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各世界降临 > 第三十五章 生在龙傲天小说(十四)
    叶青接过锁链。

    看起来就是好货,接过来更是,红色品质的,但是附加属性是【对鬼怪类造成额外百分之20伤害】。

    还不错。

    但还不够吧,如果仅仅只是这个,叶青抬起头来似笑非笑:

    “怕是不太够。”

    “够了。”

    徐沫儿抬起头来,露出自信的表情:“你应该没看出吧,这是蓬莱玉雕刻成的锁链。”

    哟呵?这个东西就有点意思了。

    叶青刚才确实看到了系统标注了蓬莱玉,但是没有多想。但等到徐沫儿说出,自己才从白夜的记忆里捕捉到一点东西:这个昆仑玉,是很怪异,甚至有些邪异的东西。

    它能吞噬鬼魂,然后反馈出愈加旺盛的生机。换句话说,它以后的【对鬼怪类造成额外百分之20伤害】可能会增长到30/40甚至更多也说不准。这么看起来,应该是叫一个成长类物品差不多。

    至于说它邪异呢...

    是因为这个东西来源邪异。

    蓬莱在此方世界依旧是仙山,但上了这个仙山可不一定是什么好事情。一开始一个普通人若是上山,必定会感觉到浑身爽到爆炸,因为上面的生命灵气简直浓到溢出来。

    但接着,如果一直呆着一阵,身体上...就会长出些什么东西,眼睛,胳膊,耳朵等等什么东西都有。如果这时候还没有赶紧走,最后只会整个人越涨越多,然后承受不了整个人炸开化为灵气,魂灵都不剩。

    而如果走了...

    还能带走几块石头的话,这个东西就是蓬莱玉了。强烈的生命力,能吞噬鬼魂,或者,魂灵。

    ...

    交易愉快。

    虽然在修真界看来这种东西甚至是邪异的——任谁都不会希望自己魂灵被吞噬,因为修真界嘛,都期待来生。

    但对于叶青来说,他是要带走的。

    所以无所谓,系统也没有显示异常,而是把它标量化成了一个【对鬼怪类造成额外百分之20伤害】的东西,没有什么吞噬功能。

    因此也不存在什么质疑。

    最后,徐沫儿愉快地附赠一个消息:后山的通道那边已经放弃了,如果你找锁链是为了封印那个的话,可能要失望了。说完,便如轻烟一般消散开来,看样子这是个投影。

    叶青感觉到这个徐沫儿给他这个消息是想看笑话,但实际上,他还真不是外界猜测的那种要封印什么。他们这么做,反倒替叶青省了手脚。

    不过叶青肯定不会相信徐沫儿说放弃通道就放弃了,他要自己亲自过去查看,还真的是一只鬼都没有了。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黑洞,而这个通道的大小,可比之前的那个大多了。

    差不多是两倍。

    要是上次摸过来是这个洞,那就不一定赶上了,因为看起来这个地方才是传送主力。好在人家撤退了,叶青依旧封好,带着拖油瓶回到宗门。

    ...

    “少爷。”

    一言不发的秦风,终于开口。

    “不是说了在宗门呢,你就还是叫我大师兄。”叶青还真不是要培养一个极品家丁,所以哪天肯定是要找个机会解除的,于是也不会特别在意这个称呼。

    “大师兄,为什么...你会和徐沫儿她们一直交易呢?宗门里一直教的都是正邪不两立,如果不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是不能和那些狡诈之人合作的。”

    秦风其实很早就想问了。

    不是别的,老实讲他也不是那种嫉恶如仇的人。因为很简单——他是在一路欺压下长大的。这种人不说长歪了,能保持正常三观都不错了。

    秦风是进入青云宗之后,受到无数同仁的感化,慢慢养成的。但他现在觉得,以前大师兄就是那种,嫉恶如仇的人,可为什么...

    “那你说说,我是谁?”

