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各世界降临 > 第二十三章 生在龙傲天小说(二)
    就像是所有的声势浩大的顶级宗门大比一样,这里可不是电影《诛仙》里的那种草台子。

    仙气缭绕,雾气弥漫的比武台,是由一种白色半透明像是糯冰种的翡翠一样的玉石构建的。叶青记忆里搜索,这个比武台是由一整块白霜冰玉雕刻而成。就一块砖头大小的白霜玉,在外就要作价2000中品灵石,玉石这起码是好几百平米的玉...

    只能说顶级宗门就是牛。

    而这么贵的玉自然是有好处,比武进行数天,这些弟子仅仅只有秦风一人在玉的表面,留下那么些微的刮痕,引得众人纷纷感叹。

    但此刻,这一位艰难赢下大比,数月前还只是练气十层底子的秦风,还在张长老的紧急救援下,刚刚苏醒而已。

    而其余人看着白夜一行人下来,众人皆是眼前一亮:

    “你们看那是谁!”

    “白师兄你终于回来了!”

    “大西轰!”

    额,最后一个忽略掉。

    台下各种欢呼,叶青一脸淡(装)然(比)地从高处飘然而至,一群人围上来七嘴八舌。看来不管是出于对他地位还是家族的阿谀奉承,还是对他本人的喜欢,目前他人气还是蛮高的嘛。

    啧,这种人见人爱的大家族长孙,果然有资格做男主的对手。

    “好了,大家先归为吧。我也是刚从墨城赶回,这次回来直接去大殿,带回来了宗主的口令。”叶青没忘了正事。

    “口令?”台下有人不明所以。

    “你刚才没来?”旁边有好事者看他一脸疑惑,解释道:“刚才秦风用了一招雏燕戏水,这可是筑基后期才能学习的秘法。短短几个月,他就从练气十层到了筑基后期,上面怀疑...”

    “那秦风是不是真的有什么...”

    “不知道,等大师兄宣布吧,他一向最是公正了。”

    ...

    身处目光中心,叶青不觉得不自在,反倒是很享受。他做导游时也是一样,但不会有这么崇敬的目光看着,多数是“我花了钱你整的不满意我就削你”的目光。

    不过短暂享受之后,他很快回神:

    “宗主经过和一众长老商议,仍旧算作秦风大比第一,升入内门。并且可以从天字号房间内,挑选一件物品。”

    “什么?”

    台下顿时议论纷纷,刚才秦风不计手段示敌以弱,将门中三大美女之一的苏仙子从空中击落重伤,本就引得那些爱慕者怒目而视。这下子,直接不干了:

    “哈,他这种耍小手段赢了苏仙子的人,还能升入内门?还能拿奖励?”

    “依我看,他指不定修行了什么奇怪的法术,并非我青云宗正道。”

    “嘘,慎言,他可是经过紫云长老亲自查验的。”

    这边,叶青的视线穿过众人,看向那个周围都没什么人的家伙。看得出这货生了一副好皮囊,浓眉大眼,英气十足。但他的所作所为和出身毕竟在这修仙门派里,是被厌弃的。

    周围都没什么朋友,只有一个身影飞快地跑过去:

    “秦风,你没事吧?”

    ...

    【看到没有,这女人手段可厉害着呢。我给你说你要快速解决,不然啊,哪天他真把玉佩给她了,那就晚咯。】

    叶青脸色一僵,也顾不得远处女人的虚情假意,暗中道:你怎么又来了,不是我呼唤你才回来么?

    【我可不是主动来,但你上次和一个叫追风的做的任务完成了。既然你不要奖励,那我先回去了。】

    诶诶诶,先别走啊!

    【这时候知道求我了?】小熊猫翻身打哈欠,它似乎一直都是没睡醒的样子:【经验奖励可以出去了领,这次主要是物品奖励我觉得你应该用得上,一颗九转还魂丹。】

    九转还魂丹?

    【是,如果躯体完好,但人死了,能用这颗药救回来。但是,损耗也是很大的,相当于拿你的气血去通过这个丹药救人。我寻思这个世界你的躯体注定死亡,所以拿来用正好。】

    ...也行吧。

    叶青看着一颗闪着橙色光芒的丹药,就这么突兀出现然后占据了一格。心里想着,开玩笑,这么珍惜的丹药我会胡乱就用了?

    【提醒你一句,上次你是两人拯救世界之子的任务吧?这次你是单人拯救,世界等级也不比那边的低,所以如果成功这次奖励可能比这个更好哦!】

    但事情总是有转机的嘛,我叶青这么一个助人为乐的人,肯定是会很大方的!

    ...

