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诡异版综漫 > 第四十一章 姐妹(终)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而且正在向产房靠近!

    产房里的其他脏东西就像是遇到了森林之王的丧家犬,瞬间逃得干干净净。

    勾鸣立刻关闭了手电,退回了产房之中。

    很快,危险的声音已经来到了产房区的门口,产房区只有一个入口,现在出去一定会撞个正着。

    勾鸣迅速地扫视了一遍整个产房,然后立刻拉开隔壁监护室的门,钻了进去。

    为了方便看护、监察,监护室和产房之间的墙壁上,镶嵌着一大块玻璃窗,两边都可以透过玻璃清楚看到对面的情景。

    唯一的死角,就是玻璃下方一米高的墙壁后方。

    勾鸣钻进监护室后,立刻轻轻关上了门,然后卧倒在地,将自己完全缩在墙角中。

    这个角度就算是贴着玻璃窗也几乎看不到。

    勾鸣现在只祈祷对方不会推门进来或者有什么特殊的感知能力。

    皮球声和婴儿哭声渐渐接近了产房的门口。

    这哭声就像电钻一样不断向勾鸣的脑子里钻去。

    勾鸣感觉大脑发涨,却只能屏住呼吸,一动都不敢动。

    很快勾鸣听到那两个声音进入了产房之中。

    接着两个声音在产房里转悠起来。

    皮球的拍打声与婴儿的哭声缠绕在一起,在漆黑的产房中回荡着,就像是木槌一下下敲击在勾鸣的心脏上。

    声音渐渐靠近了监护室的门,不知道怎么回事,声音不再移动。

    一墙之隔的勾鸣此时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他使劲攥着手中的撬棍,另一只手不由自主捏住了口袋里的便签本。

    万幸,最危险的情况并没有发生。

    那声音只是在监护室门口停留了片刻便离开了。

    很快,那两道可怕的声音退出了产房,渐渐远去。

    勾鸣不由长出了一口气。

    这时他才感觉到后背一阵冰凉,短短几分钟时间,冷汗竟然将他的后背都打湿了。

    之前勾鸣只是稍微感受了一下胸口滚烫的御守,立刻就放弃了与这个怨灵正面碰撞的莽撞想法。

    有把握的莽叫果断,没把握的莽叫浪!

    从御守的温度变化粗略估算,这个怨灵的危险程度不比英梨梨低,绝对不是児玉光这个等级可比的。

    勾鸣不仅没想过与其正面碰撞,甚至刚才就连看一眼的想法都没有。

    古往今来,恐怖片中有多少作死角色就是死在这好奇的一眼上面了。

    勾鸣站起身,轻轻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尘。然后像做贼一样,轻手轻脚地出了产房。

    勾鸣躲在墙角,聆听了一会发现,那个声音似乎跑到对面的病房区去了。

    勾鸣连忙轻手轻脚地钻进了安全通道。

    通道的拐角,新城礼美仍然在昏迷之中。

    勾鸣绕过她直接回到了三楼。

    児玉光仍旧固执地沿着一间间病房寻找着勾鸣。

    然而当她一转头,发现一个身影就站在她身后不远。

    丝!

    児玉光立刻发出兴奋的叫声,抄着手术刀就像勾鸣扑来。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她的喉咙被割断,传出来的声音就像是轮胎漏气了,听起来颇有意思喜感。

    勾鸣一脸平静地从口袋里掏出了那对粉白色发带。

    一脸怨毒、愤怒的児玉光突然一下子呆住了。

    她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勾鸣手中的发带,然后扔掉手中的手术刀,双手颤抖地从勾鸣手中接过了发带。

    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児玉光身后,正是她最心爱的妹妹。

    接着在勾鸣震惊的目光中,児玉光身上突然涌出大量黑色的,类似雾气的东西。

    怨恨、自责、愤怒……

    只是看了一眼,勾鸣就从里面感受到阵阵可怕的负面气息。

    不过这些黑色雾气很快便消散在了空气中。

    接着无数白色犹如星屑般的光点附着到了児玉光身上。

    瞬间児玉光仿佛被净化了一般。身上的护士服变得一尘不染,脖颈处那道可怕的伤口也复原了。

    她的全身开始散发出柔柔的白光。

    白色光点同样也附着到了児玉爱身上,也将她彻底净化了一番。児玉爱心脏的血迹完全消失了。

    “姐姐!”

    児玉爱扑到児玉光身上,紧紧地抱住了她。

    児玉光同样也伸出双手将児玉爱拥抱在怀中。

    晶莹的泪花在两姐妹眼中闪烁着。

    一旁的勾鸣感慨万千。

    或许血缘并不是亲人之间唯一的纽带,亲情才是。

    过了好一会,拥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才松开。

    “爱,替我绑上。”

    児玉光将发带递了过去。

    “好的,姐姐。”

    児玉爱接过发带,然后仔仔细细,用最温柔的动作替自家姐姐扎了一个双马尾。

    很快一个身材娇小、面容可爱,充满活力的女护士出现在勾鸣面前。

    “很可爱。”

    勾鸣十分坦诚地夸奖道。

    児玉光小脸微微一翘,斜眼藐视了勾鸣一眼。

    “哼!那还用你说!”

    “姐姐!”

    児玉爱语气中略微带着一丝责备。

    貌似很硬气的児玉光立刻软了下来。

    “我知道了啦!”

    她嘟哝了一句,然后对着勾鸣深深鞠了个躬。

    “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谢谢您!”

    児玉爱也同样对着勾鸣深深鞠了个躬。

    勾鸣坦然地接受了她们的谢意。

    “你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两姐妹对视了一眼,同时微微一笑,一切默契尽在无言之中。

    “我和姐姐打算一起去看看海,完成这个约定之后,我们最后的执念就消失了,到时候我们可能就成佛了。”

    児玉爱笑着说道。

    勾鸣点点头。

    児玉爱口中的‘成佛’并不是成为佛教的佛陀,而是霓虹这边独有的说法。换一种说法就是‘解脱’或者‘升天’了。

    能够放下生前的执念,这对亡者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最终勾鸣目视着两姐妹化作白色的点点星光消失在原地。

    不过在她们走之前,曾一脸严肃地叮嘱勾鸣。

    “请您一定要小心那个女人,她已经疯了,哪怕是遇到无辜的人也会毫不留情地下手!”

    如今圣尤利安娜医院基本已经被勾鸣探索完毕,只剩下五楼的院长办公室了。

    那里又会有什么危险等着他呢?

    勾鸣带着十二万分的警惕,踏上了通往五楼的楼梯。