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40.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嬴思瞳活到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过。

    夏源不在家,只有她跟小姨两个人独处。

    这种感觉如坐针毡,就像是——

    家里的lv99的守护者被迫出门营业,结果却来了个大BOSS。

    她这种lv1的玩家根本就没法活下来啊!

    小姨坐在沙发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家徒四壁,连茶几都被打烂了。

    现在她满肚子疑惑,不清楚这小两口之间发生了什么。

    看这战场的情况,颇有点惨烈的样子。

    “小姨,你喝茶。”

    嬴思瞳给她泡上一杯茶递到张诗婷的手里。

    因为没有茶几,她从房间里搬了一张木椅子过来给小姨放杯子。

    张诗婷捧着茶杯,有些疑惑地问到,“怎么几天不见家里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额……这个,这个嘛……”

    嬴思瞳支支吾吾的,就像学生宿舍里突然被宿管阿姨突击检查,结果被子里却真的藏了一个男人,那男的还是个40来岁的胡子拉渣的大叔,一只臭袜子还露在被子外面,生怕不被人发现一样。

    要解释起为什么被子外面有一只男人的臭袜子,袜子上还连着一截白花花的小腿。

    这件事用七个字来概括就是——

    我特么真是太难了!

    嬴思瞳恨不得就此从窗台上跳下去。

    “实际上是这样的,”嬴思瞳边思考边在小姨的身边坐了下来,“对了,我和夏源不是结婚了吗?

    新婚之后,我们觉得家里面没有新婚的感觉,就想重新翻修一下。

    于是我就自告奋勇……”

    张诗婷的表情一言难尽,“所以这地板和墙都是你锤的?”

    “也、也不全是……”嬴思瞳眼睛一转,只觉得藏在被子里的那只腿又往外伸出了一截,露出了上面浓密的腿毛来。

    “啊哈哈哈,我哪里有那么大的力气啊,很多都是夏源锤的。”

    “也太冒失了吧?”张诗婷把茶杯放下,默默地站起身来,看着满目疮痍的墙壁,“本来家里就不怎么富裕,这个时候还搞装修,你们自己肯定装不好的,还不如请专业的装修工人。”

    “嗯嗯,”嬴思瞳点点头,“这不是觉得自己动手更便宜吗?”

    “哎,”张诗婷心疼地摇摇头,转过身来握住她的手,“两个傻孩子,你们没钱的话……”

    “20万,谢谢小姨。”嬴思瞳感激涕零,听懂了小姨的话,也深切感受到了亲人的关心。

    “咳咳。”张诗婷咳嗽一声,松开了她的手,“我的意思是,没钱的话,就别这么折腾,小姨能帮你们看看哪家装修公司比较便宜。”

    张诗婷心想,如果是三五万她还能赞助一下,没想到侄儿媳妇居然狮子大开口直接要20万。

    “……”这个转折转得差点没让嬴思瞳闪了腰。

    没有再管装修的事情,张诗婷默默闲逛走进了里面的两间卧室。

    推开门各自看了一眼,小姨默默地皱起眉头。

    “你们难道是分房睡的吗?”

    嬴思瞳心里一紧,突然发现了这个可怕的事情——

    刚才张诗婷上来得太急,她挂掉夏源电话之后,根本没来得及把床单重新布置过。

    “没、没有啊。”

    嬴思瞳在心里默默着急——

    夏源啊夏源,你这个混蛋再不回来我就要屎了!

    我特么真是太难了啊!

    “那我看两间房都有睡过的痕迹,而且每张床都只有一个枕头是怎么回事?”张诗婷对他们之间的感情表示非常存疑。

    结合起今天早上撞见夏源和姜小灵出双入对的一幕,小姨有理由怀疑他们的感情出现了问题。

    “哦,这个是因为家里面来客人了。”嬴思瞳赶紧解释着,“我之前福利院的一个姐姐昨天来家里做客,刚好赶上外面下雨,我跟她很久没见,就留她在这里住一晚。

    至于为什么只有一个枕头……那是因为……”

    嬴思瞳绞尽脑汁,觉得脑力有点不太够用。

    “是因为我平时不喜欢靠枕头,我从小就喜欢躺得平平的,靠着枕头还反而睡不着。”

    嬴思瞳说完,在心里发出一声感叹——

    妈耶!我特么真是太难了!

    “真的吗?”

    张诗婷将信将疑地点点头。

    这个姑娘的说辞倒是跟夏源和姜小灵一致,不过出于女人的第六感,她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

    小夫妻正是新婚,应该忙着造人,夏源倒好,隔两天就去开工,根本不管家里娇滴滴的小娘子。

    嬴思瞳自己也真是,她那个什么福利院的姐妹跟她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人还长得漂亮,她就放心让别人跟自己丈夫出双入对的。

    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说嬴思瞳跟夏源之间没什么问题她是不信的。

    她巡视一圈,默默地坐回到沙发上,开始拿起水果刀削苹果。

    苹果是她今天带来的,刚刚在厨房里洗干净了。

    “思瞳啊,有些话我得奉劝你几句。”

    “小姨您尽管吩咐。”

    “男人这种东西,你如果不抓紧的话,很容易就在外面沾花惹草,特别是当他跟另外一个女生朝夕相处的时间比跟你还长,这个时候就危险了。”

    “哦哦。”嬴思瞳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而且,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张诗婷用温柔可怜的目光看着嬴思瞳,“你实话告诉小姨,你跟夏源之间是不是关系不太好了?”

    嬴思瞳心里咯噔一下,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股寒意从脚底直接蔓延到头顶。

    该不会是被小姨识破了吧?

    怎么办怎么办?!

    正是这时,墙角突然闪过一道白影。

    小姨被吓了一跳,手上一抖,水果刀直接在大拇指上开了口。

    看那白影的块头和敏捷度,张诗婷猜测可能是只老鼠。

    但是……

    为毛是白色的?

    难道是变异小白鼠?

    嬴思瞳盯着她的手指,咽了一口唾沫,“小姨,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说得真对。”

    “丝……”张诗婷一边吸吮着伤口,一边皱眉看着她。

    这孩子总算开了窍了。

    “你的缝开了。”嬴思瞳指了指她的手指。

    “没事,我去找个创可贴。”张诗婷对夏源家里的东西摆放位置还是比较熟悉的。

    “小姨,我帮你。”还没等张诗婷反应过来,嬴思瞳将她的手捧到嘴边。

    “嗯哼……”

    张诗婷发出了一声轻哼,心里面荡漾起一阵酥麻,就像过电一样。

    ……

    ————————————————————————————————

    起点首发,新书期,求收藏、推荐票、投资、打赏、角色比心。

    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