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扬天无界 > 045 三十一
     重新回到空谷道场,寒风已是另一番心境。

      夜晚,他一个人走出小石屋,在村口的雪地中溜达,思绪翩翩。

      空中小雪纷飞,夜晚微风凉凉。

      村口处,一条六七米宽的小溪流,已然冰固,不复流淌。

      静悄悄的夜晚,夜色已深,安安静静的村落,早已进入梦乡,一片静默,偶尔几声犬吠,响彻夜空。

      此时,一阵轻巧得脚步声传来,寒风回过头来,看到机灵小巧的三十一,穿着长筒靴,走在雪地中。

      “三十一,你怎么出来了,这么凄冷?”

      三十一声色清亮,微微笑着:“三七哥哥发现你不在房里,他嫌外面冷,不肯出来找你,就叫我出来看看。”

      个头小小,拎着一盏煤油灯,三十一披着有些肥大的花布棉袄,在雪地里每走一步都很吃力。

      寒风有点儿不好意思,苦笑一声:“我就是想出来透透气,你看你,这么晚跑出来,万一冻着了,那就麻烦了。走,我们回去吧。”

      三十一不过六七岁的年纪,很懂事,红扑扑的笑脸,映在灯火中,笑着:“寒风哥哥,你这晚还要出来透气,是不是心底有什么心事啊?”

      寒风接过煤油灯,牵起三十一冷冰冰的小手,猝然笑着:“你还小,有些事情,说出来你也不会懂的,你还是这么喜欢问问题,小小年纪。”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懂呢,是不是和那位蓝希小姐姐有关系。”

      “小孩子,别瞎猜,快去柴房里暖暖身子,回屋里睡觉去。”

      他拎着煤油灯,照亮雪地,牵着三十一的小手,开始往回走。

      三十一不依不饶:“之前哥哥你都是无牵无挂的,总喜欢去天境湖畔,站在栈桥之上,遥望天际,放空自己。这次回来,感觉到哥哥你的内心深处,像是装进了某个人,整个人变得凝重起来。”

      “你懂得可真不少,长大还得了。要是你哥哥有你一半的心机,也不至于那般心宽体胖。小姑娘家别胡思乱想,不好长肉。”

      寒风恢恢笑着,带着三十一,进了小院的柴房,柴房中置放着火炉,炉火还在冒着火苗。

      他挂起煤油灯,拾掇起几块木柴添了进去。

      三十一站在火炉旁,个头高不过火炉,脚下踩着木板凳,才高过炉火。

      伸出红扑扑的小手,放在火炉上方,乍时,暖意洋洋。

      “寒风哥哥,其实前些天,我一直在想,你是不是再也不回来了,丢下我和三七哥哥。”三十一噗灵这大眼睛,很委屈的样子。

      寒风很好奇,问道:“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觉得我会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

      三十一不假思索,回答说:”因为,你本来就不属于这里,空谷道场和外面的修真世界,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你只是暂时遇到了困境,才留在了这里。“

      空谷有道,修真无界!

      寒风微然一笑:“相遇总是必然,一生当中,无论你遇见谁,都是你生命中的必然。就像我和你相遇也是一种缘分,会有一段铭忆一生的记忆。”

      三十一似懂非懂,突然,神色不安起来,轻声问道:”寒风哥哥,你送我的那一对风翎鸟,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吃东西,是不是生病了……“

      那可是蓝希临走前,交给他的,一只若风,一只若希,其中寄予了很深的寓意。

      他神色为之一紧,眉头蹙起:“坏了,不会是生病了吧,三十一,你把那一对风翎鸟拎出来,我瞧一瞧。”

      “嗯,我这就去拿。”

      三十一稳稳当当从小板凳上蹦跶下来,冲到了房间里面,不到一米的身高,身材娇小,走起路来很轻快,和三七相比,举重若轻。

      一转眼的功夫,就把风翎鸟,带了出来。

      寒风细细端量着这一对风翎鸟,特意打了一个响指,引起风翎鸟的注意。

      两只小鸟从睡梦中惊醒,瞪着圆溜溜的黑眼睛,十分警觉,白绒绒的毛发,全部炸了起来,像极了两团毛球。

      “看样子,不是病了,只是喂的东西不对,不合风翎鸟的胃口。”

      三十一有点儿想明白了,呵呵一笑:“我知道了,小鸟儿最喜欢吃的是小虫子,我们应该弄点虫子来给鸟儿吃。”

      可是,在这茫茫大雪的冬日里,哪还有虫子出来。

      寒风有点为难,挠了挠后脑勺,灵光乍现,说着:“我知道哪里有虫子,天境湖的边上,有许多杨柳树,树干里藏着又白又嫩的蠹虫。明天一早,我们叫上三七,一起去湖边捉虫。”

      天境湖畔的杨柳树林,常常有啄木鸟光顾,树干里藏着诸多以树干为食的蠹虫。

      这些蠹虫,到了寒冬腊月,会藏到深深地树洞里面,继续以树干为食,吃得肥肥胖胖。即使藏得再深,也逃不过寒风的灵力感应。

      一听要去湖边,三十一很是开心,手舞足蹈起来。

      “那我们是不是要带上工具啊,去捉大虫子?”

      寒风点了点头,顺手从地上捡起一根烧火棍,笑着:“带上你们家最最锋利的那把剔骨刀,再找两个木盒子,还有这根烧火棍。”

      “烧火棍,带烧火棍干吗用?”三十一不是很明白。

      “用它敲打在树干上,通过回响,可以判断树干是不是有空洞,有空洞就有虫子。”

      “嗯嗯,我明白了。寒风哥,那把剔骨刀,是我妈妈的,我们拿去劈木头,万一弄卷刃了,咋办?”三十一很细腻,提醒说。

      寒风为之一愣:“你这小丫头,还挺细心的吗……这样,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到集市上买一把新的剔骨刀。要是我们明天收获满满,我会给你十个银币,作为奖赏,你可以给赵阿姨买两件新衣服,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真的吗,十个银币,可是很大一笔钱,好哎,好哎!”

      “我们明天一早出发,你早些回去睡觉。”

      寒风为之一笑,看着三十一开开心心,娇小可爱的样子,心里很是欢欣。

      “嗯嗯,那我回去了,寒风哥哥你也早些休息。”

      ——————————

      三十一离开之后,小院子里,空空荡荡,雪花星星点点,随风缥缈。

      寒风聊自感慨,空谷道场是一个安逸宁静的地方,千家万户都在为了生存而努力。一生一世,世世代代,一成不变的风俗,一成不变的淳朴。

      白日里,忙忙碌碌,深夜里,无声无息。

      这里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战火纷争,没有势力割据。

      空谷道场,修真世界遗忘的一隅,这里仿佛有一种平淡的光辉,温暖孤独的心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