    开个玩笑,叶青肯定是属于善良的人,不然第一个任务他也不会把符咒留给别人。但橙色丹药,这种东西确实太过珍惜,他也不是圣母就对了。

    总之他接受完物品,也不想给那个叫许沫儿的白莲花更多时间培养感情,便道:“好了,宗主还令我在那件物品上加上一个禁制,以防意外。”

    “哦!”

    “这才对嘛!”

    “哈哈,自己的东西,还要被别人下一层禁制,想想就有趣。”

    台下的风向于是又变了,叶青饶有兴致地看着那边的秦风脸色一暗,然后流漏出一丝愤怒的神色。毕竟这个天字号房间无论什么物品,如果还给别人加了禁制,轻则物品不能发挥功效,重则拿在手里什么都用不了。

    但他不能愤怒,秦风心里忍着,哪怕白家有人是沫儿的杀父仇人,但他此刻不能暴露。

    只有忍着,才能给沫儿报仇。

    “我没事。”他按住沫儿的手,转头看向她微红的脸,信誓旦旦道:“你放心沫儿,你挨的巴掌,总有一天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这一天,会是多久呢?”沫儿苦笑了一声,然后强振精神道:“没事,我们有的是以后,秦风,总有机会的。眼下就有一个机会,你一定要记得我说的话。”

    “嗯,我记得的。”

    说罢,秦风撑着自己的剑起身:“白夜,可以带我去领东西了吧?”

    “这人怎么对大师兄这么不礼貌?”

    “杂役出身的,就是不懂的规矩,哈,果然是低人一等。”

    “是,这种人,真不知道紫云长老和沫儿喜欢他什么。这种人,我都不会看一眼的,听说上次阴鬼入侵,他还躲在沫儿师妹后面呢。”

    台下议论纷纷,台上叶青神色莫名:

    “好,那就如你所愿。”

    ...

    去天字号挑选物品,算是比较私密的。

    但为了以示公开公正,会有此次大比的前九名一起见证。苏仙子,也就是苏惜月还在治疗中,由她的师妹金铃儿代替,此刻早早等在门口的她,看见秦风上来,不由得露出一丝憎恶的神色。

    她们女弟子在门中甚少,何况还是苏师姐这样的美人。这次居然因为他示敌以弱升起女性的同情心,被他反手打成重伤,这种男人!

    “实在是抱歉,金师妹,我实在是需要这次大比第一。”看见金铃儿,秦风脸上露出歉意,赶紧道歉。他真的没有想到,那本无名秘籍上的心法,竟然真的让一招“雏燕戏水”爆发出远超寻常的威力。

    他本来,只是打算将苏仙子乘机打出比武台,赢下即可,没想到...

    “现在才来说这些?我怕,你是和你的沫儿师妹一样,假惺惺的吧。”

    “你!”

    “金师姐,你这么说我就不同意了。我虽然不愿与人交往,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真心的。”徐沫儿赶紧上前护住要发火的秦风,并且反驳。

    “是么?那我可...”

    “好了!”叶青终于插嘴,沉声道:“这里是你们吵架的地方?谁再聒噪,每人拉出去杖责二十!”

    “...是,大师兄!”

    不管情愿不情愿,所有人都短暂反应后,立刻应下,包括一脸不情愿的秦风。这就是权力的滋味,叶青突然觉得这种感觉,真的很爽,不比大杀四方差。

    ...

    但言归正传,天字号房间,储存的都是珍贵物品,是宗门历年收获来的奇珍异宝和奇异物品,暂时用不上的那种,但还是很珍惜。也就只有今年一甲子一次的宗门大比中的大比,才肯舍得拿出来一件物品作为奖励。

    白夜带着众人走到门前,微微鞠躬。

    两位长老也微微鞠躬,确认了掌门密令,便转身打开两层禁制。众人卸下武装进入之后,再打开三层禁制,进入下一扇门,如此反复十一层禁制和五次检查后,一行人终于来到天字号房间门口。

    最后一个透明禁制,也是最强的,剩下的八人已经可以看到里面整齐摆放的异宝。虽然收纳整齐,但是上面的名字可是让这群小家伙目瞪口呆:

    “这是!青竹玄雷剑!天啊,天竺散人的剑居然在这里!”

    “那个是九窍玲珑石?这东西不是在外面已经消失了吗?没想到宗内居然还有。”

    “那些没有标名字的是什么?”

    “是一些不知名,但应该是有特殊性质的异宝。”白夜作为大师兄自然是见过这一切,只见他转头对众人道:“我青云宗传承千年,这点底蕴还是有的。你们出去后不可多言,此番带你等优胜者来此观看,未尝不是掌门的一番鼓励。如果你们以后有大功劳者,皆可有机会来此一遭。”

    “是!大师兄!”

