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123.痛并快乐着
    第二天一大早,一辆军车直接开到酒店门口。

    几个穿着军服的精壮汉子从车上下来,直接把夏源他们吓了一跳。

    本来以为林昊说的【体验军旅生活】就跟综艺节目那种差不多,没想到居然来真格儿的。

    一群人赶紧上前跟祖国的战士们一一握手,表达对他们的敬仰之情。

    黄博一边握手一边说,“哎呀,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你们盼来了。多亏了你们,才有祖国繁荣富强。”

    苏沁翻起两个大大的白眼,心想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教官李镇柏是这次黄博饰演的角色原型,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在看到黄博的时候,这位老伞兵还是不由得有些皱眉。

    稍作比较,夏源得出结论——

    主要是今天博哥没穿西服,光看脸的话,确实是丑了点。

    李镇柏军人气质,外形上略高一筹。

    “怎么滴吧?”黄博似乎看穿了众人的心思,用手搂住教官的肩膀,“我们走出去,别人能说咱是亲哥俩,你们信不?”

    “别别别,不敢不敢。”

    教官诚实得特别可爱,把所有人都逗笑了。

    黄博这个成天叫苦的人,反而是一群人中最淡定的。

    “知道了吧,这两个导演就是这作风,林昊这个狗,嗯哼哼,够意思的导演,只讲求最后的效果是否真实,哪里管你们演员受得了受不了。”

    苏沁白了他一眼说,“行了,人也不在这里,就别兜着了。”

    毕竟林昊只是制片而已,为了不干涉文野的导演工作,林昊昨天就拍屁股走人了。

    黄博赶紧指着孙沁道,“这可是你说的啊,我要是得罪了制片人,就是你背锅了。”

    苏沁嘴角抽动两下,恨不得上去把这人的嘴巴给缝了。

    另外一边文野导演默不作声地抽了会儿烟,然后把烟头扔进垃圾箱里面。

    他缓缓吐了口气,黑色的眼睛框里面折射出两道光。

    “沁姐,不然你直接带资进组,加个6000万,我跟制片商量一下,直接让夏源演男主角好不好?”

    “我……?”苏沁噎了一下,没说出话来。

    黄博是这部剧的男一号,饰演的是汶川大地震时,带领跳伞飞降的勇士,空降兵研究所所长李镇柏。

    这一听,黄博立刻警觉起来。

    “喂,不带这样的哈。导演,你自己想想,我们合作多久了,怎么能说换就换呢?”

    文野皱着眉头,一拍手掌,倒吸一口冷气,“对哦,我们不是没合作过吗,这样,沁姐,你出4000万,夏源演男一号。”

    夏源在旁边看着差点儿没笑出声来。

    嬴思瞳跟在他的后面,抱着夏源的腰,笑个不停。

    正当所有人都在看黄博的笑话时,这人把苏沁拉到一边,用大家都能听见的洪亮嗓门说:

    “沁姐,你看这样,我只要你3000万,我自己毁约退出剧组,比他那边还要便宜四分之一,你看行不行?”

    “噗……”

    苏沁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合着都是我一个人出钱?你们都是一群见钱眼开的东西,连演员和导演的基本操守都不要了?”

    “嗨。”黄博一拍大腿,“你刚才说啥?没听说过。”

    苏沁气得扬手就打。

    黄博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在酒店大堂外满处的跑。

    “还有你之前叫我什么?沁姐!”苏沁双手叉腰,“我记住了,博大爷,你居然让我占你便宜。”

    “时间不多了,走吧。”

    外面教官大手一挥,直接请所有人上车。

    ……

    他们这次去的地方,在地图导航上面没有,搜索肯定是搜不到的,属于保密内容。

    也就是林昊他们的关系够硬,才能请到军队的大校来给他们做教官。

    教官本人就是之前地震时执行空降任务的空降兵研究所所长李镇柏。

    为了让他们体会真正的军旅生活,导演组特地给他们安排了军队宿舍。

    当车顺着山间的沙石路一路开进军事基地时,夏源有一种人类文明和美好的都市生活已经离他们而去的错觉。

    进入到训练基地之后,教官先带他们去各自的宿舍。

    包括苏沁和嬴思瞳也被安排在了一间。

    苏沁苦哈哈地说,“我,我又不演军人,连军人家属都算不上,一个演三四线城镇的普通妇女,我体验这个干嘛呀我?”

