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扬天无界 > 096 深蓝
     时间一晃,三个多月过去了……

      寒风这边雇佣最好的勘探队伍,同时进驻风境域和水境域,进行灵石矿脉的勘测……

      玄清和暮色两兄妹,成了寒风的左膀右臂。

      武装队伍慢慢壮大起来,玄清和暮色之外,新招募了十几名拥有真力的组织成员。

      空谷道场之中,成立一支由修真者组成的武装队伍,是一件无法想象,不可思议的事情。

      毁灭境域,地下组织成员,深受温碧泉水毒性的灼伤,很难发挥出修真者的全部实力,有了苏景麓秘制的五行素,有效解决了这一问题。

      寒风给这一只队伍起了一个名字——深蓝。

      瀚海世界面积最广阔的不是东方大陆,不是雪域帝国,也不是西界森林,而是浩瀚无边的瀚海,瀚海也叫做深蓝之境,无限广阔,神秘得令人敬畏。

      给这只队伍命名——深蓝,有着深层次的思考。

      希望深蓝成员可以像瀚海一样,有着无限广阔的情怀,神秘超脱的深度,身在空谷道场,拥有凌驾于凡人之上的真力,内敛行事,沉着不张扬。

      瀚海——相对于东方大陆、雪域帝国、西界森林、龙脉领域四大国度拥有无可匹及的力量,那一抹深蓝,从来都是无声无息,静谧而令人生畏。

      ——————————————

      从寒风遇见蓝希开始,整整一年的时光过去,这一年之中,发生了很多事情。

      他从天境湖畔小小的看护者,蜕变成空谷道场炙手可热的人物。

      和陶飞燕一起,共同拥有莫高集团一半的股权,与庞大的千幕府平起平坐。

      自身修为发生骤变,领悟七杀剑诀的四重境界,成为武王级别的修真者。寒风还不到十四岁,这番成就,即使是在修真世界,也是凤毛麟角。

      不为外人所知,寒风手里还有一支极为神秘的武装队伍——深蓝。

      按照寒风的计划,深蓝会持续发展壮大,不久的将来,完全有实力,与千幕府的三万铁骑抗衡。

      空谷道场与修真世界的关系,纵横交错,错综复杂,九大境域都有修真世界的势力介入。

      莫高全面进驻各大境域,不能没有武装力量的庇护,深蓝才是莫高集团的终极保障,最后的杀手锏。

      ——————————————

      一年的时光过去,寒风不再是一年前的寒风。

      这一年之中,他要感激两个修真世界的朋友,一个是圣天门的希境之子蓝希,一个是五行宗的少主苏景麓。

      蓝希的出现,彻头彻尾地改变了寒风。

      蓝希让他知道,修真世界才是真正属于他的地方,空谷道场不过是他暂时停下的地方。

      让他想起曾经风华正茂,无限可能的自己,找回曾经的初心,要在风之城乃至东方大陆最最危机的时候,挺身而出,像风之子一样,凛然于莫高之巅。

      ————————————

      寒风和苏景麓俨然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许多地方他都需要五行宗的鼎力相助。

      逸清居、飞燕阁和希境轩是苏景麓帮着设计和建设的,现在,优柔那边合着陶飞燕一起,正在研发灵虫驯化的全新体系,着手改造天境湖畔三千亩湿地的空间环境。

      没有苏景麓独创的五行素,就不会有深蓝的存在,暮色对于五行宗心怀感激,正是五行素挽救了她的性命。

      还有七杀剑诀,七步七杀九重境界的七杀剑诀,正是在露易丝湖,演绎之境中发现的。

      ————————————

      如今的蓝希,多了圣天门希境之子的身份,在寒风的心里,蓝希永远是那个叩开自己心门的美丽少女,乘风而来,落落大方的小姑娘。

      希境之子,前景无限,不可限量。

      苏景麓的五行宗,也在稳步发展,韬光养晦,势力也在一点点壮大。

      莫高集团朝着预计的方向发展,借以灵虫资源的无限复制,推广到空谷道场的每一个角落。

      深蓝,不断招募新生力量,渐渐壮大起来。

      现在横亘在寒风面前,只有一个问题,悬而未决,封闭一半的天灵,远在雪域帝国的楚萧萧。

      在英皇盛典开始之前,楚萧萧若是真的没有出现,寒风最终无法开启全部天灵,纵然七杀剑诀一步七杀,他也绝然不是凌度和缥缈的对手。

      九鈅天章的排名,只是排名有上有下,真实实力都很接近。

      纵使九鈅天章排名第三楚萧萧,也不见得有十足的把握战胜九鈅天章第五的缥缈。

      缥缈的天命九味真火是攻击型天命,楚萧萧的迷迭香属于治疗系。

      ——————————

      又到了深秋,天境湖畔一片微黄,桃柳树的落叶,飘落在天境湖的湖水中,随波逐流,飘飘荡荡。

      逸清居的周围,种下了一排排桂花树,深秋到来,桂花香气正浓,一簇簇小黄花,散溢着浓郁的香气,令人心旷神怡。

      陶飞燕去了千幕崖,隆冬将至,需要提前将蔚然山庄的灵虫安置妥当。

      寒风叫来三七和机灵可爱的三十一,到桂花树林这边游玩。

      过了一年,三十一八岁,个子又长高了一些,出身农家,她身上有那种乡村小姑娘的气质。

      做事很有耐心,照顾着若风和若希两只风翎鸟。

      “寒风哥哥,你这里的桂花好香啊,我可以摘一些回去吗……让我娘亲做一些桂花糕,给你送些过来……”三十一,一身粉红色旗袍装,显得特别有精神,竖起一对小辫子,水灵灵的大眼睛,天真无邪。

