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95.依赖还是肉骨头?
    夏源正要一口咬上去,却突然停了下来。

    他沮丧地垂着眉头,眼神中充满了自责。

    夏源啊夏源,你怎么能为了获得力量就要像个血族一样去咬一个血族呢?

    嬴思瞳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就像是一个刚充满电的苹果,生猛地想要打一把游戏,结果刚到一半却因为耗电太快突然黑了屏。

    血族美少妇的眼眸中蒙上一层薄薄的雾气,眼神从之前的惊讶转成了疑惑。

    “对,对不起。”

    夏源别过头去,站到地面上。

    嬴思瞳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砰的一声。

    夏源已经拉开门走了出去。

    只剩下血族美少妇一个人孤零零坐在床沿,怔怔地看着房间的大门。

    “这家伙,今天是发的什么疯?”

    ……

    夏源独自一人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

    帝都下着细雪,天空雾沉沉的。

    四周虽然寒冷,可他却浑然未觉。

    夏源走得累了,找了个街角的石凳坐了下来。

    远处一棵柳树发了新芽,一只流浪狗在树底下撒尿。

    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他需要嬴思瞳,究竟是喜欢她,还是渴望她给自己带来的力量?

    按理说当他开始退化的时候,对于他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才对。

    因为这样就能解除他跟嬴思瞳之间的联系,他从此以后不用再受制于人,成天提心吊胆,也不用再每个月为嬴思瞳供血了。

    可是,他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相反,内心就像3月的帝都大街一样,雾蒙蒙的空荡荡的。

    但夏源不清楚这种原因是来自于对失去力量的怅然,还是即将要离开嬴思瞳而感到遗憾。

    他就这样坐着,也不知道过去多久,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远处那条在树底下撒尿的狗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盯着他。

    夏源心想,也许这就是单身狗对已婚人士深深的恶意吧?

    当天色完全暗下来的时候,他这才惊觉过来,自己离开酒店已经很久了。

    街道上刮着寒风,刮得脸生疼。

    帝都的空气干燥多霾,所以风是干冷,就像是被人一巴掌一巴掌打在脸上,只是痛,却并不冷。

    夏源摸摸自己的嘴唇,发现有些干裂。

    【退化】之后,好像身体也变得脆弱起来。

    拿出手机一看,发现已经有20多个未接来电了。

    大部分都是嬴思瞳打的,还有几个是姜小灵。

    正是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张诗婷打来的。

    夏源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

    小姨劈头盖脸就问他,“你是怎么了?刚才我打电话给思瞳,她说你今天有点奇怪,到现在都没回酒店。

    打你电话也不接,还怕你死在外面了呢。”

    “……”

    夏源苦笑一下,有这么诅咒自己世界上唯一一个亲人的吗?

    “我没事,”夏源轻描淡写地说着话,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我就是在思考一个哲学问题。”

    街对面那条流浪狗换了个姿势趴下来,继续看着他。

    或许,这就是时间培养出来的好感吧?

    他跟嬴思瞳是不是也是这样因为日久生情,其实彼此都忘记了对方的身份呢?

    跨越物种的感情,也许就跟他和这条狗一样,只不过是彼此的眼神交汇产生了依赖,仅此而已。

    “什么哲学问题?”小姨的声音放缓一些,关心地问到,“你说出来,小姨给你解答一下,答完了赶紧给我回酒店。”

    “额……”

    夏源想了想,不知道怎么给她解释才好。

    你总不能说嬴思瞳是个血族的事情吧?

    他思考了一会儿,问到,“在这个世界上,有一棵植物,它励志要长成参天大树,有一天,它的身上长了一棵槲寄生,这棵树觉得槲寄生怎么这么讨厌,不但缠着它,还天天吸取自己的养分。

    直到有一天,当他偶然间发现它可以摆脱这棵槲寄生的时候,它才终于意识到——

    原来,它才是真正的槲寄生,它才是不断从槲寄生身上吸取养分,茁壮成长的那一个。

    那么,这个自以为是的卑微植物究竟该怎么做呢?”

    听了夏源的话后,电话那头陷入一阵沉默。

    如果没有小姨沉重的呼吸声,他肯定以为对方早就挂了电话。

    张诗婷的情绪有些失控,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是在电话那头擦着眼泪。

    天呐。

    这个孩子,终于长大了,意识到他这么多年是如何榨干小姨的,但是小姨是心甘情愿的啊。

    “你听我说,”小姨一把鼻涕一把泪,听到这样的话,她突然觉得单身这么多年都是值得的,“你要这样想,其实它们不是寄生的关系,是母与子的关系。”

    “母与子?”夏源皱起眉头,陷入沉思之中。

    “母亲养育孩子,并不是说他就是母亲的寄生虫,奉献不求回报是母性,但是正因为她对这个孩子爱得深沉。”

    “唔……”夏源咬着牙,仔细品味着她的话。

    “但是,你怎么能确定这就是爱呢,万一你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害得她错过了本该属于她的爱情,本该属于她的人生呢?”

    夏源停顿一下,神情暗淡地叹了一口气:

    “或许没有这个寄生虫,她能活得更快乐吧?”

    “怎么会呢?”张诗婷听得热泪盈眶,“这不是他的错啊,也许只是母亲还舍不得放手呢,你为什么不问问她是怎么想?”

    “她是怎么想……”夏源突然愣住了。

    对啊,嬴思瞳是怎么想,他好像从来没有关心过。

    “母亲爱孩子,是希望他能茁壮成长,最终还是要放手。

    当有一天长大后的孩子能体察到这份心意的时候,他会变成那个足以令母亲骄傲和值得依靠的参天大树的。

    这不是寄生,这是爱,是纠缠,是互相奉献。”

    说到动情之处,小姨已经泣不成声。

    “好的,我明白了。”

    跟张诗婷交流过后,夏源心头的郁结解开了一些,他决定不依靠血族的力量,努力成为值得嬴思瞳依靠的人。

    夏源从椅子上站起来,刚走了几步,发现对面的流浪狗冲了过来。

    这是什么鬼?

    搞了半天,它并不是对他有依赖,而是因为他的座位底下有块肉骨头。

    ……

    晚上还没回到酒店,夏源在街角处先遇到了姜小灵。

    “我听说你跟女公子闹矛盾了?”

    夏源没有看她,边走边说,“对,我今天差点咬了她。”

    “哈?”

    姜小灵紧紧跟着他的步伐。

    “弄反了吧?”

    “是不是觉得我像个神经病?”

    “您这是……”姜小灵欲言又止,不忍心去刺激他,怕继续扩大矛盾。

    她砸吧着嘴唇,叹了口气,“其实我懂这种心理。”

    夏源突然停了下来,一个急刹车差点没被后面赶上来的姜小灵撞到。

    “我以为像你这样强大的人类不需要这个。”

    “再强大的人也渴望的。”姜小灵退开一步,耐心地说,“你知道狗吗?”

    “哈?”

    “狗在电线杆下撒尿是为了标记地盘,宣示主权。”

    夏源皱起眉头,表示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呢?

    “血族咬你,也是为了留下记号宣示主权。”姜小灵一脸平静地看着他,一副我懂你,老娘门儿清的表情,“你咬她,就是宣示主权,跟狗狗尿是一样的。”

    “……”

    我特么,你懂什么了啊你懂?!

    ……

    ————————————————————————

    起点首发,新书期,求收藏、推荐票、投资、打赏、角色比心。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