    她说完话,就想继续坐着车跟着导演组一起离开。

    黄博赶紧把她拦住。

    “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呢?”

    苏沁啐了一口,“tui!谁跟你有难同当?”

    导演也没怎么管他们,前脚刚把这些个演员放下,后脚文野就走了。

    临走前还特地给李镇柏大校嘱咐到,“务必要把他们训练出军人该有的样子,拜托你了,特别是黄博,他最近体脂高,血压高,我怕他在后面的拍摄中扛不住。”

    李镇柏刷地敬了个军礼,“放心吧,保证完成任务。”

    “哎呀我去!”

    黄博赶紧跑上来,拎着一只帆布鞋作势欲打。

    当鞋子扔出去的时候,文野已经坐着军车离开了。

    ……

    先各自回到寝室,换上衣服,按照教官的指示,所有人在训练场上集合。

    不得不说人靠衣装。

    当夏源换上迷彩服的时候,嬴思瞳都看得呆了。

    他整个人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下,五官立体,剑眉星目,一张脸轮廓分明,不但帅气还有一股子阳刚之美。

    苏沁看到夏源的时候,突然觉得这个人真的没有签错。

    比起同龄人来说,夏源显得更有男子气概一些,完全不像是22岁该有的气质,更像是老一辈冲锋陷阵,马革裹尸的革命者们。

    也许,这样的男人才更有魅力。

    当然,苏沁换上军装以后也是别有风味。

    她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如果说原来她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的形象是温婉的,大气的,灵动的,体贴的。

    那么当她不施粉黛,穿上迷彩服站在沙场上的时候,眉宇之间透露出一股子的英气,从内而外释放出来。

    既是美女又胜于美女,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雄。

    只有嬴思瞳没有换军装,而是到一边纳凉休息,顺便给众人担任后勤工作,比如保管重要的手机(虽然在训练基地里面也没有信号),然后给他们送送水啊,递递毛巾什么的。

    当看到苏沁和嬴思瞳的时候,连教官自己都有点脸红。

    他这还是人生中头一遭见到大明星,更何况是这么漂亮的美人,苏沁和嬴思瞳给他的感觉又跟电视上的其他明星不太一样。

    后来李镇柏自己才发现,原来在她们的身上没有那种矫揉造作的扭捏感。

    说起来也确实如此,苏沁虽然看起来挺柔弱的,实际上却很卖力。

    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说卧倒就卧倒,根本没有在乎形象。

    更何况,就像她说的,本来她在神兵剧组里面只演一个普通女性的角色,根本就没有必要来陪他们一起做军事训练,但是苏沁自己还是来了。

    一方面是为了【有难同当】,一方面也正好把身材锻炼一下。

    还能在这段时间培养剧组成员的感情,顺便照顾一下夏源。

    虽然是老板,但是在相处的过程中苏沁一点架子都没有,更像是个大姐姐。

    ……

    李镇柏教官考虑到他们没有服过兵役,估计只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进行过一定程度的军训,所以主动降低了一些难度。

    每天的新兵训练包括:

