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56.走肾还是走心?
    弓思源的扮演者名字叫做程影,是上戏表演系毕业的,看起来年纪比较小,实际上比夏源要大个五六岁的样子。

    现在的演员很多人都是在30岁以后才开始展露头角,二十七八岁还是叫小花。

    事后弓思源一边喝着热水一边给夏源指导着演戏的技巧。

    虽然在拍戏的过程中,程影确实因为夏源迟迟不能入戏感到有点生气,耽误了大家时间,但是私底下却很亲切。

    “实际上,演戏没有那么难,”程影对着夏源笑了笑,“对于我们来说,演戏可以有技巧达到,但是你做的那些真功夫表演,没有时间和天分还真做不到,这就是为什么演员有那么多,但是真正功夫巨星却很少的原因。”

    “求指导。”夏源说。

    “指导不敢,我们共同进步,取长补短吧,你有你的长处,我有我的短处,我们正好互相弥补互相学习。”

    “那我该怎么做呢?”夏源皱起眉头,说实话他不想在以后的表演中拖大家的后腿了。

    “你的长处是外在的,打戏需要的就是彰显,但是表演是内在的,需要你有深度。”程影眼波流转,笑了笑,“我不敢说在表演上就一定比你有天赋,但是至少我的深度比你要深。

    你现在想要体会深度估计比较困难,但是我可以教你一些方法。”

    “什么方法?”夏源疑惑地问到。

    “虽然体验的深度有差别,每个角色的塑造也不太一样,但是大体上人类的情绪是共通的。”程影说,“每个人都有喜怒哀乐也有悲欢离合,拿悲痛来举例,比如戏里面你可能是死了老婆,但是你没有老婆怎么办呢,你可以把类似的情绪迁移过来。

    比如你在表演的时候,可以想想你小时候家里死掉的宠物狗,或者是身边非常要好的小伙伴遭受不幸……虽然跟死了老婆是完全不同,但是你却能把悲伤的情绪调动出来,观众们是没法透过屏幕看到你的内心的。

    当你表现悲痛的时候,他们也完全不知道你是因为死了老婆而悲痛,还是因为你仅仅是得了痔疮,刚好又坐了一把坏椅子,菊花裂开而悲痛。”

    “哦,我明白了。”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夏源立刻茅塞顿开。

    他认真地点点头,“也就是说,观众区分不了原因,他们只能看到表象,但是人的情绪是相通的,所以我们可以调用相应的情绪来进行表达对吧。”

    “对,同样是哭,你就借用难受的事情和经历来表达,同样是笑,你就想想开心的事情,这就是借用同等情绪来表演的方法。”程影笑着说,“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多的储备各种情绪,当需要的时候就把对应的情绪调动表达出来。

    这跟计算机也很像,你输入一条指令,计算机输出一条结果,具体计算过程究竟是用的三元多次方程组还是线性代数,其实一点都不重要。”

    “好的,我明白了,真的受益匪浅。”

    “那你加油。”

    程影握着拳头,给他鼓了鼓劲,然后端着自己的水杯离开了。

    此时月黑风高,已经到了晚上12点左右。

    影棚内只有少数几个工作人员在收拾道具和准备明天的筹拍工作。

    “嘿!”

    一只手拍到夏源的后面。

    他回头一看,原来是戏里的老婆付阡陌,真名段倩的妹纸。

    “你干嘛总在我后面?”

    “嘿嘿,这样不好吗?”段倩一边笑着,一边端着水杯在他的旁边坐下,“你也可以在我后面啊。”

    远处的姜小灵眯缝起眼睛,默不作声地看着他们。

    “我才不做这种事情呢。”夏源没好气地回她一句。

    段倩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把话题拉回到表演上面来。

    “刚才程影跟你说的那些,你可千万不要学。”

    “嗯?”夏源疑惑地看着她,“你刚才都听到了?为什么不要学,我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啊。”

    “那种华而不实的东西,学了没有益处,”段倩语气中带着一丝鄙夷,“你用多了她说的技巧,会让你跟角色越来越剥离,反而没法进行深度表演。”

    “什么意思?”

    “她那是方法派的,我是体验派的。

    体验派你可以理解为武林正宗,方法派是这个基础上的斜支。”

    段倩撇了撇嘴,“举个例子,单一情绪可以通过情绪的调动来表达,但是复杂的情绪呢?比如你今天要体现的,既爱她又不想害她,既被内心的欲望牵引,又要克制,这需要你把多种情绪混合在一起进行表达,你该怎么办?”

    “唔……”夏源眉毛拧在一起,不知道怎么回答她。

    “所以,真正的王道,是需要你全身心投入,”段倩说,“体验派是表演派系中最难的,但是练成功以后,你就是万里挑一的王牌演员。只有这一条路才是真正的正道。”

    夏源摇摇头,没太理解她说的话。

    “所以具体体验派要怎么做?”

    “我给你举个例子,”段倩说,“还是拿死老婆这件事情,方法派可以允许你拿其他的类比,比如死狗,死朋友,死爹妈来进行相似的表达,但是体验派是需要你沉浸进去,真正相信你有个老婆,而且她死了。

    换句话说,这就叫人剑合一。

    你在表演的时候,你就变成了这个角色,它是你的一部分。

    张国榕就是这样的,拍完霸王辞鸡之后,很长时间都走不出来,是因为他真正代入进去了。

    这才是一个好的演员。”

    段倩说完,留了几秒钟给夏源消化一下。

    过了一会儿,她做出总结: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体验派叫做【我骗起人来连自己都会骗到,我不是假疯,我是真疯】

    而方法派是【我知道我在骗人,但是我骗得很真】”

    夏源点点头,若有所思。

    ……

    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夏源问姜小灵。

    “你听懂了吗?”

    “什么?”

    “她们今天说的东西,关于如何做一名演员。”

    “不懂,我只知道,你要做出对不起女公子的事情。”姜小灵语气冰冷,“一种是走肾不走心的出轨,另外一种是走心又走肾的出轨。

    从结果来看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

    ……

    ————————————————————————

    起点首发,新书期,求收藏、推荐票、投资、打赏、角色比心。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