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74.床头吵架床尾和
    高兴归高兴,作为夏源第一个有重要戏份的电视剧,他心里面有小雀跃很正常。

    但是他把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

    正是在这部戏中,他知道自己在表演上有很多的不足,他还需要成长,需要历练,不然就只能一直卖打星的人设。

    说得好听叫做【功夫】,说得不好听就是没有深层次的东西。

    就像这次中国队长的主演冯宇炎,年轻帅气,又很吃苦勤奋,却偏偏一直在卖健身教练的人设,演什么都是冯宇炎。

    如果他能把时间多花在演技上多多打磨的话,凭借他那么丰富的资源,这家伙不知道拿了多少影帝了。

    夏源现在不能飘,虽然能得到一些粉丝的喜欢,也要稳住把自己的演技好好打磨打磨。

    ……

    随着时间的推进,越来越接近年关。

    中国队长的拍摄日程已经定了下来,夏源和姜小灵过完年以后就得奔赴大西北,在天山附近进行艰苦的拍摄。

    这一去,预计就是三个月。

    剧组会统一安排行程。

    也就是说,到时候嬴思瞳将有三个月的时间见不到夏源。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觉得这个家伙在身边的时候挺烦的。

    可当得知他要离开的消息时,嬴思瞳心中却涌动出一股不舍,一丝留恋。

    可自从上次发生了意外之后,夏源跟她的接触变得小心翼翼。

    两个人现在还是只限于牵手的关系。

    ……

    今年过年的时候,夏源带着嬴思瞳和姜小灵去张诗婷家过的。

    虽然张诗婷对姜小灵不是很喜欢,但是看在嬴思瞳的面子上也不好赶她走。

    这个关系确实有点怪,不是一家人干嘛要在一起过年?

    似乎是看出了张诗婷的疑虑,夏源赶紧跟她解释到:

    “姜小灵她也是个孤儿,在这座城市刚落脚,无依无靠的,我们把她当亲人看,所以就想着过年一起热闹一点。”

    “没事没事,多个人多双筷子。”

    张诗婷口头上说没事,可心里面却不这么想。

    特别是夏源替姜小灵说话,让她心生疑虑。

    人家思瞳都没表态,你就开始这么护着姜小灵?

    再看看饭桌上没怎么动过筷子的嬴思瞳,明显这小媳妇一脸的忧愁。

    小姨的心里就不怎么是滋味。

    好在饭桌上夏源表现得还算体贴,不时地握握嬴思瞳的手,还给她碗里夹菜。

    “来吃个鱼头。”

    夏源把鱼头夹到嬴思瞳的碗里,“你之前不是说最喜欢鱼头吗,特别是鱼唇。”

    嬴思瞳沮丧地耷拉着眼睑,感到非常难受。

    可是又不太好拒绝,自己说的鱼头,含着泪也要吃完。

    ……

    晚饭过后,张诗婷特地拉嬴思瞳跟她一起洗碗,避开夏源和姜小灵。

    “怎么了?”张诗婷握着嬴思瞳的手,“我看你闷闷不乐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什么事情对小姨说。

    夏源是不是欺负你了?你跟小姨说,我去教训他。”

    “小姨。”嬴思瞳张了张口,然后默默摇了摇头。

    “没有,不是夏源的问题。”

    “那是谁的问题?”张诗婷穷追不舍。

    嬴思瞳叹了口气,“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她天生力气很大,又特别容易把持不住自己。

    前段时间,她在跟自己老公拥抱的时候,不小心用力过猛,把她老公的肋骨给弄折了。”

    “唔……”

    张诗婷皱起眉头,大脑里面开始自动编译。

    “原来这么危险的吗?”

    “嗯。”嬴思瞳点点头,“所以她老公一直都很怕她,这个朋友因为身体原因,需要对丈夫定时索取。

    而丈夫担心索取无度会导致自己的身体扛不住,所以丈夫跟妻子一直保持着距离。”

    “唔……”张诗婷用惊讶的目光默默打量着她,“看不出来啊。”

    “您别误会了,我说的是……嗯,索取爱情。”

    “嗯嗯,小姨明白。”张诗婷点点头,“那后来呢?”

    “上次平安夜的时候,我,咳咳,我那个朋友又不小心搞砸了,本来好好的啵嘴,她却在无意中踩了丈夫的脚。

    丈夫落荒而逃,到现在我这个朋友的内心都是充满愧疚。”

    “哎,这孩子也太不经折腾了吧?”张诗婷一脸担忧地啧啧嘴唇。

    听嬴思瞳的描述,应该不是第三者插足的问题。

    那么就是姿势不良导致的?

    但是这种事情,小姨也帮不上什么忙啊。

    “你知道吗,本来夫妻就是这样,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有些磕磕绊绊的很正常,关键是你的那个朋友跟她的丈夫,两个人之间是不是还有爱。”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嬴思瞳苦着脸。

    “这样,我来问你。”张诗婷握住嬴思瞳的双肩,将她板正到面对自己的位置,“那她老公有交公粮吗?”

    “有的,一个月一次,只要她想要,她老公就会给。”

    在这方面夏源还是挺优秀的,订立了血之契约之后,他虽然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每个月该给她供血的一滴都不少。

    除此之外,两个人的肢体接触也就仅仅限于牵手了。

    张诗婷微微一愣。

    看来两个人的感情确实出了点问题。

    “一个月一次,是不是有点少啊?”张诗婷皱起眉头,“年轻人应该需要更频繁的互动和交流才对。”

    “不行的不行的。”嬴思瞳连连摆手,“太频繁了,丈夫的身体受不了。”

    确实,人的造血功能是有限的,需要一个恢复周期,太频繁的供血会导致身体机能受损。

    嬴思瞳突然警觉地说,“小姨,我们说的是爱情对吧?我听人说,爱情是有限的,太频繁的索取会导致爱情枯竭。”

    “哎,这孩子,小姨明白的。”

    小姨一脸疼惜地看着嬴思瞳,“你呀,就是太迁就他了,你如果不榨干他……的爱情,他就会贡献给别人。

    俗话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只要这方面没有问题,其实就不会存在问题。”

    “啊?”

    “总之,今天晚上不是要守岁吗,晚上就睡小姨家,我给你们都安排好了。”

    “好,好的,谢谢小姨。”

    嬴思瞳嘴角微微笑了笑,神情轻松了一些。

    “等等小姨,我说的不是我,是我那个朋友,我会转告她的。”

    ……

    ————————————————————————

    虽然上了三江,但是作者不能飘,不能膨胀。

    所以要稳扎稳打,保持一天两更。

    嗯,以上。

    起点首发,新书期,求收藏、推荐票、投资、打赏、角色比心。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