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55.你的眼里没有爱
    化妆师说得没错,当夏源化完妆走出来的时候,现场的不少人都愣住了。

    夏源天生皮肤白皙,嘴唇点了一点微红,更衬托得脸无血色。

    眼底的两条眼线勾勒得他的眼神忧郁。

    穿着一件黑衬衫,脖子上戴着一条黑色的链子,显得阴郁非常。

    不但有着血族危险的气质,还从骨子里散发出一种天然的魅惑来。

    导演杨淑君抱着双手发出一声感叹:“林时的眼光真是太毒辣了,直接看穿了这个家伙的本质。”

    化妆师就用了两笔,加一条黑链,就完全把夏源的血族本质挖掘出来,不得不说她的高明。

    现场所有人看到他的一瞬间,都几乎在同一时间相信他是天然的血族扮演者。

    那种冰冷致命危险的诱惑感,哪怕是老戏骨也很难演得如此入木三分。

    在猎魔人里演公羊懿德的老婆付阡陌的妹纸,真名叫做段倩,看到夏源的装扮之后,偷偷溜到他身后拍了一下。

    “hi,不错嘛。”

    夏源被吓了一跳,回过头来发现是她,稍微松了一口气。

    “我之前听说你没怎么拍过文戏,还担心你入不了角色,现在看起来还挺有内味的。”

    段倩化好了妆,嘴唇嫣红,桃花眼,一身白色的小西装,不说是血族的话,还以为是某个大公司的主管,一副ol的冷艳形象。

    光从扮相上来看,夏源的气质就被她压了一头。

    被她这么一夸,夏源心里还挺高兴的。

    段倩是北影毕业的,专业表演,演技还是有一定保障的。

    不过转过头来想想,夏源心里也不免有那么一分沮丧。

    他之所以能体现出血族的气质,完全是嬴思瞳的功劳,光靠演技他是争取不到这个角色的,当时面试猎魔人就因为演技不足差点被导演们给淘汰了。

    夏源笑了笑,对段倩说到,“哪儿呀,还是你厉害,化个妆完全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段倩嘴角微扬,“马马虎虎,比起那些大前辈们来说我还差得远。”

    她努了努嘴,示意夏源看看远处的郑立新老师。

    “那是,郑老师的演技是没话说。”

    段倩没怎么说话,似乎还在酝酿情绪。

    她走到一旁的道具台阶上坐下来,抱着腿用一只手支着脑袋,偏着头打量着夏源。

    “挺好的。这股阴郁的气质很赞,希望你不要太拖我的后腿。”

    ……

    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

    flag不能乱立。

    在真正实拍的时候,夏源遇到了不少麻烦。

    他有一场跟弓思源,也就是公羊懿德相爱相杀的恋人的对手戏。

    这场戏中,弓思源已经得知了公羊懿德的血族身份,而公羊懿德将要跟着男主去执行血族的秘密任务,对弓思源猎魔人的身份并不了解。

    他对弓思源是满满的爱,不忍心伤害她。

    在看到弓思源眼底既留恋又憎恨的复杂情感时,公羊懿德并没有怀疑她,而是用爱来麻痹自己,让自己不要把事情往坏的方面去想。

    这一场戏中,得知夏源身份的弓思源故意将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倒在沙发上,并且还故意用手挠破了脖子,引诱公羊懿德来吸她,这样就能将她转变成血族,她也能跟他永远的在一起,而不用承受人类大义的负担。

    公羊懿德确实被空气中的味道所诱惑,准备吸她的时候,却因为心底的爱意没有行动,反而推开了她。

    “嗯啊,嗯……”

    夏源抓耳挠腮,闭着眼睛贪婪的吸着弓思源身上的味道,然后用手臂单手将她揽了起来。

    他惊人的臂力把血族的强大表现得非常好。

    正当夏源低下头,准备咬下的时候,他的眼神中突然犹豫了一下。

    “cut!!!”

    导演杨淑君喊了一声cut,感到非常难受。

    “先休息一会儿。”

    弓思源立刻站了起来,推开夏源到一边补妆。

    这已经是这个分镜的第10遍了。

    是个人都难免有点脾气。

    因为夏源的原因,导致所有人都在等他,他自己也非常过意不去,赶紧双手合十鞠着躬。

    杨淑君走到他的身边,语重心长的说,“你知道吗,你的眼里没有爱!”

    一部剧为了抢时间抢档期,很多时候会分为多地拍摄,不同的导演执导不同的戏份,后期再剪辑在一起。

    今天林时在另外一个片场监督几位主角的戏份,这里就交给杨淑君。

    之前一直都挺顺,包括几个高难度的打戏都解决了,没想到最后居然会卡在这里。

    杨淑君不由得有点郁闷,这或许就是选没有经验演员的悲哀。

    好在她的脾气不错,哪怕夏源演得很僵硬,她仍然耐心指导着。

    夏源自己有自己的优势,比如超强的打戏表演能力,还有俊美的外形,尤其贴合血族这个角色形象。

    他也不是完全没有表演天分,至少在杨淑君的引导下,夏源一次比一次表演得更好了。

    只是还达不到要求而已。

    ……

    “你的眼里没有爱。”

    这是这段时间夏源听得最多的一句话。

    不止导演这样说,张诗婷也这样说过。

    但是他深刻觉得,想要爱上一个人真的是一件难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才叫爱。

    没有办法,杨淑君手把手给他做了示范。

    她用手揽着弓思源的腰,神情凝望。

    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又惊觉地手指颤动了一下。

    血族对鲜血的渴望和对爱人的情感冲突完全都表现在眼睛里了。

    用专业的话来说就是,杨淑君用眼神表演出了两个层次的东西。

    她教完之后,夏源这个笨蛋还是没法领悟。

    无奈之下,杨淑君给想了个办法——

    滴眼药水。

    这样夏源只要表演一种东西就行,那就是外放的欲望。

    眼泪代表悲伤,会跟他对鲜血的痴迷形成一种强烈的反差,这样也算借助道具达到了两个层次的表现。

    夏源没有体会过爱情,但是他从嬴思瞳那里体会过什么叫快乐。

    所以这样一来,他表现得非常好。

    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笑着哭最痛。

    夏源低头贪婪地嗅着弓思源身上的味道,指尖轻轻撩开她脖子侧面的头发。

    正是这时,一滴眼泪从他的眼眶中落下,打在猎魔人美丽的脸庞上碎开。

    这时,夏源才惊觉地回过神,站起身来。

    “cut!这条过!”

    ……

    ————————————————————————

    起点首发,新书期,求收藏、推荐票、投资、打赏、角色比心。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