      “嗯嗯,闻到这桂花树的香味,我就直流口水……赶快弄一些回去,过几天寒霜来袭,那就可惜了……”

      三七还是老样子,披着羊皮马甲,身子敦敦实实。

      寒风站在桂花树下,沉浸在芬芳之中,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笑着问道:“对了三七,刚认识你的时候,你和我说,你出生的时候有二十一斤……那时我刚来到空谷道场,还以为这里的人们与修真世界的修真者不一样,后来发现差不多,你出生的时候怎么可能有二十一斤……”

      三七摇了摇头,嘻嘻笑了起来:“这个你都信,我出生的时候怎么可能那么重,不过,我叫三七这个名字,确实和二十一斤有关系……”

      “那你倒是说说呢,二十一斤是怎么来的……”

      “寒风哥哥,我来告诉你吧……”

      三十一轻手将若风和若希两只风翎鸟,放飞到了桂花树上,娓娓道来:“是这样子的,我哥哥出生的时候不叫三七……在他六个月大的时候,家里面做个了一个小测验,在他面前摆了许许多多的物件,有惊堂木、秤杆、鱼竿、剪裁用的剪刀……还有一只大西瓜……”

      “这个我知道,看你哥哥挑选什么,来推断他以后会做什么……挑中鱼竿,有可能去做渔民,挑中惊堂木,将来有可能做官……你哥哥最后挑了什么……”寒风很是好奇。

      “挑了一个最大的——大西瓜,牙还没有长出来呢,就抱着啃了起来,死活不松手,以后就是种庄稼的命……”三十一呵呵笑了起来。

      三七有点不好意思,自己接着往下说:“刚出生的时候,家里希望我健健康康,白白胖胖,取了个名字叫三壮,可是一直没有胖起来……我抱着大西瓜的时候,边上刚好有一把称,家里人开玩笑,将我和大西瓜一起放在麻袋里,称了一下,不多不少,满满当当二十一斤……”

      “西瓜十二斤重,我哥哥才九斤,既然三壮壮不起来,那就改名字吧,改了个三七二十一……果然,从那以后,一天比一天能吃,也没有壮起来,胖到是挺胖的……”三七咯咯笑着。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三七出生的时候,根本没有二十一斤,连九斤都没有。

      寒风笑着:“那你呢,三十一,你怎么会叫三十一的……”

      她想了一小会,回答说:“我娘亲说,女人一生当中最美丽的年纪是三十一岁……“

      三七一家人都是空谷道场中的凡人,一生也就一百年的光景。

      女人到了三十一岁,容颜尚在,气质上成熟稳重,温婉瑞丽。

      寒风点了点头,赞许说:“三十一,原来这么深意,那我挺期待的,你到了三十一岁,到底有多漂亮……”

      “呵呵,我一直都漂亮……”

      他们三个你一句我一句聊天的时候,两只风翎鸟,若风和若希站在桂花树上,用发育成熟的长喙,将一簇簇淡黄色的桂花花簇折了下来。

      寒风许久没有关心这两只风翎鸟了,有点惊奇,笑着:“厉害,若风和若希是不是能听懂我们讲的话,这么有默契,飞到树上折起了桂花……”

      三七点了点头:“哎,这对风翎鸟的脾性越来越像我小妹,总能瞅准时机,讨主子欢心……”

      三十一轻盈一笑:“若风和若希,不一定能听懂我们讲的话,我猜,它们能感应到我心里在想什么……”

      风翎鸟有感应能力……

      寒风吃惊不小,急忙问道:“心灵感应是相互的,那你最近有没有感应到,若风和若希有什么变化……”

      三十一郑重地点了点头:“是有的,我能感觉到若风和若希,这两天特别想到天境湖畔这边来……”

      天境湖畔……

      寒风似乎预感到了什么,一阵悸动!

      ——————————————

      几天之后,寒潮如约而至,漫长的冬季来临……

      一大清早,寒风来到栈桥上,满目期许。

      天空昏暗,乌云压顶,狂风像是脱缰的野马,纷至沓来,扫荡者空谷道场的每一寸土地。

      漫漫无际的芦苇荡,在狂风的扫荡下,掀起一层又一层黄褐色的波浪,芦花满天飞舞。

      空气中夹杂着凝重的气息,天境湖的湖水,波涛汹涌,激荡飞扬。高耸入云的梵净山,屹立在身后,厚重而磅礴,安然静若。

      西方的天空,夕阳渐渐淹没在了乌云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