    一时间群情激荡,两位长老相对一看,满意地点点头。不愧是下一任宗主的绝佳继承人,他们于是打开最后一道禁制,将秦风和白夜送了进去。

    “好了,你可以去选了。”

    叶青淡淡道,他刚才接到系统提示,秦风练的是剑,所以要想办法把天字号里的神剑剑胚给他,并且阻止徐沫儿拿出钥匙。

    【那个神剑剑胚现在就像是个废铁一样,怎么给他,就是你的本事了。】

    放心吧。

    叶青心道:我现在可是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这种事情,算什么本事?手到擒来。

    【得,当我多嘴,您厉害】

    于是叶青没多做什么,只是一个又一个在未标明名字的奇珍异宝区顺便查看一通,打开盒子的光芒,每次都引得围观群众一阵惊呼。叶青也是感慨,因为他拥有智慧之眼,在这里很能派上用场。

    所以他光从描述,就知道这里面一半是垃圾,一半很不错,还有两个绝品——第一个就是神剑剑胚,第二个,很奇特,它应该是一个什么东西的钥匙。里面竟然有108重禁制,绝对是不简单的东西。

    这,应该就是系统所说的钥匙了。

    ...

    秦风在里面假意挑挑拣拣。

    但他的心思,早就已经确定了。他想起三天前,沫儿说的那些话:“秦风,这次如果能拿回徐家的机关钥匙,我就能拿回徐家秘术。到时候,我们两人便可以出人头地,再也不用受这些眼光了。”

    “而且,我也终于可以给我父母报仇了。”

    “秦风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不敢给你说,你父母的死,好像背后也有白家的影子,你看...你别激动!我也只是猜测,毕竟也可能是有人打着白家的旗号。”

    “这...也不一定吧,我只是个女人,而且其实这些我也只是听说。我们完全可以慢慢了解,这些,你都不要跟其他人说。”

    想到那些话,秦风其实心里也隐隐觉得,只有这种肆无忌惮的修仙十大家族之一的白家才敢做这种事情。白家近年来声名狼藉,不是没有原因的。

    他定了定心神,假意挑选了一会,把目光也略带遗憾地从各种神兵利器上移开,然后假装挑衅道:“算了,反正选什么东西,你都会在上面加一层禁制,我还不如拿个垃圾。”

    多亏了这个白夜在那里挑挑拣拣,他刚才瞥见了钥匙就在那个盒子里。

    他现在就装作随意挑选了一个。

    “这个东西?”

    叶青不禁笑了笑,这家伙情商够低,天字号房间的也叫垃圾:“那可只是个坚硬异常的金属块,长老们怀疑它是某种天外玄铁,但目前无法铸造。”

    “是,垃圾就垃圾吧。”

    秦风装作不在意,其实满心紧张。

    最后一关了,不要生什么异变。他的无名功法里有一个破禁,可以破掉超过自己一个层级的禁制。据他所知,白夜对外宣称是金丹初期,但沫儿说过他应该可能到了中期了。

    如此年轻的金丹中期...他稍稍嫉妒了一下,旋即回归正常,他现在是筑基后期,能破掉的。

    ...

    “好,放下吧。”叶青淡然道。

    “呃,嗯?”秦风一愣。

    “宗主说,让我带着你来,然后让我给你挑一件奖励。”叶青神色轻佻。

    “你什么意思?”

    秦风脸色变了,外面屋子里的徐沫儿更是眼神变幻不停,然后想通了什么似的一片懊悔之色:这个废物,早知道我自己出手拿第一了。本来是不想引起注意,没想到居然这么没用,戏都演不好,肯定是激怒了白夜。

    该死,对白夜了解真的是太少了。

    上次刺杀,他明明应该死了,现在却好端端过来了。大家族手段,真有这么神奇?

    “拿块铁也太不适合你了,免得到时候宗主说我苛责你。这样吧,这里有一把剑胚,也被放在天字号房间里。我觉得,你不是用剑的嘛,挺适合你,就给你选这个了。”叶青看着对面秦风眼里燃起的怒气,笑意更盛。

    妈呀,做反派这么爽的嘛?看着别人想打你但是不敢的样子,怎么这么爽?又生气,又干不掉我?

    “白夜你欺人太甚!”

    “我是为你好,两位长老,宗主是这么说的吧!”叶青转头。

    两位长老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确实,可以这么说。”

    “那就...”

    叶青忽然转头看向外面,徐沫儿眼里的怒火被他抓了个正着。而后她一愣,马上化为乖巧,叶青笑了笑转过头继续看着秦风:“我替师弟决定了,就是这个剑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