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扬天无界 > 001 天境
     微风清徐,夕阳璀璨。

      天境湖碧波万顷,环绕着静谧无声的梵净山。

      一条笔直的栈道,穿过湖畔的芦苇丛,延伸到湖水的深处。湖水清澈如玉,倒映着宁静祥和的天空,倒映着深褐色的栈桥,还有一位白衣少年。

      少年,衣着简朴,站在栈桥的尽头,凝视着西方的天空,眼色绚丽,映射着傍晚彩霞的光芒。

      这是第三个年头,寒风来到空谷道场的第三个年头,平平淡淡一千多个日日夜夜。

      三年前,一场毫无征兆的意外!

      ‘逐黜风之城’!

      年仅九岁的寒风,在百万风之城父老乡亲的注目下,跌落神坛,坠入凡尘,还背上了万劫不复的骂名。

      一夜之间,他失去了寒门贵子的身份,失去目空一切的天赋,离开至亲至爱的家人。

      万夫所指,冒着凄冷刺骨的冰雨,他一路忐忑,满身泥泞,独自走过风天大道。

      “难道我真的会在这里度过一生,平平凡凡,风平浪静的一生?”寒风面容艰涩,他的心情无法和天境湖的湖水一般,碧波万里,不起波澜。

      “寒风,你在哪里?”一声洪亮的叫喊声,呼唤着寒风的名字。

      这一声,打破了这里的平静,也将寒风从无尽的困扰中,解脱出来。他回过身子,望向身后,一个胖胖乎乎的年轻小伙子,短袖衣衫,开敞着胸口,从郁郁葱葱的芦苇荡中,窜了出来。

      小胖子,名字叫做三七,据说是因为他出生的时候有二十一斤,才取了这么个名字。

      在栈桥上一路小跑,整个湖面都开始晃荡起来,寒风下意识地抓紧了身边柳木栅栏,生怕跌落湖中。

      “三七小哥,你急急忙忙找我,出什么事情了?”寒风嘴角露出一丝浅笑。

      “我们家里刚收到岳阳书院的通知,说这两天有暴风雪要来。家里人觉得天气好好地,怎么突然会有暴风雪,想找你给确认一下。”三七跑到他的跟前,上气不接下气,趴伏在栈桥上,大口喘着粗气。不过十二三岁的年纪,一百二十斤的身躯,看着都沉甸甸的。

      梵净山这里驻扎着许许多多的农户,恶劣天气到来之前,岳阳书院那边会及时通知这里。

      寒风听了之后,心里也觉得有些蹊跷,抬着头看向了天空,轻声说道:“既然是岳阳书院通知的,一般不会有错。”

      方才,他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往事,并没有留意到,西北方向大面积的乌云,气势汹汹地朝着这边袭来。释放敏锐的风系感知力,洞悉变化多端的风动,的确,微风之中,夹杂着一丝极度的寒意,这是气温骤降的前奏。

      三七缓了一小会,站了起来,圆溜溜的小眼睛,关切地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暴风雪要来?”

      “没错,而且不是一般的暴风雪,可以用狂风暴雪来形容。”他不由得担心起来,自己的那三间茅草房,能不能幸免。

      “奥,原来是真的。”三七付之一笑:“我老妈担心暴风雪太大,你住的茅草房不安全,所以叫我来找你,这些日子搬到我那住几天。”

      寒风负责看护天境湖畔三千亩的湿地,住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平时里,最要好的朋友,也就是三七,和他的小妹妹三十一。

      “不必了,三七哥,估摸着,暴风雪要到明天夜里才会降临。待我回去将房子加固一下,应该挺得过去。”他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不喜欢被打扰,也不想打扰别人。

      三七看出了些什么,若有所思:“你每天都来这里,两三年里,几乎没有中断过,看来,你还是放不下外面的世界,身在这空谷道场,也不能做到放空一切。你还是不明白那‘空谷’二字的深层含义啊。”

      放空一切,这四个字从三七油光光的嘴里说出来,有点让人意外和清奇。

      寒风忍不住笑出声来,神色有些落寞之感,说着:“这你可小看我了,‘空谷’二字,我还是明白的。不就是‘放空一切,虚怀若谷’吗?”

      ‘闹闹闹,’三七摇晃着黑皮西瓜形状的脑袋,很是失望的语调:“你只是想明白了,还没有活明白。空谷道场哪有你想得那么复杂。空谷道场说白了就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把山吃成土,把水吃成谷’,与其纵横世界,不如丰满自己。”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把山吃成土,把水吃成谷’!

      ‘与其纵横世界,不如丰满自己’!

      寒风镇住了,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思忖片刻,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他已经失去修真者的身份,再也不可能回到风之城,回不到孑然不群的过往,凡人的宿命,注定在这平平淡淡的土地上,度过平平凡凡的一生。

      既然命运摧毁了自己,风之城也将其唾弃,自己又何必和命运过不去呢?

      天自有天道,人各有命途!

      “还是三七哥见解独到。”寒风恭维了一句,笑得惨淡无味,回了句:“这样吧,天色已晚,从这里到你家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今晚我就不过去了,明天再去。我还是先回去把我的茅草房修葺一下,免得被一场暴风雪夷为平地。”

      三七点了点头:“那好吧,先这样说好,明天我就不来叫你了。回去让我老妈准备你最喜欢的羊蝎子,给你解解馋。”

      诙谐地对着他笑了几声,三七便摇摇晃晃,离开这里,消失在茂密的芦苇荡里。期间,由于走路的声响实在太大,惊起了一群入夜归巢的野鸭子。

      宁静的天境湖,寂寥的湖面,映衬着西天边绚丽多姿的霞光。

      湖边的栈桥上,白衣素锦的少年,凝视着外面的世界,眼中尽是绚烂,时间一点点流逝,一切终不过过眼云烟,烟消云散。

      夜幕落下,他一声叹息,转身走向身后,落寞的身影倒落在湖面上,飘飘忽忽,消失在芦苇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