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136.新娘不是嬴思瞳
    “哈哈哈……”

    看到夏源被苦得面部表情全挤在一起,嬴思瞳捂着肚子笑得喘不过气来。

    正是这时,后面的导演助理来通知夏源去换装。

    远处源结衣已经去试衣服去了。

    按照导演的安排,今天晚上再试两套衣服就差不多可以结束了,明天再来继续试剩下的。

    夏源突然警惕地全身一颤,他想到一个非常可怕的问题:

    今天来试的衣服,有很多套都是情侣装,特别是剩下来的两套,如果被嬴思瞳看见他和源结衣穿情侣装的样子,两个人还这么般配的话,不知道血族美少妇能不能受得了。

    “那个,我说……”

    夏源犹豫了一下,装作特别为难的样子,皱着眉头看了看张诗婷,再看看嬴思瞳。

    “怎么了吗?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嬴思瞳关心地问到,然后将自己的手背放贴上他的额头。

    “啊~好烫。”

    “呃……”

    您这体温摸谁不都是跟发烧了一样?

    夏源把她的手拿下来,捧到胸口。

    “是这样的,东岛的导演跟国内的不太一样,他们拍摄的时候是要清场的,不能有非剧组成员在这里,免得干扰到别人的工作。所以……”

    夏源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不言而喻,很明显嬴思瞳她们是不能待在这里的。

    “啊?……”嬴思瞳一脸失望。

    包括张诗婷也是同样的表情。

    嬴思瞳可怜巴巴地说,“人家好不容易过来看看你,我保证很乖的,不会干扰你们的工作,我们就在旁边看看不说话都不行吗?”

    张诗婷双手合十,在旁边一个劲地点头,两只眼睛中满是小星星。

    任谁看了这两个人估计都不忍心拒绝吧?

    但是……

    夏源心想,我就是为了照顾你的感受才不想让你留下来啊。

    正是这个时候,编剧汤浅良正好路过。

    “那个,我刚才不小心听到一耳朵,”汤浅良用手推了推脸上的黑框眼镜,“其实你们可以留下来,只要不到处乱跑,不高声喧哗,不影响别人工作就可以了。”

    “好的好的。”

    嬴思瞳三人满心欢喜地答应下来。

    汤浅良双手插在裤兜里面,向他们点点头,然后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呃……”

    夏源心想,这个小子存心的吧?

    编剧又不是导演,这里又不是你说了算。

    “事实上这部戏还真是编剧说了算。”

    似乎看出来夏源在想什么,苏沁来了这么一句。

    “哎?”夏源奇怪地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苏沁,不明白她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一般来说剧组都是制片人或者导演说了算的,即使有编剧说了算的情况,一般都是导演兼编剧,或者制片人兼编剧,很少有这种纯编剧还很有权力的情况。

    除非编剧的名气特别大,已经到了别人不得不重视他的意见的情况。

    但是夏源之前认认真真做了功课的,他发现汤浅良之前并没有什么火爆的作品,这次电影剧本是他在影视方面的初作,汤浅良之前是写轻小说的,有改编过几本漫画,但都不太出名的样子。

    “你看,”苏沁脸上露出嘲讽般的笑容,看着一头雾水的夏源,就像是一个老师看着不争气的学生一样,“你还是没有理解本质。”

    “什么鬼?”夏源疑惑地问。

    苏沁摇摇头,凑到夏源的耳边小声地说,“投资方才是最大的,你没有看出品人的名字吗?其中最大的投资者叫做汤远方,你猜他跟编剧是什么关系?”

    “呃……”

    夏源苦笑一下,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带资进组?

    说真的他确实没怎么关注过投资方都有谁,现在经过苏沁提醒,他才发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老子花钱帮儿子实现梦想,有钱人的快乐我们想象不到。

    “当然,也不全是因为资本。”苏沁压低了声音,微微笑了起来,“汤浅良确实挺有才华的,他的剧本脑洞大开,挺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喜好的,说白了编剧自己就是一个死宅,所以对死宅的心理把握比较好。

    他的轻小说在东岛其实获过奖,还是有些实力的。

    你想想看,别人出钱又出工,谁不想演一个好剧本又能赚钱?”

