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各世界降临 > 第五十章 侦探(四)
    车快速行驶在路上,这次叶青要去的是上水村搬迁的地方。

    情况有变,叶青怀疑那只鬼是被逼出来的,因为底下有强大的鬼物。只是无论怎么样,他心里的打算都是少管闲事,所以保持警惕,但也不用非要查个一清二楚。

    对于以前网文套路里,三人行必有一胖子惹祸精的设定,他是十分恼火的。

    这么想着,他来到了搬迁地址所在。

    看得出这个小区规划的还是蛮好的,拆迁过来也确实对个人来说不亏。他没有直接莽撞地去问,而是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诶,张阿姨是吗?我已经到了小区门口了。”

    “好的,我就在门口等着,我穿着白色的衬衫。”

    “好的好的。”

    等了大概十分多钟,就有一位大妈来了。她热情地问道:“小叶是吧,来来来,这边。”

    “好的阿姨。”

    他在网上找到了这个房间的一个租房信息,借这个事情,也是可以比较温和地来接触这里的人。所以这位张阿姨就是房东,她有两套房,出租一套,这次叶青来租的是个单间。

    “你看这个房间怎么样吧,我所有平台上,都是放的真实的照片。”

    “嗯,我看看...”

    叶青打量了几下,又例行问了些问题。接着,就谈好了,不过后来最后说签合同看到名字的时候,他假装惊讶,所以好戏就开始了。

    ...

    “是吗?哎哟,你是张琴的儿子啊?”

    张淑芬一脸惊讶,因为张琴嫁出去,确实很久没有消息了:“怪不得你觉得我名字熟悉,我和你妈以前,一起读过书的!”

    “啊,是吗?您以前也是上水村的?”

    叶青故作惊讶,不过他知道张琴,也就是通过今天在那边小区和那个阿姨聊天知道的。刚好,就有这么一号人物,可以沾亲带故。

    “那可不是!说起来,你妈现在怎么样?离开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挺好的,现在也退休了,每天在家帮忙我哥带带孩子。”话虽这么说,但叶青也配合着讲了两句,这边张淑芬不知道心大还是激动什么的,也没有起疑,让叶青准备的说辞也没派上用场,不过这样更好,省的万一露馅。

    张阿姨这边沾亲带故的,要给他免去房租,叶青忙拒绝。不过顺着这个方向,跟她回顾了一下往事,以及顺便就提到了回来是他妈妈有事情嘱托。

    对方显然是一愣,不过之后很快也顺口说起来。倒还是,真的问出了点事情。因为张琴,恰好她的离开和一件事情有关。

    “说起来这事,你妈也是可怜。”

    叶青点头,果然有事情,于是补充道:

    “这都是过去了,但其实这次我妈让我回来这边,其实也是想搞清楚一下现在的情况。她也不肯细说,其实我也只是很迷糊的。”

    听罢,张淑芬一脸感慨:

    “现在倒好像是没什么了,可谁又知道,当时你舅舅出了那回事呢?”

    ...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一般村子里的人都不想提这个,晦气。但这么多年了,也可以给你讲讲。”

    “你妈她哥,张海,那时候喜欢晚上去抓那个知了猴炸了吃。结果有一天晚上,大半夜的我就看见他一脸发白地跑了回来,问他有什么事情。他说好像在水塘那边看见一张人脸,煞白煞白的,给他吓坏了,就回来叫人。我那时候...胆子可大了,就拉着他一起去看,结果什么都没有,他当时就说,可能是他看错了。”

    “嗯,那后来呢?”叶青乖巧发问。

    “后来,他又看见那张脸了。”

    张淑芬回忆起来,自己都还有点心里疙瘩。

    “那件事情之后,他有一阵子晚上就不敢出去。结果有一天白天,他打水的时候,一下子载进去了,把大家吓得。后来他自己说,他在井里看见了一张脸,很清晰,就是那天的脸。头发很长,把他直接拉了进去。”

    “可那时候谁都不敢说信啊?那时候要破除封建迷信,都不敢说的。村长就说这事别说了,多半是看错了。”

    “哦哦,那再后来呢?”

    “再后来啊,我就听了好几次,他说自己撞鬼了。可是村里没一个人碰见的,奇了怪了也是。最后实在是看他状态不对,他家给他送到市里看了医生,也是说没什么问题。他那时候,就很严重了,任何反光的地方,都说能看见那个鬼,还说晚上会用头发拉他之类的,结果脚脖子上还真的有勒痕。”

    叶青忍住激动,今天居然这么顺利,赶紧道:“听起来蛮吓人的。”

    “是啊,当时吧,我也是听说,说是送到精神科去了。这事知道的人很少,因为我和你妈关系好,我去看过一次。你舅舅啊,在里面那个憔悴哦,就要回来。家里也没办法,接回来之后就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那时候不是没办法了么?村长也只好同意,悄悄请人来驱邪。我们村子还算团结,这种事情,在那时候可是真的要命啊!”

    ...

    “结果如何呢?我妈没怎样吧?”

    “你妈倒是没什么,至于结果...”张淑芬说起来,露出一点胆怯的神色。要知道,她可是自夸当时自己是张大胆的。

    “一开始好像是好了,大家皆大欢喜,都以为没事了。毕竟那时候不说你妈家里因为这个少了个壮劳力,就说看医生那可是真的花钱。那时候你妈妈家里算条件好的,也是一场下来家里估摸着也剩不多少底子了。”

    “几天后吧,你舅舅就出门了。只是还是避开有水的地方,然后过了七八天吧,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他又好像正常了,村子里又恢复了正常。可谁也没想到,一天早上,就发现他死在了水塘里。”

    “是淹死的?”

    叶青问完就后悔了,觉得自己说了句废话。

    “是的,不过如果只是淹死,可能也没有这么多事情。”张淑芬说着,有些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往下说。

    “那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手印...”

    似乎也是终于这么多年过去了,张淑芬也有倾诉的欲望,索性都说了出来。她也是最近才回到这里,碰见旧人难免想一吐为快:“那天我很害怕,但是我还是去了,因为我性格的原因吧。”

    怕是还有体格的原因,叶青心里想。

    “我去的时候,看见他脚上有被细线缠绕的那种痕迹。村长说,是水草缠的,但怎么可能会有那么细的血痕,然后我就仔细看了两眼,我发现...他腿上有一个手印。”似乎说起来她都有几分不确信,但还是道:

    “我觉得看错了,所以这事我也没跟别人说,但那一次村长却一反常态地要求火化,我就觉得肯定有问题。”

    “但纸里包不住火,那天看到的不止我一个,事情还是传了出去。你妈妈和家里人就待不住了,也就搬走了,和村子里再没联系。”

    “这么多年了,看来她还是放不下。不过都没事了,现在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