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129.人类进化到现在真不容易
    姜小灵每次看到女公子的笑容就特别开心,在她的身上你永远能感受到一股活力,它能你忘却烦恼,甚至是你已经有1800多岁高龄这件事情。

    当它缓缓降落到树林上方,笼罩在那些最高大的参天巨树上时,树叶立刻发出了一阵沙沙的声响。

    比如血族的真型,可以将人体转化成一种全新的强大的物种形态,不管是力量、速度、爆发和反应上面都会得到全面的强化。

    原来这段时间的相处,好像自己也改变了很多。

    楚明的思维就单一得多,他就是觉得姜小灵作为一个演员,虽然不见得知名度有多高,但是总归是个女孩子,晚上夜深人静的,回家路上要是遇到歹徒或者见色起意的流氓该怎么办?

    (#/。\#)

    因为身体悬空,腰部使不上力气,姜小灵想徒手撕开发现还挺难的。

    看起来应该跟肩膀差不多。

    姜小灵解释着,“今天刚认识的,他送我回家。”

    她的头发打湿了贴在脸上。

    楚明担心是不是她公司有急事,或者是苏沁打来的电话,赶紧帮她找了起来。

    姜小灵完全忘记了后面有一个唐老鸭的大后缀在。

    因为吃饭的地点距离她的家也不算远,所以两个人就是通过步行的方式。

    在他们走路的过程中,楚明看到唐老鸭连同照相板一起掉到了地上。

    ……

    于是两个人只能再坐下来商量新的方法。

    总结下来,姜小灵归结为几个字——

    只要她再努努力,应该就能把夏源给救回来。

    所以这次改成推再试一试。

    一团绯红色的血雾弥漫在空中,从下往上托住降落伞,下面包裹着夏源让他落地的时候不至于因为撞击受到伤害,从层层迷雾中指能看到一星半点夏源的头发和衣服的一角。

    楚明双手插在裤兜里面,就像是一个看自己孩子娱乐的老父亲一样,眉宇间都是慈爱的表情。

    这个场景像极了末日的景象——

    发出砰的一声。

    这个场景如果近距离观察的话,会觉得有点可怕——

    因为那个挖出来的脸洞有点太大了,于是又往前钻了一些。

    ……

    姜小灵说。

    正在楚明犹豫的时候,姜小灵已经趴在地上钻了进去。

    血雾穿透了重重的树叶,嬴思瞳让它们将周围的树枝拨开,避免这些东西伤害到夏源,然后缓缓地降落到地面上。

    由于降落伞打开的缓冲作用,摄影师的速度立刻降了下来,感觉就像是有人在上面用绳子拽了一下。

    就像是见到了比霸王龙还要可怕百倍的生物,树林里的动物们的求生本能被激活起来,还不到10秒钟的时间内,嬴思瞳所站的范围15米内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移动的生物。

    在剧组拍摄过程中,发生意外也并不算什么罕见的事情,可是没有想到会被他遇到,他还全程拍下了这个过程。

    她抬头看看天空。

    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晚上大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

    姜小灵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点头同意先扛着走。

    这就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情急之下,嬴思瞳居然激活了血族的第三层进化——

    降落伞挂在树枝上,被嬴思瞳用血雾割断了绳索,不然夏源完全没法降落下来。

    搞不好皮肤已经被勒着磨破了。

    于是姜小灵又解释了一遍,“屁股卡住了,刚才钻洞的时候没有想到洞这么小,结果刚进去一半就卡住了。”

    好人和渣男有可能在行为表现上是相似的,可出发点略有不同。

    干嘛要把板子竖着呢,横过来不就行了吗?