    早上5点半起床,然后负重跑5000米,考虑到苏沁是女生,她可以不用负重。

    秦沐阳和夏源两个年轻人各自负重20斤,黄博和邵振辉负重10斤。

    跑完步以后,一群人都累得个半死。

    然后到8点钟以后,训练挂钩梯上下300回,穿越30米铁丝网来回300躺。

    之后李镇柏再给他们教学擒敌和战术训练。

    擒敌,就是指如何进行有效的擒拿搏击,跟敌人抗争,战术,训练的是战场上的灵活应变以及作战能力。

    比如卧倒。

    持枪卧倒时,因为枪支本身很重,从10公斤到20公斤不等,他们还得端着枪做卧倒起立,很快黄博就摔得不行,觉得体力不支,预计回去以后要淤青了。

    一天训练下来,所有人累得怨声载道,哀鸿遍野。

    黄博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秦沐阳这种舞蹈专业出身的都扛不住。

    只有夏源像头牛一样,哼哧哼哧,把教官布置的任务都完美完成,而且还要超出李镇柏的预期。

    听说夏源是武行出身之后,李镇柏才稍微释然。

    “怪不得,如果从来没有经过专业训练还能做到这么好的话,其实已经可以去当特种兵了。”

    他亲切地问夏源,“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可以向上级请示。”

    “不用了不用了。”

    夏源连连摆手。

    他觉得人生还是值得的,没有必要放弃大好的春光,他现在觉悟还不够,没有达到为祖国的安全事业而献身的境界。

    听到夏源的拒绝,李镇柏教官眼神一阵黯淡。

    “不过我觉得,能在演艺事业上秉持军人的奉献精神,也可以为国家做出贡献,同时还能更大程度地发挥价值,为军队做更好的宣传,希望有更多的有志之士能加入到人民的队伍中来。”

    夏源这一番话说完,所有人都用惊诧的目光看着他。

    苏沁老板有点泪目。

    简直了,这个少年的演技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能取得飞一般的突破和进步,现在居然能脸不红心不跳地撒谎而不让人感到有不和谐的因素。

    此子必将成材啊。

    黄博本来想说些什么,奈何实在是累得说不动话,只能默默给夏源竖起一个大拇指,在旁边先喘两口气。

    这个时候嬴思瞳赶紧拎着一箱子水过来给大家润润嗓子,缓解一下疲劳。

    当太阳完全落山之后,这一天的训练总算结束了。

    黄博握着教官的手,做出总结,“了不起,真了不起。不体验不知道,我们的战士们这么辛苦。”

    一群人累成马,回去的路上几乎是拖着地在走路。

    嬴思瞳像条小尾巴跟在夏源后面。

    过了一会儿她又跑到夏源的前面。

    “夏源,要不我背你回去吧?”

    “哈?”

    瞥瞥四周,其他几个人累得根本没有空偷听他们的谈话。

    “不用,”夏源用沾满泥土的手指在血族美少妇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她白皙小巧的鼻头立刻沾了一层灰,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小花猫。

    嬴思瞳嘟起小嘴,“你之前背我上山看日出,我也想回报你一次嘛。”

    “别,你背不动他的。”

    黄博拖着沉重的身体路过,给他们摆了摆手,“这小子,少说也有个150斤,你能背得动才怪。”

    邵振辉赶紧在黄博的后面推了一把,差点没把他放倒在地上。

    “老博,你也太弱不禁风了吧?”

    黄博啐了一口,踉跄了一下回过头来,“你才老伯呢,你们全家都老伯。”

    “是是是,我都43岁了,我不是老伯谁是?”邵振辉赶紧说到,“我的意思是,人家又没真的想背,就是在这里说些情话,我们就没必要在旁边酸了。”

    黄博皱起眉头,实际上他74年的,现在45岁了。

    “我这不是……”他话锋一转,小声说,“怕年轻人伤腰吗?”

    “是你的脑子不好吧大叔?”

    苏沁在后面继续推了黄博一把。

    ……

    夏源和嬴思瞳互相对视一眼,彼此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看着前面几个人的背影,小眼睛感叹地笑了起来。

    “原来拍戏这么有趣。”

    “是啊。”

    夏源感叹,“一部戏就是一部人生,还有这么多可爱的同伴们,其实是挺有意思的。

    这就叫做痛并快乐着。”

    正是这时,小眼睛往前一步,蹲到地上,把后背让给他。

    “干嘛?”

