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在各世界降临 > 第二十九章 生在龙傲天小说(八)
    红筱觉得自己今天运气真的还不错。

    一路走来先是收获了一棵三百年的琉璃果,然后以为异宝出世,结果遇见一个有伤在身的青云大比第一名。

    本来这也没什么。

    但是众所周知,一甲子一次的青云大比第一名,是能在青云宗内领到一件宝物的。而这件宝物的话,这个叫秦风的没理由不带在身上——百花派已经搜集到了他的大概资料。

    从小父母双亡的他,在家族里饱受欺负。六岁的时候,雪上加霜,家族遭到强敌进攻受到重创之后,从小订婚的未婚妻也解除了婚约。

    8岁上山,一路从杂役做起艰难走到外门弟子,但好像也就是最近的时间有什么奇遇,总之修为飞涨。但那也只是修为,法宝什么的,他肯定是很缺的。所以这次,这个法宝他肯定带在身上。

    红筱怎么会错过这个法宝呢?

    要知道小洞天内,生死有命,出去之后也不会被报复,所以很自然地。她们这些筑基后期成了狩猎者,其余的,都是羔羊。只是她这个狩猎者,胃口大了点。

    不过没关系,狮子一样能吃狼。

    而且说起来,追猎的途中还遇到一个金色灵物,一路追到这里灵物不知所踪。但好像,又来了个灵草?

    ...

    年纪轻轻能修炼到如此境地的,都不是笨人。所以她很快就想到,自己应该是身在墓中了。而眼前这个开着呈树状开着七朵紫色小花,散发着迷人香气的,应该是传说中的七花七虫草。

    挖开底下,这个根应该扎在七只虫子身上。而且看这七花七虫草的年份,已经足足两千余年了。

    回头,她看向已经昏迷的秦风。

    只要干掉这个家伙,自己就可以安心,且小心翼翼地先把这个草挖出来,然后再寻出路。所以手一挥,她手里的红磷亮起,这是一片蛟龙的逆鳞,端的是厉害无比。

    而似乎是觉察到这个动作,秦风真的也一动不动,徐沫儿一下子急了:

    “你不能杀他!”

    她虽然能越过屏障出去,但那是靠的特殊符咒,她也并不能越过屏障进去之类。所以红筱要是杀秦风,她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徐沫儿知道,红筱是那种绝对下的去手的人。

    “哦?为什么,你倒是说说理由。”

    “因为这里只有他,能够挖出七花七虫草。”所以对于这种人来说,徐沫儿深知说服她就只有一条路:

    那就是实话实说,先稳住红筱再说。

    于是徐沫儿看她停住,便继续道:“你也只是听说过这个草,不知道挖她还有讲究吧?这个草,只能由下等灵根的人去挖,而且必须一次性挖出来,这草才能成功被采出。”

    “继续说说。”红筱来了兴趣。

    “七花七虫草,但凡触碰它的元婴期以下修行者,都会开始被它吸取灵气,而灵根越高速度越快。但相对的,挖这个草,有需要灵气运转。所以只有最下等的灵根,筑基中期以上的这种灵根的修行者去挖,才能完整挖出。”

    徐沫儿讲的很具体,因为她已经接收到身体里另一个意念的消息:还要好一阵才能算出第一层屏障阵眼所在,所以必须先稳住她。

    事到如今,不能功亏一篑。

    ...

    “啪啪啪!”

    红筱不禁鼓掌:“厉害啊,所以我打听到你和这个秦风关系很好。你应该就是他功法大进的原因吧,没想到,你培养他原来只是利用他而已。”

    “我没有。”

    徐沫儿肯定不会指出红筱猜测的错误,但谨慎地她戏也要演全套。

    毕竟,谁又能真的保证秦风就没醒呢:“我对秦风是真心的,我们一起共患难,一起...”

    “噗!你满嘴都是只有他才能挖,现在哈哈哈哈!”红筱突然就笑了起来,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这一笑才让黑虎发现这个少女竟然脸上有些不对。

    “你带了面具。”观察后,黑虎沉声道。

    于是笑声骤然一停,红筱捂住嘴转了过来,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哎呀,今天太放肆了,被发现了。”

    “你不是红筱?对,你不是红筱!”

    徐沫儿也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就说一直觉得有点不对。而她拥有众多情报,更是在百花派潜伏过,所以始终觉得有什么不对。这就是了!

    这个女人,只是披了张红筱的脸而已!

    “真没趣,一下子又被识破了。”

    红筱,暂且还叫她这个名字吧,懒洋洋伸了个懒腰:“那大家都坦诚点吧,师姐,你是不是应该也出来见见我?我刚才搜索了一圈,真的没有找到你的藏身之处,可偏偏能感受到你的气息,真是奇怪呀!”

    “啧,失策。”

    而随之响起的,并不是一个女声,而是男声。众人齐齐看向入口,一阵光华涌动,空间里竟然凭空出现了两个人:

    白夜和被捆着的秦月瑶。

    “没想到,自己没暴露,反倒是因为她暴露了。失策,还是经验太少了。”白夜感慨似的道了一句。而徐沫儿再次脸上一僵,她觉得今天超出自己掌控的事情太多了,只能赶紧转换道:“大师兄!你终于来了,对面那个妖女要杀秦风,你得救救他。”

    “是么?我记得那个秦风那天对我动手那是杀人的心都有啊,此地危险,我有什么理由,救他呢?我得保全自己,才能安全带你们回去。这样吧,七花七虫草咱们不要了,就先离开吧。”

    白夜说完,一副要走的样子。

    “离开?先不说你能不能走,你离开?这么多人里,就算都走了,你白夜也不会离开。”而红筱,此刻却再次发言了。

    ...

    事情是越来越有趣了。

    叶青摸了摸下巴,他没有完整继承白夜记忆——毕竟那些记忆太多了而且容易让任务者自身混乱,甚至形成第二人格什么的,所以都是系统过滤的。

    这也就导致,可能有什么东西,他不知道。

    “这么肯定呢?”

    “还装?白夜,他们不知道你,我可知道。”假红筱这时候闲庭信步起来,走过来屏障这边:“既然你还装傻,不妨就让大家听听,你们白家的千年大计?”

    “...你要敢说,就会付出代价的。”

    叶青虽然想听,但也不能装作啥都不知道。

    “代价?哈哈哈...”这个假红筱再次大笑,笑的喘不过气来,才扶着墙道:“我已经付出足够多的代价了,白夜,你们白家的报复就要到了,覆灭之日就在不远处!你怕是,还不知道吧?”

    ...我知道了,我穿越过来的时候就知道的。

    叶青默默吐槽。

    “诸位,实在是抱歉,接下来听到这个秘密的所有人,怕是有可能都得死了。”笑罢,红筱也不管别的了,自顾自开始自己的表演:“多的我不会说,但你们要知道,白家那位化神后期的存在,不久之前飞升大乘失败。再不找到灵药,或许就境界从此大幅衰落。”

    “而这一味药里,少不了七花七虫草。这里有药的消息我一开始以为只是烟雾弹,没想到,你肩负重任啊,因为这个传言居然是真的!”

    说着,她又开始戏精上身:“哎呀,不好意思,听到了这种秘密白家是不会放过你们的。所以啊,你们最好祈祷,白夜不能活着离开这里咯。因为他一旦离开啊,我们所有人,都得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