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不死之身太稳健了 > 第八章 我家飞段不正常了
    飞段一直躲在角落里,等了许久,才看到浅川熏子从居酒屋中出来,一张俏脸上还带着一脸的开心神色。

    他的小脸上不由露出一抹狐疑的神情。

    ‘熏子这家伙,难道中了幻术不成?’

    一想到这,他的心情不由糟糕了许多,但是没办法,这种时候他依然还是得站出来。

    “喂,熏子!这边!”

    飞段轻声叫喊道,听到他的话,不远处的熏子连忙回过头来,俏脸上表情微微一僵,不由呆愣道。

    “飞段?你不是回去了吗?”

    飞段并没有放松警惕,面色平静,低声道。

    “我在等你……对了,你之前怎么了,笑得那么开心?”

    一提到这个,浅川熏子的眼中不由泛起一丝笑意,连忙带着一丝雀跃的兴奋道。

    “聿里大姐准备将居酒屋的生意交给我来做……”

    飞段听后,不由一愣,心里有些纳闷。

    ‘那家伙怎么想的,竟然会把自己的事业交给熏子?’

    并不是他看不起熏子,而是这家伙除了翘臀细腰,腿长貌美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优点长处了。

    ‘对了……差点忘记了,那个三条聿里的身份十分可疑,这么做的话,倒也正常……’

    ‘恐怕那家伙所谓的居酒屋只是一个幌子罢了………’

    一想到熏子成了对方的帮凶,老实说,飞段的压力还蛮大的。

    毕竟与那种家伙在生活中接触过多,无论对他来说还是对熏子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走运……”

    飞段装出一副吐槽的样子,实际上内心也是在吐槽。

    熏子看到他无奈又‘羡慕’的样子,自然十分得意,微微弯腰,靠近飞段微微得意道。

    “小飞段,不要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哦,这可是姐姐凭本事换来的,你就好好羡慕吧……”

    飞段看到她得意洋洋的样子,一脸无语,面无表情道。

    “你牙上有个菜叶……”

    一听这话,本来正哈哈大笑着的浅川熏子顿时止住笑容,俏脸上表情一僵,不过随后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不由小脸涨红,恼怒道。

    “混蛋飞段,你想找打吗?”

    两人跑跑闹闹,你追我赶,很快向着家中赶去!

    …………………………………………

    之后几天的时间里,飞段都在家里养伤。

    似乎是因为“升职”了的缘故,熏子提前获得了一笔工资,两人目前窘迫的现状总算是稍微得到了些缓解。

    原本这家伙还想要买她的“信仰”,幸好提前被飞段给发现,连忙制止了。

    至此之后,家里的财政大权完全落到了飞段手中。

    飞段拿到这笔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好好与熏子进行了一次商谈,全方面的讨论了一下,关于购买“基础修炼卷轴”的重要性。

    上至赡养‘老熏子’,下至今后的育儿养家,任他讲的满口开花。

    熏子这家伙一点也没有经济头脑,不懂投资的重要性,翻来覆去就小声嘀咕一句话。

    “可以给我留一点买新款首饰吗……”

    飞段当然是严词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忍者的修炼卷轴那么贵,买完之后,他们剩下一个月还不知道吃不吃得起饭呢?

    还想买‘信仰’?买空气去吧!

    在飞段养了两天伤恢复差不多之后,连忙怀揣着大笔的钱,偷跑到了村子里的一家忍具用品店里。

    然后,他成功购买到了踏上忍者修行之路的第一卷卷轴!

    不得不说,将“基础修炼卷轴”买回家的飞段还有些小激动,来不及等熏子回来了,当天直接打开看了起来。

    就结果而言,他认为这笔钱花得太值了!

    通过了解这卷卷轴,他清楚认识到,忍者的修行之路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想要得到强大的力量,必然付出很残酷的代价……

    这也是这个时代许多人明知道忍者具备强大的力量,却不愿意去修行的缘故。

    实在太受罪了……

    想想看李洛克每天进行的苦修,那才是忍者的常态。

    也是普通人唯一能超越天才的途径。

    而知道自己如果不努力的话,今后会是什么下场的飞段,自然不敢放松警惕。

    他决定,从今天开始就进行体术训练!

    没错,他要做的就是体术训练,因为基础修炼卷轴只教授了如何提炼查克拉……

    在不懂任何忍术,甚至没有忍术获得来源的情况下。

    飞段唯一能提升自己力量的恐怕也只有体术了,坚持做俯卧撑就好了。

    ………………………………

    几天后,汤忍村外。

    在谁也不知道的情况下,村子外侧的森林边缘,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木桩,然后又多了一些沙袋。

    清晨时分,天还蒙蒙亮。

    “吱嘎——”

    屋子的门被打开,将自己围的十分严实的飞段缓缓打开房门,溜了出去。

    里屋内,浅川熏子睁开眼睛,精致的小脸上一脸没睡醒的样子,她躺在床上,自言自语喃喃道。

    “飞段那小鬼一定是疯了……”

    “他这几天究竟在做什么啊……”

    最近飞段的一系列异常行为,让浅川熏子很是担忧。

    虽然之前听过这小子说自己想要成为忍者,但她也没在意。

    直到最近他的一些行为才让浅川熏子有些慌了。

    她倒不是怕飞段真的想成为忍者。

    她是在担心是不是之前飞段脑袋受伤,对他造成了某些神经方面的影响……

    要说成为忍者努力修炼也就罢了,但为什么要染发?

    一头银色头发不好看吗?自己特别想要还没有呢……

    但是这个小子竟然偷偷染成了黑色……

    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这小子还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偶然浅川熏子从门外经过的时候,会听到飞段在里面自言自语嘟囔什么“找不到八门”……

    八门是什么?

    新款首饰吗?

    对于飞段的担心,使得浅川熏子如今担任居酒屋“经理”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

    “熏子,最近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看你的脸色似乎不是特别好……”

    在一次熏子发呆的时候。

    正巧路过的三条聿里看了她一眼,颇为疑惑的关心道。

    被抓到了自己走神的时候,熏子俏脸有些尴尬。

    不过,她毕竟年轻,在三条聿里的刻意引导下,很快就说出了实情。

    听完她的话,三条聿里将修长白嫩的手指抵在下巴上,面露思索,一双黑色的眸子十分深邃,轻声喃喃道。

    “这么说来,熏子你是认为飞段脑袋受伤了才会有这种行为吗?”

    熏子连忙小鸡琢米似的点头,颇有些担心的说道。

    “飞段那个小鬼虽然有时候很让人生气,但是也不至于因为修炼就做出这种事情啊……”

    “聿里大姐,你是不知道,他连头发都染了!”

    “真是搞不懂那孩子的想法,一头银发多可爱啊!”

    三条聿里不由奇怪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停留在她的一头乌黑秀发上。

    注意到了聿里的目光,浅川熏子上下看了眼自己,疑惑道。

    “聿里大姐,我看起来有什么不妥吗?

    三条聿里不由感到好笑,嘴角一扬,轻笑道。

    “没有。”

    “只是我突然想到,那孩子想染成黑发,会不会是因为爱慕你的缘故呢?”

    听到这话,浅川熏子不由愣住了,连忙道。

    “怎么可能!?”

    “那个小鬼跟我作对还来不及呢…”

    三条聿里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嘴角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轻声微笑道。

    “放心好了,我想这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飞段那孩子或许只是找到自己的方向了也说不定。”

    “而且,我认为熏子对那孩子而言……是非常特殊的一个人哦,所以,他染成黑发也可以理解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