    “来吧?”嬴思瞳回眸一笑,“他们都走前面去了,没人看见,让我报答你一次嘛。”

    “额……这个。”

    夏源犹豫了一下,仰头看天。

    太阳就像一团通红的火焰,在即将没入山峰之前,把正片天空都烧了起来。

    余晖落在地上,将两个人的影子拉得斜长。

    嬴思瞳的影子就在脚边,光看影子的话,会觉得这是一个高挑而纤细的美女。

    再看看面前这个小身板,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血族的话,夏源还真担心会压坏她。

    夏源摸摸帽子,脸色绯红,小声地咳嗽两声。

    “那你小心一点,别太用力,要装得很吃力的样子,以免引起别人的疑心,暴露了你血族的身份。”

    “知道了,快上来。”嬴思瞳挤了挤眼睛。

    夏源默默地向前趴到她的背上。

    紧跟着小眼睛双手握住他的腿弯,用力一抬。

    夏源就像是一根轻飘飘的羽毛一样,被嬴思瞳背了起来。

    夏源微微一愣,将双手耷拉在她的前面。

    微风轻轻吹拂着嬴思瞳的长发,夏源的鼻子痒痒的,满鼻都是她身上好闻的味道。

    像这样被人背在背上,夏源觉得好像十几年都没有过了。

    上一次,他记得是在张诗婷的背上,那个时候他还小,小姨哄他睡觉,还给他唱歌谣。

    嬴思瞳开心地笑着,一点都没觉得累,“你看,你背着我看日出,我再背着你看日落,这下子不就扯平了吗?”

    ……

    当黄博和苏沁他们转过头来的时候,正好看见这样一幕——

    在通红的落日余晖下,嬴思瞳用小小的身板背着高大的夏源,步履维艰地向前走着,她的脸上有着痛苦的笑容。

    也许是因为内心的爱情滋养,才让她甘之如饴。

    “妈呀,太感人了吧?”苏沁把手放到鼻子上,眼眶有些湿润,“你怎么能想到一个小小的身体能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她为了夏源,真的是拼尽了全力啊。”

    “哎……”黄博内心一阵酸楚,感叹到,“我什么时候也能被老婆背一回?”

    苏沁啐了一口,“你还是男人吗?”

    邵振辉赶紧补上一句,“你知道吗,人家夏源和思瞳叫做浪漫,你这种……叫做母猪上树。”

    苏沁在旁边笑岔了气,撑着腰一时半会儿没缓过来。

    黄博赶紧说到,“哎不是,我说你们怎么就这么不待见颜值低的人呢?长得帅被老婆背就叫感人叫浪漫,颜值低的人招你惹你了啊?颜值低的人就不配浪漫不配有感情吗?”

    正说着话,几个人突然沉默下来。

    看着嬴思瞳背着夏源有说有笑的样子,众人内心泛起一丝酸楚。

    就像谁给他们嘴里强行塞了柠檬一样。

    “咦不是我说,”黄博突然反应过来,“刚才还觉得挺饿,怎么这会儿觉得有点撑得慌?”

    邵振辉默默回他,“而且酸酸的你没感觉到吗?”

    “我擦,这样不行,下次我也得把我老婆带过来。”

    “喂。”苏沁不满地翻起两个白眼,“你们考虑过单身人士的感受了吗?”

    黄博撞了撞旁边秦沐阳小哥的肩膀,“你怎么不带老婆过来。”

    秦沐阳愣了一下,哭丧着脸说,“我老婆也背不动我也没这么漂亮啊,咦,我好像还没老婆。”

    他回头看了看苏沁,“沁姐,要不咱倆考虑一下?”

    苏沁抱着双手,回他一个字,“滚。”

    黄博和邵振辉笑得特别开心,拍着秦沐阳的肩膀说,“兄嘚,你进步了。”

    苏沁赶紧止住两人,“你们少带坏新人,第一次警告。”

    ……

    回到住的地方之后一个个累得连腿都抬不起来。

    吃饭的时候,他们的手都在发抖。

    而且还得忍受着夏源和嬴思瞳的煎熬。

    两个人在交换餐盘里面对方喜欢吃的食物。

    这种公然秀恩爱的场面,真的很想拖出去打死。

    注意到众人有些愤怒的目光,嬴思瞳这才回过神来。

    “黄博老师,我看你手抖得厉害,不然我喂你吧?”