    叶青平静地继续往前走,在思考系统提出的升级材料,在哪找。

    “...你是大师兄,是我的少爷。”

    秦风闷声道。

    “不止,我可不是你一个人的少爷。”

    “白家的...大少爷。”似乎想到了什么,秦风心里隐隐开始明白,但始终难免心里一沉。

    “没错,所以这一切都很正常。”叶青不介意给这家伙上一课:“我的家族和宗门对外需要我有一个嫉恶如仇的形象,作为大家的表率。但实际上对我个人来说,我如果只是这样,可能早就死了。”

    “...所以说,正邪不两立只是一句口号吗?”秦风更难受了。

    “不,不是一句口号。”

    前面那个男人转身,阳光下他的身影沐浴在光线里,给了秦风一个微笑:“凡事没有绝对,但正邪不两立多数时候是对的。我这么做,第一我代表了整个家族,第二,我可不是什么好人啊,哪来的两立呢?”

    ...

    至此,任务完成大半。

    叶青其实已经到了可以提交任务的状态,而且基本上也算是获得了一个合适的武器,可以返程了。接下来,就是系统帮忙操控他在白家的日子,等待最后的爆发。

    可叶青老实讲还真的有点好奇最后一夜会发生什么,所以他还是呆到了最后。呆着的这段时期,他倒是还真有点不舍,因为他和秦风的关系突飞猛进——叶青好为人师。

    而比较纯真的秦风,是最好的学生。

    就这样,叶青带着秦风在白家住了一阵,又把他打发回去。对,还带着系统让他给秦风的资源,表面上就是个普通储物戒,实际上白夜死后会自动爆出来里面的好东西。

    可叶青又觉得,自己,或者说白夜不会死啊?因为直到五个世家联袂前来,三个强大宗门围城,他也没有感觉到白家人有丝毫慌张。

    因为那个存在。

    甚至,他还见到了那个存在。

    据说是某一任家主,他出现的时候,虽然没有任何威压,但叶青总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感觉。

    然后他就知道,白家没有任何理由输。难不成是自己改变了进程?因为系统可以推演一些天下大势,比如说白家的灭亡,是可以通过系统推演的。但也只是一窥天机,系统毕竟不是天意,叶青总感觉可能错了。

    白家不会灭亡。

    只是接下来的情景告诉他,可能真的不太对。因为八方势力强力进攻的时候,那位存在并没有出手。所以,几大势力拖住白家高层后,下面的人,几乎是一边倒的灭亡。

    ...

    “刺啦!”

    又是一根金羽长箭飞过,直接洞穿了叶青的肩膀。他作为白家长孙,重点照顾对象,哪怕是系统开了挂的金丹大圆满实力在这些人面前依旧是完全不够看,何况刚才还中了毒用不了灵力,只能在一群人保护下后撤。

    一路上,飞溅的血液,漫天的灵光,惨叫,腥气,或许这才是隐藏在修仙世家精致的楼阁背后的真相。

    只是往日里精致的楼阁,现在已经被几道雷光炸个粉碎。整个白家上下精锐尽出,但背叛也倍出,偌大一个家族竟是没有撑过十二个时辰,就已经满目疮痍,血流满地了。

    最后一个忠心护主的人已经死去,对面的元婴初期五鬼宗长老黑煞一路追杀至此,虽然只剩他一人。但面对已经注定会逃不掉的白夜,他也是自信满满了:

    “不用躲了,白夜,就剩你一个了。你该不会以为,那两个从青云宗赶过来的小家伙,能逃脱还来救你吧?”

    说罢,黑煞还有些得意和感慨:“谁能想到,白家,也不过如此呢。失去了那一位的保护...”

    “噗嗤!”

    下一秒,黑煞有些难以置信看着胸口冒出的锁链,对面的白夜不是已经中了清风散,几乎能再提起灵力了么...

    “有些时候啊,还是得感谢一下系统的。这种功法,不要灵力。”叶青笑的有几分勉强,那是因为受伤确是实打实的疼:“本来你也不用死的,可谁让你追我呢?我也只是想,白家最后是为什么灭亡罢了。”

    “白夜!”

    两声呼喊从远方传来,秦风跑的比谁都快,苏晓月紧随其后,终于是在白夜倒下之前扶住了他。

    ...

    “为什么要来呢?为什么不走呢?”