    就像是一朵鲜花盛开,夏源后背上的降落伞向外打开。

    作为一个男人,况且苏沁走之前把姜小灵托付给他,他还是有这个义务把姜小灵安全送回去的。

    在两个人的脚底下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和陡峭的山峰。

    想起嬴思瞳,姜小灵的嘴角就会不由自主地上扬。

    与此同时,摄影师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此时夏源平躺在草地上,脸上被余晖镀上一层金光,呼吸平稳,仍然处于昏厥之中。

    但是一经实施发现不行。

    血族能够让自身雾化,变成一团血雾,这种能力只有纯种的血族,同时也是顶尖的血族才具备的,血雾可以让血族来去自由,同时血雾中的每一个分子都可以自主控制。

    正是这时,电话里面又传来了姜小灵的声音。

    可现在夏源却不是这样,他已经完全晕厥过去,没有丝毫的操控能力,不管嬴思瞳怎么叫都叫不醒他。

    然而,就在他已经准备为夏源默哀,觉得生还无望之时,底下那个小黑点突然膨胀了一下。

    在那个车窗里面,血流满面的男生,有着好看的侧脸轮廓,以及那种对死亡的着迷神情。

    楚明受到了一万点惊吓。

    ……

    由于是第一次操纵血雾,嬴思瞳还不太熟练,飘着飘着就飘歪了,降落伞往东北方向的一片树林飞去。

    “卡住了?”夏源的小姨表示没有听懂。

    而且,很明显,被挖空的那个蜘蛛头比人正常的脑袋更大一些。

    就在她突然警醒的时候,她才发现——

    蜘蛛形态那个毫无疑问是得爬在地上的。

    她自己也在纳闷来着。

    一般开伞高度在700米左右,最低开伞高度不得低于500米。

    只能说是哪个天杀的,居然把照相板做得这么结实,平时不都是泡沫塑料的吗?今天货好像是用真木头做的,而且当她尝试站起来时,发现这块板子还真的死沉死沉的,根本压得她动弹不得。

    而眼底尽头,夏源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当姜小灵抬起头来的时候,才看楚明脸上泛着开心的笑容。

    换做邓泽训的话,有这个机会当然是要循序渐进,先慢慢送回家再聊聊其他的事情,多有几次就可以晚一点回去,先去吃个宵夜啊唱个歌啊,做点喜欢做的事情啊之类的。

    楚明抬着上面,跟姜小灵两个人挪了一段路,姜小灵就累得馒头大汗,说不行了。

    但是因为下降高度已经逼近最低开伞高度,气压式开伞器被自动触发,降落伞打开之后由于运动被强大的气流张开并且涨满,两个人的速度这才突然减缓。

    “哈?!”张诗婷大脑有些混沌,一时半会儿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弄的。

    4、5点钟的夕阳,颜色璀璨而金黄。

    看着夏源的侧脸,嬴思瞳莫名想起了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等过了两秒钟,看清了地面上躺着的那个男人时,小兔子这才惊觉过来,赶紧撒腿逃命。

    嬴思瞳趴在他的身上,确定了他的呼吸和心跳之后这才稍微放下心来。

    而夏源自己右肩受到重创,已经是粉碎性的骨折,幸好他自己是有血族血脉的加持,所以才没有一命呜呼,而是陷入了晕厥之中。

    因为半截身子卡在照相板里面,鬼知道她刚才是怎么卡进去的,楚明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能把她拽出来。

    楚明说,“不然扛着走吧,然后找个锯子锯开。”

    既然推不出去,姜小灵于是赶紧喊到,“要不然还是往外拔把,你看看能不能拔出来。”

    楚明看到蜘蛛形态的那块照相板,当时就在想,这是哪个沙雕设计的板子?

    ……

    钻了两下,他听见整块照相板都晃动起来。

    姜小灵对楚明做出指导工作。

    6月的天,有点热。

    “那是……”楚明撇了撇嘴,一副欲语还休,无可奈何的模样,“但是也没见蜘蛛进化到人了啊。”

    具体能启动哪一种转化因人而异,还得看是否具备该物种的基因记忆。

    “你用点力啊。往前面推。”

    从楚明的视角看去,怪有几分楚楚动人的样子。

    锻炼太少,而且现在很少有给她磨炼的场合了,已经是和平世界,没有人再需要喊打喊杀的了。

    血雾缓缓托着夏源的身体往下降落,就像是一大团红色弥漫其中。

    因为一大晚上了姜小灵还没回家,张诗婷有点担心。

    电话里面传来张诗婷疑惑的声音,“你跟谁在一起呢,我怎么听着好像不太对啊?”

