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各世界降临 > 第三十二章 生在龙傲天小说(十一)
    【真惨。】

    久违的系统声音响起,不过虽然语气也没什么变化,但叶青总觉得它现在是边吃爆米花边看戏的状态。但他也不能说啥,因为他现在也是看戏吃瓜状态。

    所以说有的时候,把任务者放在剧情里,其实他都不用主动去推进多少剧情,而是创造变数就行了。

    叶青这种变数,就打断了徐沫儿的计划。毕竟按照正常来讲,白夜现在已经死了,也就不会有什么红筱说出秘密,大家争夺七花七虫草给白家,仇四现身和白夜谈事情这些东西了。

    诶,说起来,变故好像确实都因他而起。叶青觉得系统下了一盘大棋:不过这也不挺好的么,自然而然秦风就识别出了徐沫儿的真面目,这不就是你要的么?

    【我要的可不止这些,你还得让他安稳度过这一关,继续满怀信心地朝着下一个目标走去。这时候可不是他颓废的时候,天下随着白家灭族为起点开始打乱。这个时间段正式乱世出英雄,秦风结交好友,快速进步的时期。】

    也就是说,白家这么惨的么?

    【那不然呢?这种大家族灭族之后散落出来的资源那可是惊天之数,为了争夺,这些现在看起来团结一致的势力,必然各种争斗。而这天下,自然也就乱起来了。】系统用一种看惯春秋的语气说道。

    这么一分析,确实也有道理。

    但那时候都和我无关了,叶青心想,还是先过好眼前这一关吧。基本上,这样一来任务也快到尾声了。

    那我随便用什么手段吗?

    【随便,都看你了。】

    ...

    如果这是一部狗血爱情剧,现在无疑是剧情的高潮点了。秦风感觉自己身体很沉重,不是受伤带来的,而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将他内心的坚守敲得粉碎。

    “你做的一切,一开始都是为了利用我吧。”

    “不算完全是吧。”

    徐沫儿居然还真的认真思考了一下:“其实不止是你,之前我还对十多个有可能出头的人示好过,但只有你最好应对,发展也最好。我一开始只是想在门派里找几个喽啰,没想到你还真有利用价值。”

    “...所以都是装的?”他的声音愈发沉重

    “嗯。”她眼神愈发明亮:“所以我才会不远千里去调查你的小未婚妻,而且给她下了一个子母同心蛊。”

    徐沫儿亮起手里的一只蜘蛛,或者说类似蜘蛛的蛊虫:“只要我在这里掐死母蛊,那边子蛊的寄生者也会死。秦风,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我知道该怎么做?

    秦风苦笑了一声,我哪知道怎么做?

    可这是到如今,一切的苦果,难不成要月儿来替我承担:

    “我怎么能保证,你会守约?”

    “我可以给你发心魔誓,你挖出此草,我就把这个蛊虫解掉。”这本来就是最后手段,徐沫儿早就准备好了。毕竟挖出七花七虫草后,他就会整个人灵气散尽,气血耗尽,回天乏术。

    秦风也就毫无价值了。

    “...好。”

    那边,叶青几乎要拍手了:虽然不知道这个前未婚妻怎么和秦风好,但是为了喜欢的人去shi...只能说,他可能还没遇到那种女人吧。

    但愿也永远不要遇到,他见过的两个世界之子,都多半是为了女人陷入危机的。嗯,女人本身没什么不对的,但...类似于徐沫儿这些人真是把手段用到飞起。

    ...

    【啧啧,你看那个小狗眼,真是我见犹怜啊。】

    出乎叶青预料的,秦风居然真的老老实实挖了出来了,并没有其他手段。然后听到系统这声感慨,他敢确定系统应该是个偏女性的系统...

    或者无性别的系统,真的是博爱么?

    “好了...我已经做到了。”

    “痛快,秦风哥哥我这就给你解除月儿的蛊虫。”徐沫儿东西一收,确认无误后果断解除,并直直走过来把东西交给白夜。

    “大师兄,可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当然。”叶青欣然收下:“你的目的达到了,可以离开了么?”

    “...”

    徐沫儿骤然一愣,然后才尬笑道:“大师兄这什么意思,我以为,大师兄你会赶快离开小洞天,前往家族里面送药呢?”

    叶青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而道:“秦风在短时间内就能进步如此之大,我想肯定不止是你的手笔,他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个,不止是你想研究,我也想研究呢...”

    “白夜,你还真是白家人的风格啊,雁过拔毛。”仇四的声音,也再度传出来。

    “不敢不敢,只是青云宗要求我看着秦风,他本身就还处在被审查阶段。”叶青搓了搓手:“这时候他要是消失不见,沫儿你也离开了,我可不好交代啊。”

    徐沫儿眼中闪过一丝惊奇,不由道:

    “你怎么知道我要走?”

    “还用问么?”叶青转过身,指向假红筱:“一个青丘的狐族,足够你们换得好些收获了吧?而且,你们要不带走她处理一下,就不怕泄露么?”

    “...”

    半响,仇四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白夜,如果白家这次大难不死,你必有出头之日。”

    “可别,白家,还不至于遭难呢。”

    角色扮演,叶青心想,我是认真的。

    “哼!”仇四一声冷哼,于是徐沫儿直接拿出一张紫色符咒,叶青一眼认出就是破空符。光芒之后,她不仅是离开了小洞天,更卷着红筱是直接飞遁千里。

    这手笔,可真不小啊。不过也是,第二层封印依旧坚固且复杂,起码要元婴才能破掉,继续待着也没啥用。还不如趁着小洞天还没开启这段时间,打个措手不及,把红筱卖个好价钱。

    ...

    这下子,这里就已经只剩白夜和秦风两人了。一个收好了草药,一个刚用性命换来了这棵草药。

    “看着我干什么?”

    叶青恶趣味大增,势要将男主路上的反派扮演到底。

    “...我在想,人有的时候真的是太容易被迷了眼。快死的时候,看你也没那么不顺眼了。”秦风说的是真话,他想的是,既然徐沫儿都是骗他,那所谓白家是杀父仇人的事情...也是假的了。

    那他其实,和白夜一开始并没有冲突。

    后来也都是他自己挑事,白夜反倒是退让的那一方,他还以为白夜是故作姿态。

    可笑他秦风和白夜无日无夜近日无仇,他却被一个女人挑拨着去和这样的人作对。而但凡白夜用出刚才的一丝心机手段,他就断然没有活下去的道理吧?

    “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在死之前终于做了个明白鬼。”白夜点点头。

    “大师兄,我们也算师兄弟一场,虽然对你之前多有不逊,但能否拜托你将此物转交给塞北关城的月儿。”秦风此刻感觉自己身体里的热量正在快速离去,预感自己时间不多了,他便从怀里掏出母亲留给他的那块玉佩。

    “你就信任我了?啧,这算什么,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么?还有,凭什么?”

    【...大哥,够了,你入戏太多。你是来帮助秦风的,不是真得来做反派的啊啊啊啊啊!】系统终于忍不住再次吐槽了,这家伙,真的戏精。

    “...我还有谁可以信任的呢?而且这里还会有谁呢?”秦风惨笑一声:“我知道不能凭什么,但大师兄我知道你对师弟师妹的好不是装出来的。我知道其实你是个好人,我也知道我在你心里早就不是什么师弟了...我也没什么能给你的了。”

    “倒也不是没有。”叶青心中不爽,莫名其妙给我来了一张好人卡怎么回事。所以...

    【你别乱来!】

    系统有不祥的预感。

    “你卖身为奴给我好了,我救你一命,你自己去把这个东西给你的月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