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有个沙雕血族老婆是什么体验 > 37.什么?嬴思瞳居然还默许了?!
    见她的苹果洒了,姜小灵赶紧走上来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帮她把苹果装回袋子里。

    “谢谢、谢谢。”

    27岁的老张表情很尴尬,她严重怀疑这妹纸是夏源的出轨对象,因为两个人从同一栋楼里面出来,还表现得很亲昵的样子。

    她对狐狸精不是很有好感,更何况是勾搭自己侄儿的狐狸精。

    但是出于礼貌张诗婷还是友好地对姜小灵笑了笑表示感谢。

    张诗婷抬头看了看楼上的窗户,不知道嬴思瞳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她怎么想。

    如果是出轨的话,嬴思瞳明显不在家吧?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

    ……

    “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小姨神色慌乱,把夏源拉到一边。

    “我怎么了,怎么就做了什么事情了?”夏源对她的用词表示非常不满。

    小姨一脸的痛心疾首,伸出手来在他的手臂上打了一巴掌。

    “我们家可没这个基因啊,你怎么就会……难道说你爸年轻时比较风流?”

    “什么鬼?”夏源表示越来越听不懂了。

    “还装?”小姨斜着眼睛,对着远处的姜小灵努了努嘴。

    姜小灵在花园里面活动身体。

    在张诗婷的视线中,她拉伸身体,然后在空中做了一个空翻。

    额……

    身体还挺柔软的。

    张诗婷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思瞳知道你们的事情吗?”小姨问。

    “我们?”夏源回头看了看姜小灵,“知道啊,思瞳比我还清楚呢。”

    “哈?!”

    张诗婷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

    这是个什么关系?

    张诗婷捂着嘴巴,有些发懵。

    嬴思瞳居然知道?

    难道是3、3、333……P?!

    妈耶!

    夏源默默观察着她的表情,不太清楚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只不过张诗婷的表情变化颇为丰富,让他忍不住怀疑她是不是得了精神方面的疾病。

    “哦,她叫姜小灵,是我新来的同行,我们都是陆家班的。”夏源介绍了一下,停顿下来。

    对了,姜小灵的身份也是需要保密的,不然千年妖怪、地底石棺、血族……这些东西很明显不合常理,不能让小姨知道事情的真相。

    额……

    张诗婷只觉得有点晕,身体摇晃一下,用手捂住额头。

    怪不得,同事是最容易发生关系的。

    像这种经常要在一起接戏,互相帮忙,接触较多的,很容易就发展成了情人。

    但是!

    张诗婷一跺脚,下定决心,直面人生的艰难。

    “所以思瞳默认你发展婚外恋?”

    夏源愣了一下,眼睛逐渐张大。

    “哈?!”

    就是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过来。

    搞了半天小姨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奇奇怪怪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是误会了他跟姜小灵之间的关系。

    “额……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

    经过一番解释,张诗婷勉强相信他和姜小灵是普通朋友关系。

    夏源还撒了个谎,说姜小灵不但是个武行,同时也是嬴思瞳在福利院的姐姐,恰好这么有缘分,所以才上家来坐坐。

    恰好昨天下雨,嬴思瞳跟她很久没见面,这才让她住了一晚。

    张诗婷半信半疑,又把姜小灵找来对质。

    “你好,你是夏源的朋友是吧?”张诗婷对姜小灵笑了笑,“我是夏源的小姨,我叫张诗婷。”

    “你好。”

    姜小灵微微颔首,毕竟曾经是大户人家的侍卫,表现得还算比较有礼貌。

    “你看起来挺年轻的,不像男主……夏源的长辈。”

    “呵呵,呵呵。”张诗婷还从来没得过这样的夸奖,虽然姜小灵的语气里面没有丝毫夸奖的语气,只是实话实说,可张诗婷内心笑开了花。

    “没有啦,我其实才27岁,是家里的老幺,只是辈分高而已。”

    姜小灵掐指一算,这小姑娘比她小了1800多岁。

    按照年龄,张诗婷得尊称她一声老人家。

    从嬴思瞳的关系来说,张诗婷辈分比较高,姜小灵跟嬴思瞳这边叫,“小姨好。”

    “额……”

    张诗婷面上一促,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

    刚才夏源说姜小灵是嬴思瞳在福利院的姐姐,这样叫也没啥错。

    虽然从年纪上看,张诗婷觉得对方跟她差不多,可能还要比她大一两岁的样子。

    事实上,如果不计算埋在地底的时间,姜小灵16岁成为守墓人,重见天日到现在过去13年,差不多生理上是29岁。

    确实跟张诗婷的年纪差不多。

    “她是思瞳在福利院的姐姐,情同姐妹,比家人还亲的那种。”夏源怕她说漏嘴,赶紧补充到。

    姜小灵瞟了瞟夏源。

    心想我一届下人,根本高攀不上,怎么突然说我是女公子的姐姐?

    好在这姑娘虽然有点莽,却不算很笨,很快就理解了夏源的意图,跟他配合得很好。

    夏源说什么就是什么。

    姜小灵总算没说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张诗婷差不多能相信这一点。

    “挺好的,”张诗婷握住她的手,“当时结亲的时候,我听思瞳说她是个孤儿,还担心她没人照料,连个主持婚事的人都没有,觉得这孩子挺可怜的。

    现在有个感情好的姐妹也算是有点安慰了。”

    不过话是这么说,小姨心里面还是有点疙瘩——

    姜小灵虽然是福利院的姐姐,却跟嬴思瞳没啥血缘关系,人又长得漂亮,要是经常来往,难保自己这个侄儿子不跟她发生点什么。

    “那你们去忙吧,我先上去找思瞳聊聊天,晚上你们回来我们一起吃顿便饭。”

    夏源确实有试镜的任务,所以也只能先走。

    在小姨上楼以后,他赶紧给嬴思瞳打了电话,简单说了下刚才发生的事情,并且交代她一些重要的细节,嘱咐她千万不要穿帮,别让小姨发现他们假结婚,更不能让小姨发现她和姜小灵的秘密。

    交代完这些,夏源这才有些忐忑地带着姜小灵离开了。

    ……

    刚踏进家门,张诗婷全身一僵。

    看着满目疮痍的墙壁,还有坑坑洼洼的地板,小姨弱弱地问了一句——

    “这……这是发生地震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