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不死之身太稳健了 > 第一章 我,绝对不要被活埋!
    木叶四十八年,被忍界认为是极其重要的一年。

    横跨整座大陆的忍界三战,以木叶村受到九尾的袭击,四代目火影的牺牲画上了一个或许不是那么圆满的句号。

    不得不说,在这其中。

    木叶村在桔梗山战役和神无昆战役中取得的艰难胜利,是使得战争趋向于和平的关键因素。

    正是两场大战的失利,使得砂忍村和岩忍村即使得知四代目火影死去的消息,也依然忌惮着木叶,没有继续出手。

    除了暗中对木叶虎视眈眈的云忍村之外。

    整个忍界在这一年,也迎来了已经消失了许久的和平………

    同时也是在这个时候。

    位于与火之国相邻的川之国内,汤隐村中,一名少年缓缓从医院的病床上睁开了双眼。

    ‘我是谁?飞段?这是…火影世界!?’

    躺在病床上的少年脑袋上被白色的绷带缠得十分结实,从绷带的缝隙中,翘出一丝银色的发丝。

    不过,此时他的脸色此刻却显得有些苍白,一脸的茫然。

    他瞪大双眼,似乎想到了什么,然后脸上表情缓缓凝结为一缕极其复杂的情绪,几度变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是穿越没错了……’

    ‘可是……怎么会穿越到这家伙的身上……’

    ‘这妥妥的要领便当的节奏啊……’

    一想到今后这家伙的结局,少年脸上稚嫩的肉肉似乎都哆嗦了一下,活生生被埋了……

    这是真·活埋啊……

    飞段连忙摇了摇头,将那些脑海中闪过的惊悚画面晃去,此刻的他已经接受了这家伙身体的记忆。

    自然……宁愿被雷劈死,也不愿意接受这种被活埋的死法!

    抬眼瞥了瞥自己被绑得结结实实的身体。

    飞段不由叹了口气,根据脑海中的记忆,他自然清楚了自己为什么现在躺在医院里。

    不得不说,‘飞段’这家伙真的是自大作死的典范了……

    而这一点,少年时代的‘他’就已经展露了几分今后的风采……

    他之所以现在躺医院里,不是因为和人决斗,也不是因为自己摔到了,而是因为愚蠢……

    起码,在此刻的飞段看来,的确是这样的。

    这小子竟然在村子里大肆鼓说什么:

    “我们要继续战争!”

    “敌人还没有死去,仇恨的种子已经埋下,我们要先下手为强除掉对方的有生力量!”

    而且越说越离谱,越说越激动,天生具备反人类倾向……

    又是什么斩草除根啊,又是什么掠夺对方的资源啊……

    可在此刻的飞段看来,却是一脸的无奈,甚至有种想要捂脸的冲动。

    拜托……

    你才是个七岁的孩子啊……

    而且,在一群已经失去了亲人,无比痛恨战争的成年人面前说这种话,就算是个孩子,也依然无可避免地遭受了一顿毒打。

    结果就被送来医院了……

    他所处的汤隐村,是川之国的忍村,毗邻火之国附近。

    川之国的地理位置自然也相当不错,有着茂密的森林,各种资源都十分丰富。

    在有着前世记忆的飞段看来,整片火影世界的大陆中。

    位于大陆中心的火之国、以及其余如川之国、泷之国、草之国等小国的国民无疑是幸福的,毕竟占据了资源丰富的陆地区域。

    忍界的二战、三战为何打响?