    叶青有些无奈,这种性格要不是系统的话,早就死了八百遍了:“徐沫儿给你们一嘴消息,就来了,始终是被玩的团团转。”

    “哪有丢下主人走的道理。”

    “不是已经解除了么?你们来救我,就已经抵消了,何况你不会真以为我是想收你当个书童什么的吧?”叶青死性不改,还开起了玩笑。

    秦风想扯出一个笑脸,但发现自己做不到。手里乱翻伤药,脑子里却全是和白夜相处的走马灯。排除掉徐沫儿以后,他发现自己再白夜的庇护下,过了一段他向往的,温暖的生活。

    可这一切好像又要结束了。

    “我来!我学了复苏术!”苏晓月大喊。

    “好!”

    然而还在慌乱中的秦风,下一秒就觉得自己做了最后悔的决定。因为苏晓月高高扬起的手,重重落下的不是灵气,而是直接震碎了白夜的心脉:“为了圣教大业!”

    “啊啊啊啊啊!!!”

    “嘭!”苏晓月被发狂的秦风一拳打到石壁上,生死不知。

    荒谬又突然。

    白家长孙,死在了千里迢迢过来,好像是来救他的人的手里。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此出秦风痛苦的呼喊白夜的名字,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地上浮现起一颗颗亮闪闪的星芒。

    “停下!这是什么!”

    五鬼宗宗主幽冥觉得事情好像有什么不对,从一开始白家人自信满满的表情,他就觉得不对。而且那个始终没有现身的存在,终于现身了。

    并且也就是在刚才,每一个死去的白家人身上,都化成了一捧泥沙,而沙里浮现了一颗星芒。

    “借你们之手,杀死了所有白家人,也不算沾上我的因果了。”那个仙风道骨的身影,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跑!”

    幽冥毫不犹豫,因为他感觉到此刻那位存在的气息疯狂攀升,已然是接近大乘!

    漫天的风忽然就挂起来了,这片山头开始乌云密布。幽冥知道这是天劫来临,代表着他是真的飞升大乘成功了。所以不跑,他就只有死。

    那位存在却在背后淡淡开口:“跑不了的,你们都要死,圣教光芒将照...呃!啊!!!为什么,为什么少了...”

    话说到一半,他的声音突然开始痛苦。幽冥忍不住回头一看,就发现那个原本应该飞升上界的存在,骤然间炸了开来。

    这也是他在看到的人世间最后一个景象。

    嘭!

    一股血浪席卷开来,所有沾上白家鲜血的人,此刻皆化为齑粉。

    或许,白家那个存在永远不知道,他把白夜也算作活人一类而开启了通天术。结果最后少掉的这一颗星芒,正是白夜的。缺一不可,此术失败。

    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一瞬间。

    而很快一切安静了下来。

    第一缕太阳升起,谁又知道在前几秒,这里还是大军围城呢?

    ...

    三个月后。

    月儿在门口心事重重,白家灭族的事情很快波及天下,更重要的是八大势力受损,乱成一团。其余人乘机出手,想必这一段乱世过后,天下又要重新洗牌。

    不过那会是很久的事情了。

    她忧心的是,秦风哥哥居然跑去了那场战役,而且也没有回青云,还不知所踪。月儿已经发动家中势力四处寻找,要不是为他点的魂灯未灭,她此刻都不会坐在这里了。

    “月儿。”

    然后,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

    “秦风哥哥!”

    月儿眼睁睁就看见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出现在眼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但身体快过脑子地冲过去保住他。

    “你去了哪里!是去找沫儿了吗?你和那个苏晓月是...”她有问不完的问题。

    “我以后,身边只会有你一个女人了。”

    “哎呀,秦风哥哥你说什么呢...”月儿一阵脸红,而她这时候才发现,秦风好像语气成熟了许多。像是经历了太多东西了,可几月前写信他还并不是...

    是因为白夜吧。

    她沉默了,月儿亲眼见过秦风以前多讨厌白夜,之后就有多推崇白夜,只是...她轻叹一声转移话题:“秦风哥哥,你脖子上多的这个葫芦是什么?”

    “是一位...老朋友了。”

    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