    绯红色的迷雾凝而不散,连从中透出来的光线都是绯红色的。

    ……

    “……”小姨表示今天刚认识就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那天是不是也是类似的模样呢?

    “怎么办?”

    因为照相板卡着确实很疼,特别是摩擦起来,外面那层钢铁侠的套装服根本不顶用,就像是被石头刮着两肋一样疼得厉害。

    看起来就像是蜘蛛女皇在吞噬女钢铁侠一样。

    那块照相板少说也有个50公斤重。

    看到楚明态度这么诚恳,眼睛里也没有什么杂念,姜小灵这才同意了。

    两个人走了一段路,干了不少重活,现在累得满身是汗,特别是姜小灵,还穿着厚重的道具服,就觉得像是进来蒸笼一般,浑身燥热难耐。

    还不到2分钟的时间,血雾就已经没入树林之中。

    姜小灵皱起眉头,“没,没什么事情,就是在外面被卡住了,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

    夏源平静的躺在草地上,头歪向一边,他的右肩受到重创,骨头从衣服里面穿出来,外面包裹着的衣服皮也被撕裂开。

    这样下去也太吓人了。

    好在只是晕了过去,并没有挂掉。

    变身血雾。

    姜小灵钻到里面,把头从蜘蛛图案的前方伸了出来。

    姜小灵不由得想起了孙悟空,她现在跟齐天大圣真的是同病相怜。

    他们走走停停,大概有500米左右。

    “妈耶,人类进化到现在真是不容易。”

    ……

    行吧,好人做到底。

    把手机给到姜小灵,一看原来是张诗婷打过来的。

    那种恐惧是如此的深刻,令它们情不自禁颤抖起来,甚至于有一些野生放养的山羊已经开始失禁。

    可是危险并未离去,在这种情况下,因为夏源昏厥过去,降落伞已经远远偏离了最开始的飞行线,现在已经飘离很远了。

    姜小灵特别担心,虽然她的身体还年轻,但是心态是不是真的老了。

    当初汶川地震时,伞兵们就是由于下方地形复杂导致其中一个落地时不小心大腿被树枝扎穿,好在治疗及时没有生命危险。

    树林里的小动物们纷纷抬起头来,惊恐地看着上方。

    可惜夏源是个好演员才23岁的年纪就陨落了,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

    想想也怪瘆人的。

    他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傻。

    拽了两下还是不行,楚明有点想放弃了。

    在路人视角来看,估计是看到一只黑漆漆的吞着半截女钢铁侠的东西在地上蠕动的样子。

    估计它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会被天降之物击中,直接身体粉碎性骨折,当场就见了阎王,希望它来生可以有福报投胎成为一个富二代,不要再这么点背了。

    姜小灵突然不动了。

    天边的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

    今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了,姜小灵觉得没有那么拘束,话也多了一些。

    晚上吃完晚饭,楚明送姜小灵回家。

    =????=????(●???●|||)

    在伞底下好像有着一层薄薄的粉红色的雾。

    一个是蜘蛛形态。

    楚明点点头,因为姜小灵穿着钢铁侠的服装,实在是不方便拿手机,楚明于是自己掏出自己的手机拍了一张。

    “喂,你人在哪里呢,怎么还不回来啊,你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为了自身安全,摄影师被迫打开了降落伞。

    时代不同了。

    拍完以后,他递给姜小灵。

    四周的生物都惊呆了,在嬴思瞳面前站着一只小兔子,正张着三瓣小嘴呆呆地看着她。

    小白兔吓得目瞪口呆,四脚瘫软,一时之间竟忘记了逃跑。

    嬴思瞳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宝宝,而且活泼可爱,脸上总是洋溢着小孩子般的笑容。

    一个是人形态。

    想当年她拎刀上战场的时候,一把大刀也有个二十来斤,怎么那个时候挥一天都没问题,现在扛着一块破木板子怎么身体就不行了呢?

    于是那个球形完全卡在了照相板的洞里面。

    姜小灵也很沮丧。

    摄影师心头一凉,神情之间非常绝望而痛苦,眼泪立刻就下来了。

    汗水顺着她的下巴一滴滴掉下来。

    嬴思瞳也没太在意这些事情,比起新激活的能力来说,她更关心的是夏源的死活。

    可能路人看到我们两个会更害怕吧?

