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扬天无界 > 077 寒门
     几天之后,林振凯带着铁骑大军离开了风境域,一场危机告一段落。

      不过,身为千户总兵,林振凯有一些谋略,留了五十人的铁骑在风境域,以维护治安之名,驻扎在王家大院。

      一来照顾自己的表弟王三炮,二来,震慑寒风这边。

      若之山合着江南将军离开之前,告诫寒风一些事情。

      空谷道场,是一个法治大于人治的地方,这一点不同于修真世界,一人可以一手遮天。

      圣天门拥有一世之尊的寰宁女神,占据了绝对的资源优势,拥有一望无际的圣天湖,垄断资源丰富的通古海峡。

      缥缈之城的易雲,一把头至尊者——易天,东方大陆仅次于寰宁女神的武终强者,统领易雲,占据北海海峡。

      在修真世界,一个人的存在可以改变一方的格局。

      空谷道场,严格意义上不存在修真者,更不可能有一手遮天的人物,千幕府制定了一系列完善的法制制度,依法律政,维持社会秩序。

      若之山看出了寒风的心思,临行之前,也给了他一些建议。

      千幕府是空谷道场的政治权利中心,拥有三万铁骑和庞大的物产资源。

      修真世界和空谷道场同属于东方大陆,空谷道场更像是修真世界的后花园,千幕府从来只是这里的管理者,并非所有者。

      寒风要想在空谷道场之中,成谋大事,谋求一番事业,还是有机会的。

      由于天灵封印的影响,曾经九鈅第一的优势荡然无存,在修真世界中悍然崛起,几乎没有可能。

      ——————————————

      阳光迤逦,清晨初上。

      寒风合着陶飞燕一起,品着早茶,在露台之上相对而坐,欣赏着一望无际的天境湖。

      “飞燕姑娘,若长老离开的时候交代我说,我这边可以和千幕书院合作成立一家管理机构,收取整个天境湖畔的权益,为我们在这里驯化异虫提供便捷。”

      若之山是个聪明人,暗自明白在他的背后,不止有蔚蓝城蓝希姑娘的支持,还有另一股势力的帮衬。

      一个月之内,完成逸清居、希境轩和飞燕阁的建设,绝然不是空谷道场所为。

      陶飞燕面色清丽,坐姿优雅,身上搭着一件粉红色的丝绒披风,轻声笑着:“若长老是什么意思,合作成立管理机构,难道是说,千幕书院出地,你这边出钱,一起经营开发这里……”

      “是的,按照若长老的意思,我这边的出资规模与三千亩湿地的土地价值对等,管理机构的权益五五开……想了想,还是有一些问题,我觉得我们两个一起出资,与千幕书院各占三分之一的权益,会好一些。”

      “三千亩湿地价值多少,若长老那边如何认定……”

      “一万金,一百年的使用权益……”

      陶飞燕轻轻咬着嘴唇,出于生意人的敏感,细细琢磨起来,说道:“我这边没有那么多的金子,红磨坊和蔚然山庄一年的净利,大约在四五百金币,这样的话,红磨坊和蔚然山庄的估值,大约也在一万金……”

      “若是我这边与千幕书院达成一致,三方合资,你想以红磨坊和蔚然山庄的资产价值入股……”

      “嗯嗯,我觉得没问题,今年早些时候,千幕府就有人找到我,想收购蔚然山庄和红磨坊的部分权益,我没有同意,原因就是,我觉得我只是一个小女子,和官方合伙做生意很容易吃亏的……”陶飞燕娇嗔一笑。

      的确,没有权势背景,很难有话语权。

      寒风蔚然笑道:“那你怎么会相信我,我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能力,与千幕府平起平坐,红磨坊和蔚然山庄是你好些年积累下来的资产,万一有个闪失……”

      “若长老选择了你,是有道理的,一些事情我也看得出来……“

      “比如说呢……”

      “看呢,你认识的几个朋友,那个叫做蓝希的,来自蔚蓝城的姑娘,已经成了圣天门的希境之子,未来不可限量,还有苏景麓他们,一看就知道身后背景不凡。我想你一下子也拿不出来一万金的巨款,也要向苏景麓那边寻求帮助吧……”

      蓝氏家族和五行宗,在修真世界也是有一席之地的。

      在空谷道场,有着千幕书院的官方背景,红磨坊和蔚然山庄的现金流非常好,加上悉心经营,三方合作的前景还是值得期待的。

      寒风有着自己的谋划,解释说:“我们起步于天境湖畔,这里远离千幕崖,短时间内不会引起关注。另外,我打算在三年之内,将整个风境域纳入我们的版图……你可知道,修真世界介入风境域的是何方势力……”

      “应该是风之城的寒门吧……”

      “没错,就是寒门!”

      有风之子的寒门,和没有风之子的寒门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曾经的寒门,拥有风系天尊坐镇,可谓虎踞一方,与现在的易雲相当。

      纵然寒门不复当年,也不是他现在所能正面匹及的,毕竟那里的九位长老,个个都是武神级别的存在,招惹不起。

      可是,在空谷道场就完全不一样,纵使寒门有再多武神,由于空谷道场的能量禁制,根本无法涉足风境域。

      陶飞燕了解一些他的身世背景,微微蹙起眉头,轻声问道:“在你的内心深处,你是不是挺怀恨寒门的,在你最最困难的时刻,不但没有帮你,还将你逐黜了风之城……落井下石……”

      寒风点了点头,轻声回答说:“一开始的时候,我没有恨过任何人,我只恨自己,天降宿命,毫无还手之力。后来才知道,我在风云盏之上,遭遇毒手戕害。风云盏上与凌度的对决,极有可能,就是一个提前做好的局,有人一心想置我于死地……”

      “是谁想谋害你,你的家族寒门,怎么会加害于你……”

      他回想当初,天赋荡然无存,走下风云盏,走在十里长廊,风天大道上的孤独与落寞,悲怆与凄凉,内心深处一阵刺痛……

      “寒门并没有在我最低谷的时候,出手相助,事后,也没有去调查我陨落风云盏的真正原因,极为简单地将事件的起因归结于我——自作自受!我有一种感觉,寒门之中,有人和凌度一方,存有密谋关系……”

      他当时不过九岁,未来的成就不可估量……

      小小年纪,遭遇敌手和所在家族的合谋迫害,想想都觉得后怕……

      陶飞燕觉得不可想象,喃喃而语:“我觉得你的猜测,很有可能是正确的,作为九鈅天章的排名第一,按照正常理解,家族应该在你遭遇变故的时候,介入调查,而不是急于将你逐黜风之城……”

      寒风点着头,解释说:“三千年前风之子陨落,寒门的实力大打折扣,从那之后,寒门不再是纯粹的家族,只是保留了寒门的名头。极为简单,风之城中,只要是武神以上的强者,都可以成为寒门的长老。现如今的九位长老,只有三位来自寒氏……凌度的父亲,风之城城主——凌天阁,也是寒门的名誉长老之一……”

      寒门并不纯粹,所谓家族,早已名存实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