    “emmm……”

    黄博略作思考,我倒是想呢,就是怕被后辈打死。

    “不用了,我可以的,我真的可以的。”

    黄博用左手抓住右手,勉强夹起一根菜心喂到嘴里。

    苏沁在旁边皱眉道,“思瞳,你让夏源多吃点饭,我看他挺瘦的,身体还是得加强一下。”

    “哦。”

    嬴思瞳点点头。

    因为碍于有夏源的老婆在,苏沁不好直接把自己的食物匀给夏源。

    但是她作为夏源的老板,确实有点担心夏源的身体。

    从之前看到的嬴思瞳背夏源的那一幕就能看出来,不是这个小身板力量大,有可能是因为夏源太瘦了。

    ……

    吃完饭之后,各自回宿舍休息,经过了一天的训练大家都很累。

    一回去,黄博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接趴到床上。

    “我德~马~啊~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黄博趴在床上甩胳膊。

    “你这种放抗日年代,就是个叛徒。”

    “胡说,我明明是卧底。”

    “得了吧,就你这身子,做卧底别人还不要呢?”

    邵振辉跨坐在黄博身上,给他捏捏胳膊按按背,疏通经络。

    旁边秦沐阳跟在他的后面,给邵振辉服务着。

    “真舒服,”黄博感叹,“老邵,你这手法跟哪个技术师父学的啊。”

    “我老婆。”邵振辉根本不上他的当。

    “改天向她请教请教,哎哟,你轻点儿!”

    黄博刚耍嘴皮子,被邵振辉一巴掌拍在后背上。

    一个五爪血印立刻就出来了。

    此时,夏源还没回来。

    在外面的月光下,站着两个年轻的身影。

    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一样,两个人依依不舍,都没返回自己的宿舍。

    黄博酸溜溜地说,“年轻人真是精力旺盛,你说我们还分男女宿舍干嘛,不如合宿算了。”

    邵振辉不同意他的话,“你想得美,那也得苏沁同意才行。”

    ……

    在宿舍外面,有两排用来拦汽车进入的圆柱形石墩。

    月光下,嬴思瞳在上面玩跳格子。

    她脱掉鞋,把一双小帆布鞋拎在手里面。

    白皙的脚踝踩在冰冷的石柱上,露出完美的小腿曲线。

    仿佛月光也在照顾她,从云层中倾泻下来,在她的身上笼罩上一层薄薄的银色。

    完美得如同一个落入凡间的精灵。

    夏源牵着她的手,在下面像个守卫骑士一样。

    当他用目光望着她的时候,不禁有些心动。

    夏源全神贯注地看着小眼睛,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他们的婚礼。

    以前是假结婚,没有感情基础,所以对于他来说举办婚礼一是麻烦,一是浪费钱。

    现在,看到被月光笼罩着的血族美少妇,他情不自禁地想——

    如果有一天,嬴思瞳能穿着洁白的婚纱,站在他的面前,该是如何美丽动人的场景。

    那必将是他一辈子最幸福的时刻。

    因为神圣加诸于彼身,光和尘将与之同在。

    到那时,他会对嬴思瞳说:

    遇见你,真好。

    ……

    苏沁刚好路过,看到此情此景,不免停下了脚步。

    如果真的有传说,传说中真的有公主和王子,那么他们也一定是现在嬴思瞳和夏源的模样。

    男的五官俊朗英俊帅气,女的漂亮迷人。

    之前苏沁还觉得嬴思瞳的身高有点矮,但是当她站到石柱上,被夏源托着手来回走动时,她突然体会到了一种非常特殊的东西——

    仿佛嬴思瞳的体内流淌着神圣的皇室血脉,高贵得就像是一个千年前的古国公主。

    这种感觉特别奇特,只有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才能体会到这么纯粹的月光。

    而对于月亮来说,它或许见证了人类几千年的历史。

    在它的指引下,时间也失去了界限,变得不分明起来。

    让人有一种时空重叠之感。

    苏沁抬起头来,看着天上洁白的月轮,不禁在想,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

    时间被月光牵引着,让她看月的时候,几百年前也有一个浪漫而帅气的书生,在进京赶考之时,突然抬起头来,不经意地一瞥:

