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每天努力一小时 > 185章 爆料
    “你们也知道李显动画做的很厉害嘛,中间也接触了很多专业的配音演员,像袁华之前就跟他合作过。”何老师边笑着边说,同时还捎带上了旁边的袁华。

    “是,当时本来是配星你中的一个角色,后来导演觉的我还不错,又让我配了一个《齐天大圣》中的鹏魔王。”

    “在此也提醒一下电视机前的广大观众朋友们,改编自中国古代神话传说的动画电影《齐天大圣》将于五月一号上映,大家要去电影院看哦。”

    “幸亏山争哥哥走了,不然你两得打起来。”黄三石笑了起来。

    “那不能,山争老师的电影跟我们的受众群体不一样,构不成竞争关系。”李显连连摆手,说着他又对着镜头补充了一句:“当然大家有多余钱的,看完《齐天大圣》之后,还可以看看山争老师的《幕后操盘手》啊。”

    “你够了,信不信山争老师连夜坐飞机回来收拾你。”

    何老师忍俊不禁,轻轻拍了他一下。

    “说回正事啊,就是因为李显这里有很多给动画作品配音的机会,所以也是接触了很多配音演员,声临其境的制作人徐姐当时就想跟他聊一聊对幕后配音这块的想法,然后就托我找到了他。

    谁知道一见面就聊的特别顺畅,她跟徐姐聊了很多有声读物行业的发展情况,最后的那一番结论我现在都还记得。

    配音演员的春天快要到了,只差一个合适的契机。”

    何老师模仿着李显当时说那些话的样子,脸上的表情惟妙惟肖,其他人看着他的目光都像是在看神棍。

    李显双手捂着脸没眼看镜头,何老师这一通吹捧虽然有帮节目制造话题度的成分,但是还是非常捧他的。

    这种感觉让他觉的异常的羞耻。

    “所以后来就有了声临其境这档节目?”甄真在旁边还有些不敢置信,这听起来也太玄乎了,聊个天就能聊出来一档收视率第一的综艺节目?

    “当然不是,何老师在给我脸上贴金呢。”李显连忙拉住了甄真:“当时我们只是在探讨了一下可能,属于嘴上那么一说,指点江山谁还不会呢,真正见功力的地方是后来的市场调研,节目定位,流程策划这些必须脚踏实地的东西,不是说有个大概的想法就能做一档爆款节目出来了,里面有太多问题需要解决了。”

    “那你在指点江山一下,看能不能也给我们点启发。”甄真好像发现了什么稀罕事一样。

    “哎呦姐姐,我好不容易休息两天换换脑子,您就别折腾我了。”李显马上开始告饶,这种事提一提长长脸也就算了,真当回事那不是脑子有坑吗。

    “你那电影五一上映,现在怎么样了,送审了吗?”黄三石还是那副轻松随意的样子,好像根本没把之前那些话放在心上,这会更是随口一来就转移了话题。

    真大佬就是这么淡定且牛逼。

    “还在磨后期。”李显苦笑着摇摇头:“做特效就像做暑假作业,越到最后两天,越是手忙脚乱,来录节目之前我已经整整加了快一个月的班,还有一摊子事没做完,现在都快头疼死了。”

    何老师看了一眼大华和彭彭,又看了一眼李显:“看来不管看起来多么厉害的人,背后都有饱受折磨的经历,看你在微言上那么轻松随意,还以为你现实中也那样呢。”

    这个话题打开了大家吐槽的欲望,纷纷拿自己的故事出来说,然后佐证你必须竭尽全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这句话的真实性。

    唯有袁华坐在一边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这话不太好说啊,让我饱受折磨的人就坐在这呢。”

    几个人一听都来了兴趣,目光在李显身上来回打转,然后纷纷怂恿他快点说。

    李显无所谓的摊开手,表示自己问心无愧。

    袁华干咳了一声:“星你里面有段剧情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就是那段反派歇斯底里的说了很长一段又绕口又条理清晰的话那里。”说着,他脸上带上了不堪回首的表情:“为了那段话的效果,我被关在录音棚里一个星期,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就是琢磨那段配音,最后都快给我关出毛病来了,才终于把那种歇斯底里的感觉表达到位。”

    彭彭发现新大陆一样:“那段配音评价很高的,很多人都对那段话印象深刻,我跟朋友聊天的时候就一直在好奇这种非常到位的感觉是怎么做到的,原来是这样。”

    大家的目光齐齐看过来,李显想了一下:“其实我跟袁华哥是一类人,都是那种对工作吹毛求疵的那种,这个角色本来是准备找其他的人的,因为当时袁华哥已经配了三个角色,也怕他太辛苦,后来因为另一个配音演员临时有事,袁华哥就说他先试一试,不行的话再找其他人,谁知道这一试就算较上劲了,直接就干了一个多星期。”

    “甄真呢,你跟李显也认识挺久了,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跟他聊工作,大家就还是好朋友,一旦聊起工作那就完蛋了,他就跟变了个人一样,属于那种极其变态的类型!”

    李显低头没有说话,一会举起一张纸来,上面画着一个卡通形象高举双手,大声喊冤。

    “污蔑!”

    甄真瞥了他一眼,然后接着说道:“他就属于那种对别人要求严格,对自己要求更严格,一旦做起事情来就全身心投入的那种。”

    “确实,每次碰上他闭关,喊他吃饭都找不到人。”何老师在旁边满怀怨念的补了一句。

    “现在像这样纯粹的人其实很少了,虽然大家都知道搞创作需要耐得住寂寞,但是能做到这一点的确实不多,没见到李显之前,我有次跟何老师聊天还在说,现在他扎在自己的动画片世界里不出来其实也是好事,这样才能给我们带来更多也更精彩的作品,我家两个孩子都特别喜欢看他们做的《马莎莎和熊》,就是因为这部动画里所传递出来的感情很纯粹也很美好,这是一个心思复杂的人很难做到的。”

    黄三石意外挺认同他的,文艺创作者终究是要靠作品说话的,工作态度也好,要求严格也好,都是为了作品服务,其实并不是多大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