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这个不死之身太稳健了 > 第十章 我真的不想学邪术啊!
    位于汤忍村外的森林之中。

    “喝!”

    只听森林之中传来一声声的喝击声,也幸好这里平常的时候,基本不会有人来看。

    在森林之中,正是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打湿的飞段。

    他的额上满是汗水,看起来十分辛苦,但是他并不在意,只是不断的在拼尽全力击打着位于他面前的一根木桩。

    不得不说,虽然他才修行了几天的时间。

    但是现在看起来,他的动作一招一式之间,还是有模有样的,起码没有变形,给人一种虎虎生风的感觉。

    “呼…………”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枯燥的训练之后,飞段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在原地休息了一会。

    “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飞段不由哀叹一声,发泄一下心中的苦闷。

    作为一个曾经的现代人,飞段可以表示,进行体术训练真的很苦,简直就像是古时候苦修的武者一般。

    不下狠功夫,绝对什么都练不成。

    在休息了一会之后,只见他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向着来时的路走去。

    飞段并没有注意到。

    在他离开的时候,一道纤细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之前他修炼地方。

    “这孩子,最近一直都这么训练的吗?”

    只见场上出现的,赫然正是飞段最近一直惧怕着的三条聿里。

    她有着一头乌黑柔顺的短发,一身黑衣,此时,那双魅力的双眸正炯炯有神的望向飞段离去的方向。

    紧接着,她转过身子,来到那墩木桩前,上下打量了一番。

    “果然……吃了不少的苦头……”

    “那个孩子的确是一个十分有毅力的家伙……”

    只见她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似乎在想些什么事情,随后在那根木桩上,倒腾了一会,这才缓缓离开这里。

    当第二天,飞段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不由脸色微微一变。

    ‘这里有人来过?’

    为了避免自己修炼的事情被太多人知道,飞段还是很谨慎的,哪怕每天修行的很累。

    但是在此之前,他也都会在自己修炼的地方做一些特殊的记号。

    例如在木桩四周的泥土,种上一些一踩就容易留下印记的花草。

    而他平日里修行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去踩到那上面的。

    但是现在,那上面分明有很明显的被踩过的痕迹……基本可以判定是有人来过这里……

    飞段不由蹙起了眉头,什么人会来这里呢?

    想到这里,他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毕竟在不明白对方究竟是无意还是有意踏入这里的情况下,飞段必须做好警惕。

    等走近处一看的时候,飞段整个人吓了一大跳,略显稚嫩的小脸几乎在一瞬间变得十分惨白。

    “这……这是……”

    即使是飞段,此刻真的也被惊到了……

    只见在他面前,那根自己辛辛苦苦找到树桩上,此刻上面有一个由已经凝涸的血液画成的一个符号。

    而这个符号,如果看过火影的同学想必都十分清楚。

    正是邪神教的标志符号,外面一个圆圈,而在内里则是一个三角。

    “我…他喵……这就被盯上了!?”

    飞段不由怒骂一声。

    自己明明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一直谨小慎微,怎么还是被那群疯子给盯上了。

    他脸色有些阴沉,不过,虽然这群家伙的出现可能会打乱自己对于未来的安排,但也没什么好怕的……

    毕竟……就算按照原剧情发展,起码自己还是成功活到了忍界战争快要开始前。

    但是……他必须要搞清楚,自己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被那群家伙看中的……

    走到近处,他发现原本的木桩上,此刻有一些缝隙。

    里面似乎装着些纸张。

    他脸色微变,连忙从里面小心抽出了那些纸张。

    上面并没有留下什么可以提供来源的情报信息,开头就说明了,这是一份“体术修行之法”……

    飞段在仔细看完之后,将它牢牢攥在手里。

    他基本已经确定,对方必然能监视到自己的生活,否则的话,不至于做出如此详细的判断。

    他刚买了“基础修炼卷轴”,开始正式修行查克拉。

    来这里修行体术……不过是他自己强加给自己的要求罢了,但是对方竟然很确定自己不需要修炼查克拉的方法……

    ‘究竟会是什么人呢?’

    飞段不由皱起了眉头,不过,这份“体术修炼之法”自己该收下还是得收的……

    目前的情况下,恐怕是自己不想修炼都不行了……

    毕竟,对方已经明确表示出了对自己的“看好”……

    一旦自己表现出对于他们“好意”的厌恶的话,等待自己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下场。

    飞段不想考虑那种后果,总之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轻易承担得起的……

    想到这点,他今天连修炼的心情都没有了。

    在小心将那份纸张收起,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之后,他很快转身向着自己家中走去。

    重新回到汤忍村。

    “啪!”

    打开房门,回到屋里。

    此时天色还十分早,熏子那个家伙还在床上睡觉……

    ‘恩?等一下……熏子……’

    突然,飞段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如果没记错的话,他昨天做的事情应该是去让熏子推辞掉那个神秘的三条聿里的邀请……

    结合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谁最有可能与他发生交集呢?

    一想到这点。

    飞段的瞳孔不由一缩,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了站在悬廊外侧,精致的小脸上一脸淡漠注视着他的那个黑发女子……

    ‘三条聿里……那个女人是邪神教的成员……’

    此时迅速反应过来的飞段整个人不由一震,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蠢货……该死……我究竟蠢到了什么地步……才自己送上门去自投罗网!’

    一想到自己前两天的作死行为,飞段气的自己牙都痒痒,恨不能给自己一巴掌。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恐怕也于事无补了。

    倒不如好好仔细想想,该怎么筹划这件事情……

    一想到这,他不由认真盯着手中紧攥着的记载着修炼之法的纸张,深深叹了口气。

    他是真的不想在这种情况下,修炼邪神教的邪术……

    可是命运如此,他又有什么办法呢……

    他只能无奈的将自己关进了门内,然后开始新一轮的学习之旅。

    不过唯一的好处是。

    目前他总算是确定了位于汤忍村内,邪神教的成员之一了……

    只见他跪坐在自己的房间内,房门紧锁,死死盯着自己手中的纸条,自言自语喃喃道

    “三条聿里……”

    “嗯……虽然以前感觉邪神教的人都像是飞段那样,愚蠢到没有脑子……”

    “但是那个家伙的表现,倒不像是这样……”

    他可是没忘记熏子说的话,三条聿里是在公开场合斥责过自己的行为的!

    现在想想,反倒是对方聪明的做法。

    她完全是将自己树立在了自己这种“爱好战争人士”的对立面,一旦发生什么的,恐怕一般人也不可能想到,对方会是“战争疯子”邪神教的人。

    飞段眼神渐渐冷淡了下来,喃喃道。

    “下一步……尝试一下与对方接触……”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只是被对方赠予这么一份体术卷轴就满足的话,未免过于鸡肋……”

    “倒不如主动出击,去换取目前我最需要的一些好处……”

    飞段也很无奈,他想走正途,可是命运既然不让,就别怪他尽情在邪神教派表现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