    月轮照出了他的样子。

    同时也在书生的目光中照影出苏沁的模样。

    他如果能听到,她会对他露出淡淡的微笑,哪怕内心痛得要死。

    她会说,“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他如果能开口,那么会对她回一声:

    你好,我也是。

    苏沁低着头,不知道为什么眼眶突然就湿润了。

    她赶紧用手在脸上擦了擦。

    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书生的话,那么——

    苏沁突然笑起来,觉得他也该是楚医生的样子吧?

    ……

    站在远处,苏沁默默地给两个人拍了一张照片。

    在这种神圣的地方,连网络信号都没有。

    除了拍拍照,这个手机就像个废石头一样。

    “你们在玩什么,我可以加入你们吧?”

    苏沁笑了笑,从黑暗中走出来。

    月光打亮了她的脸,夏源注意到她的脸上有着淡淡的泪痕。

    他张了张嘴,却没有问出为什么。

    “好啊。”

    嬴思瞳从石柱上跳下来,“我们在玩脚不沾地的游戏,得从这里走过去,看谁走得远。”

    血族美少妇指着一排石柱子。

    “好啊。”

    苏沁自己脱下鞋,也没什么顾虑就加入他们。

    夏源倚靠在石柱上,默默地看着她。

    说起来苏沁的身上真的有一种非常特殊的魅力,女人在脱鞋的时候有一种非常特殊的撩动感。

    她只是略微抬起小腿,手指轻轻一勾,鞋子就挂到手指上。

    哪怕是穿着军训的迷彩服,她依然优雅得像个皇后。

    苏沁皱起眉头,不由得想这个小子也太大胆了吧?

    老婆就在旁边还敢这么看其他的女人,回去以后岂不是要被打死?

    想到这里,苏沁故意把裤腿往上撩了起来,露出一截白花花的小腿。

    “咳咳。”

    夏源这才反应过来,赶紧避开了目光。

    只有嬴思瞳在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两个人。

    她摸摸自己的头上,疑惑地说,“也没有帽子啊,怎么感觉有点油?”

    “咳咳……”

    夏源咳得更剧烈了。

    苏沁微微一笑,轻盈地跳到石柱上面。

    她高傲地昂着头,一只手提着鞋,一只手轻盈地搭在身边,双腿交叉,像极了一只美丽的迷彩天鹅。

    “你一定练过芭蕾舞。”

    夏源说。

    苏沁给了他一个白眼,“那还用说,我们学校都有形体课和舞蹈课的,这些都是小意思。”

    她一边提着鞋,一边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不得不说,专科毕业的就是强,苏沁的平衡性非常好,步子迈得非常稳。

    如果黄博在这里,他一定要赞美两句,比如看女人走梅花桩就是好看。

    苏沁的身材真的是一流的,该凶的地方凶,该细的地方细,两条小腿笔直修长,实在是让人赏心悦目。

    走了一半,因为两排石墩之间的距离比较大,一个跨步还过不去,她只能停在了这里。

    小眼睛推了推夏源,夏源无可奈何地到空隙中间蹲了下来。

    苏沁微微一愣,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他给你当人墩,这样你就能跨过去了。”

    确实,当夏源蹲下来之后,有这个人墩的存在,柱子和人墩之间的距离就变小了。

    “你行不行啊?”