    “嗯……”

    这倒是真的。

    这年头怕的不是别人有钱,怕的是别人比你有钱还比你有才华。

    哎……

    夏源摇摇头,表示有些事情嫉妒不来。

    不过如果他的岳父大人能活到现在的话,应该也是个亿万富翁吧?

    哎,急不来急不来,还是脚踏实地,老老实实地挣钱的好。

    夏源抬起头来,看着嬴思瞳,“我想喝可乐,老婆你能帮我去买一瓶吗?”

    “嗯?”

    嬴思瞳眨了眨眼睛,“好,好啊,其他人呢,你们想喝什么?”

    “我不用了。”张诗婷摆摆手,“这两天肚子不太舒服。”

    “我要一瓶冰红茶,或者罐装咖啡也可以。”苏沁笑了起来。

    轮到姜小灵,她默默摇了摇头。

    姜小灵说,“你就在这里看夏源工作吧,我去买就行。”

    “哎?”

    夏源和嬴思瞳两个人同时有些惊讶地看着她。

    “那怎么能行呢?”嬴思瞳抢先说到,“多不好意思啊。”

    “这有什么,”姜小灵淡然地说到,“乐意为您效劳,你不是想留下来看夏源工作时的样子吗?”

    “唔……”嬴思瞳有些为难,犹豫了片刻对着姜小灵笑了笑,“那就麻烦你了。”

    “你想喝什么?”姜小灵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她。

    “我跟夏源一样,也要一瓶可乐。谢谢灵姐。”

    姜小灵点点头,把每个人的需求都记在脑海中,然后面无表情地往外走去,留给众人一个潇洒而冷酷的背影。

    夏源痛苦地捂住额头。

    完了完了,本来想用这一招支开嬴思瞳的。

    谁知道把姜小灵给支走了,这算个啥?

    “夏源,到你换衣服了。”

    导演助理又过来催了一次。

    夏源万般无奈地站起来,想死的心都有了。

    正是这时,苏沁走到嬴思瞳的身边,轻轻对她说了一句,“思瞳,你能跟我去洗手间吗,帮我个忙,我后背的拉链好像卡住了。”

    “哦,好啊。”

    嬴思瞳开心地笑了起来,屁颠屁颠地跟着苏沁走了出去。

    啊~~

    夏源长长地松了口气,苏大明星真的是帮了大忙了,果然人美情商高,就是不一样。

    苏沁临走到门边,回过头来对着他比了个2.

    很好。

    夏源点点头。

    如果衣服换得快的话,20分钟应该差不多了。

    张诗婷站在原地,左右探头看看,不知道为什么,这才几分钟的时间,怎么一个个的都不见了?

    ……

    进到洗手间里面,嬴思瞳站到苏沁的身后。

    “哪里坏了啊?”

    她低头看看苏沁后背上的拉链,用两根指头捏住。

    “是拉链卡住了吗?”

    苏沁站在镜子前面,看着身后这个鬼头鬼脑的漂亮女孩,会心一笑。

    本来就是为了配合夏源才把她叫出来的,拉链怎么可能是坏的呢。

    只不过是为了照顾她的感受而已。

    苏沁准备在这里跟嬴思瞳说会儿话,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回去。

    “那我帮你拉下来试试。”嬴思瞳说着话,右手轻轻向下一拉。

    苏沁侧头笑了笑,准备给嬴思瞳解释一下。

    就是这时,只听后背上传来撕拉一声。

    然后嬴思瞳突然向后退开一步。

    在镜子里面苏沁看得非常清楚——

    嬴思瞳的手上握着半截拉链舌头,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的天……”

    苏沁发出一声低呼,赶紧用双手捂住从肩膀上滑落下来的衣服。

    裙子的后面上裂开好大一条缝,露出白皙光滑的美背来。

    谁会想到嬴思瞳居然把她的拉链给扯坏了。

    “完了。”

    苏沁感觉眼压有点高,痛苦地闭上眼睛。

    她倒不是心疼衣服贵,也不过就是两万来块钱,关键是,明明是好端端的一件衣服,怎么就给扯坏了呢?

    是衣服质量有问题还是嬴思瞳太莽撞?

