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各世界降临 > 第三十一章 生在龙傲天小说(十)
    红筱,或者说胡月心中大震,因为这是绝对她的大秘密之一。

    明面上,青丘胡家早已不再人世间活动,数百年前的事情让她们元气大伤,不敢轻易出世。而事实也是如此,她是几百年来胡家第一次派出来的天下行走。

    所以自然是准备甚多,比如为了掩饰身份,不但胡家为她伪造身份,更是有秘宝掩饰气息。而她也是金丹初期,难得的年少有成。

    可现在...怎么会?

    所以这个声音是?

    “很吃惊?小狐狸?”那个苍老的声音终于找到了源头,是徐沫儿身上的:“哪怕再怎么掩饰,也掩饰不了你身上的那股骚味。”

    “你说什么!”

    胡月心中大怒,青丘是天狐后代,自然不会有普通狐狸的骚味,因此这件事情对胡月很是恼火。但想到这声音居然能认出自己,肯定也不弱,只能忍了下去没说出口的话。

    “哎,小狐狸,本来我也不想出手的。”

    可她不想继续,人家想要继续。一阵青烟浮现,一个苍老的面孔从徐沫儿头上升起:“但你居然要毁掉此草,我也是不得不出手了。而你...算了,还是先问问贵人。”

    转头,对,这个影子居然真的转头:“白公子,不知道这个七花七虫草对你是否还是很重要?亦或是老夫仇四的一个人情,可以换得你办一件事情呢?”

    ...

    跑,悔不当初,但是,跑!

    胡月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能跑多远跑多远。她自从出山一来一路顺风顺水,结果没想到这一次栽跟头,就栽了个大跟头。她还想戏弄一下徐沫儿,因为谁都看得出她和那个青年的关系颇为有趣。

    但现在她真的恨透了自己这个个性。

    仇四,仇老魔,七百年前为害一方的魔族大能,血祭过一座城池晋升元婴后期,但也是那一次被正道全力扑杀致死。哦不对,看样子他应该是肉身毁掉,但神灵未灭。

    元婴后期,她敢肯定对方要想灭杀自己一个小小的金丹后期,只需附身徐沫儿即可轻易做到。可她又做不到:如果刚才是空气凝滞,现在就已经是空气牢笼了。

    一番折腾,只能说惟一的希望...

    白夜。

    ...

    “还是重要的,不过也没有那么重要。”

    叶青深知谈判的时候都要把握好自己的砝码,而他刚才的态度就是最好的砝码,所以他直接道:“实话说,家中已有此草收藏着和家族联系,只是要价不菲。”

    “是了。”

    仇四点点头,这就说得通了。

    否则白夜至少会表现出一点急切,或者阻拦的成分,但他真的没有。

    现在看来如果找到这个回去,最多也就是给家族省钱,也并不能说真的在家族里提升多少地位之类的。至于金钱奖励...你觉得白家长孙会缺钱么?

    所以一开始他就不是很在意。

    “那白公子是不打算要这个七花七虫草了么?”仇四皱眉,他不敢保证能留下此人,而且肯定会引来大麻烦。但如果没点利益纠葛,又怕白夜泄漏自己行踪。

    “如果代价合适的话,要一个也未尝不可。”叶青笑道:“仇老可能理解错了我的意思,合适的价格也可以成交。”

    仇四一愣,然后又笑开了:

    “那白公子,我们不妨详谈一番。”

    ...

    仇四出现后,徐沫儿沉默,红筱被困,沦为背景板。事情的发展真的是永远超出秦风的预料,他本打算示敌以弱再次反扑一击,结果没想到这个一击的时机一直没有来到。

    而他装作昏迷这件事情,或许打开了不一样的开关。

    他开始看到不同的东西。

    尤其是不同的白夜和沫儿。

    白夜,并不像他在宗门内表现得那么光明正大,利益合适的情况下,他甚至在和臭名昭著的邪教商谈生意。但这,反倒是莫名其妙让秦风对白夜少了一丝反感:

    他其实很反感那种圣人一样的人,何况还是大家子弟,他深知大家子弟没一个简单地。所以少的那一丝反感大概来自于“啊哈我就知道你是这种人,看吧果然我还是猜对了,你演技不行啊。”

    而另一个,沫儿...

    秦风真的,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判断了。就从前面一群人对沫儿的质疑他本是不信的,可众人都这么说,他忍不住真的就一想,心里怎么都有点犯嘀咕。

    但那也不至于真的嘀咕,直到仇四的出现,即使不回头看他也知道这个人会是谁身上出现的。

    那可是仇四!

    杀人不眨眼的魔道,他血祭的那座城池现在依旧是鬼气森森,无人敢轻易踏足的鬼境。沫儿一向对这些深恶痛绝,她一定有什么苦衷...

    然后一个和平常截然不同的冷漠声音响起:“起来吧,我知道你醒了。”

    ...

    白夜和仇四的商量已经到了尾声,白夜可以帮忙取出那个钥匙,但他又一时想不到有什么需要对方帮忙的。

    就要了一个魂灵令牌,换句话说这就是一个人情。一个由契约结成的人情,凭着这个,白夜可以要求仇四去做一些事情。

    所以接下来的事情,不言而喻:

    挖出七花七虫草。

    这里就绕不开秦风,而此刻徐沫儿像是终于演完一场大戏一样,伸了个懒腰:“秦风,刚才的事情你已经听到了。在你临死前,你就老老实实做好最后一件事情吧。”

    “沫儿,你...”

    哪怕是真的出现在眼前,他也真的不敢相信徐沫儿竟然真的...

    “哎,本来没有必要要你死的,但仇老被逼现身之后你就不得不死了。”徐沫儿一脸冷漠:“只能怪你命不好,遇见个和白家有深仇大恨,又不知天高地厚,爱多嘴的小狐狸。”

    “沫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意思就是...”

    徐沫儿忽然回到了以前对秦风说话的声音,神态,以及明亮天真的目光,只是说出来的话竟是如此残忍:“秦风哥哥,你得帮我把这棵七花七虫草挖出来。不然的话,沫儿只能找到小月儿家里,把她...”

    “你怎么知道月儿!我每次联系她都避开了所有人!”月儿是她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对他的意义,绝对不是一个前未婚妻。而是,人生中两个温暖的...哦不,只有一个了。

    “你不需要知道,你需要知道的是,你现在别无选择。”徐沫儿继续微笑。

    “我要是说不呢?”秦风感觉到自己心如刀割,但脸上还是勉强维系着冷笑。

    “秦风哥哥,你今天已经失去我了,你不想,再失去月儿吧?还是说,她在你心里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重要?”

    “够了!”

    说来说去,终究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而已。叶青看着濒临崩溃的这个家伙,任务倒是已经接近尾声,主线自动推进。只是,看这样子好像对他打击也过大了。

    也是,能不大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