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各世界降临 > 第五章 疯狂转动的时钟
    【到达目的地。】

    然而等到叶青终于推门而入的时候,系统再次发出提示音。

    【新手自主探索任务已完成,任务系统完整版开启。】

    【本次任务为单人模式,存在远高于人物等级副线,已自动屏蔽。】

    【任务提示:无,任务等级:F级,任务奖励:新手抽奖资格一次,任务惩罚:无。小建议:普通任务的完成度与时间有关。】

    【主线任务剧情继续。】

    仿佛又是一个恍惚,叶青再次回到现实世界,耳边又响起雨声,他还是站在门前。他也才发现系统出现的时候都会恍惚,然后头晕这次好了些。只是这个系统...他已经无力吐槽,各种板块功能还要自己开启?

    牛比。

    只是眼看着时间剩余6小时,他只能停下吐槽的欲望。而且就站在这个似乎一丝光线都没有的祠堂门口,也没啥心思好吐槽的。虽然任务被评定为F,但这家伙怂啊!而且完全不给提示,谁知道秘密是什么?

    推门进去吧。

    小心翼翼地推开那扇看起来随时就会掉下来四分五裂的门,门框果然随着他的推动而发出刺耳的吱呀声。

    屋内倒还是有光的,蜡烛的光,供在各种牌位前面。于是也就是普通的祠堂,看起来还空荡荡的,这种空旷感给了人一些安全感。

    看得见的,应该是没危险吧?他估摸着应该也没有特别多的危险了,系统是在他遇见黑影的时候给了护身符和锁链,所以应该是对付那个的吧?

    心情放松了一下,他迈步进去,开始试图寻找所谓的村子里的秘密。

    ...

    如果按照一个普通的村子来说,能有啥秘密?

    叶青摸索了一圈,觉得啥都没有。

    没有密道,没有地下室,似乎也没有什么机关。在他幻想中的什么“村民绑架女游客”“偏远地区阿亮和阿美私奔被抓最后惨遭...”“旅游村背后竟然有这种交易!密室里发现...”

    好吧,原谅他看震惊部看多了。

    但都没有的话,有什么还可以成为村子的秘密?虽然自己穿越过来做什么任务,感觉逻辑狗屁不通;安排的人物内容,更不会创造多少价值——都能说出到达目的地这种话,怕是系统早就知道真相了。

    但是!

    分析应该还是走逻辑的吧,什么能称为一个村子的秘密...

    叶青转了一圈,突然发现有一个地方他还没检查,就是牌位。这里的牌位还蛮多的,按照华国人的想法,一般是不要对死者不敬的,所以他也没靠近怕万一碰倒了。

    “会是上面的字么...”

    叶青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开始走进。他现在已经彻底放松了,感觉他比较害怕的那个鬼怪类,应该是已经被李贺打发走了。

    然后他就注意到自己左上角的倒计时,开始疯狂转动起来。

    5小时35分,34分,33分!

    什么鬼!居然还带自己加速的吗?

    他已经来不及吐槽系统的坑爹,但他已经确定自己肯定找到了正确方向。便不管不顾地冲过去,开始观察起来。

    ...

    事情其实这一刻变得很清晰。

    这些牌位上,出现了他觉得很熟悉的名字。村长李根,村长儿子李旺,村东头卖纪念品的张伯...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在眼前划过,也有陌生的名字。

    “嗯?”

    然而还不止这些,他继续看下去,才发现自己旅行团的不少人都在其中!包括刚才回到村里,还折腾了他快十五分钟的那个胖子和他女朋友。刚才他吵着要自己赔她女朋友裙子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异常。

    但也就是说...

    村子里的都是鬼?不对!没有李贺,也没有张国豪,叶青再次确认了一下,还没有杨达!

    “轰隆!”

    天空再次炸开一个响雷,照的打开门的祠堂内一片光亮。时间已经到了3小时33分,并且还在疯狂往下掉。

    叶青脑子动的飞快,离开了鬼怪的畏惧他还是很会思考的。于是下一刻他就已经奔出了屋子,屋外还好也是没有出现什么群鬼围住人的场景。

    现在两个事情:第一,系统没有宣布任务完成,但方向也好像是对的,所以应该是还有没完全揭开的秘密。

    所以是,死因?