    还不是为了资源,火之国以及一众依附的小国,都在资源丰富,环境舒适的森林地带,四周环敌窥伺。

    土之国放眼望去,一片枯瘠的山脉、荒丘、岩壁,放在前世那就是荒无人烟的戈壁滩。

    想想看,一个国家被人津津乐道的是有名的‘岩石雨’。

    想来…砸起人来大致是比冰雹威力还大的……

    而风之国,千里沙漠,一片黄埃。

    看砂忍的那些打扮就明白,跟在火星生活似的,水资源稀少,连洗个澡说不定都……

    至于其他两个国家,都是海岛国家,整天吃鱼也是够了啊……

    换做此时的飞段作为其他四国的国民,八成也想发动战争,就算赢不了,能从火之国身上咬下块肥硕的土地来移居,也是极好的。

    当然,这具身体的主人还小,不明白这些道理……

    也不会珍惜现在的美好……

    或许等他被‘埋’的时候,才能反思……

    嗯……晚了……

    仅仅七岁的‘飞段’,只想要发动战争……又或者……他只是单纯的想要给在战争中死去的父母报仇。

    脑海中的思绪有些翻滚,飞段忽然感觉头有些疼,眼前不由一黑!

    临昏迷前,他似乎听到了一声声线柔和的女声在大声说着什么。

    “医生,你不是说他已经好了吗!?”

    “你是不是医生啊,这都不清楚……你…你一定要救好他啊……”

    焦急的动听声音渐渐变得不是那么的清晰,而他也终于昏迷了过去。

    ……………………

    等飞段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变成了夜晚。

    天空上星辰密布,明月高悬,惨白的月光顺着窗户,照在他的脸上,苍白无比,带着一丝虚汗。

    “呼……原来只是做梦……”

    飞段连忙艰难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深呼吸了几下,神情放松了不少。

    他之前做了一个梦。

    梦到自己被分尸然后埋在地底,仍然活着,却无法动弹,无法张口,只能忍受着泥土中细微的动静,窸窸窣窣,仿佛有无数生物在泥土中钻着,诡异无比。

    想到这,他不由干呕了几下,感觉身体被掏空般的虚弱……

    直到这一刻,他还没有很好的接受,来到这个世界,并成为飞段的现实。

    起身走到窗户旁,玻璃倒映着他目前的样子。

    额头发梢都被绷带缠绕着,稚嫩的脸庞还很青涩稚嫩,不过,眼神中却带着一丝明显的成熟神色。

    “之前……来医院的那是熏子吗……”

    飞段仿佛在自言自语,口中说的浅川熏子,算是他的抚养人……

    一位在居酒屋工作,容貌娇丽,脾气任性的陪酒女,与‘飞段’的关系相处并不好,没想到倒是挺关心他的……

    他并没有得到回答,但似乎想到了什么,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表情平静,对着镜子,嗓音略微青涩道。

    “放心好了,我能感受得到你也依赖那个家伙……”

    “我会照顾好她的……”

    说到这,他稍微顿了顿,继续道。

    “如果你听得到的话,你…该去你该去的世界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下一刻,关闭着窗户的病房内,却忽然有一道凉意从他脊背划过。

    飞段瞳孔微微缩了缩,表情有些呆愣。

    透过窗户的玻璃倒影,他似乎看到了什么光光点点的东西从自己身上散去……

    他在窗户口站了半晌,才扶着墙壁,缓慢地回到自己床上坐下,身子已经被冷汗打湿。

    心中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他只是忽然想到,火影世界有灵魂被封印,甚至有灵化之术这种神奇的忍术。

    会不会他抢占的这具身体,‘飞段’还没离开?

    没想到,一试真让他试出了个鬼!

    沉下心来后,飞段不由感叹,火影世界防不胜防啊………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不成为忍者肯定是不行了……否则的话,没有自保之力……

    但仅仅成为忍者还不够,甚至拥有了命运中的不死之身也不够!

    以后自己必须要加强,防偷袭训练,防掉以轻心训练,防被活埋训练!

    想想看,那么厉害的斑爷各方面达到完美值,但怕什么?

    就怕被‘掏’!

    被黑绝偷袭,一掏一个准!

    自己呢?

    根据命运不可更改定律,万一自己这个小蝴蝶煽动的翅膀力度不够怎么办?

    那肯定妥妥的要被埋上这一遭!

    必须要加强防被活埋训练……忍术不行就找其他办法……

    甚至……提前杀死鹿丸这种计划都必须考虑在内……

    从今天开始,目标是绝对不能被活埋!

    一想到这,飞段感觉自己对于今后生活的期望值瞬间多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