳的话,那么——

    小姨说她昨天做了一个不好的梦,她梦见她得了重感冒,身体虚弱得要死,发烧烧到40度,最令人生气的是,张诗婷在梦里面给夏源打电话让他过去照看她,结果夏源居然说他要去拍戏。

    “就是就是。”

    “然后其中一个女队员被恐爪龙给咬伤了,流了很多血,结果检测了一圈,却发现只有我的血型才匹配,所以我只能给她输血,不然她就会有生命危险,我把这件事情跟你商量了一下,结果你不同意。”

    嬴思瞳虽然读书少,但是觉得张诗婷说得很有道理,巴不得找支笔把她刚才说的话给记录下来,以后夏源再说她胡思乱想的话,就用这个来回击他。

    下一场戏拍完,夏源瞥了一眼外面,发现黑猫还没有离开。

    “你刚才都说是梦是人的潜意识,有一句话叫做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

    起点首发,求订阅、月票、打赏、推荐票、角色比心。

    ps:写作不易,请各位支持正版,来起点看看精彩的本章说,本章说比作者的书还要好看。

    晚上没有更新了。

    晚安各位。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