    第二,杨达没有在这个名单上,他回忆起来刚才有一个他肯定不是这个旅行团的陌生名字也排在后面,和旅行团的人是一排。

    他就在想,这些个人是不是也跟着坐了鬼车,来到了这里。最后没有跑出去,同样留在了这里?

    【任务达标,是否传送回主世界?】

    下一刻,系统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

    不可抑制的,他心里浮现起立马回去的心思。

    而随着他心思一动,跑着就分心了。

    雨天路滑,一下子直接摔在地上。这一跤摔的结实,脸一下子差点又按在地上,叶青脑子里想着别是来和回去的方法都是再摔个扑街?

    好在这件事并没有发生,雨声还在继续,他已经能看见不远处屋子里亮着的灯,只有那一盏灯,而杨达正在门口张望。

    看到叶青出现,他满脸兴奋地挥了挥手,然后还以为是自己的原因叶青摔跤了。犹豫着要不要走出安全范围,但最后还是退缩了。

    叶青这边艰难爬起来,好在都是泥地,只是石子磕到了。但这一跤不是白摔的,他发现这地上全是水流,浑浊的水流。夹杂着泥沙...泥沙?

    天空再次响雷,时间已经只剩下看似1小时33分,实际上1分33秒的时间。

    泥沙仿佛给了他灵感,他在大雨中奔出来也没拿伞,现在雨已经大到不行。他忽然就想到,深夜大家都熟睡,而什么东西降临了,既然不是鬼怪,那就是...

    山体滑坡?泥石流?这么大的雨,这件事情足以在深夜人熟睡的时候,夺走所有人的生命。

    【任务达成,是否传送回主世界?】

    系统提示音又响了起来。

    ...

    “快走!离开这个村子!”

    想到这里,他开始一边跑一边疯狂喊。

    “啊?怎么回事?”然而或许是对村口影子的恐惧太过,杨达只想留在屋子里,那里有李贺布置的阵法。

    甚至,他对狂奔而来的叶青都有所畏惧,还想关上门。因为他觉得,叶青大晚上出去,指不定中招了。

    “这个村子里都死了,包括旅行团的人,死于马上要来的山体滑坡或者泥石流什么的。”叶青一边跑一边喊,忍痛一路冲到了屋子内。他脑筋飞转,很知道对方怕他是鬼,那他就冲到屋子内。

    而真正的时间已经只剩下四十秒了。

    “你在说什么啊?”

    杨达并不相信,事实也是两人也就是萍水相逢,哪可能一下子就相信。

    “你可以不信,但我是另外一个世界来的人。我来是为了做任务,但对于你就是一条命!一会我马上就传送回去,你应该可以看见我消失,然后你应该就信我了,赶紧跑!只有不到三十秒了!能跑多远跑多远!”

    叶青嘴恨不得跟个机关枪一样发射,但对方脑子显然还没消化过来。所以即使是他死命拉着他要出门,但对方可是健身教练,怎么拼的过?

    “草!”

    也不能多做什么的叶青,只能从袋子里掏出符咒塞进他手里:“拿着!这个能保命,但是次数限制!一会不对你就快跑!”

    【新手的符咒已离开任务者身体,由于其特殊性,将在一分钟内消失。】

    系统忽然响起提示,叶青也实在是不知道能多做什么了,只能再次大喊:“十秒了!你看我马上就消失了,你拿着符咒赶紧跑!”

    然后他迅速脑子里想了【是】,一道白光闪过,叶青消失不见。

    ...

    然后杨达就真傻了。

    他捏着手里的符咒不知道该干什么,一边是李贺的阵法,一边是叶青最后的神情不似作伪和最后肉疼的掏出符咒。

    但时间可不等他,下一刻,轰隆声大起。而就在他大惊失色的同时,一块巨石直接撞破简易制造的木质度假住宅,冲进屋内然后直接压了过来。

    【叮!伤害抵消一次。】

    杨达咽了口口水,那个大石头就这么莫名地卡在他面前不动,也不压下来。然后又是一阵冲击下来。

    虽然他不能听见提示声音,但傻子都知道先解决现在的吧!他冲出门去,但门口已经满是冲下来的大量砂石岩块,一路上,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冲出这个,冲到路上的。