    苏沁嘟囔了一句,实在是有些不太放心。

    特别是在别人老婆的面前,踩对方的丈夫。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好在嬴思瞳没心没肺的,根本就没想那么多。

    夏源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苏沁赶紧来吧。

    “别想太多,我是练武行的,随便扛两三个你不成问题。”

    苏沁噗嗤一笑,“你就吹吧你。”

    但她还是试探性地踩出了一步。

    夏源的背部宽阔平坦,两个三角肌和斜方肌都练得非常好,踩在上面就像是踩在肉肉的垫子上一样。

    苏沁轻轻一跳,到了对面的柱子上。

    她踩在柱子上,就像是踩着月光,如同一只蝴蝶轻飘飘地在上面跃动着。

    不一会儿苏沁走完了全程。

    之后换到夏源来走。

    到那两个空隙较大的柱子时,夏源也停了下来。

    嬴思瞳嘿嘿一笑,“好,现在换我当人墩。”

    她赶紧跑过去做了个人马的姿势,把背弓起来给他。

    “等一下。”

    苏沁将一只手放在前面,来回晃动了两下,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次觉得自己语文没学好导致现在词汇这么贫乏。

    “你确定吗,你确定要让他踩你?”

    嬴思瞳笑了笑,但是不敢说她是血族的事实,只是解释道,“放心好了,就当是去洗脚的时候,被人踩了背。”

    “唔……”

    苏沁捂着嘴巴和鼻子,大脑有些阻塞。

    说得好像有那么些道理,有技术的师傅们也有胖子,不见得能把人踩坏。

    果然,像是在验证嬴思瞳的话,夏源在嬴思瞳的背上轻轻一点,然后轻盈地落到对面的柱子上。

    说实话整个过程苏沁都是屏住呼吸的。

    她实在是有些担心。

    一方面是担心嬴思瞳能不能撑住,另外一方面是怕夏源一个没跳好就会变成鸡飞蛋打。

    嬴思瞳和苏沁再走了一轮之后,又继续轮到夏源。

    他走到刚才的缝隙处又停了下来。

    “好,现在换你。”

    嬴思瞳对苏沁说。

    苏沁一下子傻了眼。

    “什么鬼?”

    “我们是轮流当人墩的。”

    “真的假的?!”苏沁突然有一种进了贼窝的感觉,两只眼睛眼压有点高。

    夏源赶紧解围说,“算了,给我老板一点面子,别为难人家了。”

    “不用!”

    苏沁抬起一只手止住了夏源。

    连嬴思瞳这种一米五的小身板都能把夏源给驼起来。

    她一米七的身高没有理由支撑不住啊。

    苏沁卷起袖子,在夏源面前蹲了下来,两只手摸着脚背,是个标准的跳人马姿势。

    “那我来了。”

    夏源有些担心地看着她,再确认一遍,“你行不行啊,别被我给压坏了,我很重的哦。”

    “来吧,废话那么多。”

    苏沁不耐烦地拍拍自己的后背。

    行吧,这可是你说的。

    夏源深吸一口气,向前迈出一只脚踩在苏沁的肩膀上。

    紧跟着身体重心立刻沉了下去。

    “呜呼……”

    苏沁五官扭曲,被踩成了一个傻比。

    ……

    经过长达十几天的训练,训练的效果非常显著。

    特别是黄博,明显瘦了一圈。

    而原本白白净净的邵振辉现在被晒得皮肤黝黑,沧桑了许多。

    “有这种皮肤,就说明是个合格的兵了。”

    教官对他们的训练成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他决定带这些人去实操一下。

    实操什么呢?

    当然是跳伞。

    因为这群人演的就是伞兵,过来接受训练就是为了能更好的熟悉跳伞流程,在之后的拍摄中更加顺利的。

    特别是夏源,他是希望能自己独立完成跳伞任务,而不是用其他的替身。

    他本身就是做武行出身的,知道这种动作戏拍摄时的危险性。

    不过世界上能有几个人像阿汤哥一样,亲自从几千米的高空跳下来的。

    这不仅需要强大的勇气,健壮的身体,还得经受过严格的训练。

    可黄博不同意,他觉得自己一个实力派演员,说好的只露脸不实干,怎么到最后也变这样了呢?