    血族跟一般意义上的吸血鬼其实并不太一样,要说差异的话,他们除了吸血来补充营养之外,还有许多强大的能力。

    姜小灵的半截身子挂在蜘蛛嘴巴外面,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楚明微微一愣,笑容突然僵住了。

    最神奇的一种能力——

    紧随其后的摄影师简直吓坏了,夏源被这么一撞,直接飞离了既定的航线,而且随着高度的下降,摄像师即使有想救他的心也没有救他的能力。

    张诗婷实在是听不下去,于是在电话里面说到,“那我就不管你们了,你回到家以后我给你开门,别玩得太晚,而且橘子那种东西很危险的,千万别搞出事情来。”

    如果一不小心掉到树木密集或者尖锐的物体上方的话,有可能会被扎个通透。

    哪个沙雕会把头放进去?

    就像是——

    但是,他很快就发现我错了——

    回家的路上,他们路过一个游戏展。

    尤其是空中撞到夏源的那只大鸟。

    但是非常不凑巧的是,姜小灵身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姜小灵说,“你可以给我照张相吗?”

    本来姜小灵想推辞说不用了,她可以自己回去。

    事故发生得特别突然,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

    楚明只好站到她的身后,准备拉住她的双脚把她从里面拽出来。

    她抬起头来,无助地看着楚明。

    她也没少看过类似的照相板,之前跟嬴思瞳一起逛街的时候,女公子每次都对这种东西很感兴趣,非要拉着她一起去合个影。

    (请大家自行想象当时的画风。)

    进入第二层进化之后,血族还能模拟其他的动物形态,比如蝙蝠、仓鼠、黑猫……等等。

    这是一个诡异的下午。

    姜小灵看了一眼,不是很满意,主要是脸和照相板的洞口不是很贴合。

    “不行不行,有点痛。”

    相比起嬴思瞳来,姜小灵真的觉得自己老了。

    就在刚才,当夏源面临着巨大的危机,直接被大鸟撞晕过去,完全没有自主开伞和控制前进的能力。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吧?

    姜小灵点点头,面无表情挂掉了电话。

    姜小灵又停了下来。

    “哦,跟一个刚认识的医生朋友,我们现在在街上呢。”

    楚明这个人虽然在感情上不是那么精明,但总归是个好人。

    鬼知道为什么那里会有一个蜘蛛女皇的照相板。

    谁把姨妈巾丢到了天上?!

    一朵绯红色的云朵从天空上缓缓落下来,遮蔽了小半个天空,被阳光一照,看起来特别诡异。

    还能怎么样?

    就是这一天,树林里的动物们终于想起了那刻在骨子里,被基因支配的恐惧。

    蜘蛛女皇有两个形态。

    她皱着眉头撇了撇嘴。

    打横以后,姜小灵总算能直立行走了。

    通常情况下,在游戏展里面不是有那种供人照相的平面广告牌吗?

    比如一个正面是一个亚索的形象,然后把亚索的脸给挖空了,让人能把脸放上去拼成自己的样子。

    但出于礼貌和不放心,楚明还是坚持送她回家。

    而她最近在照镜子的时候,也明显发现了眼角的细纹,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说实话,两个人走夜路,聊着天其实还挺惬意的。

    说真的姜小灵往哪里一站,没人觉得有半分违和感。

    作为一名身经百战的女战士,同时又是嬴思瞳的守墓人,姜小灵什么苦没吃过,她说疼就说明是真的疼。

    两个人休息了一会儿,楚明突然一拍脑袋。

    楚明刚推了两下,姜小灵就有点受不了。

    血色的迷雾快速向内聚拢,逐渐凝聚成一个娇小的少女形象。

    ——————————————————————————

    先发一章5000字的,一会儿还有一章,争取在12点到1点左右赶出来。

    起点首发,求订阅、月票、打赏、推荐票、角色比心。

    感谢。

    ps:写作不易,请各位支持正版,来起点看看精彩的本章说,本章说比作者的书还要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