    【叮!伤害抵消五次,新手的符咒已耗尽。】于是符纸在他面前化成火星消散开来,但他根本无心注视这些。因为背后的村子随着不断地掩埋,他眼看着接下来几分钟这个地方被掩埋掉,他甚至看见有人跑出来还被追上并吞没。

    不由得,杨达又后退几步,双腿发软瘫坐在地上。然后想起叶青的话,便双腿再次有了力量,疯狂冲了回去。只是还没过几秒忽然他又是一个急刹车,村口的那个黑影,再次朝着他挥手。

    前狼后虎,想了想,离开这里的想法和求生的本能让他死命往前继续冲。他其实都没有注意到符纸已经消散,觉得自己能再次冲出去。

    八米,六米,三米...

    而随着越来越近,影子依旧是一片黑暗,但他却似乎看出了不一样的东西。

    这个影子,只有一只手,所以他其实不是在挥手,是在...

    示意不要过来?

    还没想明白,他已经高速跑过。而身后传来风声,他一回头直接吓尿。因为一群缺胳膊短腿,甚至被砸的乱七八糟的...鬼,就这么冲了过来,然后到了村口黑影的地方似乎是有什么屏障。

    全都停下来,死死地盯着他。

    村口的车也没了,杨达也不敢回头,只是死命地往路上奔跑。而随着他越跑越远,他脑子里的东西才更清晰起来:自己的旅行社是下个月14号出发,为什么自己这个月14号就上车了?

    所以...

    但分心的下场是一样的,他直接摔倒在地坎坷的路面上。可他没有叶青那么幸运,跑太快,摔晕了。

    ...

    山林深处,一阵波动让李贺若有所觉。

    “鬼域?怎么这个地方还有这种东西?”一个轻跃,他直接几步冲上这边山顶,往下看去一片鬼气弥漫。

    “三爷爷!您可不能丢下我不管啊!”

    张国豪直接吓尿,但奇怪的是,他居然叫这个看起来也不大的李贺三爷爷。

    但如果是这样...

    车上孙子黏着爷爷也不算意外。

    “我得下去看看,你拿着青竹旗,有什么事情就驱动它。”李贺眉头紧皱,他居然也没有识别出异样,这可太少见了。意外他虽然是在当地进的团上的车,但真的是完全没觉得异常。

    边想着他边身形飘逸地冲下山去,只是心里默默念叨着:“这些东西现在真的是越来越严重了,只是可惜那两个年轻人,自己反倒是害了他们。这层因果,到底还是粘上了。”

    哎,想要因果不沾身,自己是不是以后这些都完全不要管,他们就不会因为自己的阵法而死?

    还是要都管,广积善果?

    想着想着,他忽然一停,到村子了。

    眼前依旧是一片废墟,只是这里即使有着大雨,也依旧是散发出浓浓的味道。各种惨不忍睹,看样子这件事情已经发生有一阵子了。

    “哎。”对于这种惨剧他其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他忽然心思一动。于是绕路走开,找到了跌倒在路上的杨达。

    还有一个人活着!

    ...

    两天后。

    杨达从睡梦中醒来,他发现自己在医院。

    “醒了?”

    转头一看,他不由得有些疑惑:“你是...我好像记得你?诶,我们是不是一起去那个民俗文化村?”

    “嗯,是了,然后呢?”

    “对啊,然后呢?我记得我们车下午四点走了吧,然后我就...我就...诶,我干什么了?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杨达一脸楞。

    于是李贺也一脸莫名,他觉得,自己可能遇上的另一个年轻人并不简单。能从那样的地方逃脱,还抹去了这个人的部分记忆...

    真是,自己小觑了天下人啊,一把年纪活到哪去了!可这末法时代,他自己这点东西,也真是三脚猫啊!只是,最近也似乎,什么东西开始松动了...

    “你没什么大事情,至于你为什么在这里,我也不清楚。”李贺摇摇头:“我是过来配合警方调查的,你好好休息,或许...能想起些什么吧。”

    说罢,推门而出。

    门口的人正在谈论着:“是,基本都挖出来了。但奇怪的是有一个叫白铠的不是那天旅行团的人,他也出现在那里了。对,被砸断了一个胳膊的那个,我们目前正在联系家属进一步确人中,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