    导演打电话解释说,“拍摄的时候会用武替,这不是让你体验一下当伞兵的感觉吗,你体验得越真实,那么后面拍摄的时候表演就越真实不是?”

    “我,我跟你唰,喂,喂!”

    文野挂掉了电话。

    在这个鸟不拉屎的神圣之地,只有经过教官的允许是没法往外面打电话的。

    ……

    第二天天气很好,艳阳高照,空气能见度很高,非常适合跳伞。

    李教官带着一众新人学员们坐上了运输直升机。

    黄博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开始还能说些话,等着升高到4000米的时候,他已经脸色发白,恨不得立刻晕过去。

    “等会儿大家一定要听从我的指示,千万不要自己擅自行动,也不要有多余的动作,这次是有人带你们进行体验,不进行实操。”

    李教官给每个人详细讲述了一遍跳伞流程,并且一再确认完毕。

    黄博全程脸色煞白地靠着飞机仓壁上,看起来就像是要死了一样。

    “教官我能不能不跳啊,我真的没必要,我拍文戏的,只露脸不实操,而且我这么一大把年纪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

    李镇柏根本没理会他。

    不得不说导演和制片人真的鸡贼,特地找到原型人物来当他们的教官。

    一方面是李镇柏本身就有实力,经验丰富,可以进行很好的指导。

    另外一方面——

    毕竟黄博演的人就是自己,李镇柏能不上心吗。

    观察了这么多天,还体检过了,李镇柏当然指导黄博的身体健康情况,他现在就是被吓的而已。

    但是根据他的经验,任何伞兵都要走这一遭,这一步迈出去了,以后会爱上跳伞的。

    为了所有人的安全,第一次将由他的学员们陪同跳伞。

    几个年轻力壮的伞兵全副武装,一对一负责,每个人面前都挂着一个演员。

    苏沁的害怕是那种没有声音的,她全程都没有说话,只是不时地吞咽唾沫。

    秦沐阳的害怕是属于那种一紧张话就多的。

    平时这个小伙子也不怎么开口,随着飞机升高,他就开始不停地在问问题,比如说这个背包要怎么挂啊,等会儿到什么时候拉开,万一带子出了问题怎么办,挂树上了怎么办……

    李镇柏实在受不了他的聒噪,赶紧叫新兵带着他跳了下去。

    “啊~~~~”

    秦沐阳一点准备都没有,尾舱刚一打开,一股凉风灌进来,他都没来得及感受4000米高空的空气就被人带着跳了下去。

    看着那个急速消失在云层中的小黑点,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吞了一口唾沫。

    “不行了不行了。”

    黄博靠在舱壁上,压根儿不敢看外面的风景。

    “黄博。”

    李教官直接点名。

    “别别,我先缓口气,你让苏沁先跳行吗?”

    黄博连连摆手,一副透不过气来的样子。

    苏沁白了他一眼,伸手就把这家伙和绑在他身上的伞兵往外推。

    “教官点你名呢,信不信我一脚踹你下去。”

    黄博赶紧哇啦啦叫了起来。

    “这哪里是点名,这分明是点我的命啊!”

    “哎,别别别,开不得玩笑,开不得玩笑!”

    “苏沁!苏沁!”

    “要出人命的!”

    不过苏沁也很有安全意识,知道这种时候开不得玩笑,就把手缩了回来。

    看着这一飞机的伙伴们,夏源笑了起来。

    或许军训虽然很累,跳伞确实很难。

    但是——

    或许这就叫做痛并快乐着吧?

    他已经开始期待自己能独立跳伞,最好是抱着小眼睛一起飞入空中的那一天了。

    ……

    ——————————————————————

    今天是嬴思瞳的生日,为她送上祝福。

    喜欢小眼睛的可以给角色进行打赏和比心。

    在她生日的这天,求订阅、月票、推荐票、打赏、角色比心。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