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扬天无界 > 002 蓝希
     天空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声响,伴着几声清脆的鸟鸣声。

      寒风回过头来,置身茂盛的芦苇荡中,抬头望向天空,灰灰蒙蒙中,看到一只巨型的飞鸟,朝着这边滑翔而来,鸟背上似乎还站着一个人。

      ‘外面世界的人’!寒风心中一阵激动,三年过去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修真界的人。

      那只身形巨大的飞鸟不同寻常,这是一只成年期的风翎鸟,纯白色的羽毛,舒展的两翼,羽冠高挑,威风八面。

      风翎鸟悬停在了栈桥的尽头,站在风翎鸟后背上的小女子,正在寻觅着什么,可见,她并不是偶然路过这里。一袭清丽的蓝色长裙,清新脱俗,清丽自然,乌黑亮丽的秀发,编织着精致的发髻,平添几分高贵的气息,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级,少女初成。

      “这位小公子,请停留片刻!”少女声线清晰,看着他呼唤一声。

      修真世界的修真者有着极好的视觉和听觉,这位小女子,在半空的时候,已经注意到了栈桥上独自一人的寒风。

      寒风稍作镇静,朝着天境湖的方向走去,走到了栈桥的尽头,仔细端详着这位突然到来的端庄少女。

      大眼睛,眉清目秀,樱红色的嘴唇,白净的面孔,犀利的颜色,乌黑亮丽的头发,发髻如同精致的针织艺术品一般,惟妙惟肖。

      “你就是寒风吧,曾经名动一时,风之城的寒风?”少女稳稳地站在风翎鸟的后背上,气定神闲,声色清甜。

      寒风抬着头,眼色迷离,有点儿不知所措:“姑娘,您怎么知道我是寒风?”

      少女眨巴着美丽动人眼睛,微微翘起唇角,迷人一笑,回答说:“我是好不容易才打听到你在这里的,这样吧,我先介绍一下自己。我叫蓝希,来自蔚蓝城,东方大陆最北方的一座城池。说来,你在风之城的时候,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的。”

      原来是蔚蓝城里蓝氏家族的蓝希小姐,风之城和蔚蓝城在地理位置上,相距不远。蔚蓝城出了一位冰雪聪明,天赋非凡的小美女,早就传到了风之城,寒风只是耳闻,未曾亲眼相见。

      “原来是蓝希小姐。”他淡然一笑,心中欢悦起来。

      悄然间,他有些窘迫起来,回想起当年的自己,是风之城中无与伦比的佼佼者,不曾想,风云突变,世态炎凉,一夜间一落千丈,沦落到如今的地步,将来,要在空谷道场聊度此生。

      蓝希见到寒风,内心很是欣喜,微微有些激动,声色动容地说道:“怎么,瞧你那苦大仇深的样子,本大小姐亲自来看你,你还不太高兴?”

      “没有,心里有些不安罢了。”他强颜欢笑,说着:“自从来到这梵净山下,再也没有和外面世界的人接触过。如今的我,已然是凡胎肉体,看到你,想到曾经的自己,多多少少有些伤感。”

      蓝希是个聪明的女孩子,这点心思,她看得出来。

      “我这次来找你,正是想和你讨论这件事情。不管三年前,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都希望你能振作起来,寻找契机,恢复真元,重新回到修真世界。”

      真元天成,破败之后是不可逆转的,这一点寒风很清楚,对于他来说,重回修真界,只是天方夜谭罢了。

      他有些好奇,猝然一笑:“谢谢你蓝希小姐,我不是一个自甘堕落的人。三年前,我的真元厄断,天元与地元失去联系。这三年里,我尝试过很多次,试图将天元和地元重新连接起来,可是屡试屡败。也许这就是我的命途,注定一生在这空谷道场里,一日三餐,生老病死。”

      蓝希听到这般回答,脸色突变,神色不安起来:“寒风,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见过,可是,现在的你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曾经的寒风少年成名,声名远扬,在我心里,你就是一个让人仰望的神迹。”

      “与其纵横世界,不如丰满自己,我已经认命了!”

      蓝希站在鸟背上有些急了,长叹一声:“小小年纪,就说出这么油腻的话,这种态度,你以后和一头猪又有何差别?”

      骂自己是猪,如此粗俗的话,从清新脱俗的蓝希口中说出,难以想象。要是当年的自己,他早就火冒三丈,蹦起来了。

      时过境迁,就是现在想蹦跶,也跳不过一米高。

      寒风含蓄地笑了笑,回应一句:“小姐,您是一名实实在在的修真者,真气护体,神通广大。我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凡人,寒冬腊月里,肚子里不存点油水,饿不死也会冻死。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眼中的事物也不一样。”

      蓝希长吁一口气,心气缓和一些,想了想,问道:“那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告诉你,三年前让你坠入凡尘的那场意外,并不是你的错,而是有人故意加害于你,你还会选择留在这里,安安静静过完一生吗?“

      遭遇戕害,败走风云盏,这个问题他也纠结了很久,可是,他找不到任何理由,解释那一天所发生的一切。最后,他只好将那一场突变,归结于命中一劫。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寒风摇着头叹息,目中无神,说着:“当年的事情,没有人比我更加清楚,是我一不小心犯下致命的错误,导致意外。一切责任在我,怪不得任何人。”

      蓝希看着他傻乎乎的样子,冷声一笑:“你怎么这么确定,是你自己犯下的错误,就像现在你,如此笃定你会在这里平平凡凡,耗尽一生?”

      寒风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淡然笑着:“谢谢你,蓝希小姐,不远千里来到这里安慰我。可是,我连和你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我想以后,你也不用来这里了,不值得。”

      ‘这才是我希望看到的天行者’!蓝希在心里默念了一句。

      “没有想到,曾经风头物两,名噪一时的寒风,还有如此朴实的一面。”蓝希觉得有些可叹,又有点惊喜,面带微笑:“今天见到你,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望的,不过,失望之余,多了一份小小的惊喜。”

      “惊喜,何喜之有?”

      蓝希俏皮地虚掩着樱唇小嘴,放声笑着:“你的人品还不错,这一点,无论是虚空道场里的凡人,还是修真世界里的修真者,都很重要。”

      人品不错,一时间弄得寒风稀里糊涂,苦笑一声:“您觉得开心就好,就好!”

      蓝希轻叹一声,浅浅笑着:“天色已晚,风寒将至,我这一会就不打扰你了,早些回去歇息吧。我明天这个时候,再来这里找你。我想,到时候,你会改变想法的。那个一时无两的寒风,不会就这么平白无故的没了。我觉得,他只是遇到了暂时的困境,等到尘埃落定的时候,定会风云再起。”

      什么,还要来?

      “您来就来吧,”夜风出来,的确有点生冷,他裹了裹衣袍,苦苦笑着:”我每天这时候都会到这栈桥前头,发呆一会,放空一下自己。会不会改变想法,我也不确定,有一点很明确,我现在是肉体凡胎,与常人无异,纵然想法会变,也改变不了本体的桎梏。”

      蓝希站在风翎鸟上,眨巴两下灵动的眼眸,回眸一笑:“我没有那么容易放弃你的,而且,我能够愈发清晰地听到,你内心深处的声音,你在这栈桥之上,等风来,也在等我。”

      风翎鸟舒展羽翼,一声清脆的鸣啼,顶着华丽丽的羽冠,飞向浩瀚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