    “怎么办,沁姐?”嬴思瞳可怜巴巴地望着她,举着手里的半块拉链舌,“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为它卡住了,所以就稍微用了那么一丁点儿力气。”

    呃……

    这也叫一丁点儿力气?

    苏沁默默叹了口气,并不怪她,要怪就怪自己没有提前把话说清楚,嬴思瞳也是好心帮她弄拉链,谁会想到她是骗她的?

    “算了,不怪你,我打电话让我助理给我送一条裙子过来就好了。”

    ……

    汤浅良站在走廊上,默默地思考他的故事,他除了担任这部爱情电影的编剧之外,还是一个轻小说作家,最近写作上遇到了一点瓶颈,让他很是愁闷。

    愁闷得晚上都睡不好觉。

    汤浅良写东西有一个特点,就是在写作之前一定要先把人物都构建好,并且在大脑里面要形成具体的形象。

    比如这次的血族老公电影,他就是之前看猎魔人网剧的时候,偶然看到了公羊懿德这个角色才爆发的灵感。

    这也是为什么最后指名要让夏源来演这个角色的原因。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个剧本是完全按照夏源的形象来构造的,为他量身打造的剧本。

    而女主的形象,汤浅良也是在落笔之前就已经想好了应该是结衣这样有着亲切笑容并且傻得让人可爱的大支萌妹的形象。

    最后能顺利请到夏源和源结衣来出演他剧本中的角色,汤浅良有一种如愿以偿的做梦感。

    关于新书,汤浅良想好了一部分,包括内容和题材以及其中的主线发展,可是因为他的【女主角】迟迟没有入他的梦,导致一直卡在这里没有办法下笔。

    没有具体的女主形象,汤浅良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废人,什么都做不好。

    这令他颇为沮丧。

    就在他靠在墙上玩手机的时候,一个女孩子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个女生穿着一件白色T恤,下半身穿着一条运动长裤,后脑扎着一个马尾。

    明明是有点土气,却莫名令人感觉到那么一丝丝的清新脱俗。

    她有着非常好看的肌肉线条,举手投足间令人感受一股血脉贲(bēn)张的感觉。

    一看这个女生就没少锻炼,可是肌肉块头却不大,应该是属于格斗类运动才能锻炼出来的那种。

    女孩子面无表情地走到角落的自动贩卖机前面,然后往里面塞了一张纸币。

    她抬头看了看里面的货物,然后用手指按了一个按钮。

    duang的一声,一瓶罐装咖啡就从里面滚了下来。

    啧啧。

    汤浅良啧啧嘴唇,没有想到这样的女孩子居然喜欢喝罐装咖啡。

    说起来东岛的自动贩卖机产业非常发达,很多地方因为人力成本太高,都使用的是自动售货的方式。

    里面的商品应有尽有,光是咖啡就提供了好几十种不同口味的。

    接着姜小灵又继续塞入纸币,购买了一瓶可乐。

    到最后一瓶可乐的时候,却因为瓶装可乐的直径有点长,在掉落的时候不小心卡在了里面。

    这种情况其实也挺常见的,因为受重力影响,时不时地就会发生货物卡住的情况。

    汤浅良看到这里,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哎,真是可怜的妹纸。

    看来是长得好看的女生运气都不是太好。

    姜小灵犹豫了一下,板着个脸,眼睛微微眯缝起来。

    汤浅良举起手,提醒她,“要不然你买正上方那瓶饮料试试,如果位置对得好的话应该刚好能把它砸下来。”

    他这句话是用日语说的,因为地处东京,汤浅良本能地认为姜小灵是一个本地人。

    可是姜小灵对他的话毫无反应。

    这时汤浅良突然想了起来,这个妹纸不就是跟夏源一起在猎魔人里面演戏的那个谁吗?

    他拍着脑袋,一时半会儿想不起姜小灵的名字。

    因为在猎魔人中姜小灵的戏份实在是太少了,而且也没有什么个性,所以非常容易被人忽视。

    正当他准备用中文再说一次的时候,只听得哐当一声。

    姜小灵一脚踹上贩卖机。

    啪嗒。

    可乐立刻就滚了出来。

    卧槽!

