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不死之身太稳健了 > 第十三章 就问你怕不怕?
    夜色中,当飞段匆匆将熊孩子一家解决之后,很快返回到了自己家里。

    他的心情暂时还未平静下来,亲手杀戮了一家三口,不得不说,眼睁睁看着一个鲜活的人血液流尽生命消失,还是对他产生了较大的冲击。

    不过,冤有头债有主。

    既然对方教导熊孩子不利,曾经指使人打死了前身,那么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便没有什么值得后悔的!

    家里面浅川熏子并不在家,晚上这个时候,正是居酒屋忙碌的时候,她应该还在工作。

    也不知道对方发现自己不在家后有没有担心,想来应该不会,毕竟这几天自己都经常外出修行,对方也知道……

    仔细想了想,没发现什么破绽之后,苦熬了一整天十分疲惫的飞段缓缓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

    在夜色下,直到亲眼看到飞段进入了屋子后,窗外树干上,一处隐蔽的位置,一道黑影一闪而逝。

    汤隐村中心处。

    就在居酒屋的后院中,古朴的宅院里。

    一位黑色短发的女子正穿着舒适的黑色和服,歪头看着一本古老的卷轴,并没有休息。

    “唰!”

    忽然间,位于玄廊的下方,一道瘦削的黑影突然出现,浑身裹在黑色的斗篷当中。

    对于来者的出现,女子似乎并不惊讶,只是依然平静的看着纤细手掌中的卷轴,语气冷淡道。

    “有什么事情需要禀报吗?”

    听到她的话,只见那道黑色的斗篷下传出一道十分中性化的声音,嗓音如同曾经受过伤一般,平静道。

    “回禀小姐,那个孩子今晚上动手杀死了三个人……”

    听到对方的话,三条聿里神色一怔,白皙的俏脸上显然露出好奇的神色,不过,她自然不是关心那被杀之人,而是望着对方,轻噫道。

    “发生什么了吗?详细讲给我听……”

    得到命令后,包裹在斗篷下的黑影缓缓将今天飞段所经历的事情,十分详细的讲给了三条聿里。

    在听到飞段足足忍耐了一整天,直到夜晚的时候才动手后,三条聿里好看的眸子微微亮了几分,轻轻颔首,点了点头,似乎十分满意,嘴角扬起好看的笑容,轻声道。

    “那孩子……真的很有资质……”

    说到这的时候,她瞟了一眼那道笼罩于黑袍中的身影,嘴角勾起,轻笑道。

    “你已经观察他几天了,感觉他怎么样,幽?”

    只见名为幽的黑影沉默了一会,随后轻声开口,声音略带一丝沙哑道。

    “很谨慎……”

    “他似乎猜到了我们在观察他……”

    听到对方的话,三条聿里嘴角一扬,眼眸流转,望着对方,轻笑道。

    “为什么这么想?”

    幽犹豫了一会,轻声沙哑道。

    “那孩子杀死对方一家三口,留下了我们的印记……”

    “属下认为,他或许只是想要把那一家三口作为诱饵,引诱我们出来……联系他……”

    说到这的时候,只见幽轻轻半跪在地,低着头,轻声道。

    “这也只是属下的一点个人猜测,让小姐见笑了……”

    不过,在听完幽的话后,三条聿里一双黑色的眸子却是轻轻闪烁,嘴角微微一翘,轻声道。

    “不……应该说你猜的或许很对……”

    “那孩子并不寻常,我本以为他在遭受了一群愚蠢之人的打击之后,他已经放弃了……”

    “结果没想到,他只是深刻地明白了一个道理……”

    说到这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也微微冷淡了下来,轻声道。

    “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想要取得话语权,便需要力量来作为依仗,否则的话,跟那群蠢货说再多都没有用……”

    “这点,他做得很好,正在提升自己的实力……”

    说到这,她停住了话语,转过头看着幽,精致的白皙俏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半晌后,只见她轻声道。

    “幽,你在他面前现身吧……”

    “虽然我给予了他一卷体术修行之术,但是看来那孩子并不满足……”

    说到这,她嘴角一扬,神色中似乎有了某种期待,轻声笑道。

    “由你现身来指导他,既然他愿意成长,我想要看看,他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听到三条聿里的话,包裹在黑色斗篷里的幽并没有任何意见,保持着沉默,安静的站在原地。

    而三条聿里,则是缓缓抬起头。

    一双黑色闪亮的眸子,望着天空中的月亮,原本冷淡的脸上,此时嘴角却勾勒出一丝迷人的笑容,轻声呢喃道。

    “哥哥…你认为……那孩子会成长我们希望看到的地步吗?”

    …………………………

    对于发生于居酒屋后方庭院中的对话,飞段自然一概不知。

    一夜的休息之后。

    第二天,他依然早早便清醒了过来,至于昨天发生的事情,已经被他丢在了脑后。

    无非是死了几个人而已。

    在火影世界,不努力的话,迟早有一天自己也会如同那几个家伙一般被杀死。

    正所谓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作为一个没有金手指的可怜人,如果不努力的话,干脆等着被埋好了……

    想要改变命运,就要付出拼命的努力!

    起码,飞段自认为自己的资质比起小李还是要好一些的,既然如此,那就努力修炼,争取以后达到‘凯皇’的境界。

    ‘八门遁甲’搭配‘不死之身’……

    飞段自己想想都激动不已,当然,万丈高楼平地起,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打木桩……

    天还蒙蒙亮,他临走前,去熏子的屋里瞥了一眼。

    那家伙正抱着被子,像是一条蚕虫一般,修长的腿死死缠绕着被子,睡衣有些不整,飞段轻轻摇了摇头,看到她哈喇子直流的样子,稍微放了下心,径直离开了家门。

    此时街道上还没有几个人,没多少时间,他便抵达了村子外,自己修行的森林处。

    保持着谨慎的性子,他稍微检查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飞段才放下心来,开始基础的体术修炼。

    “喝!”

    “喝!”

    每一拳砸出,都能感觉到痛苦。

    手掌明明已经渗出了血迹,但是飞段只要想到如果现在不努力的话,今后与那些开挂一样起飞的‘敌人们’不在一个层次上,便担忧不已……

    别的不说,每晚上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想想里面被封印着的查克拉始祖……

    就问你怕不怕?

    为什么辉夜被封印?

    还不是自以为天下无敌了,不努力修行,轻视自己的俩忤逆儿子……

    为什么飞段会被区区一个上忍鹿丸活埋了?

    还不是仗着不死之身就藐视敌人?

    所以说……

    人不仅需要努力,还必须要知道敬畏……

    就比如……现在的飞段就很懂事……

    在看到突然闪身,出现在自己身边,裹着一身黑袍的神秘人后。

    他连打的想法都没有,第一时间露出八颗牙齿的礼貌笑容,活脱脱演绎出教科书般好孩子的模样,轻声微笑着打招呼道。

    “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事吗?”

    虽然面上十分恭敬,飞段的心中却是已经惊惧不已,慌得一批。

    ‘这家伙怎么出现的……难道是瞬身术!?’

    ‘他找我什么目的!?我杀人的踪迹泄露了?’

    总得来说,第一次见到忍者现实中真实能力的飞段……

    很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