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各世界降临 > 第四章 还得靠自己
    既然旅客们都来了,叶青也就忙前忙后开始了。

    虽然吧,他也知道自己就算不用多认真,只要完成任务就走了。但既然都当导游了,就好好利用这个身份,获取更多的信息,指不定任务线索就在这里。

    然后一查,信息果然有细微的差别。

    比如李翠不是寡妇,她的丈夫活的好好地,并没有之前记忆里她丈夫因为车祸去世。

    比如村子里少了张艳芬,一个名字听起来有几分姿色,但实际上普普通通而且是个八卦传播机。

    别的就是比较细微的改变。

    村子能有啥秘密呢?

    不会是要晚上才出现吧?本来叶青仗着自己有一张护身符,心情其实还没那么紧张的。但刚才他又仔细看了,这些任务里,没有特殊说明的情况下一旦GG就真的当场去世了。

    这就让人神经又再次有些紧绷了。

    而且他刚才更仔细地看了自己这个系统,上面其实很简陋。

    有一个攻击值6,防御3,速度5,生命值100,剩余时间8小时35分。

    面板听起来就很弱鸡,剩余时间也不多,所以他得抓紧抱住大腿。大腿在哪呢?大腿被叶青利用职务之便,和自己安排在了一个房间...以及,死皮赖脸硬要打地铺睡在屋里的杨达。

    只是四个人睡在一个屋子里...应该不会太挤吧?

    ...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就到了晚上9点,任务时间还剩7小时15分。

    “我回来了。”

    叶青推开门,看到李贺他们安静地呆在屋子里,都一切正常的样子。

    听到声响,李贺也只是道:“辛苦了叶导游,不过今晚的状况你也看到了。这个村子可能有什么异变,为了你的旅客安全,我建议你你最好明天一早就带着他们回去。”

    杨达看起来脸色好了很多,但听见这话还是赶忙点头道:“对啊对啊!我现在真的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

    虽然那个怪影好像轻易就被消灭掉了,但谁能知道会不会再有呢?此时还算宽敞明亮的屋子都给他一种阴森萧瑟的气息,今晚估计得整夜开着灯睡了。

    “好的。”

    叶青点点头道:“明天我就把他们送回去。”

    扯淡呢,村子里的人第一个不答应,收入来源呢这都是。而且虽然这个任务完成失败好像也没有惩罚,但估计到了点他就得被传送回去了。

    他现在要做的,可以分为两条路:

    第一条,呆在似乎还是很厉害的李贺旁边,安安静静等待时间到达,一无所获传送回去,也就获不得新手任务奖励。

    但大几率会是安全返回,自己的护身符似乎也可以留着下次用。

    第二条路,主动积极探索,能拉上大腿最好,然后获取任务奖励。

    在系统的简单描述里,他可以看到或许这个任务系统也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温和而已。多一分任务收获,就多一分希望。

    而且以后因为他选择的职业关系,被匹配到鬼怪类世界的几率会大幅增大。如果这种小危险都不愿意冒,那以后可能会苟不过去啊。

    ...

    叶青思来想去选了第二条。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李贺明说了,自己来旅游是幌子,实际上要进山去找什么东西。所以他对叶青说的,“要不要去探听一下村里的事情,或许能找到那个影子的来源”这种事情,不感兴趣。

    “看起来你也似乎对这些有接触。”

    李贺忽然笑了笑,说:

    “做我们这一行的,一般不会多管闲事。闲事管多了,总会出事的。叶导游,或者说叶道友,规矩你应该也是懂得吧?”

    “额,懂是懂,但是...”

    有可能关系到自己小命的事情,叶青觉得还是猥琐发育想继续争取。结果人家接下来直接堵住他的话说道:“所以我和国豪收拾收拾,我们就要走了。”

    “走?去哪?”杨达大惊。

    “我们这次来其实就是要进山的,现在也该走了。”

    ...

    得,最后的结果就是叶青和杨达目送着两人走入雨中,然后消失不见。

    任务时间还剩6小时45分钟。

    李贺最后还是给了些意见,第一就是这个村子不太对劲但也说不上来,不过好像也没有危险气息。第二,他在屋子里布置了一个小阵法,一般的鬼怪足以抵抗了。

    这就相当于一个安全屋了,叶青估摸着这也就足够安全了,毕竟新手任务吧。于是果断邀请村长儿子李旺过来,到刚刚为止,其实他都没有去关心他的任务。真是,算不得一个合格的执行者了。

    “传说?”

    李旺一愣,但看见杨达在旁边也盯着他,不由得改口道:“是啊,这个村子是有不少诡秘的传说。比如...”

    “打住,我要问的不是这个。”

    叶青看着杨达,对方很乖觉地去更远的地方呆着了。作为李贺走后,还懂点术法的人,杨达现在对他也是言听计从。

    “我问的是真的发生的事情,比如说和那个黑影相关的,你不是说你的二爷爷不让你去吗?”

    “你说那个啊。”

    李旺脸色其实有点不太自然,创造一些怪谈吸引人可以,要是真的有什么,怕是村子以后都不会有人来了。他想起父亲的嘱托,但心里又觉得过意不去,只能大概说两句:

    “二爷爷就说,那个影子很久之前他也见过,会有很不好的事情发生。但好在你们说过来的时候没看见,那就应该没事了。”

    ...

    不好的事情?

    然后这家伙就走了,夜已经深了。村子里基本上除了游客大家都睡下了,基本上从村民嘴里得到消息的路就没了。

    叶青也只能靠自己了呗。

    他大概想了想,如果没有特别大的变化的话,这个村子的格局应该也是差不多。而村里神秘的地方应该也不那么难找...

    祠堂?对,只有祠堂他没去过。

    交代了两句之后,叶青自己带着手电筒就出了门。从进村子,好像就一个攻击性未知的影子,应该也是没有大事情。这么一想叶青更是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怂了,便抖了抖精神出了门。

    村子其实不大,但离开了专门为旅客建的房子之后,就分外的黑暗。高低不平的地面,下个不停的大雨,和仿佛没有一丝光线的,两边有些破旧的木屋。

    转个弯,祠堂就在比较远一点的地方。

    周围只有雨声,旁边的屋子里都好像没人一样,以及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窥视感。

    就在这种有点不安的氛围中,叶青也终于一路走到了祠堂门口:出乎意料的,那门上已经是湿漉漉的,满是裂痕,像是拼上去的一样。叶青很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上次从外面看的时候,这个门可是上好的木料。

    但不管怎么样,里面的让人不安的气息,说明他应该是来对地方了。

    那就,进去瞧瞧?

    他忍不住捏了一下兜里那根并不算沉的细长锁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