    汤浅良惊讶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但是就在此时,一道电光突然跃进了他的大脑。

    眼前的姜小灵突然跟他的新书女主角重合起来。

    天呐。

    我的《大力女友》终于有画面感了!

    ……

    花费了20分钟左右,苏沁的女助理给她把裙子送到洗手间里面。

    苏沁换好了衣服之后,把换下来的那条坏了拉链的裙子交给助理让她帮忙找人修补一下,这件衣服还挺好的,以后还得穿的。

    助理拿了她的衣服之后风风火火地就出去了。

    洗手间里面又只剩下了苏沁和嬴思瞳两个人。

    这一去一来,给夏源争取的时间已经足够多了,苏沁心想自己再跟嬴思瞳聊一会儿应该就差不多结束了吧?

    “对不起,苏沁姐,都怪我不好,弄坏了你的衣服不说,还劳累你的助理跑一趟。”

    “这有什么嘛?”

    苏沁好笑地看着她。

    嬴思瞳脸上满满的歉意,小小的脸蛋上有着两抹绯红,苏沁看得眼神都呆滞了,她还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妹纸。

    如果不是夏源一直反对的话,她还真的很想把嬴思瞳给签下来。

    ……

    苏沁将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咳嗽一声,收敛起笑容。

    “妹纸,有件事情我要对你说。”

    嬴思瞳微微一愣,有些被她脸上的表情吓到。

    “完了完了,该不会是夏源出轨了吧?”

    血族美少妇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气愤得把手指头捏得咔咔作响,这个死垃圾被老板抓包,所以现在苏沁姐才要特地把她带出来。

    难道就是为了在私下告诉她这个秘密吗?

    “咳咳……你想哪里去了啊?”

    苏沁有些咋舌,觉得脑回路这么清奇的妹纸越看越可爱。

    “实际上,夏源不希望你在现场看他试装,也不想你看他拍戏,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呀?”嬴思瞳瞪着大眼睛,完全不明白苏沁说的话。

    “那是因为,”苏沁伸出双手,握住嬴思瞳的肩膀,顺带着用右手将她散乱的头发拨到耳后。

    嬴思瞳微微一怔,眼神有些迷离。

    “那是因为,他太在乎你了。”苏沁解释到,“因为这部电影是一部言情电影,他今天虽然是来试装的,可是有很多套情侣装,他是怕你看到他跟别的女人穿情侣装时心疼吃醋的样子。”

    “哎?”

    血族美少妇听了苏沁的话,身心突然一颤。

    这一点嬴思瞳确实没有想到。

    “怕什么嘛,反正早晚都要看到的,我老公第一次当男主角,难道电影上映了你都不给我去看吗?”

    “不一样的。”苏沁微微笑着,用疼惜的目光看着嬴思瞳,“虽然是假的,但是在电视上看和在现场看的感受完全不同。

    说实在的,我也赞同夏源,这部戏拍摄过程中你最好还是不要过来好了,他是心疼你。”

    ……

    在血族老公这部电影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场戏,是源结衣穿着婚纱向夏源求婚,然后两个人终于走到一起,各自穿着礼服步入教堂。

    所以今天试装的最后一套,其实就是为了试试新娘的婚纱和新郎的西服。

    当源结衣穿着婚纱从帘幕后方走出来的时候,夏源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是一身洁白无瑕的,如同白月光交织而成的婚纱,源结衣穿着它就像是一个落入凡尘的仙女。

    长长的裙摆拖到地上,将她苗条修长的身段衬托得完美。

    源结衣捧着一束鲜花,头顶着薄纱,抬起头来对着夏源浅浅一笑。

    现场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一声感叹。

    怪不得源结衣是国民老婆,这样的女人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不为之动容,谁不想把她娶回家?

    只有夏源,在看到她的时候,眼神突然一僵。

    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的心头涌出一股淡淡的悲伤——

    面前的这个新娘,什么都好。

    唯有一点让他觉得遗憾——

    她不是嬴思瞳。

    ……

    ——————————————————————————

    起点首发,求订阅、月票、打赏、推荐票、角色比心。

    感谢。

    ps:写作不易,请各位支持正版,来起点看看精彩的本章说,本章说比作者的书还要好看。

    今天没有更新了,各位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